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冒襄赎美力不从心
百舸争流2018-10-23 13:191,799

  话说冒辟疆和顾模波这两个“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有情人,总算得以“芙蓉帐暖度春宵”了。

  冒辟疆渴望和他心爱的媚姐永谐鱼水之欢,便去找妓院的老鸨子,想要赎买顾横波。

  老鸨子摇摇头说:“不可以,老身我这里的姑娘,除了媚儿外,余下的公子全赎去都可以,只是媚儿这棵摇钱树,你是万万不能赎买去的。媚儿现在的身价是每晚二十两纹银,就凭我家媚儿这天仙般的美貌,再接个六十年的客,也照样你争我夺。这棵摇钱树,老身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老鸨子这番话,不只是让冒辟疆听了大失所望,就是顾横波在旁边听了也很气愤:“妈妈,再过六十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恐怕你老人家坟上的树,已经两个人都搂不过来了吧!”

  老鸨子听到顾横波在嘲笑她,便很得意地摇头晃脑笑着说:“这个我懂,然而老身死了,还有我的儿子来接替我掌管妓院。儿子死了,又有孙子。孙子死了,还有重孙。你就死心塌地给老娘在这里作表子接客,管教你连大年三十晚上都不得空闲,天天有嫖客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老娘我便夜夜从你的嫖客那里稳赚二十两雪花白银!记住,你人在我手里,由我说了算,再给我接客六十年,一天别闲着。”

  冒辟疆听了老鸨子这翻混账很话,本想上前猛揍一顿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犲狼。然而,他为了得到心爱的美人,必须忍人之所不能忍,容人之所不能容。

  于是,冒辟疆赔着笑脸对老鸨子说道:“老妈妈,您老人家留着媚姐不也是为了赚银子吗?这个好办,您老人家算一算,媚姐在妓院,将来一共能给你赚多少银子,我一次给您老人家付清!”

  老鸨子一听:怎么,以后媚儿卖身的所得银两,这个傻冒要一次给我付清,老娘我今天可真走运哪,遇到了这一个打着灯笼也难寻的傻瓜!

  于是,老鸨子喜行于色,说道:“行,行,行,老身就依公子,就给老身白银一万两吧!少了一个铜子,老娘我可不干。”

  冒辟疆一听,心里暗暗好笑:原来这个老鸨子不会算帐呀!说了那么多狠话,才要一万两银子,我以为这个令人肉颤的屠户一晚要二十两银子,一年下来七千三百两,老鸨子再让媚姐接客六十年,怎么也要四十三万两银子哩。哎,一场虚惊啊!

  老鸨子见公子沉吟的样子,以为冒辟疆花不起赎身费呢。便说到:“公子你慢慢惦量着办吧!若是想嫖媚儿,每晚二十两雪花白银交给老身。若要赎买媚儿,那就送给老身纹银一万两。老身就不奉陪了。”说完,老鸨子就出去了。

  冒辟疆心里还真有点犯难:这一万的银子,拿他们那样富有的家庭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若是回家去取,被董小婉得知了,我冒辟疆要赎娶一个美人,别说还要花一万两雪花白银,就是不花银子,小婉也不能答应啊!在她眼里,我冒辟疆只能爱她一个女人,她是不容许自己的老公被别的女人分享的。这可怎么办呢?对了,找爷爷去。

  顾横波见冒辟疆在沉吟,故意说道:“一万两银子,想是数目太大了,媚姐只是一个表子,怎么能值那么多!”

  冒辟疆道:“媚姐何出此言?在下若能娶到媚姐,无论花多少银子,我都在所不惜。何况,我们家中也不缺银子,就是一千万两,我家也有。只是,我家中的老婆对色上是贪得无厌的,她若得知我赎买美人 , 别说是要花上一万两雪花白银,就只一文不花,她也不会答应的。除非我去找爷爷,让爷爷助我一万两银子,然后,我在乡下买一块地,盖上一幢小楼,金屋藏娇。那时,我家里那个醋坛子却奈何不得我。”

  美人说:“媚姐和公子远离令夫人,搬到乡下去住,做个长久夫妻,这却是个好计策,免得你家那个醋坛子撒泼哭闹。然而,前翻公子想赎买媚姐,你那祖父大人为了拆散咱们这对苦命鸳鸯,不是逼着老鸨子将整个妓院都搬家了吗?可见,你的祖父大人是不会同意你赎买媚姐的。”

  冒辟疆一听,倒没了主意。

  顾横波说:“既然公子没有办法赎买媚姐,公子就请回家吧,有赎买媚姐这一万两雪花白银,还不如哄你老婆开开心心和你过日子,公子和媚姐就此恩断义绝吧!

  冒辟疆听了美人的话,便哭倒在地:“今生不能娶到媚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美人说:“公子说的可是真心话?”

  冒辟疆道:“当初我为喜爱媚姐,被妈妈关了三人月都没有屈服,我对媚姐的爱天地可鉴。便是粉身碎骨,海枯石烂,我也永远爱我的媚姐!”

  美人听罢,微微一笑:“若公子真的对媚姐这样痴情 ,便不劳公子花费,赎娶媚姐的费用和以后我俩的一切家用,都在媚姐身上。”

  不知美人有什么办法赎身,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八十四章:花瓮竟是藏宝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