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冒辟疆病愈寻如是
百舸争流2018-10-14 11:283,508

  话说董小婉,见丈夫冒辟疆病体情稍有好转,便想和冒辟疆重整旗鼓,颠鸾倒凤。

  耐何医生在诊治丈夫所患的疾病时,对柳如是说过。今后若要丈夫身体健康,应少做男欢女爱之事。如果那样的话,我董小婉不就守活寡了吗?

  于是,小婉便写诗作画,用尖酸刻薄的词句气走了柳如是。

  柳如是一走,董小婉便马上搬进了丈夫冒辟疆的卧室。夫妻两个磨刀霍霍,冲锋陷阵,握雨携云,战个酣畅。

  正是:

  大别赛过初恋处,

  小别能胜新婚时。

  分明久旱逢甘雨,

  胜过他乡遇故知。

  两人熟门熟路,颠鸾倒凤,撩云拨雨,蝶浪蜂狂,比先时更胜一筹。恨不能把三夜五夜拼接一起。

  第二天午后,两人才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

  趁董小婉更衣之时,冒辟疆悄悄地问丫环:“怎么没见到大少奶奶?”

  丫环们说:“大少爷病重这些时日,都是大少奶奶为大少爷请医诊治,亲自煎药。医生还误会了大少奶奶。”

  冒辟疆好奇地追问:“怎么误会的呢?”

  丫环答道:“医生说,色是刮骨钢刀。说大少爷的疾病是大少奶奶撩云拨雨惹的祸。让大少奶奶和少爷不要沉溺于男欢女爱,要大少奶奶像乐羊子妻那样,督促大少爷勤学哩!”

  冒辟疆问:“我生病这段日子,二少奶奶都做些什么呢?”

  丫环说:“二少奶奶见少爷患下了疾病,整天以泪洗面。有时还帮助大少奶奶给少爷喂药。”

  冒辟疆听了丫环的话,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如是。于是,便走出房门,去看望柳如是。

  当冒辟疆走到柳如是的房门前,推开屋门看时,却见里面空无一人。心想:如是莫不到母亲那里去了!

  冒辟疆刚一转身,要走向母亲的房间。却见母亲乐哈哈地跑了过来,把一封书信交给他。说:“这是我如是儿媳给我儿子的惊喜,儿子,你快看信上写的是什么?”

  冒辟疆急忙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踏莎行。寄书》

  无限心恨,鸾笺半裁。

  写成亲衬胸前折。

  临行检点泪痕多。

  重题小字,三声咽。

  两地魂销,一分难说,

  也须暗里思情切。

  归来认取断肠人,

  开缄应见,红文灭。

  花痕月片,愁头恨尾。

  临书已是无多泪。

  写成忽被巧风吹,

  巧风吹碎,人儿意。

  半帘灯焰,还如梦水。

  销魂照个人来矣!

  开时须索十分思,

  缘他小梦难寻际。

  ………………如是亲笔。

  冒辟疆读罢,惊得呆了。却似:

  分开八片顶阳骨,

  倾下半桶雪水来。

  半饷做声不得,蓦然倒地。众丫环唤醒,扶将起来。冒辟疆哽住喉咙,悲痛万分。众丫环劝住了。

  冒母问公子是怎么回事,冒辟疆只说了:“如是已经伤心地走了,从此萧郎是路人。”

  便又哽咽了一回,随后,喊来几个随从,骑着马去找柳如是了。

  冒辟疆估计,柳如是一定是回杞县,到她表哥那里去了。冒公子清楚地记得,那天如是的表哥说,陶俊带领四个恶棍到他家里抢走了表妹。现在,只要到开封府的监狱里找到陶俊,柳如是便有了线索了。

  于是,冒辟疆一行人便打马直奔开封府。到了开封府衙一打听,开封府尹说:“陶俊不在监狱里。”

  原来,当日冒辟疆在陶俊家中找到柳如是后,来到院中,看到陶俊等五人被两个捕快绑在院中时,便吩咐两个捕快,把陶俊等五人押往开封府。

  两个捕快一想,如果让陶俊五人骑着马去,万一路上跑了几个可怎么办?于是,便把五个人身上的绳子解开,只绑着双手,用一根长绳子拴在马身上。于是,两个捕快骑着马快马加鞭,绳子便拖着陶俊五人在后面拼命跑,五个人必须跑得飞快,若是慢了一点,便会被拖翻,身体被道路磨掉一层皮肉。

  这样一来,可把陶俊等五个人给坑苦了,只好在马后面哭着爹喊着娘地玩着命奔跑。

  大家想一想,当初郭海杰为了报复陶俊,拿着那幅美人图,从陶家村走到开封府,可是走了一天两夜呀!

  今天,两个差人为了赶回开封府,早一点睡上觉,半个夜晚就打马赶回了开封府。陶俊等五个人在马后面跑,身体能挺得住吗?最后只好被马拖着在地上蹭了,鞋底蹭沒了,衣服蹭零碎了,都不打紧,毕竟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嘛!可是,俗活说得好,唇亡齿寒。鞋底蹭沒了,脚便遭了殃。衣服蹭零碎了,皮肉便受了苦。陶俊等五人在马后边苦苦地哀求道:“捕快大人哪,行行好吧!求求你们慢一点吧,我们要被拖死了!”

  两个捕快困得要命,才不管陶俊他们怎样哀告呢,继续快马加鞭不误,陶俊他们五人哪受过之个罪呀!

  总算到了开封府了,两个捕快把陶俊他们五个人关进了一间牢房里,两人已经困得要死,便去睡觉了。

  陶俊这五个人可太惨不忍睹了,双脚鲜血淋漓,身上伤痕累累。疼得一个个龇着牙咧着嘴,苦不堪言。再加上等到天明还要受审,哪里睡得着觉呀!

  四个家人对着陶俊说:“这下我们五个人算完了,强抢民女,不是被充军发配,便是做苦役呀!”

  陶俊却有些贼智,对四个家人说:“我看未必,这两个捕快,抓人的手段虽然狠毒了一点,但是,他们的脑袋瓜子似乎是太嫩了,如果他们把咱们五个分开关押,那咱们才完蛋哩!可如今他们把咱五个关在一起,正好给了我们串供的机会。明天大老爷审问我们的时候,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供述,我保你们无事。

  不知道你们注意了沒有,两个捕快绑咱五个那会儿,郭海杰溜走了。只要大老爷明天找不到原告郭海杰做证,那么,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还不是我们编造成啥样就是啥样?

  咱们陶家村不是有个赌棍叫王景才吗?那个光棍,欠下大量的赌债还不起,昨天夜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就说那个美女是王景才的表妹,被王景才这小子骗来卖给了我,他收了我二百两纹银之后,便叫咱们五个把他的表妹弄来了。这小子把卖他表妹的二百两银子,一部分还了赌债,剩下的银子一晚上又输了个精光。于是,跑到我这里借银子来了。谁愿意拿白花花的银子去填王景才这个无底洞啊!可谁枓只因银子沒借去,这小子便怀恨在心,把我给诬告了。

  你们就这么一口咬定。因为现在王景才这小子早跑了,沒有对证,只要咱们口供一致,确保你们无事。”

  四个狗腿子听了,连说:“少爷高见,我等听从就是了。”

  第二天升堂,府尹当堂坐,衙役两边排。陶俊五人被带来跪在大堂前,府尹把惊堂木一拍,道:“大胆恶棍,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你们目无王法,该当何罪!来人哪,打他们每个五十大板。”

  两旁衙役答应一声,便要上前掀翻陶俊五人。

  只见陶俊连哭带喊地讨饶,道:“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啊!小人愿招,求大老爷开恩,千万別打呀!昨晚,我们五人被绑着,用绳子拴在马后面拖着跑,已经快被路面蹭死了。大老爷您看一看小人的脚吧!您即使不让小人跪着,小人也站不起来了呀!大老爷您看。”

  说着,便单腿跪着,将另一只脚向前一伸,只见陶俊的鞋子,只剩下鞋帮了。脚上鲜血淋漓,脚趾头已经血肉模糊了。

  府尹和两边衙役看到陶俊这小子这个狼狈相,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府尹强忍住笑,把惊堂木又一拍,喝道:“还不快招!”

  只见陶俊向前跪爬了半步,说:“回大老爷话,是这么回事,我家附近有一个光棍赌徒,叫王景才,此人嗜赌如命,欠下了大量的赌债,沒钱去还。便把他的表妹骗来,卖给了小人,王景才收了小人二百两银子,小人付了钱,便与四个家人将这女子弄到家中。然后,王景才这小子又到我家来了,他说这二百两银子除了还赌债,剩下的全输光了。想从我这借点银子,小人沒借给他,这小子便怀恨在心,诬告小人强抢民女。小人在陶家村可是出了名的本分人,从沒干过坏事,大人不信,可问陶家村百姓。

  府尹又审问了四个家奴,口供和陶俊一致。便令左右:“带原告上来!”

  捕快上前说:“回大人话,原告在我们抓捕陶俊等人的时候,就不见了。”

  陶俊便跪爬一步磕头道:“青天大老爷,这回可知是王景才诬告小人,自知理亏,跳跑了吧!青天大老爷呀,小人冤枉啊!”

  府尹便吩咐两个捕快:“再到陶家村去一趟,打听陶俊和王景才平时的为人,速来回话。”

  晚上,两个捕快回来了,证实了陶俊平日是个本分人,而王景才是个刁钻无赖,输钱不给,已经逃跑了。

  于是,府尹当堂宣判,陶俊等五人无罪释放。

  冒辟疆得知陶俊已被释放回家的消息之后,便和随从们快马加鞭向陶家村飞奔。

  眼看快到陶家村了,冒辟疆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乘轿子,等到冒辟疆快要赶上轿子的的候,轿帘一掀,只见一个美女探出头来,望着冒辟疆微微一笑。

  只见这美女: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弱柳,齿如含贝。

  有诗为证:

  燕赵多佳人,美貌颜如玉。

  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

  尝矜绝代色,复持倾城姿。

  冒辟疆仔细一瞧,天哪,原来是她!

  不知此人是谁,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八十章冒辟疆巧遇顾横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