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柳如是南楼吟诗
百舸争流2018-10-06 12:263,025

  话说柳如是姐妹三人,迤逦来到松江南楼酒馆前。

  走近酒馆,只听得笙簧缭绕,鼓乐喧天。姐妹三人驻足观看,只见门前上下首立着两个人,头戴方顶样头巾,身穿紫衫,脚下丝鞋净袜。叉着手,对着柳如是姐妹道:“请进!”

  姐妹三人欣然而入。只见楼下几桌酒席,顾客满座,猜拳行令,觥筹交错。姐妹三人直到楼上。见一临窗阁儿,有一少年男子独坐,自斟自酌。桌上摆着几色果品,几盘肴馔,海鲜案酒。

  只见这少年,面如冠玉,仪表堂堂。风流俊雅,玉树临风。有诗为证:

  何郎俊俏颜如粉,

  荀令风流坐有香。

  若与潘安同过市,

  不知掷果向谁旁。

  柳如是猜想,这位少年公子,可能就是老和尚提到的那个风流才子陈子龙。

  于是,姐妹三人检邻近这位少年公子的一张桌子坐下。

  酒保见了,上前唱个喏:“几位相公,要打多少酒?”

  柳如是说:“酒,菜。都照那位公子的那样端来!”

  酒保便应了声,忙将新鲜果品,可口肴馔,海鲜案酒端上,铺排在前。又将酒壶、酒盏、匙、著、碟,放在桌上。

  邻桌那位少年公子见了,随口吟道:

  “中秋三五夜,明月在前轩。

  临觞忽不饮,忆我平生欢。

  我有同心人,邈邈官与钱。

  我有忘形友,迢迢李与元。

  或飞青云上,或落江湖间。”

  柳如是随口回应:

  “我无缩地术,君非驭风仙。

  安得明月下,四人共晤言。

  良夜难再得,佳期杳无缘。

  明月又不驻,渐下西南天。

  岂无他时会,惜此消景前。”

  少年公子道:“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在下陈子龙,请问阁下是?”

  柳如是答道:“相识满天下,知己能几人。在下柳儒士。”

  又指了指身旁两人:“此位是鄙友陈洪,这是书僮朱颖。”

  陈子龙说:“幸会,幸会。适才聆听公子之诗,意境悠远,如行云流水,在下佩服。在下本欲和公子以文会友,和唱词章。以诗佐酒,不知公子可有意无。”

  你道陈子龙不知对方底细,怎敢以诗文挑战对方?只因陈子龙从小聪明绝顶。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小神童。十二岁便考中了秀才。那时便诗词歌赋皆能,琴棋书画俱通。尤擅翰墨丹青。当时便有许多富商巨贾都花钱向陈子龙求诗求画。

  一次,一个大富商花五两银子,向陈子龙求诗扇。当时许多秀才在场。陈子龙画扇题诗一挥而就。诗曰: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这是王之换的《凉州词》。

  小陈子龙当着众位秀才的面,欲加逞强卖弄,连画带诗,飞速作成。不想忙中出了纰漏,落了一个“间”字。

  这个大富商也粗通文墨。指着这首诗道:“小秀才,咱俩赌二百两银子,你把扇子上这诗读一读,若是读得文字流畅,我输。若是不成句,你输。”

  众秀才一看,心想:陈子龙啊,你这个小神童今天可栽在这首诗上喽!谁叫你爱显摆了,如果不是神龙飞舞的一挥而就,能出个这样大的漏洞吗?这叫做百密一疏,今后你长点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吧!

  不提众秀才褒贬,单表小秀才。好一个陈子龙,小脑瓜一转,计上心来。你看他,摇头晃脑,大声吟咏道:

  “黄河远上,

  白云一片,

  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

  杨柳春风,

  不度玉门关。”

  众秀才一个个惊讶于小陈子龙的才智,伸出舌头半天缩不回去。

  大富商本欲借陈子龙漏掉一字这事,自己赢上一笔银子,谁想反赔了二百两纹银。这叫做:

  周郎妙计高天下,

  赔了夫人又折兵。

  从此,陈子龙名声大震,公子自己也以此自负。在吟诗对唱,翰墨丹青,对联应酬上自认走遍天下无敌手。

  柳如是冰雪聪明,和周道通老学士交往那段日子,她受益非浅,在诗词歌赋方面,也很有成就。俗话说得好,艺高胆大。她既然敢来拜仿这个风流才子,必然是胸有成竹。

  于是应道:“公子过奖,小弟汗颜。能和公子诗词唱和,小弟愿也!”

  陈子龙说:“在下僭越了,春时

  花朵几枝柔傍砌,

  柳丝千缕细摇风。

  霞明半岭西斜日,

  月上孤村一树松。

  松树一村孤上月,

  日斜西岭半明霞。

  风摇细缕千丝柳,

  砌傍柔枝几朵花。”

  这首诗了不得,后面四句是前面四句倒着念,做成的诗。这叫做回文诗,若非诗作高才,难以成篇。

  柳如是不甘示弱,也对了一首春时,道是:

  “芳树吐花红过雨,

  入帘飞絮白凉风。

  黄添晓色青舒柳,

  粉落晴香雪覆松。

  松覆雪香晴落粉,

  柳舒青色晓添黄。

  风惊白絮飞帘入,

  雨过红花吐树芳。”

  陈子龙听了,拍手道:“好一个,雨过红花吐树芳。儒士高雅,在下不及。在下还有夏时诗:

  凉回翠簟冰人冷,

  齿沁清泉夏月寒。

  香篆袅风清缕缕,

  纸窗明月白团团。

  团团白月明窗纸,

  缕缕清风袅篆香。

  寒月夏泉清沁齿,

  冷人冰簟翠回凉。”

  柳如是不暇思索,随口应道:

  “瓜浮瓮水凉消夏,

  藕叠盘冰翠嚼寒。

  斜石近阶穿笋密,

  小池舒出叶荷团。

  团荷叶出舒池小,

  密笋穿阶近石斜。

  寒嚼翠冰盘叠藕,

  夏消凉水瓮浮瓜。”

  陈子龙道:“果然好诗,在下还有秋时诗

  芦雪覆汀秋水白,

  柳风凋树晚山苍。

  孤帏客梦惊空馆,

  独雁征书寄远乡。

  乡远寄书征雁独,

  馆空惊梦客帏孤。

  苍山晚树凋风柳,

  白水秋汀覆雪芦。”

  如是应道:

  “残石绚红霜叶出,

  薄烟寒树晚林苍。

  鸾书寄恨羞封泪,

  蝶梦惊愁怕念乡。

  乡念怕愁惊梦蝶,

  泪封羞恨寄书鸾。

  苍林晚树寒烟薄,

  出叶霜红绚石残。”

  陈子龙称赞不已,连说:“好诗,好诗。在下再说冬诗:

  天冻雨寒朝闭户,

  雪飞风冷夜关城。

  鲜红炭火围炉暖,

  浅碧茶瓯注茗清。

  清茗注瓯茶碧浅,

  暖炉围火炭红鲜。

  城关夜冷风飞雪,

  户闭朝寒雨冻天。”

  柳如是随口吟曰:

  “风卷雪篷寒罢钓,

  月辉霜柝冷敲城。

  浓香酒注霞杯满,

  淡影梅横纸帐清。

  清帐纸横梅影淡,

  满杯霞注酒香浓。

  城敲冷柝霜辉月,

  钓罢寒篷雪卷风。”

  陈子龙绞尽脑汁,终不能取胜。不免手心汗出,额发带露。忙吩咐酒保:“取文房四宝。”

  陈子龙要使出看家本领,要战胜眼前的书生柳儒士。只见陈子龙,铺开宣纸,饱蘸洗墨。手中那只湖笔一挥,早写下了几个字:

  “阕新歌声嗽玉

  一………………采”

  津杨绿在人莲

  这是陈子龙独创的古怪的叠字诗,这首诗不光是子龙同窗的秀才们百思不能解读,就连教他的那些老师,都被难住了。陈子龙自恃才高,酒馆吟诗。所有来这里以诗会有,唱和词章的书生,战到最后,都因这首诗读解不出,而被陈子龙击败。今天,陈子龙又把这首诗作为最后取胜的本领了。

  柳如是取过诗稿,一目了然:原来这是一首叠字诗

  采莲人在绿杨津,

  在绿杨津一阕新。

  一阕新歌声嗽玉,

  歌声嗽王采莲人。

  于是,如是微微一笑,要来纸黑笔砚,姑娘要回敬陈子龙叠字诗一首。

  只见她,铺开薛涛笺,挽起袖口,便露出那双玉笋似的、煮熟的鸡蛋清似的白嫩细腻的纤纤玉手。

  有道是: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原来,随你女扮男装也好,男扮女装也罢,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脚下蹬的,都可以装扮,只有这双手是骗不过行家的。

  不知陈子龙能不能识破柳如是的女儿之身,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张玉凤大闹南楼酒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