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守了一夜
禹以2020-02-12 17:323,360

  何青青觉得她有事,问:“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 ?”

  陈南西道:“我想带病猫去医院,但是我韩语不好。算了,我自己去吧。”

  何青青,“你对那小班长的一只猫都这么好,他却对你不好。”

  陈南西暗淡,“他还小,不懂得那么多,我不怪他。”

  她又问,“你去哪里打工?怎么又可以打工了?”

  提到这 ,何青青神采奕奕的说:“是末艺帮忙的,之前她不是认识了一个韩国欧巴吗?那欧巴推荐的工作,还帮我办了打工证。”

  陈南西感叹,“末艺对你真好。”

  何青青也点头,“其实她人还是挺不错的,就是脾气暴躁了点,你不说过吗 ?美人都有暴脾气。”

  陈南西摇头。

  “我今天上楼接水的时候看到好多同学在那里煮火锅,还让我们一起去。说是大年初一聚在一起吃饭才热闹。”何青青说。

  陈南西摇头,“不去了,没心情。”

  大年初一的晚上,陈南西独自走在小路上,又去看了那只猫。它窝在角落里,她来了也不动一下。

  陈南西吓了一跳。

  虽然席子易不理她这事挺让人生气的,但这时候她还是要告知他的。

  陈南西:你的大黑猫生病了。

  没一会儿,那边就回了,看到消息的一刹那,她的心都狂跳起来。

  席子易:?

  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高冷呢?

  陈南西惯着他,也不计较太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昨天带它去看过兽医,不过是教会的。”然后拍了图过去,黑猫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事实上,猫生病是很不寻常的一件事。

  随之,席子易马上就转了几笔钱,什么话也没说。

  陈南西:这是什么意思?

  席子易:给它看病的钱。

  她觉得莫名其妙,难道她需要这点钱吗?不过是为了缓解彼此的关系。

  陈南西:你还在生气吗?你也不会太笑气了吧?

  对方再没回话。

  中国苏州。

  席子易扔下手机就去打篮球,只是眉头紧皱,怎么都无法抚平。手机响个不停,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

  想问清楚她的意思。

  想问她是不是喜欢吕然。

  想问她是不是只是和他玩玩。

  ……

  回到家,席母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他回到房间收拾半天没有出来。

  席母敲门:“子易,饭菜好了,怎么进去这么久还没换好衣服。”

  席子易拿着手机,坐在床边看着陈南西发过来的消息,久久不语。最后将手机放进包,开了门。

  见他脸上毫无波澜,甚至更加深沉低落。

  “你是在和那个女同学聊天?”

  他摇头。

  席母看出他的不对劲,一边吃饭一边问:“你有什么烦恼都给妈说,妈一听就知道怎么处理。”

  席子易摇头,对席母说:“我不知道女生一天都在想什么。”

  席母轻笑着,“你可以问妈妈啊,你不要忘记了,妈妈也是女人。”

  只有席母才能让席子易卸下心防。

  吃完后,席母才郑重其事的问:“你告诉妈妈,你喜欢的女孩多大,家在哪里,和你什么关系。哦,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席母觉得,孩子这个年纪,又内向自闭,开导开导很是必要。但这孩子自尊心极强,就怕他不肯说。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开口了。

  “她比我大三四岁,是四川的。她喜欢读书写作,但是她的性格大大咧咧的,经常说喜欢我,我……分不清,她的真心。”

  能说这么多,说明席子易已经纠结了很久了。

  听完,席母轻声对他说:“你和她,是不可能的事。”

  他震惊抬头,满眼的伤,“为什么?”

  席母理智又条理清晰的分析:“第一,她比你大三四岁,女孩本来就比男孩早熟。就算你们在一起,她很快就会发现你不成熟的一面,然后伤你的心。”

  “第二,她经常说喜欢你,那根本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感情。真正喜欢你的人,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只能说明她贪玩。”

  “第三,她的家太远了,她和家人的关系应该很好,父母百分之八九十不会让她远嫁。”

  虽然这样说只觉得席家的人想太多了,但席母知道,席子易要找一个对象,比其他人难多了。他对感情要求特别高。

  席子易沉默低头,久久不说话。

  席母安慰:“等你大学毕业,她都二十七八了,你有想过你们的以后吗?太不可能了。”

  席子易再也听不下去,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席母摇头。

  万万没想到,自家的儿子刚过十八岁,第一次离开家就遇到这种女孩。

  如果能谈一场恋爱也是不错的,但席子易啊,是不可能谈没有未来的恋爱。

  陈南西陷入巨大的悲伤中,她也忍不住给母亲视频。

  陈南西:“我是真的喜欢他,可他为什么忽然就变了?”

  陈南西的妈妈是个精明的商人,听到这绝不像席子易妈那么郑重其事,反而像是看笑话一样对陈南西说:“你就是傻,竟然还相信感情的事。那小男孩都还没长大,他知道他喜欢什么?”

  “就因为他单纯,我才那么喜欢他啊!”

  “所以这都怪你自己,太笨。”

  她哭笑不得,为什么她的妈妈就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呢?

  “还有,你平时看起来那么聪明,怎么就这么容易投入感情?男孩子喜新厌旧,很正常的,结了婚还有离婚的。”

  陈南西分析到:“不是的,他不是那样的人。肯定是谁搞了破坏。”

  陈南西的妈不耐烦道:“行了,我先挂了,反正我是不会把你嫁到外面的。”

  她没收席子易给的红包,真是太伤人心了 。之后她又带着猫去找大医院看病,用手机地图导航过去的,因为韩语不好,就用英语,去医院第一步就是填写单子。

  她将猫放在椅子上,一个人一手拿着手机查医用专业单词,一边写病单。

  最后医生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什么时候吃药,和不吃什么。

  回来的一路她觉得自己特别惨。

  最惨的地方就是莫名其妙交付了真心,现在想收都收不回来。

  “世界上最惨的,并不是莫名其妙的被人给领上了一条迷路,而是当你背上孤独拿上剑,决定要马不停蹄,一意孤行的时候,

  突然冒出一个人,把你抱紧,说想和你分享这漫长的一生。

  你一激动,把剑给扔了,把马烤了,一回头,人没了。”

  她看着微博里的动态,更加心酸。

  她将猫放好,可依然没见席子易再说一句话。她莫名流泪,觉得席子易太绝情。可 怎么办?她想到初雪落下时他送的雪花,心里止不住疼。

  可她不知道,席子易正拿着手机看着发呆,几次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说。他看着没有被领取的红包,心里抽痛。

  姐姐,我能带你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有,你连这点钱都不看在眼里,我又能再给你什么?

  在席子易的房间里,冬夜没有暖气的情况下 ,她就在房间的角落里守了病猫一夜。

  第二天它才慢慢好转,不再发抖。

  她昏昏沉沉,从地上站起来时,腿都麻了。

  一大早接到末艺的微信视频电话。

  “你昨天怎么一直没回来?”

  “照顾病猫。”她有气无力的说。

  末艺又骂道:“一只别人的不要的小野猫,你花钱看病就不错了,还去守夜。你疯了吧。”

  她闭嘴,只觉得脑袋眩晕,重重咳嗽一声。

  “我愿意。”她淡淡的说,心口却堵得慌,就像烙铁烙在那,拿不开,更好不了,说出的话都是苦味。

  “哎,你快回来吧。我有件大事给你说。”末艺道。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看手机的消息,除了那几个冷冰冰还没被领取的红包,什么新消息也没有。

  席子易啊,真的是她见过最冷的心。

  她还没上楼,末艺就在楼下拉住了她。

  “干什么?”她问。

  末艺带着口罩和鸭嘴帽,说:“你陪我去一趟江南的整形医院吧。”

  陈南西拿开手,头疼欲裂。

  “我正要去睡觉,头疼。”她说。

  “去车上睡吧,到江南还有一个多小时车程。”她坚持要陈南西陪她。

  可陈南西真的很想休息,头疼不说,心情也极其不好。

  “我心情不好不想去,下次陪你。”

  末艺拽住她就往前面拖。

  “心情不好更要去了。我在这里只有你了,但是专家说我排在今天门诊,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末艺苦苦哀求。

  她总是这样,要什么就一定要到。做什么就一定要做才行。这点和陈南西很相似,近乎偏执。

  她只好迷迷糊糊被她拉到江南,也不知道从学校的公交站到江南坐的哪一路车。

  又昏昏沉沉被拉进一栋建筑物,她看到各个楼层都是整形医院。

  在韩国的医院和国内的不一样,这些医院就像是国内的楼层商铺一样,楼层的外面还挂着广告牌,说是医院,也只有一层楼或是几间办公室。不仅是整容医院,耳鼻喉医院也是如此。

  不像国内,医院至少都是独栋建筑,醒目独特,病满为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