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卖诗画如是谋生
百舸争流2018-09-27 09:251,771

  话说柳如是看到董小婉在美人图上的题诗,气愤至极:本来是二女侍一夫,你董小婉一个人霸占了丈夫已是过分,还要挖苦讽刺我。你这样不留余地,赶尽杀绝,分明是想赶走我,那我就如你的愿,我退出,把冒辟疆留给你一个人。

  冒辟疆你也太不该,想当初咱俩骑在马上多恩爱,自从娶了董小婉,你便把我拋一边,你们两人日日莺歌燕舞,夜夜曲尽绸缪。还当不当我是你老婆,你这能算是我依托终身的男人吗?

  如是所要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她所要依托的男人也不是这样的。

  于是,柳如是毅然决定,离开冒辟疆,去寻找属于自己向生活,属于自己的真爱。

  柳如是的丫鬟春鸿,跟着自己的主人走出冒府后,却犯了难:“少奶奶,咱们就带这么一点银子,花没了可怎么生活呀?”

  如是笑着对春鸿说:“从今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少奶奶了,你我姐妹相称。往后你叫我姐姐,这点银子,咱们不是路上用的。姐姐我呀,能写会画,咱们一路卖字卖画,欣赏良晨美景。字画所得余银,还能救济贫困。妹妹你看怎么样?”

  “那春鸿可就高攀了。春鸿也有姐姐了。只是离开了公子,姐姐终身怎么办?”

  “傻妹妹,天涯何处无芳草,咱们姐妹俩还怕前路无知己吗?”

  “姐姐,咱们现在还不熟悉外面的世界,就这样走门串户去卖字画,如果遇到了坏人怎么办呀!”

  “姐姐我呀,早就想好了,咱们姐妹俩先到尼姑庵去卖字画,庵里面全是尼姑,是最安全的。”

  姐妹两个一边交谈着,一边往前走。忽抬头见前面林子里,显出一个道观院来。

  姐妹俩打眼一看,这观院四周都是粉墙包裹,门前十来株倒垂杨柳,中间向阳两扇八字墙门。上面高悬金字扁额,写着“太清宫”三个大字。

  柳如是一见,心中欢喜。指着扁额对春鸿说:“以前常听得人讲,太清宫是个很有名气的道姑院,想必需要字画,咱们姐妹俩去碰碰运气,怎么样!”

  于是,姐妹俩整衣前往,走进庵里。

  转东一条鹅卵石街,两边榆柳成行。甚是幽静。行不多路,见一座雕花门楼,双扉紧闲。

  柳如是上前轻轻扣了三四下,就有一个垂髫女童,呀的开门。那女童身穿缁衣,腰系丝绦,打扮得十分齐整。见了柳如是姐妹俩,连忙问讯。

  姐妹俩还了礼,跨步进去看时,一带三间殿堂,虽不甚大,到也高敞。中间是三清塑像,相貌庄严,金光灿烂。

  姐妹两个向三清神像作了揖,柳如是对女童道:“烦报令师,说有客相访。”

  女童道:“二位施主请坐,待我进去传达。”

  须臾间,一个少年道姑出来,向柳如是姐妹施礼。姐妹俩还了礼,柳如是向道姑说明了来意。

  道姑惊喜道:“观院净室内正缺几幅神像,一向无缘求得。今幸二位施主能点染。请到里面轩中待茶。”

  姐妹二人满心欢喜,即起身随入。行过几处房屋,又转过一条回廊。方是五间净室,收拾得好不精雅。外面一带,都是扶栏。庭中植梧桐三株。修竹数竿。百般花卉,纷纭辉映。但觉芬芳馥郁,香气袭人。

  道姑将姐妹二人请进中间一间净室,进入看时,室内横设一张桐柏长书桌,左设一张花藤小椅,右边靠壁一张斑竹榻儿。壁上悬一张断纹古琴,书桌上笔砚精良,纤尘不染。

  道姑请春鸿坐在斑竹榻儿上,柳如是坐在花藤小椅上,在长书桌上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宣纸、徽墨、湖笔、端砚、五彩颜料墨。从一卷翰墨丹青中取出一幅《麻姑献寿图》。

  这时,春鸿也忙开了,又是滴露研墨,又是调配五彩颜料。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一幅《麻姑献寿图》,就在柳如是的笔下临摹完成了。

  画中的麻姑作为中心,占了画面的三分之二的高度,稍微向右侧身。双手交叉于胸前,两手各执灵芝、萱草一枝。相貌端庄,体态丰腴,举止娴雅。其前一玉女面她而立,手托置有蟠桃、花卉的托盘,人物锦衣绣裳,设色浓艳。

  道姑看见了柳如是画的这幅《麻姑献寿图》,惊喜道:“姑娘的生花妙笔呀,画出的麻姑太美了,只差一口气,就能说话了!这样吧,姑娘,你们就在观中多住几日,再画两幅神仙图,我多给你点银子。姑娘画的画呀,是多少银子也买不来的呀!”

  于是,柳如是和春鸿又在道观中住了两日,临摹了《瑶池霓裳图》,又创作了一幅《何仙姑炼丹图》。

  道姑看了,非常满意。又赞赏了一回,送给了柳如是十五两纹银,作为润笔费用。柳如是和春鸿便离开了道观。

  姐妹俩一路上边欣赏风景,边寻找尼姑庵和道姑的观院去卖字画。前路漫漫,不知所遇是吉是凶,请看下一章。

继续阅读:第六十二章:翠浮庵如是遇徐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