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董小婉宠爱集一身
百舸争流2018-10-13 06:211,813

  话说冒辟疆把董小婉娶到家中第一天,晚上的时候,冒母、冒公子、柳如是、董小婉一起吃了团圆饭。

  此时,月亮刚刚升起。董小婉看见从窗户射进来的清光,便袅袅婷婷地走到了冒辟疆的身旁,用纤纤玉手勾着公子的脖子,走到窗前开窗赏月。开莺声,吐燕浯,娇娇滴滴地道:“夫君,月明星稀,不可幸辜负星光,你我当对饮一杯!”

  说着,就让丫鬟拿来酒杯,斟满两杯,董小婉端起一杯,喝了一半,剩下半杯放到冒公子嘴边,冒公子一饮而尽。另一杯她让公子饮半杯,剩下半杯让公子喂自己。说这是换盏酒,然后,让丫鬟再满两杯,还要和夫君喝个交杯酒。真是十分恩爱,百分亲切,千般旖旎,万种缠绵。两人喝到半酣,董小婉妖妖娆娆的摆动着纤纤柳腰,袅袅婷婷、摇摇摆摆地卖弄风骚,挑逗着冒辟疆,柔声细语地说:“夫君,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我早些安置罢。”

  冒老夫人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她看也看到了新儿媳妇和儿子那缠缠绵绵的样儿,听也听到了新儿媳妇和儿子那卿卿我我的音儿。她真是高兴得要发疯了,她觉得新儿媳妇和儿子太恩爱了,她已经沉醉了。可她也是一个女人,怎么就忽视了此时此刻柳如是的感受呢?

  柳如是当然深爱着冒辟疆,虽然她对两女侍一夫这个事实,打心眼里不愿接受。但爱一个人爱的太深,所能容忍的也就越多,有时心里的痛也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当初,她和陈圆圆两女侍一夫时,谁也不争,谁也不抢,都是采取冒辟疆的意愿。可今天这个董小婉竟然当着她的面,在夫君面前卖弄风骚,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但是,她还是忍了,毕竟董小婉是新人,自己应当豁达一点,大度集群朋嘛!于是,柳如是当作无所谓的样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冒辟疆昨天晚上已经尝到了甜头了,他万万沒有料到,女人还有这样的滋味,还有这样的魔力,能让男人飘在云里雾里。

  于是,乐不可支地抱起新媳妇儿,到丫环们为新少奶奶准备的新房里去了。

  这一晚,是把董小婉娶回家的第一夜,董小婉更是变本加励地卖弄手段,撩拨得冒辟疆魂魄飘荡,遍体酥麻了。两人你贪我爱,直睡到第二天日中时分。

  吃过午饭,小婉又唤丫鬟添茶暖酒,两人喝到半酣,小婉笑容可掬,要和夫君怀抱琵琶,交替弹揍,一弹一唱。

  于是,冒辟疆抱起琵琶,晃动着身体弹揍起来,小婉施展着莺燕歌喉,唱道:

  “夫妻两口乐哈哈,

  一唱一弹真快活。

  春光九十恐无多,

  珍惜蜜月莫浪过。

  春闺晓起泪痕多,

  倦理青丝发一窝。

  十八云鬟梳掠遍,

  更将鸾镜照秋波。”

  董小婉从冒辟疆怀中抢过琵琶,纤纤玉指接着弹揍,冒辟疆唱道:

  “侍女新倾盥面汤,

  轻装雪腕立牙床。

  都将隔宿残脂粉,

  洗在金盆彻底香。

  红绵试镜照窗纱,

  画就双蛾八字斜。

  莲步轻移何处去,

  阶前笑折石磂花。”

  小婉笑道:“不错,不错,想不到夫君不但能弹揍,唱腔还不错。只可惜是个男子,若是个姑娘,把你送进妓院,身价一定比我还高。”

  冒辟疆笑了,旁边侍立的几个丫环,听了这活,也笑一个呆。

  接下去董小婉把琵琶交给冒辟疆弹揍,自己唱道:

  “深院无人刺绣慵,

  闲阶自理凤仙丛。

  银盆细捣青青叶,

  染就青葱指甲红。

  熏风无路入珠帘,

  三尺冰绡怕汗黏。

  低唤小环推绣户,

  双弯自濯玉纤纤。

  爱唱红莲白藕词,

  玲珑七窍逗冰姿。

  只缘味好令人羡,

  花未开时已有丝。”

  冒辟疆喝了一口茶,“来,我唱。”

  小婉弹揍,冒辟疆唱道:

  “雪为容貌玉为神,

  不遣风尘浣此身。

  顾影自怜还自叹,

  新妆好好为何人。

  月满鸿沟信有期,

  暂抛残绵下鸣机。

  后园红藕花深处,

  密地偷来自浣衣。”

  接着,冒辟疆弹揍,小婉唱曲:

  明月婵娟照画堂,

  深深再拜诉衷肠。

  怕人不敢高声语,

  尽是殷勤一柱香。

  阔幅罗裙六叶裁,

  胸怀知为阿谁开。

  夫君不带风流性,

  辜负当年玉镜台。

  冒辟疆一边弹揍着,一边看着酒酣的小婉红朴朴牡丹花瓣一样的脸蛋儿;听着小婉那黄莺般嗓儿唱着的曲儿;那几句甜甜蜜蜜的话儿;弹揍琵琶时舞动的身段儿。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燃起的爱的欲火了,于是,张开双臂抱起了心爱的美人,走进新房去了。

  这正是:

  每羡鸳鸯交颈,又看连理花开。

  无知花鸟动情怀,岂可人无欢爱。

  君子好逑淑女,佳人贪恋多才。

  红罗帐里两和谐,一刻千金难买。

继续阅读:第五十七章:纵情欲冒襄病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