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陈圆圆重操卖艺业
百舸争流2018-12-01 20:191,797

  陈圆圆离开了贡若甫的家里,她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要回到吴江镇,和邹枢双宿双飞。现在自己已经是自由之身了,邹枢不用再等到功成名就挣来银子再为自己赎身了。她多么高兴啊,她坐在轿子里,憧憬着自己与邹枢的美好未来:当她来到邹枢家的时候,当邹枢知道他不费一分钱就能娶得他梦寐以求的美女的时候,他会是多么的高兴啊!陈圆圆甚至联想到自己与邹枢婚礼的现场,联想到他们有了孩子的时候,夏天来了,一个抱着孩子逗TA玩,一个用扇子扇着凉风……她已经陶醉在幸福即将来到自己身边的云雾里了。

  辗转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陈圆圆终于回到吴江镇来了,这就是邹枢所在的繁华小镇。她下意识打开了衣袋里的胭脂,对着镜子修饰了自己的脸庞,她要带个邹枢一点小礼物,买点什么呢?对了,邹枢的头巾旧了,她要送给他一个新头巾,她让轿夫先把她抬到绸缎铺,她要精心地给心爱之人挑一个头巾,当轿子来到绸缎铺前,她打开轿帘的那一刻,她惊呆了,她看到邹枢了。没错,这正是她日夜思念的人,这时,邹枢完全没注意到她,邹枢正和一个身穿绫罗绸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从绸缎铺出来。他们面带微笑,亲切的窃窃私语着,仿佛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陈圆圆看出来了,那个女人正是邹枢的丫鬟如意,是那天陈圆圆在邹枢府上演艺时,为他们传递诗稿的丫鬟。眼前的一切陈圆圆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眼前,邹枢已经移情别恋了。

  陈圆圆回到了苏州梨园。看到陈圆圆,老鸨子和妓子们惊呆了。陈圆圆因为身心俱伤昏倒在地上。

  陈圆圆在粉蕊和蓝蝶的精心呵护下,终于醒过来了,蓝蝶和粉蕊对老鸨子卖掉陈圆圆的事深感不平,现在陈圆圆回来了,她们要讨回那笔银子。老鸨子笑脸相陪:

  “诶呀,你们说的在理,畹芳回来了,我总不能既要人,又要银子吧。可是,这几年梨园的开销大,我在你们身上的花费,还有应付苛捐杂税的花费,欠下许多的债,妈妈我总要还吧。赎畹芳的那笔银子,已经剩不多了。这样吧,姑娘们,赎畹芳的银子你们就别要了。那张契约,畹芳你就留着吧。你现在自由了,你愿意演你就演,不愿意演妈妈就养着你,你就当是和我合作吧。每月前五天买的钱给你。你看怎么样?”

  陈圆圆自从醒来以后,目睹梨园现在衰落的样子,每一场演出只有十来个看客。她知道这里的原因,自己离开了,就没有像邹枢那样的人宣传了,梨园里总是那些旧戏重重复复地演。所以票房那么差。5天的收入还不到一两银子,难怪老鸨子和她合作。

  陈圆圆要编写新的剧本,演出那些让观众喜爱的,让观众感动的。

  陈圆圆小的时候听到过说书先生讲的真假滴珠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姚滴珠,她和丈夫结婚六日,丈夫就要到京城参加考试了。尽管她和丈夫难舍难分,但总不能耽误丈夫的锦绣前程啊,于是她为丈夫准备了盘缠和行囊,挥泪送别了丈夫,丈夫临走前,她特别嘱咐丈夫:“中与不中,都要早些回来。”

  于是,滴珠天天想,夜夜盼,转眼一年过去了,还不见丈夫的身影。有人说丈夫考上探花了,后来又传来丈夫到福建省做官的消息。她想丈夫一定是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回来。她不想再等下去了,既然丈夫离不开任所,自己就去寻找丈夫吧!当她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福建的时候,她心碎了:她的丈夫和一个美貌的女子携手上了一顶轿子。她一打听才知道那竟是丈夫的妻子。原来她的丈夫当时参加科举,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成为探花。就在丈夫游街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像滴珠的风尘女子在眼前经过,丈夫误以为是来寻夫的滴珠,感动的泪流满面,雇了一顶轿子把假滴珠抬到寓所,嘴里喊着滴珠。而那个风尘女子见到一个探花错认自己是他的妻子的时候,心花怒放,将错就错的当上了滴珠。

  滴珠不想大哭大闹得和那个女人争丈夫,如果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会利用自己丈夫的桃色新闻,来毁掉丈夫的前程。于是滴珠放弃了即将来到的荣华富贵,独自一人回到老家过着养蚕织布的生活。

  陈圆圆用自己编写的真假滴珠的剧本和自己的两个好姐妹经过简单的彩排后上演了,虽然第一场的人与往常无异,然而观众们又看到色艺双绝的畹芳了,高兴地欢呼起来了,陈圆圆演到滴珠来到丈夫的任所,看到了丈夫和其她女子在一起的时候,仿佛看到邹枢和如意在一起的那一幕。把自己的真情实感搬到了舞台上,看得观众们眼泪都流出来了,果然,从第二场开始,场场爆满。票价比邹枢做宣传的那阵子涨了三倍。外面还有长长的队伍等着买票看戏。五天下来了,陈圆圆足足挣了150两银子。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见冒襄畹芳吐衷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