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团体公敌
禹以2020-02-12 17:324,477

  时间一晃而过,终于考试放假了。她本想和席子易吃饭,可席子易每天都很忙,一下课几乎看不到他的人。

  她还在答题就看到席子易已经做完了, 两人正好坐一排,看她准备交卷,他才起身。

  他磨磨蹭蹭的,陈南西见此机会赶紧跟上去。

  “你怎么做这么快?”

  他看着她大大的笑脸又转过脸去,问道:“你过年真的不回国吗?”

  陈南西点头。

  “后天就过年了,我家太远了赶不到。”她还没说完这头,又接着看着他目光真诚地说,“我会想你的。”

  他静静地低头,脸红,像落日落下山坡又升起,抬起绯红的脸。

  她睁大眼睛认真看着,在她的印象里,这还是她见到第一个会脸红的男孩。

  她捂着嘴笑,却不敢像平常那样大大咧咧的调戏他。两人走到电梯口,还有其他的同学也在等电梯,他趁着这个空档终于开口。

  “我们可以视频。”

  她没想到他还会开口,只是她还要等人,也不想他坐电梯从她眼前消失,毕竟会很久见不到面了。

  “小班长,我们能握个手吗?”她问。

  电梯来了,他没走。

  还是伸出了手,尽管不知道她是何意。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大概是因为从小打篮球的缘故。

  她那么说都是为了留住他,见他真的慢慢伸出手指,她心动着,一会儿看着他笑一会儿看着他的手指笑。

  这个傻小子。

  她却是飞快的伸出手,握住他的指尖。

  可是在一刹那,就如同触电般缩了回来。他正迟疑,心里一空,她的手指又握住他微凉的手掌。

  她笑,然后又拿开了手。

  本是无心之举,却成了那么久回忆里鲜明的心悸和快乐。

  “你听说过吗?爱是伸出又缩回的手。”她背着双手脸红的说。

  席子易别过头忍着笑,似有三分抱怨,“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级小就调戏我?”

  她看出了那三分抱怨,笑得更开心了。

  “反正我是喜欢你的。”太过直白的表达,在少年的心里,反而模糊了许多。

  他不再说话,等末艺来后,看到陈南西一脸春光泛滥,忙过去打断两人。

  “走吧陈南西,我们下午还要和吕然约烤肉呢。”末艺强调吕然二字,果然看到席子易不悦的皱眉。

  末艺强拉着陈南西就走,席子易默默跟着,却在吕然来后,停止不动了。

  “小班长,记得想我!”陈南西警告着,被狐朋狗友拉走。

  再见到吕然,其实她是很淡定的。

  正在吃饭时,陈南西忽然收到小班的微信。

  席子易:你在哪?

  陈南西:在外面吃饭。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方便接听电话吗?”

  陈南西这个手机没有流量,刚刚收到消息也是因为全市覆盖的微弱信号,根本没办法打电话。

  她赶紧拿起电话,不顾大家的诧异就跑开了。

  “喂,你去哪里?”末艺在后面喊,她忙回头,“接个微信电话。”

  “你去哪里接啊?谁啊?”语气很是不满。

  何青青夹着筷子指着她的背影道,“还能有谁?就像鬼附身了。”

  末艺扔下手中的东西,抱着手臂看向吕然,问他,“你觉得他们两个有戏吗?”

  吕然摇头。

  末艺撒娇道:“不管怎么样,你得帮我。”

  吕然露出暖男的笑,“宝宝乖,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末艺这才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对他说:“我们的姐姐决不能被抢走,我们四人组以后就是最好的朋友,谁也不能来破坏。”

  末艺享受着这样的组合,她看了看何青青,何青青赶紧低头,一个劲往嘴巴里塞东西。

  吕然帅气,她看男生最重要的就是看颜值,再加上吕然懂得照顾女生。陈南西脾气性格好,三观正,这是她最欣赏她的地方。何青青虽然没主见,但正适合她这样个性极强的人。

  这个组合不论怎样她都要维护好。

  吕然和末艺两人你侬我侬,商量对策,何青青在一边默默听着,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这次她的私心是偏向末艺的。

  她是最不想陈南西和席子易在一起的人。

  三人各怀鬼胎吃完,陈南西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她喝了两口水,看起来心情特别好。

  “谁找你啊?”末艺这次没发货,笑嘻嘻的问。

  她啧啧两声,轻快说道:“小班长!”

  三人同时摇头。

  吕然问:“找你干什么?有什么好事?”

  陈南西也饿了,她一边吃大家烤好的牛肉一边说:“让我帮他养猫,也不知道哪里捡的。”

  末艺叹息一口气,“前段时间还在晚上问我们有没有箱子呢。”

  吕然也说:“那天下雪,他在雪地里捡的猫。”

  陈南西点头,好像更开心。

  “有爱心,不愧是我看上的班长大人。”

  何青青忽然说:“他找你就提这事?”

  她点头。

  “你跑得可真快,上学迟到你都没跑这么快过。”何青青调侃她,她却义正言辞说:“这哪能一样?他是头等大事。”

  末艺只是默默听着,心里冷笑道:“反正这个席子易也要走了,之后两人见不到面,到时候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

  吕然却说出了她的心思,“你们分开一个月,也许到时候他就不记得你了。”

  陈南西一听,激动起身,好像要和他翻脸的样子。

  “你别挑拨关系行不行?我最讨厌的就是搓烂事的人。”搓烂事是她们那里的方言,意思就是破坏别人关系的人。

  吕然勉强懂得,叹口气,好似很无奈。

  “我只是说一句,你怎么这么生气?好,我不说不说了。”他告饶道。

  末艺给他一个赞同的眼神。

  陈南西坐下,末艺将她喜欢吃的金针菇放到她盘子里,只是问,“明天想吃什么?反正放假了,我们可以陪你到处吃好吃的。”

  陈南西金牛座,喜欢美食,一听到这话马上就笑了。

  “学校门口有一家排骨锅,我听小班长提起过,我们明天去吃这个?”

  又是小班长,末艺心里乱糟糟抱怨,面上却是一脸亲切的笑,“好啊,我请你。”

  何青青一听这话心动了一下,看着末艺爽快大方的土豪模样,特别想问她是不是可以顺便被请客。

  陈南西吸了吸鼻子,摆手,“那倒不用,我还是喜欢AA。”

  何青青失望的叹了口气。

  吕然默默看着陈南西吃东西,末艺盘算着自己的,何青青还在替刚刚失去的免费午餐可惜。

  很快,席子易的室友就联系她了。

  那天早上万物寂静,公园里的积雪踩在脚下,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近两米的大个子室友就走在她前面带路,带他去席子易的家。

  韩国本就人不多,这随是首尔近郊,在冬日,人却是稀少。一大早上两人走过去,连半个人都没碰到。

  穿过半月公园,再过马路就是席子易的房子。

  她忍不住问那大高个子,“你是哪里人呢?”

  大高个憨厚摸摸脑,“北京的。”

  她又开始人来熟模式,“祖国首都来的啊。你是来上大学的吗?”

  他摇头,“大学毕业了,来上研究生。”

  她面露喜色,“我也是。你几几年的。”

  没想到两人竟然一样大。

  她最后把话题还是绕到了席子易身上。

  “席子易一直和你是室友吗?”她问。

  “对啊,他挺不错的。那猫还是他朋友让他帮忙带的。”

  “不是他捡的吗?”

  “他捡的那只跑了。”

  ……

  这个大个头是想学计算机硕士专业的,但是现在仍然在进行语言学习,已经来了近一年了。他也问了陈南西很多问题,结果发现两人都是喜爱诗词电影的文艺青年,相谈甚欢。

  不过陈南西还是忍不住把话题往席子易身上扯。

  其实她是怕猫的,进房间时就一直担心那猫会抓它,或是发疯。她又在国外,对安全格外重视。

  所以,她就一直站在门外,听大个子给她介绍说明。

  第二天她睡到中午才起床,想到要给猫儿喂东西,赶紧穿好衣服,把厨房里的海鱼拿出来,正想下锅,就看到一个东北姐姐上来了。

  这个姐姐她认识,经常干代购,之前做饭的时候还一起加了朋友圈。

  “你这是做什么菜啊?”大家虽然来自天南地北,但要是一来到厨房,就喜欢互相切磋厨艺。

  尽管陈南西没什么厨艺。

  “喂猫的。”

  “你养了猫吗 ?这考试院不是不让养动物吗 ?”她小心的看看监控,小声说。

  “不是,帮我们班长养的。”

  “那你还下油锅?”那姐姐指着烧热油的锅说。

  “怎么了?”

  “猫就喜欢吃生鱼,你养过猫吗?”她问。

  陈南西摇头。

  这姐姐就站在那里给她讲怎么养猫。听了一大段,她觉得非常有用,还将这些话兴奋的告诉了席子易。

  “你知道吗?猫不拉尿的,所以都不喝水。”

  席子易:谁说的?

  陈南西:厨房里认识的一个姐姐说的,而且还吃生的鱼,我还想下油锅煎鱼呢!”

  席子易:你吃什么它吃什么。

  陈南西:我看它吃不吃米。这里的米饭好吃还免费。

  席子易:哦,冰箱里还有鱼罐头,如果没有了你就去买。我把钱给你。

  陈南西:我像是要你钱的人吗?我愿意帮你,别和我谈钱。

  席子易:谢谢姐姐。

  陈南西:乖!

  其实她还是怕那只大黑猫的,但是那是席子易的忙,她拼死也要帮到底。

  她绕了好久的路才重新找到他的房子,而且还走错了一次。因为之前和大高个走来时一直说话,没怎么记路。

  气喘吁吁的上楼,按密码,开门。

  站在门口,就听到门里面的猫儿一个劲的叫唤。她想那猫应该是饿坏了,心里又紧张又懊悔。

  她一路小心地踩着小碎步进门,才发现这房间真大,至少八十多个平方,两室一厅。在韩国,这真是大房子了。

  后来她去了釜山,认识了好几个韩国的社长,他们一来就问她家的房子多大。但对于他们来说,一般人都住四十个平方的房子,只有有钱人才住六七十平方的房子。

  尽量避开着大黑猫,她将生鱼片用筷子挑进它的碗里。接着,又将冰箱打开,拿出牛奶给它倒上。

  看着黑猫专心吃东西不再对它一个劲叫,她也很开心,抬起头就看到桌子,上面还放着书本。

  这是和她一样的课本,不用想也知道是席子易的。

  她走过去,鬼使神差的就打开那课本,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席子易学习真认真。

  她从来不知道一本教材会这么好看的。直到翻到最后一页,她竟然看到两个字。

  “姐姐。”

  席子易是没有亲姐姐的,他是独子,这他早就告诉过她。

  平日里他只叫她姐姐。

  一时间,她的心再次被波动。她勾着唇角将书放下,就没再动他其他东西了。转过身看着大黑猫还在继续吃,她忽然没那么不喜欢它了。

  “大黑猫我走了,明天再来。”

  她回去时给席子易发消息:你买到鱼罐头我看到了,你怎么给猫吃怎么贵的东西?

  席子易;贵吗?

  陈南西:当然了,那可是四千多一个,一个里面就三小块。

  席子易:如果吃完了你就去买。

  然后一个红包就飞了过来。

  看着金额,陈南西叹口气:你把我当猫养吧。我比它好养。

  席子易:好啊,我们一起吃饭吧。

  看到这句话出乎她的意料,她赶紧截图。

  陈南西:我保证比它好养。你这算包养我了吗?

  席子易:恐怕是姐姐包养我。

  陈南西:我截图了,下学期见。

  末艺见她一脸开心的回来,在四人一起去吃排骨锅的时候,又看到她拿着手机开心聊天。

  筷子一扔,冷着脸问她要手机,“把手机给我看一下 。”

  陈南西只觉得她又要开始作了,也不理会。

  “快吃你的吧,不是要吃排骨土豆汤吗?”

  末艺直接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一看是席子易这个小白莲花,火气蹭蹭蹭往上冒,赶紧往前翻看她的聊天记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