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两名姬灵前哭冒襄
百舸争流2018-10-23 11:181,667

  却说冒辟疆此番终于和让他魂牵梦萦的媚姐圆了夫妻梦。

  他便使出了以前和董小婉上床时学到的本事,再加上他那媚姐的描金柜里还有法宝,助他床上飘飘欲仙的春药相佐,他便日夜不歇,和他那貌比天仙的媚姐在床上鏖战了两月有半,这下骨髓便被淘空了,患下一场重病。

  这可急坏了他的媚姐顾横波,坐在床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众随从闻听到了美人的啼哭声,便向丫鬟打听。众随从们得知了公子患下重病,一个随从道:“公子得的病和上次一样,是骨髓被美人吸干了。公子上次被董氏榨干骨髓,不是清请的扁燕大夫治好的吗?这次公子是被他的媚姐榨干骨髓了,我们还去请扁燕大夫,同病同医同样治,熟门熟路熟药汤!”

  于是,众随从便把名医扁燕又请来了。

  扁燕给冒辟疆把了把脉,看了看公子的肤色,对美人顾横波说:“公子此番所患疾病乃纵色纵欲所至,公子肤色已无血气,肌肤内空如絮,筋骨如枯木,此必公子在枕席之间,服过了王母仙丹,今不维病入膏肓,且骨髓已被掏尽,用无活理了。凡男子务必不可用此床第助兴之药,用了此药,骨髓虽被掏空,亦觉兴致盛旺,直至骨髓掏尽,方显病态,现已无药可医,司命之所属了。夫人应尽早为公子唯备后事,在下告辞。”

  医生扁燕刚走,冒辟疆便呜呼哀哉了。

  正是:

  阴间多个风流鬼,阳世少个攀花人。

  又道是冒辟疆:

  性本爱娇媚,入帐魂逍遥。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媚姐哭得死而复苏,丈夫人死不能复生。只得吩咐冒辟疆的随从买来棺木盛殓。

  随从们把冒辟疆的灵柩装在马车上,顾横波扶柩直奔冒府。

  董小婉自从冒辟疆走后,便天天想,夜夜盼,希望丈夫早日归来。哪怕是丈夫和那个与自己共侍一夫的柳如是成双成对的归来,自己也甘心哪!

  可是谁能料到,盼星星,盼月亮,盼到的却是一个头带白髻、身穿孝衫的美人扶着丈夫冒辟疆的灵柩出现在眼前。

  董小婉悲痛得昏了过去,冒老夫人也哭得死去活来。

  于是,设下灵堂,请来僧人、道士做法涌经,超度冒辟疆的亡灵。

  董小婉和顾横波两个美人在灵前边吟边哭。

  董小婉哭道:

  “哭夫君,想夫君,

  别了咱的心上人。

  孤独寂寞我怎生活,

  倚阑干我雨泪频弹。

  检点旧日风流,

  渐觉小蛮腰瘦,

  想当初恩恩爱爱,

  到如今反做了一场潺愁。

  害得我柳眉频秋波水溜,

  泪滴春衫袖。

  似桃花带雨胭脂透,

  绿肥红瘦,

  正是愁时候。”

  顾横波哭道:

  “悲夫君,

  念夫君,

  心里痛,

  命运苦。

  梁上双燕子,

  两两莺莺俦,

  双双空中飞,

  对对相厮守。

  薄情在,

  何处西楼?

  嬴得旧病加新病,

  新愁拥旧愁。

  云山满目,

  羞上晚妆楼。

  花含笑,

  柳带羞,

  舞场何处述离愁,

  欲传尺素仗谁修?

  把相思一笔都勾,

  见凄凉芳草增上万千愁。

  休休,

  肠断湘江欲尽头。”

  董小婉哭道:

  “寂寞几时休,

  盼音书,

  天际头。

  孤鸟哀鸣树枝头,

  酒入愁渭城衰柳。

  满眼春江都是泪,

  也流不尽许多愁。

  期待此生,

  同行同止。

  谁料郎君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妾添悲愁。

  东风一夜轻寒透,

  报道桃花逐水流。

  郎学东君不转头。

  夫君你不念旧人添新人,

  奴家我守着活寡添真寡。

  顾横波哭道:

  “伉俪不能谐,

  风流永不在。

  返思向日繁华地,

  尽付湘江水上流。

  从此难尝爱滋味,

  忽失珠宝情难消。

  柳絮颠狂今何在,

  游蜂扑蝶付水流。

  凤离鸳只风流去,

  半世鹄寡从今始。

  今宵难留昨日情,

  招魂引魄君难至。

  灯前对酌成过去,

  涕泪交流体难支。

  倚玉偎红两月半,

  团圆却又不团圆。

  怎消今生离别恨,

  继续前生未了缘。

  艳质将成兰蕙吐,

  风流尽化绮罗烟。”

  顾横波痛吟一声,悲哭一声。董小婉悲哭一声,痛吟一声。

  前来吊唁的人们见了此情此景,无不垂泪。

继续阅读:第八十七章:富翁原是田宏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