第九十二章:老国丈巧劫两美人
百舸争流2018-10-25 07:292,399

  话说吴三桂在田弘遇家见了一幅美人图,画中的美女:

  娇脸红霞衬,

  朱唇绛脂匀。

  蛾眉横月小,

  蝉鬓迭云新。

  比花花解语,

  比玉玉生馨。

  若到花间立,

  蜂蝶错认真。

  吴三桂看了画中的美人,不禁魂牵梦萦了。吴三桂听田宏遇说,那美人正是这个老国丈的干女,他便喜出望外,对田宏遇发誓:若能娶到画中的这个貌如天仙的美女,天天像神仙那样供着都行。对这个老国丈会像自己的亲爹那样孝敬。

  老国丈微微一笑说:“既然公子有如此诚意,老夫今日便启程到扬州府去见干女儿,一定把他许配给公子,吴三桂便把自己的玉坠保扇作为信物,答应回府后派人送来300两黄金作为聘礼。便小心翼翼的把这幅美人图卷了起来,拿走了”

  老国丈太高兴了:这下我不但可以找到代替女儿在皇宫里的靠山,还能依靠陈圆圆让这个大红大紫的吴三桂来庇护自己,老夫可真是前景事事顺,下棋招招赢啊!

  于是,老国丈便又穿上了一件绸缎长袍,手拿一把折扇,打扮成富商模样,带着两男两女四个随从,坐着一辆马车,向扬州府奔去。

  几个人到了扬州冒府,老国丈带领四个随从来到冒辟疆的灵前,却被冒辟疆的的父亲认出来了:“啊,原来是国丈大人,国丈大人千岁,千岁,千千岁!”说着跪了下去。冒府守灵的人和来冒府吊唁的人听说国丈大人来了,也都跪了下去。

  这时,连田宏遇也没想到,他和冒辟疆的父亲只见过一次面,还能认出他,于是他只好说:“众位平身!”

  老国丈让四个随从在冒辟疆的灵前焚了香,便被冒辟疆的父亲请到餐厅摆下的宴席款待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田宏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两个女随从,两人会意便出去了。

  两个女随从又来到了冒辟疆的灵前,走到董小婉,顾横波两位美人身边,低声劝道:“二位夫人请节哀,人死更无再生之理,我家老爷和冒公子的爷爷是至交,我们是老爷的丫鬟,今天我家老爷一来吊唁,二来”,女随从又向四周望了望,见冒辟疆的母亲不在场,便又说道:“二来我家老爷也深知冒公子的父母爷爷的秉性,待冒公子丧事完毕后,以二位夫人过去的身份,这些长辈绝不能容忍二位夫人在冒府中给冒公子守寡,到那时二位夫人将如何生存?我家老爷怜惜二位夫人年轻貌美,遭此不幸。便为二位夫人谋划,如果冒公子的长辈们能允许二位夫人留在府中守寡更好,如果二位夫人守节不被冒公子的长辈们所容,那时二位夫人可到福来客栈去找我们,我家老爷化名张范蠡,是以一个商人的身份微服出门办事来了。我家老爷,听说最近皇上要为20名新科进士赐婚,婚配的女子都是那些年龄超过27岁的,应该放出皇宫去的老宫女,我家老爷是当今国丈,想必刚才二位夫人已经知道了,到时候我家老爷把二位夫人充在宫女之中,嫁给那些少年才子。谁要是娶到你们这两位天仙般的美女,还不乐得掉了魂儿,这是我家老爷的好意,还望二位夫人三思。”说完,便回到餐厅去了。

  话说田宏遇示意两个女随从出去之后,便对冒辟疆的父亲说:“你们当地那些平民百姓着实可恶,刚才老夫在来贵府的路上,听到他们在嚼舌根子,很让人气愤,本想下车跟他们理论理论,可转念一想,这些文盲大老粗,种地的扒粪的,咱们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冒辟疆的父亲很好奇:“那些人都说了些什么?”

  田宏适欲言又止:“唉!说出来太让人气愤,还是不说的好。”

  冒辟疆的父亲说:“老国丈让听到什么了,请您务必讲给我听,否则在下心里不更是犯琢磨吗?”

  田宏遇说:“刚才在路上一群人。围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自称读过许多书,她读过什么书啊,他简直给读书人丢脸抹黑,若真的读过书,孔老夫子也不能原谅这样的读书人,这小子给大家讲什么?说你们家现在的此情此景,正像小说里那个什么《众名妓春风吊柳七》。说柳七就是柳永,此人以会做几首歪诗出的名,几首歪诗不被文人士大夫欣赏,因为诗里描写的多是洞房春意,风月机关。只博得妓院那些婊子的青睐,于是柳永便索性搬到了那些婊子那里去住了,和婊子诗词唱和,歌舞弹唱,日日笙歌,夜夜床上不歇。于是,生了一身花柳毒疮,一命呜呼了,死后,并没有一个读书人,当官的和正派人去吊唁,只有一群婊子为柳永哭丧。这小子说你们家的冒公子就像柳永当年一样,是真实上演的《众表子春风吊柳七》。周围那些人听得津津有味,还不停的七嘴八舌点头议论,老夫一听,这完全是胡说八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本来老夫是微服出门办事的,这样一来老夫偏要到冒府来吊唁,让他们那群人看一看,冒府里到底有没有当官的正派的人来吊唁。”

  田宏遇想用这一篇瞎编乱造的谎言,来激怒刺激冒辟疆的父亲。结果,还真使冒辟疆的父亲火冒三丈了。

  此时冒辟疆的父亲气得咬牙切齿。便一口酒也不能饮,一口饭也不能吃,一口菜也吃不下,巴不得田宏遇早点起身,他便早点去灵堂,赶走那两个曾经做过婊子的儿媳。

  田宏遇善能察言观色,看到冒辟疆的父亲正气得要死,便趁着这个机会告辞了。

  冒辟疆的父亲,因为心里面恨着这两个曾经做过婊子的儿媳,便不挽留田宏遇。等田宏遇刚离开,冒辟疆的父亲便急不可待地让家人把两个儿媳妇轰出了府门。

  董小婉道:“公公,我丈夫尸骨未寒,儿媳不能离开这里,我们要为丈夫守寡。”

  冒辟疆的父亲大声嚷道:“这里没有我的儿媳,你们是什么身份,也敢在这里冒充我的儿媳。快滚,不滚出去就找打了。”

  顾横波轻轻拉了一下董小婉的袖子,轻声说:“哀求没用,他们府上是不会容忍我们姐妹在这里的。”

  于是两个眼中满是泪水的美女,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冒公子的灵堂。

  姐妹二人刚走出冒府,只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子,只见这个女子眉低眼漫,乳高腹大。

  有诗为证:

  芳树吐蕊春风吟,

  鹂鹂慧鸟报佳音。

  血脉温情承去往,

  冷暖饥饱腹连心。

  六甲孕成文武相,

  十月怀胎天地姻。

  得子更知人间爱,

  再报慈恩父母辛。

  不知二位美人所遇何人,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九十三章:顾横波路遇红娘雪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