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离2018-08-20 20:382,951

  当昏黄的夕阳洒进车厢,人们纷纷站了起来,开始取货架上的行,准备下车与亲人团聚。

  此时的陈泽闭着眼睛,两天未睡,从他那疲倦的面容就可以看出来,只是他不愿意睁眼看这个世界,他沉寂的自己灵魂深处,自我救赎。

  陈泽就这样沉寂的在火车上度过了两天一夜,古人说近乡情怯,这种时候对于陈泽这样落寞而归的状态,更是由心底升起一丝胆怯,他害怕见到任何一个熟人,三年未归家,往日的朋友、亲人,见到如此模样的陈泽又该是何样的冷嘲热讽。陈泽晃了晃沉重的脑袋,站起身走到洗漱台,捧了一捧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一股冰凉刺骨的寒冷像是刀子一样割着皮肤上,瞬间让一路颠簸有些眩晕的陈泽清醒过来,陈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皱了皱眉头,怒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双拳紧紧的握着,锋利的指尖嵌进了肉里,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滴向洗漱台。

  王允诚将面前的这一幕全都收入眼底, 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小兄弟,火车马上到站了,留个电话号码吧,你我有缘,兴许哪天我们还能再相见。”之后一直没有再遇到的王允诚突然出现了。

  陈泽弯了弯嘴角,低沉的和王允诚说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王允诚拍了拍陈泽的肩膀。“年轻人,遇到一点挫折像你这样是不对的,年轻时候碰壁是好事,它在磨练你的心性和毅力,困境是为了让你成长才出现的,你应该无所畏惧、坦然面对,这才是人生该有的样子。不能因为一点点挫折便这样消沉,阳光正好,青春正好,你应该敞开衣襟,无所畏惧的去接受命运给予你的一切。来,猛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你就觉得身体不在那么沉重。”

  陈泽点了点头,照着王允诚的话,深呼吸一口,然后长长的舒出,感觉身体的确不在像之前那么沉重,心里的阴霾也不在像之前那么浓厚。

  不知不觉间,火车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熟悉的空气瞬间填满了陈泽的肺,就在这一刻,他释怀了,他开始坦然接受,接受命运对自己的安排。

  “往前走,不要回头,跟着心的方向,它会指引你到达你想去的地方。”王允诚拍了拍陈泽的后背。

  “嗯,谢谢,再会。”陈泽回头冲王允诚笑了笑,然后回头提上包,向着出站口走去。

  “再会。”王允诚望着逐渐消失在人海的背影,笑了笑。

  “王总,您这是喜欢受哪门子苦,跑到这儿来挤春运的火车。”一副西装革履打扮,像司机的中年男人走到王允诚身边,提着一旁的包。

  “老刘,你说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是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王允诚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挠了挠头笑道。

  司机老刘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

  此时大地已经披上了黑色的幕布,明亮的路灯将道路照的通透,只留下一处处阴暗的角落,人影攒动。

  “抢劫呀,救命。”尖锐刺耳的声音一下子划破了平静的夜空,来往的行人看到远处发生的事情,纷纷远离了这个地方,只留下陈泽一人傻傻的向着声源望去。

  只见一个约莫二十三四的女孩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风衣,手里提着高跟鞋,光着脚向着陈泽这个方向跑来,后面是约莫有四五个提着刀追赶的男人。

  “这是抢劫?”陈泽心想阳城之前很混乱,却不想已经混乱到光天化日下持刀抢劫的地步。

  女人见整个空旷的广场只有陈泽一人,便急忙跑到陈泽身后,用力的抓住陈泽的手臂。 “救救我,救救我。”她将陈泽当作救命稻草,死死的抓着陈泽。

  不多时,几个小混混来到陈泽面前,其中带头的一人持着刀,举起来对向陈泽,叫嚣道:“小子,你别多管闲事,赶紧该干嘛干嘛去,要不然,哥几个把你剁成肉酱。”

  “怎么,把我剁成肉酱,喂你们这几条大狼狗?”陈泽虽说历经三年无情岁月的磨练,但骨子里的善良并未泯灭,相反,他经历这么多,越加坚定他做一个善良人的信念。

  “小子,你找死。”其中一人举着刀,向陈泽劈来,陈泽一个侧身,闪躲过去后,跳起身,凌空一脚,将其踢到在地。只见这名男子瘫软在地,无力的呻吟着。

  “还好,大学的散打没白学。”陈泽长舒一口气,心中暗想道。

  “小子,练过啊。兄弟们,上。”带头男子说罢,几人轮刀便上,陈泽忙捡起地上掉落的刀,向身后退去。

  “你赶紧跑。”陈泽冲着早已惊慌失措的女孩儿大喊道。

  矗立在原地的女孩儿这才从惊慌中醒悟过来,双手提着高跟鞋,光着脚向火车站售票大厅跑去。

  陈泽提着刀,往前跑几步,准备来个帅气的转身,欲杀个回马枪。可悲剧总是这般始料不及的发生了。陈泽刚转过身,一到明晃晃的光芒从眼前闪过,鼻尖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冷风刮过。紧接着胸口一股冰凉的感觉,微过了两秒钟,一阵火辣的疼痛向着脑海袭来。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洒在了洁白的月光上,陈泽也随即倒在了装满月光的血泊中,身体抽搐着。

  殷红的鲜血同样洒在了持刀行凶的小混混脸上,从他惊恐的表情里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个意外。原本他只是挥刀摆了一个自以为极帅的姿势,却不想前面这哥们儿突然来个急刹车外加一百八十度大转身,那把在夜空中狰狞的大砍刀如同出弓的箭,收是收不回来了,只得从陈泽的胸膛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大哥,怎么办?”小混混估计是第一次见血,说话都打着哆嗦。

  “妈了个巴子,能怎么办,抢劫最忌讳见红,还能怎么办,赶紧溜吧。”为首的小混混吐了一口吐沫,随即一摆手,带着几个小弟扬长而去,空留下陈泽躺在装满月色的血泊里,不知是死是活。

  与此同时,提着高跟鞋光脚跑路的女孩儿,回了一下头,却正好看到陈泽倒地的一幕,那喷涌的鲜血,在月光下更是显得殷红。女孩儿又急忙向着陈泽跑去,见陈泽胸口血流不止,心中焦急万分,不知所措便是慌乱的用手去堵在陈泽的胸口上,血从她的指缝间不断地往外冒。

  随着地上那滩血越来越多,女孩儿也越加慌忙。原本早已吓得失魂落魄的她,如今更是完全丢失了理智,只是潜意识的发出求救。

  陈泽感觉自己的大脑越来越昏沉,眼皮越来越重,意识在逐渐的模糊。

  “我要死了吗?”陈泽感觉到一股寒流自身体里流淌,这股寒流流到哪儿,那个地方便是失去了知觉。

  “救命啊!”女孩从喉咙发出了极为尖锐的声音,吓得一旁开车的女人急忙踩了个急刹,伸头看了看女孩儿这边。

  陈泽用他那早已耷拉成一条缝的眼睛看去,一个女人逐渐向他走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这个女人的走近,逐渐变得冰凉。他努力睁开眼看了看这个女人,感受到她眉宇间有些孤独的味道,让人感觉很冰冷,冰冷得仿佛雨是因为她洒作了雪,水是因为她凝成了冰,总之让陈泽感觉全世界的寒冷都只是为了给她作陪衬。随着这个女人停下脚步,一股寒流便是涌上陈泽的大脑,陈泽浑身一松晕厥了过去。

  “怎么回事,需要帮忙吗?”女人下车瞧着到底什么情况,低头看见地上不断往外扩的一摊血,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打开后备箱,从医疗箱里拿出一大卷纱布,酒精和胶布。

  “你,把他上衣脱了,先帮他止止血,然后送他去医院。”

  女孩儿哪里还有什么思维,只得听着女人的话照着做!慌乱的将陈泽厚重的衣服脱下,将最里面的衣服卷到脖子处,女人直接将一瓶酒精倒在了伤口处,刺骨的疼痛将陈泽痛的咧了咧嘴。然后她将纱布胡乱盖在伤口上,用胶布粘上。

  “快,将他扶上车,去医院。”冰冷女人深吸一口气。

  女孩儿用她那双满是鲜血的双手撸了撸袖子,便是和冰冷女人架着陈泽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还好陈泽不是很沉,两个女人没费多大劲便将陈泽弄上车送去了医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