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平康巷人去楼空
百舸争流2018-10-22 09:464,090

  话说冒辟疆因为想赎娶青楼妓女顾横波,被母亲关进了屋里,还让家人看守着,不许冒辟疆走出府门半步。

  冒辟疆得不到心爱的美女,还被关在了屋里,不许和美人见面。便只好把美人送给他的那朵荷花放入了花瓶中。望着花瓶里那朵美人送给自己的莲花发呆。冒辟疆茶饭不思,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和美人游湖的情景。他多么衷心地希望,每天能和那个天仙般的美人在画船上诗词唱和,送花饮酒,四目相视,沐浴春光。最好能娶那个美人为妻,也不枉了为人一世。那一日,直到夜深了,冒辟疆才朦胧地睡去。

  冒辟疆似睡非睡,恍恍惚惚地做了一个梦。梦见白天和自己游湖的那个天仙般的美人顾横波冉冉而至,冒辟疆一见,便惊喜地滚下了床,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蹦了起来。上前抱住美人,便痛哭起来。美人垂着泪对冒辟疆说:“听你的好明友候朝宗说,公子对我情深义重,奈何老夫人不准公子娶媚姐,媚姐和公子恐怕今生今世很难配成双了。”

  冒辟疆止住泪水,说:“只要媚姐不弃小生,我和媚姐就这样偷偷幽会。小生不另娶,媚姐不别嫁,还不是照样永浴爱河,白头谐老!”

  美人说:“公子所言极是,从现在起,媚姐就是公子的媳妇儿,公子就是媚姐的丈夫。丈夫啊,你那花瓶里的那朵荷花都蔫萎了,还留着它干什么?”

  冒辟疆说:“不能扔啊,那是媚姐我媳妇儿亲手送给丈夫我的花,丈夫我舍不得扔掉啊!”

  美人听了,微微一笑,便对身边的丫环耳语了一阵。

  不一会儿,从府门外进来十辆马车,每辆马车上都装满了荷花。

  只听美人说:“闻说丈夫爱荷花,媳妇儿我给夫君送来十大车荷花。”

  “咳!” 冒辟疆又感到好笑,又感到开心:“丈夫喜欢的是送花的美人媚姐我媳妇儿你呀!”冒辟疆这么开心地一笑,便笑醒了。

  冒辟疆醒来后,便感到被窝里热烘烘的,随手一摸,软绵绵、肉乎乎的,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大活人。

  原来,冒老夫人身边有一个大丫环,名叫雪雁,二十一岁了。生得面容娇美,皮肤细腻白嫩,身材窈窕,说话的声音娇滴滴的。虽然不是大家闺秀,却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又且乖巧懂事,深得冒老夫人欢心。

  自从雪雁十八岁上,冒老夫人便想为雪雁张罗对像。可雪雁毕竟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地位。富家公子,谁愿意娶一个别人家的丫环做老婆,而那些穷汉,冒老夫人又舍不得将雪雁嫁给人家。就这样把雪雁的婚事给耽搁了。

  直到半个月前,本县有一个姓王的穷书生考上了秀才。这书生人品很不错,人物长得还算齐整。

  冒老夫人便找到了媒人一说,王秀才便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冒老夫人便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

  今天,冒老夫人见儿子冒辟疆想慕那个表子茶饭不思,毕竟舐犊情深,生怕儿子愁出病来,便想暗里给儿子找个代替品。

  冒老夫人看中了丫环雪雁,便对雪雁说:“我儿子被妓院的那个表子迷惑得茶饭不思了,怕是要得相思病。今天晚上你就到我儿子的房间去睡。如果今天夜里你能跟我儿子成了那事儿,我儿子对那个表子的思念就会逐渐淡薄了。这段时间你就暂时陪我儿子睡觉,等到我给儿子找到对像后,我再把你嫁给那个王秀才。到时候我送给你二百两雪花白银做为赔嫁,足够你们盖个新房子、买个崭新的织布机、给你置备新婚礼服和锦缎铺盖了。”

  雪雁是人家丫环,身不由己。主人吩咐,如果不答应的话,哪会有好果子吃。如果答应了,便可以得到二百两银子,将来可以风风光光嫁给王秀才。于是,雪雁便爽快地答应了。

  半夜三更,雪雁便偷偷摸摸地来到了冒辟疆的卧室,自己扒光了身上的衣服,也顾不得羞耻,主人差遣,身不由己,只得钻进了冒辟疆的被窝里。

  冒辟疆醒来用手一摸,雪雁只觉得身上一阵奇痒,便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冒辟疆一听,是丫环雪雁的声音。冒辟疆平日里也时常见到雪雁这个丫环,公子素知雪雁丫环人物齐整,肌肤白嫩,体态婀娜。送上嘴边的美食,当然笑纳了。

  于是,冒辟疆解脱了衣裳,钻进了被窝里。双手抱住雪雁。

  然而,冒辟疆只知道男人喜欢美女,却不知道男人女人怎样欢爱。虽然干柴烈火情欲高涨,却只管往雪雁肚子上,大腿上乱顶乱冲,雪雁年龄稍大,且知事较早,知道男欢女爱那种事,需要往女人下边的入口处挺进。于是雪雁便教导冒辟疆怎样去做。冒辟疆思念美女顾横波,欲火熊熊。便对准雪雁口授的地方猛捣进去。可怜雪雁还是个处女,阴孔狭小,怎禁得公子刚出炉的刀剑,便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但雪雁一想到冒老夫人亲口应下的二百两银子,便蹙眉啮齿地忍受了。

  云雨已毕,两人相抱而睡。鸡鸣时分,冒公子又来了兴致,便爬到雪雁身上,忙施风弄雨,直到天大亮,两人才起身穿上衣裳。

  雪雁生怕别的丫环瞧见自己在公子卧室,暗里议论。便匆忙走了出去。

  到辟静处解开裤带往下面一看,那个地方又红又肿,隐隐作痛。心想:“原来当了别人媳妇儿身体每晚要忍受这样的疼痛,只便宜了那些男人,唉,世道不公啊!”

  说也奇怪,第二天晚上雪雁那块肉便不疼了,并且在和冒辟疆睡在一起的时候,冒辟疆也熟门熟路,不再徘徊,直达三江了。雪雁也感觉浑身舒畅,心中好生奇怪,于是,便一头倒在冒辟疆怀中,两人云翻雨覆,蝶浪风狂,曲尽绸缪。正是:

  雨将云兵起战场,

  花营锦阵布旗枪。

  手忙脚乱高低战,

  舌剑唇刀吞吐忙。

  冒辟疆虽然身边有雪雁,但毕竟: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怀里搂着俏雪雁,

  心里想着娇媚姐。

  这边雪雁虽然每晚倒在冒辟疆怀里撒娇,但心下却想:我迟早是王秀才的美餐,晚上搂着我的人终归是别人的老公,为了那二百两银子,也只是逢场作戏,用身体应付了事。雪雁和冒辟疆便像个曹营里的关云长:

  三日五日一大宴,

  封候赐爵不稀罕。

  挂印封金照肝胆,

  人在曹营心在汉。

  雪雁丫环虽然知道自己只是冒辟疆的临时夫人,两人不会有什么结果,但心里面还是向着冒辟疆的。便对冒辟疆说:“妾身虽暂时归公子所有,但是俗话说得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给你做一天老婆,便向着你一天。若公子想和你那媚姐效张生和崔莺莺故事,妾雪雁甘愿做鸿雁传书的红娘。”

  公子听了,喜之如狂,便取端砚徽墨,手握湖州笔,铺展薛涛笺,写道:

  碧城十二瞰湖边,

  山水更清研。

  此邦自古繁华地,

  风光好,终日歌弦。

  苏小宅边桃李,

  坡公堤上人烟。

  绮窗罗幕锁婵娟,

  咫尺远如天。

  红娘能传张生信,

  西厢事,你我重演。

  怎及青铜名镜,

  铸来便得团圆。

  雪雁便借到街上买菜的机会,走到平康巷教坊,把冒公子的书信交给了顾横波。并把公子喜爱媚姐,想花钱赎买,冒老夫人不准许,还把冒辟疆关在房内,不准和美人见面。以及冒辟疆思念媚姐病倒,茶饭不思,想念美人的情景,向顾横波描述了一遍。

  美人听了,修眉紧蹙,长吁短叹。便取薛涛笺,露羊脂雪腕,纤纤玉指轻拈湘妃玉管,挥毫写道:

  玉人家在汉江边,

  才貌及春妍。

  天教吩咐风流态,

  好才调,会管能弦。

  文彩胸中星斗,

  词华笔底云烟。

  蓝田新锯璧娟娟,

  日暖绚睛天。

  广寒宫阙应须到,

  《霓裳曲》一笑亲传。

  好向嫦娥借问,

  冰轮怎不教圆。

  冒辟疆一见,喜不自胜,便又搂住雪雁,把对美女顾横波的爱慕,向雪雁的身体上发泻了一通。

  自此以后,冒辟疆和顾横波两人频繁书信往来,都是丫环雪雁借到街上买菜的机会,来回传递。

  冒辟疆又将一首《卜算子》寄给顾横波,表达对媚姐的思念之情: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几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不负相思意。

  美人见了,便把一首《醉花荫》寄给冒辟疆:

  薄雪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厨。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凉初透,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冒辟疆见了,知道美人也在思念自己,便欢呼雀跃。又把雪雁抱在床上,颠鸾倒凰了。

  此后冒辟疆又寄给美人一首《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美女和诗一首《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夜来风。

  胭脂泪,

  留人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雪雁频频鸿雁传书,终于被冒老夫人察觉了。冒老夫人在破获秘密的满足中,又慨叹雪雁的大度,若不是雪雁已有了主儿了,她真想把雪雁收为儿子的偏房。

  然而,冒老夫人毕竟不能容忍儿子和表子有私情,她找来雪雁,对雪雁说:“雪雁呀!这三个月难为你了,我和儿子非常感谢谢你,我也想让你多给我做几个月的儿媳妇,可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我若再留你,到了乳高腹大那一天,咱们可就出丑了,那时候你我都将成为別人茶余饭后的笑料,我明天就让王秀才来娶你吧!”

  说着,冒老夫人便拿出来三百两银子,送给雪雁,说:“那一百两银子留给你生下孩子后补补身体。”

  雪雁含着眼泪和冒辟疆道別,于是,这对临时夫妻便勿勿进行了最后一次亲蜜。正是: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方留恋处,

  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

  千里烟波,

  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別,

  更哪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晨好景虚设,

  便纵有,

  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雪雁被王秀才用八抬大轿娶走了。五天后,冒老夫人解除了对冒辟疆的关闭令,冒公子终于自由了。

  冒辟疆兴奋异常,便偷偷地跑去青楼,去找日思夜想的美女顾横波。当冒辟疆来到平康巷教坊一看,只见大门上已经上了锁,向周围的人一打听,才知道。妓院的所有人,已经于三天前搬走了。

  不知青楼的人都搬去了哪里,清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八十二章:有情人终成眷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