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救援一
一克拉幸福2018-10-24 09:053,228

  夜澈说完转头看了眼玄爱,发现她紧锁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玄爱抬头与辛巴对视了一眼,辛巴明白玄爱是问他那个晶片是否已藏好,于是点了点头。

  玄爱确认了晶片安全,转首看向张蔓:“看来我们那次在酒店听到的事情都是真的。”

  “这几天蓝可儿那边并无异常,我们的人已经盯紧蓝可儿,如果蛟龙真的是周彦龙,只要他出手,我们定能留下他的证据!”张蔓自信道。

  夜澈听到这心里暗惊:这些家伙连这些都能查到,看来自己的情报处有点危险了,必须加把劲了,不然到时候让这些人抢了饭碗哭都没地方哭。

  在离废料处理厂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听见废料处理厂那边传来轰轰轰的巨响声,玄爱问夜澈:“这是什么声音?”

  此刻,夜澈终于能发挥一下他情报处的优势了,嘴角一笑:“这个废料处理厂表面上是处理废料的,实际上就是个暗中制造枪支弹药的地方!”

  元浩发出疑问:“竟然周彦龙自己都有制造枪支弹药的能力,为什么还要伸手进魔方呢?”

  “魔方制造出来的枪支弹药,材质性能和威力那是七国当中最好的,而他们最顶尖的武器只供金瑞国国督府使用,而国督府是世世代代效忠金瑞国国主的忠诚世家,将最顶尖的武器提供给国督府就等于提供了给国主,而周彦龙制造出来的武器岂能跟这些最顶尖的武器比呢,所以,这些年来周彦龙一直在想办法让魔方的景逸向他倒戈!”夜澈将这个隐密的消息,说于他们听。

  玄爱有点不明白夜澈为什么将这些金瑞国的内部机密告诉他们这几个效忠于新月国的人听,张蔓特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你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就不怕我们新月国借此攻打你们吗?”

  “哈,你们肯定不会!”夜澈自信一笑。

  元浩、张蔓、辛巴都惊于夜澈的自信,不约而同道:“你哪来的自信?”

  “你们保护那个跳脱的国主已经很不容易,哪来的空闲来攻打我们!”

  夜澈一句话击溃了玄爱、元浩、张蔓的心理建设,三人互相对视,想想那似脱了缰的野马般的雅安国主,都无奈地叹了口气,是呀,他们哪来的空闲呐……

  辛巴听到这里,终于明白玄爱为什么不回玄门了,着实没空啊,有些心疼地看着玄爱,心里对雅安国主顺带没了好感。

  直升飞机飞到废料厂上方前,玄爱让夜澈半个小时后回来接他们,并给了辛巴一个耳塞和一个没有耳架的墨镜,告诉他戴在耳朵上,按一下那个按钮,耳塞就随着他的脸部延伸出一张舒适透气的软面具,只露出了眼睛,辛巴将墨镜放在眼睛面前,墨镜立刻和面具完美结合。

  玄爱见他已经戴好,说了一声走,就一手抱着夜白一手拉住升降绳跳出了已经打开舱门悬停在废料处理厂楼顶上方的直升飞机,元浩、张蔓、辛巴紧随其后,当确认他们安全落在楼顶时,夜澈按下升降绳开关收回后,舱门关闭飞离了废料处理厂,而废料处理厂传来轰轰的巨响声,掩盖了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

  潜伏在废料处理厂外围的国督府的人目睹了这一幕,安达问旁边的萧景睿:“夜家的直升飞机怎么会来这里?那几个黑衣人是干什么的?”

  萧景睿皱着眉头没说话。

  安达想了一会,吃惊道:“难道夜家已经转投入军机处的怀抱啦?”

  萧景睿这才开口:“听说,这次周彦龙不止抓了景逸,还抓了同他一道的女人。”

  安达愣住了,女人?突然想起前几天玄爱让景逸护送新月国国主回国的事情,难道,新月国国主也被抓了。

  安达拿起望远镜看向那几个顺着外墙向下滑的黑衣人,突然,一个猫影从其中一人身上跃到了三楼一个窗户上,突然,那只猫转过头朝他这边看,那额间的月牙白发刺激到了他的神经,再去看那几个黑衣人,其中一个顺着猫的视线朝他这边看来,突然,露在面具外的嘴角向上一仰,就随着那猫跳进了那扇窗户里。

  安达放下望远镜,转头看向同样放下望远镜的萧景睿,萧景睿头也不回的说:“不用看我,是你的小祖宗!”

  说完就做了个向前的手势,周围的暗卫立刻向废料处理厂围攻而去。

  萧景睿和安达站在那里看着暗卫与那些废料处理厂涌出来的人交手,希望这个动静能将那些人引到外面来,从而降低了玄爱他们的危险,尽快救出景逸和那个女人。

  安达在心里暗骂,这个周彦龙平时搞搞内讧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抓了新月国国主,这不是成心引发两国的矛盾和战争吗?

  突然,废料处理厂内传来一声枪声,萧景睿和安达呼吸一屏,反射性地朝废料处理厂急驰而去,顺着墙外的管道快速爬上了三楼那扇窗户。

  而外面的人听见枪声后,有一部分人也跑回了废料处理厂,直朝传来枪声的三楼奔去。

  玄爱一行人进入三楼后,就听见楼下传来打斗声,紧接着,很多人都往楼下冲去,他们贴在暗影里,等那些人都冲了下去后,才跟着夜白左拐右拐找到了关着雅安国主和景逸的房间。

  玄爱悄声立在半掩着的门边,透过那一丝缝隙看去,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双手被绑着吊在了一个铁架上,还有一个人背对着她,手里拿着一条长鞭,正放入旁边的一盆水里,边笑边说道:“景逸,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这几年我们好说歹说,好礼送尽,你却理都不理,真的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们,现在你落到我手里,就算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着,把浸在水里的长鞭拿了出来,朝着吊着的景逸身上一甩,“啪”,景逸的一声闷哼,浑身血肉模糊,抬起他那被汗水血液浸湿的脸,透过遮挡住视线的额发看向门外一会,又将视线收回看着眼前的人,讽刺的一笑:“鬼影,你以为打死了我就能得到魔方吗?真是太异想天开了,哈哈哈哈哈……”

  门口的玄爱一听景逸叫那个人为“鬼影”,立刻转头去看辛巴,果然,辛巴的气场变了。

  鬼影见景逸不怕死,气得再朝景逸甩了一鞭后,朝旁边站着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就走进了旁边一个房间内,不多会,就抬出一个女人放在鬼影面前。

  玄爱定睛一看,那个躺着的人就是易容后的雅安国主。

  鬼影低头看着昏迷了的雅安国主,又抬头看着景逸,阴阴笑道:“竟然你不怕死,那么,这个女人呢?你说,我是将她直接杀了还是在你面前要了她?我可是听说这几天你们天天在一起,你忠心的属下可告诉我你很听她的话哟!”

  景逸听了这话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两个人,恨不得杀了这两个白眼狼,可眼前最重要的是雅安国主,刚才他感觉到门外有人,想到被绑时雅安国主按了一下手表,他知道那是给玄爱发的求救信号。

  不知道门外的人是敌是友,现在屋里只有鬼影和那两个白眼狼,他强忍着身上的皮开肉腚的痛,暗暗将力气用在腰上,手臂一用力,向前一晃,推着双脚就朝得不到他回应,已经蹲在雅安国主面前,正伸出手想去解雅安国主衣服的鬼影夹去。

  鬼影的脖子被景逸夹住,景逸向后用力一拖,鬼影就被拖到了铁架下方,那两个人立刻拿出手匕首上前就朝景逸捅去,就在景逸以为要命丧黄泉之时,门被踢开了,那两个人听见响声一顿,转头看来,就被玄爱举枪击中手腕,手上的匕首,应声落地,玄爱上前就朝那捂着冒血的手腕痛呼出声的两个人一人一记手刀,劈晕在地,辛巴上前将鬼影钳制住。

  玄爱放下被吊着的景逸问了句:“还撑得住吗?”

  景逸人之前身都疼痛“嗯”了一声。

  玄爱扶着景逸,转身就看见鬼影狠狠地瞪着她:“你们是谁?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竟然敢闯进来劫人,就不怕被死吗?”

  玄爱看着这个敢跟她放话的鬼影,又想到他将景逸抽的血肉模糊和被屠杀的辛巴家人,心里一恨,上前就朝他的嘴踹去,顿时,鬼影门牙掉了两颗,唇肉裂开来,鲜血直流。

  鬼影痛的嚎叫出声,那凄惨的嚎叫将他那些赶到门口的人吓了一跳,当看见他们老大被人钳制,满嘴鲜血直流嚎叫不停的样子时愣了一下后,立刻抽出手枪就想举起射杀的时候,隐在门口两边的元浩、张蔓现身将门口两人的枪夺了过来并将他们一掌劈晕,后面的人见状,一窝蜂涌上来围住元浩、张蔓,双发打斗起来。

  一开始,里面的人被打飞几个,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分了十来个人冲进房间,朝刚把景逸和雅安国主移到里面房间后出来的玄爱和钳制着鬼影的辛巴举起手枪:“不许动!放开我们帮主!”

  玄爱抬眉,噗嗤一笑:“若想你们帮主活命的话,你们得让我们出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梨花初开爱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