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金屋藏娇骨髓空
百舸争流2018-10-23 07:212,432

  话说冒辟疆骑着高头大马,身旁装饰华丽的马车上载着心爱的美人顾横波,心里别提有多美了。正是: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冒辟疆一行人离开了妓院,便四处打听,想买一所庄院安身。

  事有凑巧,物有偶然。恰好陶家村北街一个叫马豹的青年,有一所大宅院要出卖。这马豹,外号小败家。他的父亲是个爆发户。

  小败家的父亲以前会养猪,并不富裕。当初发财也是事出偶然。十年前,家中养一母猪发情了,需要到养种公猪的人家去找公猪才能怀孕。小败家的父亲舍不得那几块猪种钱,村北面不远处有一山,山上有很多野猪,小败家的父亲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便把自家那发了情的的母猪用一绳子拴到山中的一棵树上,母猪发情便招来了野公猪,于是,他家的母猪便怀上了野猪种。等他家的这头母猪下了崽儿,全是野猪的形状。由于野猪崽儿的价格是家猪崽儿的十多倍,小败家的父亲便抓住了商机。于是,他用卖掉的十五只野猪崽儿的钱,买了十五只母猪。等到这些母猪发了情,便用绳子拴到山上招引野公猪。六年下来,他家就成了附近闻名的富裕户了。

  谁料想家中出了马豹这个败家子,正事不做,专喜赌博。背着父亲,把家中的五百亩良田,全输光了。人们就给他取了个处号叫“小败家。”

  当小败家的父亲得知自己辛辛苦苦挣下的产业,都被败家的儿子输光了之后,便一气身亡了。小败家的母亲思念老公,不多久也亡故了。剩下了小败家一个人,便喜得无拘无束,整天和一群无赖去赌博。最后,只剩下这所大宅院了,那时天灾连年,没人来买,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冒辟疆这个买主,便半价出售了。

  冒辟疆喜出望外,便和他那亲爱的媚姐,一同搬了进去,又讨了两个丫环侍候。于是,冒辟疆和顾横波这对小夫妻,便在这所藏娇的金屋里,度起了蜜月。

  搬到新居的第一餐,冒辟疆和他那貌比天仙的媚姐,便是:

  交杯换盏说过去,

  觥筹交错论今朝。

  亦喜亦爱情牵伴,

  顿悟人生醉逍遥。

  有诗为证:

  秋山漫翠环秋水,

  鸟雀绕林嬉畅悠。

  蓬户开门缘客至,

  空笺浓墨为君留。

  残阳余烬消篱院,

  皓月清辉泄小楼。

  换盏推杯相对饮,

  邀谈旧趣令人羞。

  酒饮半酣,冒辟疆回想起自己当初娶董小婉那天,两人佳人才子一弹一唱的情景,便提出要和亲爱的媚姐交替弹唱琴曲,以示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于是,冒辟疆把古琴置之膝上,指尖在琴弦上拨动,揍出了婉转的琴声。他的媚姐顾横波唱道:

  “风已清,

  月朗琴复鸣。

  掩抑非千态,

  殷勤是一声。

  歌宛转,

  宛转和且长,

  愿为双鸿鹄,

  比翼共翱翔。

  日已暮,

  长檐鸟应度,

  此时望君君不来,

  此时思君君不顾。

  歌宛转,

  宛转哪能异栖宿。

  愿为形与影,

  出入恒相逐。”

  媚姐从公子怀中接过古琴,纤纤玉指在琴弦上滑动,冒辟疆唱道:

  “长相思,

  长别离,

  关山阻,

  风烟绝。

  台上镜文销,

  袖中书字灭。

  不见媚姐影,

  何曾有欢悦。

  溪上遥闻精舍钟,

  泊舟微径度深松。

  青山霁后云犹在,

  画出东南四五峰。”

  冒辟疆接着弹揍,美人唱道:

  “春来南燕归,

  日去西厢远。

  妾思纷何极,

  南游西未返。

  巴西巫峡指巴东,

  朝云触石上朝空。

  巫山巫峡高何已,

  行雨行云一时起。

  一时起,

  三春暮。

  若言来,

  且就阳台路。

  花有清香月有阴,

  春宵一刻值千金。”

  然后,美人媚姐弹揍,冒辟疆唱道:

  “世路难相见,

  偏堪泪满衣。

  哪能郢门别,

  独自邺城归。

  平楚看蓬转,

  连山望鸟飞。

  苍苍岁阴暮,

  况复惜驰晖。

  数年音信断,

  不意在长安。

  马上相逢见,

  一眼便相认。

  一官今懒道,

  双鬓竞羞看。

  莫问生涯事,

  只应持钓竿。”

  媚姐听了,抚掌大笑:“郎君不必为生涯事犯愁,更不必持钓竿。请扒开窗台上花盆里的土看一看!”

  冒辟疆十分好奇,便来到窗前,扒开窗台上一个花盆里的土,只见薄薄的一层土下面,全是黄金元宝。

  冒辟疆不觉又惊又喜:“原来媚姐我贤妻的花盆里藏着你我以后的生涯!”

  媚姐微微一笑,戏谑道:“痴郎何福,不费一钱,得如此佳妇,荐身自投,金银美酒如平地飞来峰也!”

  冒辟疆此时如在醉里梦里,心中一阵狂喜。也戏谑道:“痴郎我专喜媚姐胸前那双白玉山峰,后部那座雪白山峰也!”

  说着,双臂抱紧心爱的媚姐,解脱衣裳,钻入芙蓉绣帐之中。正是:

  彼此调情,淫思如火,急撤酒筵,忙整鸾衾凤褥。两人脱衣携手,芙蓉帐中绸缪。云情雨意性正浓,频繁两相交会。口送丁香,腰摆杨柳。卿卿我我两相依,缠缠绵绵如胶膝。

  冒辟疆正在酣美之际,与媚姐尽情取乐,竭尽生平之力奉承心爱的美人,媚姐也乐此不疲。

  从此冒辟疆和他的媚姐行则同肩,寝则叠股。如鸳鸯戏水,时刻不离。冒辟疆犹如柳絮颠狂,美人一任游蜂扑蝶。两人每日吃过晚饭,便开始颠鸾倒凤,直盘弄到第二天中午还懒得起床。比前番和董小婉的亲蜜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况且冒辟疆的心肝宝贝媚姐的描金柜里还有“美人颤声娇”、“灵龟展势丸”、“阴阳合和散”、“金枪不倒丸”等春药。枕席之间,两人服下春药,便如醉如痴,如狂如舞。一个娇声滴滴,艳颤婉转,余音绕梁。一个颠狂疯狠,猛戳猛刺。两人肆意舞弄,彻夜不歇。

  自古道:

  乐不可极,乐极生悲;欲不可纵,纵则生灾。

  冒辟疆和媚姐朝欢暮乐,纵情声色。好景不长,只两个半月,冒辟疆便害下了相如病渴之疾,比前番和董小婉缠绵那阵子闹的病更重十分。

  这正是:

  色乃伤身之剑,

  贪之必定遭殃。

  佳人二八好容妆,

  更比夜叉凶壮。

  只有一付皮肉,

  再无微利添囊。

  好将资本谨收藏,

  坚守休教放荡。

  不知冒辟疆此番性命如何,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八十六章:两名姬灵前哭冒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