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离2018-08-20 20:443,852

  阳城市医院的紧急抢救室门口,李婉儿也就是之前被抢劫的女孩,此刻焦急的在窗口左望望又望望,神情紧张。而一旁的江雪也就是那个冰冷女人则显得冷静沉稳得多,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陈泽的手机,翻阅着陈泽手机里的通讯录。

  不多大一会儿,江雪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您是陈泽的叔叔吗?”江雪发出轻柔如清晨鸟鸣般悦耳的声音。

  “是的,请问你是?”电话里传来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

  “陈泽他受伤了,现在在市医院,您看您方便来一下吗?”江雪条理清晰的回答说着。

  “陈泽受伤了?那我马上赶过来。”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但并没有在多余的疑问,经过短暂的沉默后便挂断了电话。

  急救室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李婉儿焦急的情绪也逐渐平缓下来,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双眼紧紧地盯着墙上挂钟的秒针,眼珠随着秒针的跳动而转动。

  江雪则眯着双眼,闭目养神。

  不多时,一位穿着休闲西装,戴着眼镜,有几分儒雅气息的微胖中年男人,三步当作两步的向着急救室这边走过来。

  “陈老师,您怎么来了?”李婉儿见中年男人的轮廓有几分熟悉,待走进后才发现原来是老校长,遂站起身问候了一句。

  李婉儿是阳城中学的英语老师,而中年男人也就是陈泽的叔叔陈敬明之前是阳城中学的校长,现在已经升到教育局当副局长了。

  “是小婉呐,之前有人打电话说我侄子在医院,我就赶过来了。不会之前那个电话是你打的吧,陈泽他现在怎么样了?” 陈敬明看着浑身沾满血迹的李婉儿,心中顿时升起一阵不安。

  “您就是陈泽的叔叔吧。”不等李婉儿开口说话,江雪直接走上前。

  “对,我是陈泽的叔叔,陈泽现在怎么样了?”同样的江雪的身上也是有着血迹,陈敬明心中的不安不由又浓了几分。

  “医生说是失血过多,导致深度昏迷,现在还在进行手术,想来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江雪低声说道。

  “失血过多,这是怎么回事?“陈敬明之前便是得知陈泽这几天要回来,疑惑好端端的怎会来上这么一出。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发现他的时候,他便是胸口挨了一刀,血流个不停。“江雪语气轻柔,但给人一种叙述故事,事不关已的味道。

  而此时的李婉儿想开口说些什么,大脑却是一片空白,无论怎么在脑子里组织语言,总是难以从空荡荡的脑海里整理出一段完整的句子。急得额头冒出些许香汗,小脸也是红扑扑的,呆呆地站在陈敬明面前。

  陈敬明并未再作多余的疑问,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医院的走廊是那般寂静,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就在这压抑的空气里,不多久,“咔”一声,急救室的门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走了出来。

  “王医生,我侄子他怎么样了?”陈敬明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忙上前,握住医生的手。

  王医生和陈敬明是旧相识,去年王医生的孩子中考分数不够阳城中学分数线,还是找陈敬明走的关系。

  “是陈老师啊,你侄子吉人天相,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还好这两位姑娘及时将他送到医院,要是再晚一步可就危险了。”王医生摘下口罩,言语也是极为客气。

  “他失血过多,目前已经输了血,只是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不应担心,等他休息一下,身体机能恢复恢复。要不了多久便会醒过来。”王医生说话的时候,两名护士将陈泽从急救室推了出来。

  李婉儿急忙上前,瞧了瞧陈泽。此刻陈泽脸上的肤色白的像是一面刚粉刷的墙,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干裂。

  李婉儿不由动容的掉下了眼泪,此情此景,她心中愧疚万分。

  “王医生,多谢了。等陈泽康复了,请你喝酒,让这小子好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陈敬明紧紧的握了握王医生的手,由衷的感谢到。

  “不用这么客气,这也是我分内之事,如果非要说感谢,陈老师你得好好感谢这两位姑娘,及时给陈泽做了止血处理,也及时将他送到医院。”王医生指了指一旁的江雪和李婉儿,郑重地说道。

  “陈老师,我让吴护士安排了一间安静的病房,你们先送他过去,我这边有点事还要处理,就先失陪了。”

  “好的,王医生,你先去忙。”一番客套后,陈敬明便是推着陈泽转到了病房区。

  刚到病房门口,江雪停下脚步,开口道。“叔,人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也有点事,该走了。”

  陈敬明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成熟大气的女孩子,笑了笑。

  “行,姑娘。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帮陈泽保住了这条小命,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我也好让陈泽感谢你这援手救命的恩情。”

  “不用了,能帮到别人,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江雪突然笑了一下,她的笑容很灿烂,仿佛一下子融化了这个冰冷的冬天。

  江雪的话,很随性、直白、但同时也让人哑口无言。陈敬明只得多言语了几句感谢之类的话,目送着江雪逐渐远去的身影。

  陈敬明转身进了屋,看了看房间,屋子里有两张床,一张是空着的,陈泽躺在靠窗的那张床上,李婉儿拿着一个水杯,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往陈泽的嘴里喂水,陈泽那干裂的嘴唇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李婉儿见陈敬明进了房间,放下手里的杯子,走到饮水机旁,拿了一个新的杯子,给陈敬明倒了一杯水过去。

  陈敬明从李婉儿手中接过水杯,道了声谢谢。便见李婉儿双眼通红,滚滚热泪在眼眶里翻涌。

  “都怪我,要不是自己没事去瞎逛,就不会遇到劫匪,陈泽也不会因此而受伤。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李婉儿说完便是放声哭了出来,泪水哗啦便是从眼角流到了下巴,然后一滴一滴的仿佛下雨天屋檐的水珠,掉到了地上。

  陈敬明见状,用手轻轻拍了怕哭得厉害的李婉儿的后背,安慰道。“没事儿了,都过去了。”

  “还好有那个姐姐,要不是她及时出现,伸出了援手,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婉儿哭得越来越厉害,说的话也哽咽得断断续续的,她的身体也跟着哽咽的呼吸抽搐着。

  李婉儿本就是一个胆小的女孩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早就被吓破了胆,之前一直出于忙碌和担忧着,让她没有时间发泄,直到现在才算是将心中的情绪释放了出来。

  陈敬明虽和李婉儿接触不多,但也从平日里看出这是一个极脆弱的女孩。他此时像个父亲一般,安慰着这只受伤的小绵羊。

  “小婉,已经没事了,折腾这么久,你也累了。陈泽一时半会儿醒不了,我先送你回家休息吧。”陈敬明放下手中的水杯,低声说道。

  “不,陈老师,我想留下来照顾陈泽,毕竟他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李婉儿听陈敬明要送自己回去,一下子止住了哭泣,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表现出一副坚强的样子。

  “这儿有我就行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再说你一个姑娘,照顾一个男人不是很方便。”陈敬明感觉房间有些寒冷,搓了搓手,便是去找空调遥控器。

  “没事的,陈老师,陈泽因我受伤,我要是不把他照顾好,我会愧疚的。再说,我可会照顾人了。”李婉儿的眼睫毛上依旧挂着些泪珠,泛着泪花的眼珠子却闪烁着坚定的神色。

  调好空调温度的陈敬明顿住沉思了一会儿。

  之前就有着等陈泽回来后,介绍李婉儿给他认识的打算。谁知道两人阴差阳错以这样的方式相遇,想来也是缘分。见李婉儿也如此坚定,说不准在此期间能碰撞出火花,干脆也就合了她的心意。另一方面,毕竟自己年龄大了,一个糟老头子照顾病人,多少有力不从心、不周到的地方,而且最近工作也比较忙,许多会议要开。刚好有个现成的闲人,也算是两全其美。

  陈敬明思考片刻之后,便是点了点头,同意了李婉儿的要求。

  李婉儿见陈敬明点了点头,嘴角上翘,在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上多了几分俏皮,显得有些动人。

  陈敬明看了看李婉儿,又看了看昏睡的陈泽,心中默想,两人的确是郎才女貌,有着几分夫妻相,遂偷摸着笑了笑。

  “陈老师,时间不早了,要不您先回家休息,陈泽有我照顾,您就放心吧。”缓过神来的李婉儿,可算是说了一句清晰、完整的话来。

  “行吧,我明早有一个会议要参加,就先回去了。陈泽就拜托你了,等我明天开完会,我就来换你。”陈敬明皱了皱眉,便是打开门出了房间,李婉儿也是紧随其后。

  “那小婉,陈泽就拜托你了。额,去把你手上和脸上的血给洗一下吧!”陈敬明转过身,看到李婉儿身上的血迹,便是开口说道。

  “好的,陈老师。”李婉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发现整双手都是血,之前精神紧绷,没有心思注意到。

  不等李婉儿抬起头,陈敬明便是摆摆手向着楼梯走去了。

  李婉儿转身进了房间,去厕所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将身上的血迹消除干净,刚坐在床上,看到自己丢在一旁衣服,衣服上是一片一片的血痕,心底一阵抽搐,暗想“陈泽,为了救自己不知道流了多少血。”

  她抬起头正欲打量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便是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她也是好奇,嘴里默念“这是饿了,还是拉了。饿了的话,声音是从前面发出来的,应该会响亮一些;拉了的话,声音是从后面发出来了,声音要沉闷一些。”只是刚才她的神情有些恍惚,没有注意声音是以怎样的形式发出来的。只见她站起身,走到陈泽床边,侧耳弯腰,将耳朵贴在陈泽肚子上方的被子上,好仔细听听到底是哪个部位发出的声音。

  时间是漫长的,特别是当我们极其认真的做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情时,约莫过了三四分钟,陈泽的肚子才咕噜咕噜发出一阵悠长的声音。

  陈泽今天仅仅是在火车上吃了一碗泡面,此时虽说处于昏迷状态,却丝毫不影响身体饥饿所发出的抗议,咕噜咕噜,肚子响个没完。

  李婉儿确定陈泽是饿了,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拉了的话,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李婉儿走到陈泽床边,重新给陈泽盖了一下被子。然后穿上全是血迹的外套,背上自己那个粉红色的小背包,便出了医院,给饥肠辘辘的陈泽觅食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