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傻兰花智救俏春鸿
百舸争流2018-10-10 14:463,092

  话说老鸨子自编自造了一篇骗人的骚故事,目的是引诱春鸿,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去去做表子,自己抽丰头,收红利。

  春鸿听了,知道老鸨子想引诱自己堕入风尘。心想:老鸨子啊老鸨子,你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犲狼。我春鸿跟着如是姐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又不是穷得没活路,怎能往你设计的火坑里去跳!

  想到这里,春鸿说:“我对银子不感兴趣,不想做那羞人答答的事儿。”

  老鸨子见春鸿没落进自己的圈套,以为自己先前的故事不够骚,本想再编个更骚的故事来挑逗春鸿,但是怕时间长了被影怜发现,心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你在我这里住,我漫漫地逗弄你,铁杵终会磨成绣花针的。

  于是,老鸨子又夸了夸春鸿水嫩漂亮,还说她很爱跟春鸿说话。又随便敷衍了几句,走了。

  春鸿很聪明,古琴演揍学得很快,六月荷花开放时节,附近有个吴衙内,伙同几个朋友要听琴赏荷。吴衙内来到百花楼来找老鸨子,留下二两银子,要带一名歌妓去弹揍古琴,老鸨子拿出一两银子交给柳如是,让如是派一个歌妓去。那些学古琴的妓女还在接客,柳如是就打发春鸿去了。

  午后,吴衙内把春鸿送了回来,又给了春鸿一两银子做为酬谢。

  第二天,吴衙内一清早又来到了百花楼,找到了老鸨子。他说,自从看到了春鸿的美貌,听了春鸿的琴音,他已经掉了魂儿了,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美女春鸿的身影一真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他要花三百两银子梳拢春鸿。

  老鸨子说:“这事怕是不行,春鸿不是百花楼的妓女,这个小妮子在这里卖艺不卖身,老身做不得主。老身也曾试探过她的心意,也曾用骚话撩拨过她,可这个小妮子就是不想做妓女,她是我请来教姑娘们琴艺的师父的得意门生,我不能硬来。”

  吴衙内还不死心,哀求道:“好妈妈,如果您老人家底玉成此事,小姪愿再送给您老人家二百两银子做为孝敬钱。还望老妈妈成全。”

  老鸨子听到是衙内左一个妈妈,又一个妈妈的叫着自已,心已自软了。再听到要加二百两银子,自然是财宝动人心。于是对吴衙内道:“唉,老身见公子一片诚意,只好帮助你了。我有一个计策在此,到时候你若命中造化,成了事时,这五百两银子老身收下,如果成不了事,老身也不能帮你了,公子五百两的尊赐,老身一毫不取。公子附身过来。”

  于是,老鸨子放低声音,就把自己的计策一五一十地对公子做了祥细地叙述。公子听后连声说:“好,妙,谢谢老妈妈,若是今晚上能成事,往后姪儿还有孝敬。”

  计划开始了,当天下午,公子一个人来到了百花楼,他说昨日听了春鸿姑娘的演揍,整个晚上余兴未消。今天他正要请春鸿姑娘吃酒、弹琴。要赏给春鸿姑娘三两银子,老鸨子对春鸿一说,春鸿马上答应了。

  听到吴衙内要请春鸿姑娘吃酒弹琴,丫环傻兰花马上要求由她来端酒上菜侍候。她心想:吴衙内专请春鸿姑娘吃酒,一定是大鱼大肉,螃蟹大虾。由自己侍候酒饭,到时候剩下的一桌子酒肉,自己可就有口福啦,好好地解一解谗喽!

  老鸨子见傻兰花要侍候酒饭,正中下怀。她本来就要挑一个傻呼呼的,看不出机关的,光做事不多嘴的,事后不学舌的蠢货,没曾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个傻不棱登的胖子竟主动请缨,看来老天爷也帮吴衙内一把了呀!

  老鸨子将两壶美酒交给傻兰花,其中一只壶上贴了一只小小的红色标签,她叮嘱兰花:“一会儿由你负责敬酒,那壶贴着红色小标签的酒是女儿红,姑娘越喝得多,就越来越漂亮。那壶不贴标签的酒是男儿康,男人喝得越多,就越壮实,胡须长得黑又长。记住,不能倒错了酒,否则女人喝了男儿康要长胡须,声壮如牛。”

  老鸨子交待完,就吩咐厨师做菜去了。

  傻兰花心里一阵好笑:老鸨子啊老鸨子,你倒真拿我傻兰花当傻瓜哩,想当初咱傻兰花在周学士府可只专门侍候学士老爷的,什么好酒咱傻兰花沒见过!谁说的女儿红是女子喝的,还说什么姑娘喝得越多,就越变漂亮,简直一派胡言。若说什么能长胡须的男儿康,那简直是在放她家驴屁。连咱傻兰花在学士府都沒听说过的事,你老鸨子偏要关公面前耍大刀。

  傻兰花转念一想,不对呀,事情该不会这么简单吧,老鸨子不可能不知道女儿红只是一个酒的招牌呀,她非要给春鸿姑娘喝,而且说越喝多,人会变得越漂亮,该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于是,傻兰花把两只壶里的酒都尝了一口,原来带红色标签那壶酒根本不是什么女儿红,女儿红那酒,傻兰花在学士府里尝过,是绵甜的,这壶酒是烈性酒,二锅头。另一壶酒淡淡的,是少部分酒兑了很多水。

  兰花笑了,亏了俺傻兰花精明,俺要是不尝一尝,春鸿姑娘保不准就被灌醉了,好吧,我傻兰花给你来个将计就计。

  于是,傻兰花来到了厨房,找来了两只大碗摞在了一起,在上面的一只碗里装满了水,然后拿回来放到了桌子上。把带红色小标签那壶里的酒倒出了一大碗,放到了阳台上。壶中剩下的酒倒在另一只壶里一多半,再把大碗里的水倒进这只带标签的壶里,把空碗也放到阳台上了。

  傻兰花又尝一尝两只壶中的酒,带标签的酒刚好有一点酒味,而另一壶酒味更浓了一点,这才满意地侍立在饭桌旁边。

  不一会儿,满桌子的下酒菜已经摆好了,老鸨子又让丫环们摆好一双酒杯,两双筷子。老鸨子亲自请来了春鸿姑娘和吴衙内。

  老鸨子示意傻兰花倒酒,然后,笑嘻嘻地说:“春鸿姑娘,今天吴衙内请你吃酒、弹揍琴曲,如此盛情,不要推却,请满饮此杯。

  吴衙内说:“姑娘,在下先干为敬!”一口干了。

  春鸿姑娘丫环出身,从来没饮过酒,然而盛情难却,启樱桃朱唇抿上一小口,心想,原来酒和水差不多,于是也一口干了。

  正是:

  酒,

  酒,

  邀朋,

  会友。

  君莫待,

  时长久。

  茗于食前,

  礼于茶后。

  临风不可无,

  对月须教有。

  李白一饮一石,

  刘伶解酒千愁。

  公子沾唇脸似桃,

  佳人入腹眉如柳。

  老鸨子在一旁打趣道:“春鸿姑娘好爽快,来个好事成双,终不能喝个单杯,”示意傻兰花倒酒。

  傻兰花又把酒给倒上了,她心想:虽然是水一般的酒,可也不能让春鸿姑娘喝多了,终不成把春鸿姑娘喝得肚子胀!

  于是,她故意给吴衙内倒得满满的。给春鸿姑娘倒得浅浅的。

  吴衙内说:“姑娘,在下不谦让了!”一饮而尽。

  春鸿姑娘也不甘示弱,一口喝了。

  就这样,老鸨子在一旁夹七夹八一个劲儿地劝酒,什么喝个“三羊开泰,“四季发财”,“五福临门,六六大顺……”

  吴衙内因为昨天见到了春鸿青春美丽的容貌,婀娜多姿的身材。听到了春鸿美妙的琴曲儿,已经丢了魂儿了。于是,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全是春鸿的身影,春鸿的琴音也一直在耳中回想。没办法,只能借酒浇相思苦。早晨起来,又喝了两杯。如今和心爱的美人坐在一走饮酒,虽然心里情愿,但肚子不争气。喝了五六杯,无耐腹中涨满,膀胱饱涨,尿意暴显,心有余而力不是。力不以心,只好推辞不饮:“春鸿姑娘,在下不胜杯杓,失赔了,告辞!”

  老鸨子也弄不明白,明明吴衙内喝的是掺了水的酒,春鸿姑娘明明喝的是烈性老白干,一杯顶吴衙内的十杯,怎么吴衙内反倒败下阵来了呢!你半路上打退堂鼓,我老鸨子这五百两银子不是打水漂了吗?

  老鸨子心有不甘,于是挽留道:“衙内还没听春鸿姑娘弹揍一曲呢,不急,不急。等听完春鸿姑娘的琴曲再走也不迟。”

  吴衙内说:“多谢老妈妈的盛情,多谢春鸿姑娘。来日方长,今日家中有事,告辞。”

  老鸨子少不得送吴衙内一程。傻兰花趁老鸨子不在场,将春鸿姑娘的酒壶中的水倒掉,将阳台上那只碗里的酒倒进壶里一半,另一半倒掉了。

  然后,傻兰花坐在酒桌旁边,大快哚颐,吃个不亦乐乎。又端起春鸿姑娘的酒壶,喝了十几大口,回房去了。

继续阅读:第七十章:傻兰花笑谈掉包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