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黑工被抓
禹以2020-02-12 17:323,279

  见吕然尴尬笑,末艺接话说:“我叫末艺,很高兴能见到你。希望 ……我们可以做朋友。”她加重了后三个字。

  吕然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笑,是那种得意自傲的。陈南西摇摇头,更加欣赏她家席子易。

  吕然主动邀请两人一起吃饭,美名其曰不知道食堂在哪里。

  末艺马上就答应下来,陈南西本想拒绝 ,但何青青去打工,现在没人陪她吃饭。再想到外面的顾语欢虎视眈眈。

  她提议:“还是让班长带我们去吧。对吧?小班长 ?”

  少年收拾着的东西,捡起教室里的垃圾,“我中午还有事。”

  “总要吃饭吧?他是新同学,老师可说了让你多照顾他。”陈南西揣测估计是和你那顾语欢约好了,所以一再劝说道。

  吕然尴尬的看着陈南西,悄悄问末艺:“他们两什么关系?”

  “姐弟关系,你信吗 ?”

  吕然摇头。

  最终席子易还是和大家去了,只是他生性孤僻,并不适应和不熟悉的人吃饭,再加上陈南西在,他莫名的更加紧张。

  他自己都意识不到,面对陈南西的时候,他不再自在,也许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早些时候的冷漠,不过是掩藏那种不自在。

  没人知道一个刚刚长大的男孩心里,对于异性的喜欢究竟在哪一刻开始。

  出门就碰到顾语欢,她可真是越戳越勇,和陈南西有得一拼。两人见面,眼睛里火花四射,想起陈南西的霸道和对席子易的“玩弄”。

  十八岁的顾语欢未见太多世面,直言不讳道:“子易,你怎么还和她走在一起?是不是她缠着你?”

  席子易摇头。

  “她根本不喜欢你,只是想逗你玩。她之前就耍了我。”顾语欢眼神真诚,可席子易就像看陌生人一样低眸看向她,一言不发。

  “你相信她吗?她这么不靠谱的样子,我打听过了,她这人就喜欢玩,你不要被她的外表欺骗了,像我一样。”顾语欢心情急切,眼睛都急红了,她是真的想让席子易恩清陈南西的“真面目”,但她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去,只能这样一字一句满怀真诚的说。

  可席子易对她反而不解,最后道:“我还有事。”

  顾语欢咬紧唇齿,知道对方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沮丧低头,眼泪滑了下来。

  她仍然不肯让路,继续道:“你比她小四岁,她经历的比你多太多了,我们不是她的对手的,子易。”

  末艺听着火大,一把推开顾语欢,呵呵笑道:“你这是上演年度大戏呢?小小年纪,浑身都是戏,你怎么不去考电影学院?”

  顾语欢人单力薄,陈南西也不想与她计较什么,她挥挥手,让末艺住手:“她也是替我们小班长着想。”

  “席子易妈都没她想得多。”末艺不以为然道。

  “走吧 ,吃饭吃饭,我太饿了。”陈南西率先离开,大家紧随其后。顾语欢还想拦住席子易说陈南西坏话,却被他甩在了身后。

  “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我发誓。”顾语欢像高中生一样还在上演狗血剧。

  末艺吐槽到,“你说这些高中生,一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竟然把你这么个傻大姐假想成妖女!”

  “谁知道呢?年龄是代沟啊!”

  席子易沉默地走在大家身后,他的目光定定地注视在陈南西的身后,她的身旁一男一女,似乎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她身边的位置总是被人霸占着。

  而他,好像只能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转过身。

  可只要席子易在身后,陈南西总会转身,即使她不在身后,她也会四处查看他的身影。

  “小班长,快点啊,你走太慢了。”

  他没说话,却是满心喜悦。

  没过几日,学校就通知何青青去办公室,何青青不明所以。

  办公室的老师见到何青青,问她:“你来韩国多久了?”

  何青青说:“一个月不到。”

  韩国的女老师戴着眼镜,表情严肃,态度更是严厉,“那你最近都在干什么?”

  “上课学习和……”她顿住,不知道该不该说她打工的事。

  “你是不是在打工?”女老师问。

  何青青暗叹不好,难道真的和她打工的事有关?她紧张地抿了抿嘴,一时间就慌乱了。

  “老师,我……”

  女老师刚才一直在一边整理东西一边问话,现在转过脸认真看向何青青,道:“韩国的法律规定,打工必须持有打工证,这才是合法的,而且必须来这里六个月,韩语到三级才行,请问,你满足哪一条?”

  何青青不知所措,想说没打工,但是老师这么问,肯定是知道什么的。但如果承认,就是违法乱纪,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如果是陈南西就好了,这份工作本来是她的。

  她紧张说道:“我只是去帮忙,帮朋友打工。”

  “帮谁?”老师问。

  何青青面色通红,六神无主,即使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说出陈南西的名字。这之前她又问了个问题:“老师,如果是违法打工,会受到什么惩罚?”

  “重的开除学籍,遣送回国,轻的交罚款。但是……”女老师还想说,却被中国来的行政老师打断了话。

  “何青青对吧?你学习挺认真的,最近办公室缺个助教,你有没有时间来?”中国老师的这番话简直救命符。

  她忙点头。

  韩国女老师扫了她一眼,说:“到拿到合法打工证之前是不能去打黑工的,如果被警察抓到,你很有可能就被遣送回国了。”

  何青青忙点头。

  “还有,你刚刚说你是帮忙?你帮的谁?是本校的学生吗?”女老师接着问。

  “是韩国朋友,她最近功课忙,就让我去顶替两天。”何青青解释说。

  “帮忙也不行。还是得给你惩罚,让其他同学明白韩国的法律是不能触碰的。”韩国女老师严肃的说,大有捍卫国威的模样。

  韩国人就是这样,对待公事极其严苛,不讲情面。就算旁边的中国老师想要帮衬,也是于事无补。

  何青青哭丧着脸回去。

  陈南西一直等着她回来,知道她手机丢了,如果有事肯定联系不上她。

  “怎么了?怎么一脸衰相?”陈南西问。

  何青青欲哭无泪,“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发生什么事了?招小人了还是招烂桃花了?”

  何青青哭笑不得,将事情告诉陈南西。

  两人在楼道上说话,末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她刚才和吕然一直聊天,两人说得正火热,吕然正问起陈南西,她回道:正在楼道里当傻大姐呢!

  吕然:傻大姐?你怎么这么叫她,她会不高兴的吧。

  末艺:慢慢你就知道了,她的缺点就是太好心。

  吕然:不是吧?见到我……

  末艺:那是你。

  吕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吗?为什么对我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末艺:大概是你长得太帅,怕她家小班长吃醋。

  吕然:她真的喜欢小班长?

  末艺:当然,一直在追着别人跑。

  吕然:这样纯情的女生不多了。

  末艺:的确是单纯。

  两人还在聊天,外面楼道里的两人正焦头烂额。

  “怎么办啊?罚款五百万韩币,我怎么 给得起啊?我一天才四万韩币。”何青青哭丧着,怨天尤人,悲叹命运不公 。她也不能怨陈南西,陈南西也不知道韩国法律这么一条,不然肯定不会让她去的。

  陈南西说:“我听说很多东北人都跑到韩国来打工,能被抓住的很少很少。我之前以为只要有签证就算合法打工,没想到竟然还要打工证。”

  “是啊,问题是学校怎么这么厉害,一下就知道了,比警察还厉害。”何青青胡乱抱怨着,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但陈南西听得清楚,立刻反问:“对啊,我们班的同学韩语也不会,特别是越南人还专门缺课去打工,他们都没事,为什么你就……”

  “肯定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被人逮住了小辫子呗。”末艺打开门,甩了甩头发,一脸早已知道原委的样子。

  她走出来,窈窕的身子,光洁的脸蛋,即使不施粉黛,依然光彩照人。

  “我们能得罪谁?除了那个还躺在医院里的,还是因为你。”陈南西道。

  末艺捂嘴笑,点着陈南西的脑袋轻蔑的说:“呆子啊呆子,男生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这种只靠四肢行动的生物,怎么会做出给你们穿小鞋的事情。”

  “你是说女生?”

  “不然呢?像是闫靖宇这种男生,不是已经躺在医院里,等待保险拨款吗?”

  听完末艺的分析,两人好像大彻大悟。

  何青青第一次感谢末艺。

  “那你知道这么多,你教教我,怎么可以免受惩罚。老师说要我交罚款五百万,我哪里那么多钱,才丢了手机……”何青青说着自己心里的苦,企图打动末艺。

  末艺却事不关己的模样对她说:“那就算你倒霉了,反正我是不会遇到这样的事。而且就算要我交五百万,我也交得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