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寻畹芳冒襄遇小婉
百舸争流2018-09-16 10:172,207

  话分两头,却说冒辟疆把柳如是娶回家中,让新媳妇儿和婆婆、柳如是和陈圆圆见了面。便带着几个随从到南京秦淮河畔的国子监参加考试去了。

  与贡院隔河相对的地方,妓院云集。冒辟疆这个风流才子考试完毕,便在花柳之地流连了六七个月。

  在妓院,冒辟疆结实了年轻貌美的名噪秦淮的王节娘,便像着了迷魂汤,乐不思蜀了。一连几月地同王节娘同行同坐,形影不离。

  除王节娘外,又有陈娇娇、张小玉、李小敏,冒辟疆搭着一处,便热一处。

  冒辟疆在南京玩了好一阵子,忽然感觉自己很是想念家中的两个美人了,才“兴尽晚回舟”,带着几个随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到了家中,冒辟疆发现自己的爱妻陈圆圆不见了。

  听丫环们说,是少奶奶想演戏,被老夫人责骂了一顿,便生气走了。

  冒辟疆一听,是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公子也不去拜见母亲,只是悻悻地走到柳如是的房间,彼此说上几句安慰的话,便葱葱忙忙地离开了家里,去找自己心爱的妻子陈圆圆去了。

  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心爱的人呢?

  冒辟疆就四处问:“大叔,大婶,大伯,大娘,大哥,大嫂。你们见没见到过一个貌似天仙,身穿锦绣长裙的年轻美女?”

  公子得到的都是让他失望的答案。

  “对了。”冒辟疆恍然大悟,自己心爱的妻子可能去了苏州梨园!

  于是,冒辟疆带领着手下的几个随从,快马加鞭赶往苏州梨园去了。

  冒辟疆一行人来到了苏州梨园,找到了梨园的老鸨子。冒辟疆便寻问陈圆圆可是来到过这里。

  假如没有蓝蝶和粉蕊这两个姑娘被富商花一千两银子赎买那档子事儿,老鸨子也许能向冒辟疆透露陈圆圆的去向。可现在自己不能说出真实的情况了。如果自己将实话向冒辟疆说了,那么冒辟疆若是从富商手中夺回了陈圆圆姐妹三人,富商还不得向自己讨回那一千两赎身费呀!

  “公子是说畹芳啊,没有来过。自从畹芳姑娘和公子成了亲,老身一直没有见过她。这么长时间没见过畹芳了,老身还真想念她呢。我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她过得怎么样,谁能料想她还能离家出走呢!没事,没事。小两口呀,床头吵架床尾合,畹芳不可能走远,说不定呀,现在已经回到家里了呢!要不,公子再去别处找找。”

  冒辟疆听老鸨子这么一说,也就相信了。于是,带着怅惘,失望的心情离开了苏州梨园。

  一行人打马往回走,不料,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三乘轿子,后面跟随着几个体面的家人。

  轿子里坐的是什么人呢?冒辟疆多么希望里面坐的是自己昼夜思念的心爱的妻子陈圆圆啊:

  冒辟疆幻想着自己日夜思念的妻子陈圆圆就坐在前边的轿子里,她可能也很想念自己,这时妻子在轿子里不经意地掀开轿帘一看,是自己的丈夫来寻找自己,于是轿子停下,貌似天仙的妻子袅袅婷婷地从轿子里走出,来到自己的身边,自己甩镫离鞍下马,把陈圆圆抱在马上……

  公子恨不得马上跑到轿子前,掀开轿帘看一看轿子里面有没有自己心爱的妻子……

  冒辟疆傻傻地跟着轿子 ,随行了很远。直到轿子抬到王尚书府邸大门前,轿夫停下了脚步,打轿子里面袅袅婷婷地走出三个美女,走在前面的一个美女乌发高髻,上半身锦袍半遮秀臀,下半身美腿着绿裤。裙带迎风飘曳。

  冒辟疆惊呆了,这不正是自己的妻子陈圆圆吗?

  只见尚书府的大门开了,从里面走出几个丫环,将三个美人迎入府中。

  原来今天是老尚书的生日,府中宾朋满座,大排喜宴。王尚书搭上戏台,到妓院请来了三个上厅行首,歌舞助兴。

  冒辟疆急得抓耳挠腮,没有办法,只好躲在府门外等候。

  不大一会儿,冒辟疆便听到了王尚书的高宅大院内传来的妓女们弹揍、演唱的声音。

  听了好长时间,忽然听到院内又传来了非常婉转动听的美妙歌声,极像是陈圆圆在演唱:

  “教坊落藉洗铅华,

  一片春心对落花。

  旧曲听来空有恨,

  故园归去却无家。

  云鬟半馨临妆镜,

  两泪频弹湿绛纱。

  安得江州司马在,

  樽前重与诉琵琶。”

  “骨肉伤残事业荒,

  一身何忍入为娼。

  涕垂玉箸辞官舍,

  步蹴金莲入教坊。

  览镜自怜倾国色,

  向人羞学倚门妆。

  春来雨露深如海,

  嫁得刘郎胜阮郎。”

  冒辟疆不听尤可,听了之后,哀恸万分。原来歌词中有一个典故:

  故事发生在唐朝,有个举子叫房千里,一年,他考中了进士,即将赴京委职。行前与南海才子韦滂的表妹赵玉芬约定,中秋佳节回来娶她。

  可是,房进士一去音信全无。赵玉芬毫不犹豫地选择嫁给了表哥韦滂。

  后来,房千里路过襄州遇到了故知许浑,房千里便委托许浑帮忙照顾自己的未婚妻赵玉芬。

  许浑知道,赵玉芬已经嫁给了韦滂。于是以诗《寄房千里博土》相告。

  诗的最后一句是:

  为报君游减离恨,

  阮郎才去嫁刘郎。

  这里借用刘晨、阮肇桃花流水遇仙女的典故,把房千里比作阮肇,韦滂比作刘晨。

  你阮肇走了,人家美女可嫁给了刘晨。

  冒辟疆深深地悔恨自己,不该在花柳之地流连忘返,撇闪了美如天仙的妻子,致使陈圆圆对自己绝望而身入青楼妓院。

  冒辟疆要前去跟自己的妻子陈圆圆见上一面吗?是的,即使不能挽回婚姻,也要尽情地陈述一番离别珍重的情怀呀!

  于是,冒辟疆一直等到王尚书的寿宴结束,三个美人弹揍、演唱落幕,走出尚书府大门的时候。公子放眼望去,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俏丽佳人正像自己日夜思念的妻子陈圆圆。

  于是,冒辟疆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美女的跟前,定晴一瞧,眼前的这个美女竟然不是陈圆圆。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冒公子妓院访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