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张玉凤大闹南楼酒馆
百舸争流2018-10-08 10:113,425

  话说柳如是姐妹三人,乔装打扮成男子,来到松江南楼酒馆,见到了风流才子陈子龙。柳如是便和陈子龙诗词对唱。最后,陈子龙见胜不了眼前这位书生,他便孤注一掷,亮出了看家绝活,挥毫写下了一首叠字诗。

  柳如是觅毕,微微一笑。于是,姑娘便露出羊脂莲藕般的霜雪皓腕,伸出凝脂般细腻白嫩的纤纤玉指。铺展薛涛笺,挥动湖州笔。她要模访陈子龙的叠字诗来回敬公子。不想这雪腕一露,王指一伸。便演变出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故事来。虽不是风流佳话,却也是千古流传。

  原来女扮男装,若想骗过世人的眼睛,自古少见。

  只说那个元代的才女孟丽君,为救被奸臣陷害的未婚夫皇甫少华,便离开家乡,女扮男装去参加科举考试。考中进士后步步高升,直至龙图阁学士。然而,任凭孟丽君乔装再巧妙,也改变不了黄莺般娇娇滴滴的声音。

  元成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终日和美女打交道。随你孟丽君怎么乔装,却骗不过这个整天在女人窝里翻滚的老奸巨滑的贯家。于是,便纳了孟丽君为贵妃。

  皇上娶大臣,成了千古佳话。

  皇甫少华一喜一悲:喜的是依靠裙带关系沉冤得雪,悲的是未婚妻和自己劳燕纷飞,成了皇帝受用的妃子。

  五代时蜀中才女黄崇嘏,女扮男装参加科举。考中了状元,在朝中做了翰林学士。一次,和自己下一届的状元周凤羽喝茶聊天,不小心将茶盅碰翻,弄湿了衣服。黄崇嘏在脱换衣服时,被前来帮忙的周凤羽瞧见了她如花似玉的白嫩身体,上前双臂搂抱。就这样,一个是未出阁的妙龄佳丽,一个是尚未婚娶的风流才子。干柴烈火遂成云雨之欢。就这样,也不待父母之命,也不用媒妁之言,男状元娶了女状元,留下千古风流。

  只有那花木兰,大姑娘代父从军。同行十二年,伙伴不知木兰是女郎。

  那是因为木兰去的是兵戈撕杀的战场:

  两军争强各用兵,

  摆开阵势定输赢。

  马行曲路当先道,

  将守深营戒远征。

  乘险出兵收散卒,

  隔河飞炮下重城。

  等闲识得军情事,

  一着功成定太平。

  万里赴戎机,

  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

  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

  壮士十年归。

  双免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打仗时连性命都顾不得,谁还能有那闲心辨别战士中有没有假冒的男人呢!

  坐在这里吟诗唱和的柳如是可就不同了。她本来就是个前凸成翘、臀宽腰细、天上仙女般的美人,况且经历过云里雾里缠绵的爱燃烧的情的洗礼。在颠鸾倒凤的感情刺激下雌性激素分泌的更多了。于是,胸前凸起的两个大馒头更加地侹,圆实的臀部像个刚出笼屉的大馍了。这身材,男人的服装怎征遮藏得住!再加上如是走起路来袅袅婷婷的,和诗饮过酒,脸儿红红的,丰神俊雅的才子在眼前和她一唱一和,姑娘盟生了爱意,心儿狂跳,脸儿便直红至耳根,娇羞脸黛,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再加上露出的白嫩雪腕、纤纤玉指。眼前便遇个铁石人,也能辨别出她是个乔装打扮成的假男人。

  那么,柳如是的女儿之身,被眼前的风流公子陈子龙识破是无疑的了?

  事实若真的如此,便省去了作书者的许多文字,增添了史学家的千古佳话。也必将成为人人茶余饭后传颂的美谈了。

  也许是月下老人特意开了一个玩笑,或者是把捆绑才子佳人的红绳弄丟了吧!

  今天,陈子龙见到了柳如是,便以为是遇到了一个文彩隽秀的才子。于是,公子一心扑在赌诗作词上,那有心思辨别对方是真男人,还是假男人哪!

  况且这一段时间,陈子龙还有烦心的事。

  原来,四个月前陈子龙娶了一个如花似玉、貌比天仙的美丽妻子,名叫张玉凤。是个百八十里出了名的大美人。

  张玉凤出生在一个书香门弟,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玉凤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十四五岁便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皆能通晓。到了十七八岁,便出落得:

  秀色掩今古,

  荷花羞玉颜。

  唇不点而朱,

  眉不画而翠。

  张玉凤的父母,见女儿恁般美貌,又聪明有才。立誓要为女儿选一个才貌双全的夫君,谁知媒婆介绍了一大堆富家公子,不是有才无貌,便是有貌无才,更有许多无貌又无才的。

  直到张玉凤二十四岁上,方才桃花运通。张云风的父亲偶遇家住松江的同窗好友陈士诚,两个好友谈论起家事,巧了,陈士诚的公子陈子龙也是才貌双全,也是在择偶上高不成低不就。于是,两个同窗好友便不用媒人说亲。父母自作冰人,胜似指腹为婚。鞭炮一响,宴席一设,便做了儿女亲家。

  话说这个陈子龙,虽然是个二十四岁的俊俏才子,却从未逛过妓院。新婚宴尔,陈子龙初次品尝到和女人玉体紧挨,肌肤相凑。撩云拨雨,颠鸾倒凤的滋味,便一发不可收拾。小夫妻朝欢暮乐,沉溺于双宿双飞,男欢女爱之中。

  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刚刀。陈子龙这一见到美味不撂筷的举动,便使他爽口美食伤了胃,结婚不到两个月,便被陶虚了身体,惹下了一场相如病渴之疾。免不了请医诊治,砭石汤药。治疗了将近两月,才觉身体健旺。

  医生说,陈子龙患下的疾病是女色浸蚀所致,告诫陈子龙,今后若要身体健康,应稍戒酒色。

  张玉凤得知后,便满腔怒火:“这医生怎说出如此混账的话,既然情爱之欲能惹病上身,那你陈子龙别娶老婆算了。分居好了!”

  于是,张玉凤便搬到了别的屋里去居住了。

  这下陈子龙可惨了,却好似山珍海味摆了一大桌子,只让你在旁边观看,不许你动匙动筷一样。谗得干咽口水。

  幸好陈子龙诗词歌赋独领风骚。于是,便来到酒馆饮酒吟诗,遇到身旁有书生来饮酒,便诗词唱和,吟诗填词消减相思之苦。

  今天,陈子龙总算遇到了高才,棋逢对手,心中痛快,便多饮了几杯酒。陈子龙本来酒量就不济,这便有了醉意。

  当柳如是露出羊脂莲藕般的霜雪皓腕,伸出凝脂般细腻白嫩的纤纤玉指,铺展薛涛笺,挥动湖州笔,回敬陈子龙叠字诗:

  力微醒时已暮

  酒…………………赏

  飞如马去归花

  的那一刻,陈子龙从内心佩服眼前这位聪明美少年。陈子龙赞道:“好诗

  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时醒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陈子龙非常高兴:“公子高才,在下佩服。子龙今天认输了!”

  于是,陈子龙连干了三杯酒。这下陈子龙可真的醉了。他望着柳如是那雪白的手腕,那纤纤玉指。玉琢般的粉颈,如盛开的牡丹花瓣似的莲脸。便管中窥豹,以一斑幻全貌。眼中觉察不到眼前人身上穿着的男装了。把眼前人当做了爱妻张玉凤了。

  原来,凡是倾城倾国的美人的身材、相貌,虽然各有特色,但相似的亮点还是多得多。何况是醉中观花,水中望月。陈子龙就像庄周笔下的庖丁解牛,目无全牛那样,眼中见到的,柳如是衣服外面露出的那一部分,便仿佛张玉凤的手指、脸蛋儿。于是,上前展开双臂搂着柳如是,把嘴凑到了如是姑娘的脸上亲了一口,口中叫道:“心肝宝贝,想死我了!”

  此时,柳如是、春鸿、小朱樱,见了陈子龙这一举动,都非常惊讶:“莫非女儿之身被陈子龙认出来了?”

  俗话说,事有凑巧,物有偶然。

  陈子龙走到柳如是身边这一搂,一亲,一叫,早被一个一只脚踏进门来的女人瞧在了眼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子龙的妻子张玉凤。

  原来,张玉凤虽然嘴上赌着气,说要和陈子龙分居,但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的丈夫的。这段时间,玉凤也知道丈夫心里不好受,天天去酒馆饮酒吟诗,消遣孤独之苦。近两天她很想搬回丈夫屋里去居住,今天,玉凤见丈夫这么晚了,还没回家。莫不是喝醉了?

  于是,便带领几个家人到南楼酒馆来寻丈夫。

  哪知,刚一进门,便看到了这一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只见丈夫陈子龙正搂着一个美貌少年,又是亲吻,又是说那些肉麻的话。

  张玉凤忍不住心中燃起的怒火,对着陈子龙嘲笑道:“想不到夫君还喜好这一口,还有狎昵娈童的癖好!”

  又指着柳如是骂道:“龙阳君,原来世上还真有你这种不伦不类的不要脸的货!我以前总以为,男表子只是一个传说,今天还真让我见识到了。楼上楼下的各位,快过来瞧一瞧,这里有一个男表子!”

  张玉凤这一骂,柳如是和春鸿都惊呆了。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小朱樱被吓蒙了,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柳如是的衣襟,带着哭声说:“姐姐,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姐姐,哈哈,做娈童已经是惯家了吧!连你的小书僮都这样叫,你们也有一手啊,哈哈!”

  柳如是、春鸿、小朱樱姐妹三人,不堪这样的羞辱,便不去向张玉凤解释 ,也不和陈子龙道别。背起自己的行囊,忍着张玉凤的辱骂和众人诧异的目光,默默地离开了南楼酒馆。

  不知柳如是姐妹三人要去哪里,请看后续章节。

继续阅读:第七十九章:冒辟疆病愈寻如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