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少年心事
禹以2020-02-12 17:323,350

  因为这家店都是席地而坐,所以她抢东西很方便。

  末艺拿走手机,飞快发了消息过去。

  陈南西大怒,拿着水杯就想泼过去,却忍住了。

  抢过手机一看。

  “你为什么要他给我打钱?”陈南西怒不可遏,狠狠地瞪着对方。

  末艺鼓掌,端坐在地上,“你帮他养猫,敢说他给了你钱?”

  她气得不轻,指着手机问,“这是我的事,你太过分了。”

  本以为两人会就此吵起来,陈南西会摔碗而去,没想到末艺马上变了笑脸,“哎呀,你不该较真的时候偏要较真。你就当一个玩笑,那人没那么小气。”

  陈南西转头看自己的手机,红包已经发过来了,几乎是秒发,而且已经被末艺领取。

  她马上发了个红包回去。

  陈南西:不好意思,刚刚开个玩笑。

  对方却没有领取。

  她就知道会这样,对方根本不可能领回去。可她之前表明心意不会收钱的。

  这件事虽然不复杂,却让她气得不轻。席子易肯定会觉得她不正经。

  何青青开口道:“小班长那么喜欢你,肯定不会计较的,你们就不要吵了吧。”

  陈南西看了她一眼。

  末艺赶紧给她挑东西,道:“这是你最喜欢的土豆,都留给你。”

  末艺就像一个刺,扎在她的喉咙处,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她喝了早就放在旁边的凉水,草草吃完。

  但这些不快很快就过去了。

  这家店还有免费的冰淇淋,不过要自己 用勺子挖,末艺代劳,一人一个。

  三人出门,外面又开始飘起了雪。再过一天就过年了,这里的街道却空空荡荡,看到眼前两人,吃着冰凉的甜筒冰淇淋,她竟有一种有枝可傍的错觉。

  因为有猫的存在,她和小班长的关系 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拿了小班长的新年红包,她终于等来了他录制的小视频。

  视频里,他坐在家里的奢侈的沙发上,身后是奔跑追赶的小孩笑声,还有大人们的说话声。

  他就在一片欢闹声中送给她信念的祝福,哦,他穿着红衣服,看起来格外有魅力。

  “姐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你要开开心心。”然后用手指比了一个“我爱你”。

  她看了十几遍,然后也给了他一个红包。

  他却不收。

  她以生气为要挟,他只好手下。

  这之后,她经常让他发“我爱你”的手势,还说:“如果积攒够了一万个,你就跟我回老家结婚生孩子。”

  他回答:“好!”

  两人从来没考虑过其他,也顾不得其他。

  在中国的苏州,这座拥有2500年历史的古城中,纵横交错的水道将整座城融为一体。新年的气息笼罩古城,家家户户迎新辞旧,合家团聚,热闹非凡。

  一处古老的小院中。

  席子易和母亲正坐在青云石铺就的院子里,父母亲和亲戚正在唠嗑,他坐在一边,不时低头,玩弄手机。

  当被提及学业和国外的生活,他淡定而从容,对答如流。

  “子易,你以前不喜欢玩手机。怎么回来后一直看个不停。”席子易的父亲慈眉善目,像古时的大善人。

  席子易不曾对家人有所隐瞒什么。

  “在和朋友聊天。”

  席子易的母亲笑着问:“可是有喜欢的女同学了?”

  他腼腆低头,不再说话。

  亲戚开始追问,他也避而不答,只是想知道陈南西到底对他什么意思。她那总是笑嘻嘻的脸,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

  他的走神,父母都看在眼里。

  等亲戚离开后,一家人回房间。父母却将他留下来,席妈妈开口,“你真的有喜欢的女孩了?”

  席子易点头。一想到陈南西,他的心就会不受控制的跳动,看到她就想笑,也会忍不住乱想,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父母还挺高兴的。

  父亲理智地问:“这女孩是哪里人?家住哪里?父母何许人?”说话像是老学究,其实席父是个生意人,在当地被称为“儒商”。

  席子易本不愿意开口,他的心里一时很乱,想到陈南西总是调戏他,对谁都是一脸笑,因为不确定陈南西对他的感情,他就没法开口,让他更加沉默。

  父母两人继续游说。

  父亲看他纠结烦恼,认真分析道:“你现在还小,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感情。平日你待人冷漠,并不懂得人情世故,爸爸只担心你会吃亏。”

  母亲也认同这个理。

  “子易啊,你我是了解的。妈妈相信你看上的姑娘是个好女孩,但你对感情太过认真,不应早早交付真心。”席母的意思就是让他学会保护自己。

  席子易较真,人看似冷漠,实则对感情非常认真。这样的孩子,注定会活得辛苦。

  席子易道:“我知道了。”

  这个知道了,却将他和陈南西的关系拉开很远的距离。

  因为不确定,他开始犹豫着回陈南西的消息。

  四人逛街时,吕然说到自己去健身房 的事。

  “有个韩国女生每天在门口跑步,班长和他朋友一直看着那个女生,我直接过去要了她的联系方式……”他无外乎就是想证明自己很厉害,不过是用席子易来提高自己。

  听到这,陈南西想到这几天席子易一直回消息很慢,有时候还不回。她再三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

  也许是就想找话题,也许是为了求证,总之她回去就找到席子易问话。

  “你是不是在健身房一直看一个女生?”

  这话一问,那边马上就回她。

  “是谁告诉你的?我们班跳舞的那个男生?”

  没想到他竟然猜对,陈南西将这几日被冷落的怨气都发出来,“不是他,我总是听人说了。”

  席子易心一下如针扎,“你帮他说话?”

  陈南西觉得他东问西答,“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做过?”

  “是他对不对?我去找他说清楚。”

  陈南西气极了。

  这席子易,怎么和她不在一个频道?她问事,他就莫名猜出一个人还去找那人麻烦。

  “你能不能理智点?你这几天怎么了?”想到什么,陈南西紧接着问:“难道是喜欢上别人了?”

  席子易早就看吕然不爽,虽然平日不说,但吕然总缠着陈南西,平日满足开火车。根本不用想也知道他在陈南西面前乱说。

  他直接找到吕然。

  吕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一直没回,他就一再追问。

  吕然截图发给陈南西。

  陈南西看到截图一阵心累。

  这个席子易,平时看着稳重,为何这件事做法这么幼稚。

  她将心头的情绪压住,给席子易发消息,“你为什么要去找他?我又没说是他,这样做不像你。”

  对方再没回她。

  什么玻璃心?她苦笑不得,仍然想要安慰他。

  “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问我,是我说的我负责。”

  席子易仍然去追问吕然,吕然不胜其烦。

  这……

  最后陈南西又说:“我相信你,你不要找他了,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才那么说的,你不要多想。”

  席子易这才停息他无休止的骚扰。

  谁都想不到席子易还会这般幼稚,每每想起,陈南西哭笑不得,还觉得席子易可爱。

  但这件事也许就是导火线,席子易回消息都是淡淡的,要么“嗯”,要么“知道了”,再没和她好好说过话。

  她暗想,该不会是回家经历了什么?

  黑猫生病了,看着躺在地上懒懒看她的大黑猫,她觉得它没那么可怕了。

  “大黑猫,你怎么了?”她蹲在它面前,在这阴冷的房间里和它对视。

  她发消息给席子易,席子易没回。她一时间觉得委屈,之前不回消息就算了,可这是他的猫啊!

  她又害怕这只猫会袭击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何青青没主见是指望不上,末艺根本不会帮忙。

  她只好在房间里寻找袋子,想将猫提出去找宠物店。

  她找着,却不小心在抽屉里翻到了一张照片。

  是她的。

  那是她第一次来韩国,而且正在博物馆。那是……

  怎么会是这时候呢?

  那是她拿着手机拍碑文的照片,照片应该是过后洗出来的,背面还写着“姐姐”。

  原来她就是书背后的那个姐姐。

  忽然,她就掉下眼泪来。原来她一直喜欢着的小班长,从很早时候就注意到她了。

  “喵……”一声猫叫打断她的思绪。

  她转身,这次却忽然有了勇气,直接过去抱起了大黑猫。大黑猫竟不反抗,任由她抱着,还用尾巴扫了她的脸。

  “放心吧,他的猫就是我的猫,我一定会治好你。”信誓旦旦说完,忍着猫身上的臭味,她就出了门。

  心还是咚咚咚直跳。

  她还是害怕这猫的。

  出了门,却发现大街上店门紧闭。她感觉到韩国前所未有的萧条。

  该怎么办呢?

  穿过积雪的半月公园,因为抱着猫看不到地面,脚下打滑,摔倒在地上,猫就跌在她胸口,“喵喵”叫唤,它应该也摔疼了。

  她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又要跌倒,却被旁边一个路过的大妈扶住了。

  而且她竟然会说中文。

  “你怎么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