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离2018-08-20 20:433,473

  这是2005年的冬天,春节将近,大雪掩盖着北京城。陈泽走在空寂的街道上,任由雪花飘在自己的身上,无动于衷。昨天他终于做了决定,他决定离开这座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阳城。来到北京七年,他将自己的青春最好的岁月留在了这里,虽说不舍离别,但诺大的北京城,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今年他才二十五岁,脸上却布满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疲倦,蓬乱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很颓废。胡渣子布满了他的下巴,一身西装皱巴巴的,狼狈不堪。

  十八岁那年,陈泽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带着青春懵懂的少年心,与一腔热血。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多姿多彩,他自大的认为世界应该围绕自己旋转,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一掷千金、轰轰烈烈的。

  所以刚大一的他,就利用课余时间和同宿舍的戴青山合伙做生意。虽然他是教育系,但他对计算机非常感兴趣,从高中的时候就研究编程、软件之类的东西。

  他一边学习,一边做着生意,一边研究关于教育的学习软件。他的大学生活便是以这样的方式完结,待到大四实习的时候,他迫切的想成立自己的公司,好一展宏图,便是和戴青山四处拉投资。虽说碰壁不少,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愿意投资他们。

  大学一毕业,陈泽便是当上了老板,公司发展得也顺风顺水,陈泽年纪轻轻便成为了有车有房一族,加上很不错得的外表,自然而然有着不少女孩子仰慕他,不过他都对此不屑一顾。他把所有心思都花在扩大公司规模上,毕竟想做人上人,不仅要吃得苦中苦,更要有常人没有的野心。

  可就在半年前,投资方突然撤资,接着公司员工接二连三的离职。而且每当自己有什么新的成果研究出来,就会有一个公司先自己一步上市。导致公司入不敷出,走投无路的陈泽将房子和车子都卖了,勉强维持着公司的运营。

  正如老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两个月后,和陈泽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好兄弟戴青山,尽然卷走公司所有的钱跑了。接着就有警察上来调查,说陈泽的公司存在偷税漏税现象。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陈泽便是没几天就会收到警方的传讯,这段时间陈泽整个人是崩溃的,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好在最后调查清楚,公司的账目一直是戴青山管着,偷税漏税是戴青山所为。

  三年未回家的陈泽,心中有些胆怯。与其说是胆怯见到亲人好友,还不如说他害怕面对生活,面对明天。

  从北京到陈泽的家乡阳城,坐这种见站就停的绿皮火车得需要两天一夜的时间,当然也有那种快一点,一天一夜就能到的,怎奈何囊中羞涩,就连这张绿皮火车票,还是公司以前的员工帮忙买的。

  夜幕降临,车厢里亮起来昏暗的灯光。让陈泽不由想起了小时候,每次被父亲训斥后,自己便是躲在房间,路灯昏暗的灯光照进房间,比车厢里的要暗淡许多。母亲做好饭后,便会到房间里来叫自己吃饭,一直坚强着没有哭泣的小陈泽,在母亲的安慰里,眼泪会止不住的流下来。被母亲抱到餐桌前,流着泪吃母亲做的饭菜,听父亲严厉的训斥,小陈泽低着头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急忙吃光碗里的饭,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学习起来,这时的父亲才停止训斥,转头对着母亲笑了笑。

  陈泽登上回乡的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他没有带行李,所有的东西都被他遗弃在了北京,包括自己七年的青春。既然选择离开这里,那就得彻底的丢掉这里所有的一切。

  陈泽目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的北京城,在他的眼里,这座城市是那般的冰冷。

  “北京,再见了。”陈泽默默地在心里同北京城告别,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钱包,从夹层里拿出一张自己的照片,这是他七年前来北京时,在广场前照的照片。照片中的陈泽,是那样的朝气,眼神是那样的坚定。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全是胡渣子的下巴,便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直奔车厢后面的洗漱台。陈泽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他已经很久没照过镜子了。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陈泽竟是伸手扇了自己一耳光,力道很重,脸上马上就红了一片。

  梦想破碎了,人也凋零了,陈泽二十四五的年华,看起来却像是饱经沧桑的流浪汉,憔悴的面容,蓬松的头发,浓密的胡渣子,还有那死寂的眼睛。很难想象,这真的是年轻人该有的模样吗?

  “就这么一点挫折就将你打倒了吗,陈泽,你可真没用。“陈泽自言自语,这一刻他急求改变自己,至少要从外边开始。

  “怎么,朋友,没带刮胡刀。”旁边是一个中年人刮着胡须,低声说道。

  陈泽点了点头。

  “刚好之前偷拿了旅行社的两副剃须刀,你拿一副去用。”中年人从洗漱台上的袋子里拿出一副剃须用品。

  “谢谢了。”陈泽并没有拒绝中年人的好意。

  “嗯,看起来好多了嘛。“中年人打量了一眼陈泽,开口问道。

  “小伙子,看你年龄应该不大,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陈泽看了一下 身旁的中年人,约四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干净的休闲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衣,除了衬衣第一个纽扣没系,其他都严谨的系上了。干净的头发,憔悴的面容,下巴上留着精致的小胡须,一副黑框眼镜套在布满沧桑的眼睛上。

  “遇到一点挫折。“陈泽对这位好心的中年人有些好感,便和他聊了起来。

  “那也正常,不过你还年轻,经得起挫折,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别丧气,人生的道路上,挫折只是垫脚石,它会让你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中年人安慰道。

  陈泽耸耸肩,干瘪的笑了笑。

  中年人也笑了笑,随后他站起身,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两根香烟,向陈泽递了一根香烟过来。

  “谢谢,我不抽烟的。”陈泽伸手摆了摆,拒绝到。

  “烟是个好东西,我觉得你现在应该需要它刺激一下神经。”中年人呵呵笑道。

  中年人看着陈泽犹豫的面容,遂又开口道,“怎么样,来一根?”

  “那就来一根吧!”陈泽接过中年人手中的香烟,然后中年人拿出火机给陈泽点上,接着又给自己点上。中年人猛吸一口,然后从嘴里吐出一口浓烟,之前一直紧凑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神情也跟着慢慢的放松了。

  “你以前抽过吗?”中年人问道。

  “小时候看大人抽烟,偷偷试过,感觉也没什么好抽的。”陈泽笑着说道,小时候陈泽偷偷拿父亲的烟跑到厕所抽,刚一口就把眼泪给呛出来了。

  “那是你不会,你现在这么抽,吸一小口在嘴里,然后慢慢的往肺里吸气。你试一试,肯定爽。”中年人传授着陈泽抽烟的技巧。

  陈泽按照中年人的方法,吸了一小口在嘴里,然后慢慢往里送,那股烟慢慢的从喉咙涌向肺,感觉肺里面一下子被什么填满似的,然后慢慢的那股烟又从肺里涌向喉咙,从陈泽的嘴角溢出。整个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服。

  “怎么样,很爽吧。”中年人露出取悦的笑容。“赶紧,多吸两口。”

  陈泽点了点头,又开始吸着手里香烟,随着次数的增多,每口的量也在增大,香烟快吸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头晕乎乎的,神经也有些麻木,脑海里很空洞,所有东西在这一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泽感觉自己醉了,但这种醉和喝酒之后的醉不一样,喝酒之后的醉是神经麻木,所有情绪都会跑出来骚扰自己,而抽烟这种醉仿佛是在放空自己,就好比身处在在空旷的大草原,脑海里只有蓝天白云。

  “您好,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我叫陈泽。”陈泽礼节性的问了一下眼前这个中年人的姓名。

  “王允诚。”中年人一字一句的念出自己的名字,仿佛这个名字是念给自己听的。

  “您也是在北京工作的吗?“陈泽主动搭话。

  “我是去处理一些事情。“中年人随意的说着。

  “现在哪行哪业都不好做,时代发展得太快了,一不留神就会被淘汰。而且现在的人也不比以前,以前的人重感情,不跟现在,唯利是图。我这次去北京,也是因为多年的生意伙伴突然倒戈,让公司一下子损失惨重。”

  王允诚语速极慢,说完这句话后,他手中的香烟已经燃烧殆尽。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陈泽急忙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不能抽了,王允诚笑了笑,默自点上了自己的第三根香烟。

  “所以年轻人,你以后遇人遇事也得长个心眼。任何人,都不是那般轻易可信的,我几十年的兄弟为了钱都能背叛我,何况那些萍水相逢的人了。这个社会啊,不是我们冷漠了,是我们再不冷漠就没有生存的余地。“

  陈泽默默地听着王允诚叙述,感觉和自己的经历很相似,但陈泽并未对人性失望,相反他非常愿意相信别人,哪怕是背叛自己的戴青山,他都觉得戴青山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好意思啊,话有点多了。”王允诚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低迷状态,无奈的笑了笑。

  “我还想说感谢您这对我人生极为重要的一课,您说的这些都是人生路上宝贵的经验,这对我这个初生的牛犊来说是十分贵重的财富。”陈泽附和着说道。

  “年轻人,你很不一样。“王允诚拍了拍陈泽的肩膀便是往后面的车厢走去。

  陈泽笑了笑,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