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离2018-09-01 16:293,755

  “我回来了!”李婉儿打开门,笑着说。

  “小婉,不是让你在家多休息一会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陈敬明询问道。

  “家里面就我一个人,我闲着也无聊,洗了个澡就过来了!”李婉儿眨巴着她的大眼睛。

  “我闲着无聊,陈泽躺在这儿也无聊,过来陪着说说话,就不会那么冷清了。”

  “行,你们年轻人聊,我下午有工作要忙,就先走了。”陈敬明作为过来人,哪里看不出李婉儿的心思,自己干脆早点走,把寒冷的空间留给两个人慢慢温馨。

  陈敬明站起身,收拾好桌上的餐盒,在李婉儿的搀扶着离开了房间。

  李婉儿回到房间,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干瞪眼。

  陈泽此时却用余光打量着李婉儿,。

  李婉儿梳着一个小马尾,额头上留着几丝头发在空气里摇摆,皮肤有很白,是那种粉嫩的白。她的眼睛很大,乌黑的瞳孔在眼眶里闪烁着灵动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像烟波里的水草,漫溯着雅致如溪流般静好。眼角眨巴着调皮的小眼神,显得可爱极了。鼻梁挺得很高,鼻尖上翘,两个小圆鼻孔往外冒着白色的仙气儿。随时嘟着个小嘴巴,摆着一副小可爱模样。

  “很可爱,好想在她脸上掐一把。”陈泽笑出了声,震荡着宁静的空气。

  “你笑什么?”李婉儿当然不会错过打破窘境的机会,率先开口说。

  “没什么,看你那个小马尾挺可爱的,想起了小时候的恶作剧。”陈泽笑了笑。

  “恶作剧,什么恶作剧?”李婉儿好奇的问道。

  “小学的时候,同桌是个女同学,她也有你这样的马尾,每次她睡觉,我就扯她的马尾。后面可能是我扯得她烦了,她把马尾剪了。”陈泽回忆着小时候的趣事。

  “看不出来,你小时候也是个调皮鬼呀。”李婉儿笑着。

  “这就调皮鬼了?小时候做的比这还过分的可不少!”陈泽自吹自擂,显得很轻松的样子。

  “譬如?”李婉儿做足了倾听者的姿态,两手拖着下巴,眯着眼望着陈泽。

  “我想一想啊!譬如,譬如趴同学裤子、往厕所里扔炮仗、把掉在地上的冰棍捡起来给同学吃,诸如此类的太多太多了!”陈泽嘴上说,脑子里全是以前的画面,自己也陶醉着笑了。

  “你们也太过分了吧!”李婉儿感觉很惊讶,这些事对于单纯的她来说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想来的确有些搞笑,不过这不正是童年该有的样子吗。”陈泽不以为然,理所当然的说着。

  陈泽和李婉儿,一问一答聊了很久,陈泽作为述说着,李婉儿安静的当一个倾听者。倾听陈泽述说他从小到大许多有趣的事情。李婉儿从之前坐在椅子上慢慢坐在床边,慢慢坐到床上,距离越来越近,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这一刻,陈泽敞开心扉,将往事回忆、坦露。

  人生很辛苦,累的时候还得需要一个契机,才将许多压抑在心底的话说出来,去自我倾诉、自我开解。这个时候有个听众效果会好很多,哪怕他什么都没听进去。

  李婉儿听得很认真,生怕自己会错过陈泽的任何一句话,一段往事。

  “一直说我,我对你还一无所知,说说你呗。”陈泽说得有些口渴,喝了一杯水,看着一脸认真的李婉儿,感觉自己说得有些多 。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李婉儿被陈泽突然的询问,搞得有些蒙。

  “随便说说呀,长这么大,总得有些故事,要不然这二十来年过得也太单调了吧。”

  “真没什么可说的,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妈就不在了,爸爸工作很忙,我也一直忙着学习,前几年大学毕业,便一直在一中当老师。”李婉儿回想自己长这么大,好像真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可说。

  “好吧!”陈泽又喝了一口水,尴尬的回了一句。

  “我也准备去考一中教师。”

  “真的,那太好了,以后就可以经常见面了。”李婉儿有些兴奋的拍了拍陈泽的腿。

  陈泽看着有些异常的李婉儿,心里疑惑她为什么这么高兴。

  “我去趟厕所。”陈泽感觉肚子里一阵躁动。

  “我扶你去。”李婉儿慢慢搀扶着陈泽,一步一步的往洗手间走去。

  “你不回避一下吗?可是很臭的。”进了洗手间的陈泽,对着还搀扶着自己的李婉儿说道。

  “啊,那你当心点。”李婉儿松开陈泽的手臂,尴尬的急忙溜出了洗手间。

  两人就这么相处了一个星期时间,陈泽恢复的很快,胸口的刀伤已经结痂,早上已经拆了线,下午便是可以出院了。

  在这期间,两人相处得越来越融洽,毕竟朝夕相处,关系也升温到能随意相处的地步。不过对于陈泽来说只是将李婉儿当作妹妹一般,而李婉儿对陈泽却是爱慕之情。

  “明天就过年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陈泽换好了衣服,将恣意生长了一个星期的胡须刮了刮。除去那头蓬乱、油腻的长发,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快乐不了,每年过年都是一个人。”李婉儿最头疼的就是过年了,这个时候别人都是团团圆圆,阖家欢乐。只有自己一个人吃过年夜饭,然后看春晚等她的父亲,过了十二点打开窗看烟花,在然后就是睡觉了。

  “一个人?你爸爸呢?”陈泽询问道。

  “他总是忙,然后第二天才会醉醺醺的回来给我道歉。”李婉儿委屈的眨着她那双大眼睛。

  “这样啊,那你来我家过呗,人多热闹些,才有年的味道!我也三年没在家过年了,还真是怀念在家过年的感觉。”陈泽怜悯的抚摸着李婉儿的头。

  “这不太好吧!”李婉儿心里是很想去的,但又觉得这多多少少有些不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叔不也挺喜欢你的嘛!到时候让你好好尝尝我叔的手艺,保证让你大快朵颐。”陈泽继续动摇着李婉儿那并不坚定的心。

  “那,好吧!”李婉儿并没有再腼腆,毕竟能和陈泽待在一块儿,脸皮厚一点儿也就厚一点儿了。

  “要不,我们先去理发店把你头发给剪了吧!实在是太难看了。”李婉儿盯着陈泽那一头油麻卷。

  “行吧。”陈泽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感觉手上一把油,尴尬的笑了,随即便把手放在床上蹭了蹭。

  南方的冬天很少下雪,相对来说晴天较多。现在是下午四点多,晴空万里无云,阳光晒在身上,并没有感觉很暖和。此时街道上行人不是很多,可能都在家里陪着亲朋好友打麻将吧。

  陈泽和李婉儿打医院出来,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一步一步的走着找理发店。

  不知道走了几条街,都没能找到一家营业的理发店,两人也感觉有些累了,便坐在路旁的椅子上歇息。

  陈泽左右张望,在老街的路口看到一个老头儿在给另一个老头理发。在他的认知里,老头儿就只会刮光头的。他看了一会儿,瞧着远处的老头儿居然给别人剪了个平头,这让他很匪夷所思。

  “现在的老头儿,都会理平头了?”陈泽嘀咕到。

  “什么?你想理平头,也可以呀,配上你的脸型应该很帅吧。”李婉儿并没有听清陈泽嘀咕的什么,只是听到“平头”两个字。

  “也可以试试!”陈泽长这么大也没弄过平头,听李婉儿这么一说,也想试着改变一下。

  “走吧!”说罢,陈泽站起身带着李婉儿冲老街路口走去。

  “大爷,理发!”陈泽走到路口,冲着老头儿说道。

  “好,你坐。小伙子,你是剪平头啊,还是光头?”老大爷抄着苍老的喉咙喊到。

  “平头吧!”陈泽回答道。

  “光头,先和你说好,平头两块,光头三块!”老大爷估计耳朵有些不好使,但说话的声音却在巷子里荡了好几圈。

  “大爷,我剪平头,平头啊!”陈泽被“光头”两个字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平头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也这么扣,连一块钱都不舍得多花,我多挣你那一块钱,还得刮好一会儿了。”老头儿抄着推子,自言自语。

  一旁的李婉儿幸灾乐祸的笑着,那笑容灿烂极了。

  陈泽瞥了一眼李婉儿,便闭上眼睛,感受着头发一撮一撮的往下掉。

  没两分钟,陈泽感觉头上凉飕飕的,睁眼看,老大爷拿着刮刀,往自己头上喷东西,陈泽急忙站起来躲着头上的刀。

  “大爷,我是剪平头,平头啊!”陈泽将嗓音又提高了一些。

  “你剪平头啊,刚才我问你,你不是说你剪光头吗,我东西都给你喷了,这一块钱你得给。”老头儿故作生气的样子。

  “我给,我给。”陈泽从包里掏出十块钱,心想这老头儿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要讹那一块钱。

  “十块钱呀,我没钱找你,你等一下我去换点零钱。”老头在兜里左翻翻,右翻翻。

  “大爷,你别翻了,在这个盒子里了。”陈泽看到一边桌子的盒里装满了一元的零散钱,便好心的提醒到。

  “要你讲,我知道。”老头儿莫名其妙的吼了一嗓子。

  “来,找你钱。”老头从盒子里数了又数,将七块钱找给了陈泽。

  陈泽接过钱,鄙夷了一下老头,转身便离开了。

  “世道啊,这些年轻人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吗,大过年的,我顶着严寒给他理发,他居然让我找钱给他,给他找钱啊,他的良心被狗吃了。”老头子凄惨的擦了擦眼角,仿佛真的有眼泪会流出来。

  陈泽没有理会,三步作两步走离开了老街,心里直感叹,现在的老头儿,坑起人来套路都这么深吗?这戏也演得太足了,果然各行各业都不是很好做吖。

  李婉儿从她的小背包里,拿出湿纸巾,将陈泽额头、脖子上残留的头发渣子擦掉。却是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笑啥,是不是很丑?”陈泽还没来得及照镜子,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何模样。

  “不丑,很帅的。我笑的是刚才那个老头,真的太逗了。”李婉儿揉了揉肚子,兴许是笑得厉害,肚子有些疼了。

  “世态炎凉啊,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大爷,都变成了唯利是图的人了。”陈泽感叹一声。

  “走吧,打车回家。”陈泽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是回家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亮湖之爱上老板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