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忆往事不堪回首
百舸争流2018-09-21 19:161,339

  话说让小婉情有独衷的人是江南进士陈轩昂。

  陈轩昂当初家徒四壁,想进京谒选,却身无分文。本来是想投奔现任苏州某地方官的亲戚孙亮,然而,人生冷暖,世态炎凉,一个穷书生谁能以青眼相加。

  于是,书生走投无路,在街上吹箫乞食。被小婉看见,小婉十分同情书生,便把书生带回妓院。

  为了养活陈轩昂,小婉不惜向老鸨子屈服,开始接待南来北往的客人。

  选期已近,小婉慷慨解囊,不惜千金,为书生准备行装和打通关节等人情费用。

  临行前,书生抱住小婉,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两人信誓旦旦,订下了终身之约。书生以诗扇作表记,小婉以头上玉簪作信物。

  书生殷勤许诺:“今生今世誓不忘卿,如有幸得一官半职,定用八抬大轿亲自奉迎姑娘……”

  小婉依依不舍地望着书生远去的背景。真是:

  四围山色中,

  一鞭残照里。

  遍人间烦恼填胸臆,

  谅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

  然而,一别两载,了无音讯,小婉日思夜盼,终于盼来了陈轩昂在河南当官的喜迅。

  于是,小婉派人给陈轩昂捎去了亲笔信,望书生履行诺言。

  这时的陈轩昂也做了官了,也发达了。还娶了宠姬二人。这小子见了信使,哪能还认帐!只见这小子拍了拍自己的官服,一脸傲气地说:“本官现在已今非惜比,不再是当初那个穷书生了,我是堂堂的县太爷了。你们可以四处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哪个高贵的县太爷,娶一个下贱的表子做小妾的。你回去告诉那个下贱的表子,前事休提,那是老爷我逢场作戏,哪能当真。也许我当时被那个表子迷惑了,想要娶她,但彼一时,此一时也!”

  说罢,那小子找来铁锤,把小婉送给他作表记的玉簪子丢在地上,一锤子砸得粉碎。

  提起往事,美人悲痛不已。抱起床头的琵琶,半遮粉面,纤纤玉指一边弹揍,一边唱道:

  “想当初香儿火儿,

  罚下了真真诚诚的誓。

  送他去的车儿马儿,

  掉下些孤孤凄凄的泪。

  盼杀那鱼儿雁儿,

  并没有寒寒温温的寄。

  提起那轻儿薄儿,

  不由得熬熬煎煎的气。

  兀的不痛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痛杀人也么哥。

  闪得俺朝儿暮儿,

  受尽了烟烟花花的罪。

  你听那金儿鼓儿,

  每日里叮叮咚咚的响,

  你和那姬儿妾儿,

  不位的吚呀哑哑的浪。

  不想着鞋儿袜儿,

  当日介寒寒酸酸的样。

  也念我肠儿肚儿,

  可怜杀痴痴呆呆的望。

  兀的不气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气杀人也么哥。

  为甚的神儿圣儿,

  是这等糊糊涂涂的帐。”

  弹唱罢,把琵琶往床头一丢,痛哭不已。

  昌辟疆听了小婉的诉说,一边用白绫汗巾给小婉试泪,一边悲哀欷歔:“世上竟然有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真是一只白眼狼。妓女的金钱布帛,都是在枕席上侍候客人得来的,他拿了这些钱去打通关节、送人情得了官,赴了任。还另娶了两名美妾。怎能忘掉人家的恩情呢,怎能背弃海誓山盟呢!

  不过,人生哪能一帆风顺呢,生活的历练也许能让人变得更成熟一些,更坚强一些。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

  这时,丫环端上了酒菜。

  酒过三巡,两人又有了欢声笑语。冒辟疆请求美人再弹揍一曲,词曲要浪漫乐观的,这样才能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揭开新的一页。

  美人欣然应允,她要高高兴兴地为冒辟疆弹揍一曲,樽前重述琵琶。

继续阅读:第五十三章:两相悦难舍难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系美人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