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离2018-08-20 20:453,362

  此刻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昏暗的灯光照在安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凄冷,呼啸而来的寒风不由让李婉儿紧了紧衣裳。

  原本李婉儿准备买点稀饭、粥之类的,只不过往日里通宵运营的店铺,在临近年关都早早的打烊了,李婉儿走了好几条街到都没能找到。最后无可奈何,在一家依旧挺立在寒冬腊月的小超市买了两罐八宝粥。

  待回到医院,李婉儿的脸已冻得通红,配着她那齐平的刘海,显得十分可爱。

  李婉儿抬了一张椅子,便是坐到陈泽床头,将床慢慢的摇了起来,她才算是真真的好好看了陈泽一眼。面前这个见义勇为的好汉,一张消瘦的脸,轮廓分明。浓密的胡渣子长满了下巴和两腮,略有些油腻的卷发搁在饱满的额头上,虽说眼睛是闭上的、脸色也白得极为不自然,但还是很帅气的。

  李婉儿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便是晃了晃荡自己的脑袋,心想自己莫名其妙脑子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恢复常态的李婉儿,打开一罐八宝粥,将陈泽的嘴巴掰开,正准备拿起勺子,舀一勺喂陈泽的时候,发现粥是凉的。

  “病人不应该吃凉的东西吧!”李婉儿站起身,环顾四周心想该怎么加热这八宝粥。当她的余光扫到正在加热的饮水机时,双眼便是定格在那儿。于是她脑洞大开的拿了一个水杯接了半杯热水,将粥倒在热水里,用勺子搅拌均匀后,自己尝了一口,自我感觉良好后,便是一勺一勺的喂到陈泽那被她掰开的嘴边,直到将一整罐粥以此方法全灌进陈泽的肚子里后,将陈泽的嘴巴合上,拿一张纸巾擦了擦他的嘴。

  李婉儿站起身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如果陈敬明看到刚才发生的这一幕,真是要好好感慨这姑娘真的挺会照顾人的。

  李婉儿完成这项任务后,将床摇下,给陈泽盖好被子,然后自己躺在另一张空床上,看着陈泽的侧脸,倦意袭来,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今天对于李婉儿来说,无疑是她人生中最难忘、最惊险、最刺激的一天,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她精神冲击是巨大的,以致于她今后都会梦到今天发生的种种,只不过在梦的尾声,是身穿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历经千辛万苦将自己这个堕落凡尘的仙子从恶魔手中救了出来,再然后便是两人双宿双飞,关门生孩子的情景了。

  另一边,江雪出了医院便是来到停车场,将后座的坐垫卸下来放在后备箱,自己也从后备箱拿了一件外套换上。回到车里,发现依旧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便是拿起抹布,用矿泉水湿了湿抹布,将后座仔细的擦了一遍。弄完之后还拿出香水狠狠的喷了几下,这才坐下来长舒一口气。

  待休息一会儿后,江雪便是驾车回家去了。

  血腥味,对于江雪来说是有恐惧阴影的,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克服了,但心中的不适感多少还是有的。十三年前,那时她十五岁,她的父亲在车祸中为了保护她和她的弟弟,去世了。当时在客车冲破围栏的瞬间,父亲将她和弟弟紧紧的搂在怀里, 客车不停的翻滚,父亲将姐弟俩固定在椅子上,双手紧紧地扣住椅子,用后背抵挡着一个又一个撞击过来的人。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不在翻滚了。又不知过了多久,江雪从昏迷中醒过来,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父亲那张脸便是映入脑海。此时江雪的父亲眼角、鼻孔、嘴角都有着血痕,江雪和父亲的脸相隔很近,父亲的脸上还挂着祥和笑容,却是感受不到父亲鼻孔的气息,一滴血落在了江雪的嘴角,那滴血是那样的冰冷,江雪意识到了什么,眼泪便是止不住的从眼角流了出来。

  等人们将她救出来时,父亲的身体早已冰凉,而她只有三岁的弟弟在车祸中永远的失去了左手。

  这些年,她一刻都没有忘记那个笑容和那滴冰凉的血。车祸后,她的母亲也大病了一场,一年后便是撒手人寰。十六岁的江雪辍学打工,为了弟弟,也为了能够活下去,这些年她受尽屈辱和折磨。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个男人,即使她并不爱他,但能够解决她的难处,对她来说便是足够了。

  回到家门口江雪,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心里升起一些欣喜,但随即又变作了惆怅几分。

  江雪拿起钥匙开了门,只见屋子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穿着一件咖啡色的睡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如果陈泽在这里一定认得这人便是火车上教他吸烟的王允诚,此刻的他一改火车上的颓废、低迷,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神情神采奕奕,眼睛里闪烁着极度自信的光芒。

  江雪看了一眼王允诚,收起之前冰冷的神情,热情又温柔的说道:“回来了,不是说那边的事情早处理好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闲的没事,便是去体验了一把春运的火车,想想还挺有趣的。”王允诚眯着眼,眼睛盯着正在脱外套的江雪,感觉自己身子一阵燥热。

  心想这小娘们儿真是,每次见到她自己不知为何总是会把持不住。

  “倒是你,这么大半夜,不会是找那个小帅哥约会去了吧!“王允诚抽了一口雪茄,似笑非笑的说着。

  “我哪有那个闲心思,再说我也要敢呢。“江雪瞥了一眼王允诚,眼神尽是媚态。

  王允诚将手中的雪茄放在烟灰缸上,站起身走到江雪面前,一把将江雪搂在,紧紧的将江雪上本身贴在自己的胸膛晃荡,然后将口伸到江雪耳朵边,吹了一口气。“谅你也不敢,你知道的,我的东西,一旦被别人染指,我就不是将它丢掉那么简单的。”

  说罢,一把抱起江雪便是往卧室去了。

  “别急呀,我还没洗澡了。”江雪挣扎着,一双白皙玉腿在空中晃荡着。

  “不用,我就喜欢原味的。”王允诚喘着粗气说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王允诚穿好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拿起烟灰缸上还未燃尽的雪茄,猛啄了两口,感觉浑身轻松,有种说不出来的惬意。

  “给你办了张新卡,密码是你生日。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王允诚对着卧室说了一句,穿好鞋便是打开门离开了。此情此景,真是让人感慨,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江雪光着身子,落寞的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仰起头任由水喷在自己的脸上,没一会儿便在滋滋的水声中听到了几道哭泣的声音。

  “我的东西,一旦被别人染指,我就不是将它丢掉那么简单的。”江雪脑子里一直回想着王允诚的这句话,在脑海里回想一遍,眼中的泪便是多一分。

  “对啊,无论自己怎样的卑躬屈膝去讨他欢心、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件东西而已。”江雪笑着,突然她伸手便是扇了自己一巴掌,硬生生的将眼角的泪给扇没了。

  出了浴室,江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脸上又重新挂上冰冷甚至是高冷的面皮,仿佛她已目空一切,包括自己在自己心里都不值一提。

  她倒了一杯酒坐在沙发上,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拿出一根烟点上,看着摆在桌上的那张卡,她有种将其从窗户丢下去的冲动,不过她还是理智的忍住了这种冲动。

  江雪站起身,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酒杯,慢慢摇晃到阳台,将窗打开,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椅子上。此刻的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任由刺骨的冷风由窗口吹进来,肆无忌惮的像刀子一样割着她的身上。她无动于衷,喝一口酒,抽一口烟,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家,眼神也就坚定了几分些。

  “生活本就不易,能苟且偷生的活下去便是足够了,何必奢求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了。”江雪自嘲道。

  晨间,朗朗的阳光洒在阳城边上的月亮湖上,冰凉的湖水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泛起了一个个漂亮的浪花。只是那躺在湖上的彩虹桥无动于衷,如同一个昏睡的老头,冷眼着周遭发生得一切,不闻不问、不痛不痒。

  阳城市医院,李婉儿嘟着嘴,嘴角上扬,正处于美梦中,当她一脸幸福的正要和自己的盖世英雄亲亲时,一束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穿来不偏不倚,正好照在她那张可爱的脸上,美梦一下子破碎了。李婉儿扭了扭自己的腰,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双眼冒火的盯着那条窗缝。当她测过身看到陈泽的侧脸时,不由老脸一红,羞得自己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梦境与现实慢慢结合,原来盖世英雄竟是躺在她的面前。

  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李婉儿下了床,走进一旁的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才发现毛巾、牙刷之类的日常用品一样都没有,她便又回到房间,跨上可爱的粉红色小包,出门购物去了。

  此刻躺在床上的陈泽脑海中一片混沌,他的脑海里飘荡着属于他二十五年来的记忆,他的思绪中一直有个潜意识在催眠他,让他忘记人生中所有不愉快了片段。渐渐的,那些不安分的画面逐渐模糊,直至被尘封在潘多拉魔盒里。他的世界慢慢的由混沌变得光明,枯萎的小草开始发芽,快要死掉的树木,从新茁壮成长。直到整个识海变得像春天一样,陈泽躺在花丛中间,蝴蝶在他指尖歇息,他像个小孩儿一样笑着,灿烂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