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门外的信
禹以2018-08-20 21:062,165

  只是啊,末艺知道两人之间微妙的联系,刚下海盗船就拉着她要去其他地方玩。

  陈南西不去,但也不便明说要等席子易。两人拉锯,最后陈南西只能跟着她下山去冬日乐园看冰雕。

  好巧不巧,她们竟然和席子易一队人在路口碰到了,末艺还打了招呼。

  “我们刚下来,你们才来。”

  说话的是顾语欢,陈南西皱着眉看着她,却见她对自己笑。而席子易看到陈南西犀利的眼神像自己看过来,脸一红,忙低下头。

  陈南西表示自己完全搞不懂这个小男生的心思。她原本是想留下的,但并不想和顾语欢一起。她话没说一句,两队人擦肩而过。

  只是这次爱宝乐园之行,总有什么被改变了。尽管后面一直跟在席子易身边的是甜美可人的顾语欢,尽管陈南西只短暂的陪伴了他一程。就像是他们的一生。

  回到学校,就听到何青青来敲门。

  因为不在一个年级,活动根本不在一起,何青青看到陈南西,眼泪唰的一下就留下来了。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陈南西 愤怒的问,想着难道是那被何青青砸破脑袋的闫靖宇出院了?报复青青了?

  青青好一会儿不说话,陈南西听着哭声头疼,她自己是极少流泪,长大后更没,所以她难以理解此时的何青青。

  “你说话啊?”她再问。

  “我……我的手机丢了!”何青青继续哭,陈南西心里的那块石头才算落地。

  “没事没事,破财消灾。”陈南西安慰道。

  何青青难过的看了她一眼,甚至有一抹绝望划过她的眼里。说完,陈南西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伤口不在自己身上,当然不知道有多痛。

  “也许还能找回来呢。你不要急,我们 先去报警。”

  何青青点头, 哭着说:“可我不知道怎么给警察说。”

  陈南西向留学生群询问丢了东西怎么办。两人这才带上护照,去丢手机地方的警察局。因为是在爱宝乐园附近丢的,相距学校十几公里,两人坐地铁就做了十几分钟,又查地图转轻轨,一路从城中心走到人烟稀少的城郊。

  韩国人少,而在稍微偏僻的地方,人就更少了,两人下车天色也晚。幸好地铁站附近就有警察值班,警察登记后很快了解情况,至少何青青能说清楚丢了手机,手机的颜色,什么时候在哪里丢的。

  手机丢后, 何青青的心情一直很不好。她一路苦着脸,陈南西好像看到了生活陷入绝境的人,回去的路上,何青青一直没说话。

  陈南西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她从小就很少哭泣,大概是自小练过武术,那副娇弱的身子骨早在少时的风吹雨打中变成硬骨头了。即便她的外表如少女般亲切甜美。

  两人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何青青的哭泣声,一个劲在说:“爸爸,我错了。爸爸我错了……”

  陈南西停下手中的动作,隔音效果太差,即使不想听也得听。

  “我会去打工的。对,只是现在我刚来还不知道怎么……怎么找工作。”何青青怯生生的回答着,后面没了声音,只有低低的啜泣声。

  不是陈南西不想安慰她,而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现在又很晚了,出去一点都不安全。

  却没想到何青青来敲门了。

  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南西,你之前中餐店的工作能让给我吗?”

  陈南西犹豫了。其实她也很想要这份工作,第一是因为她和店老板的缘分,聊得来,她也想多了解他人。第二是她可以借此机会学韩语,锻炼自己。

  何青青期盼的看着她,掉下眼泪。陈南西忽然不耐烦,问:“哭有什么用?哭能帮忙解决问题吗?”

  “你……”何青青被吓,也恼怒,觉得陈南西不理解她不说,反而嫌弃她。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痛苦。”何青青开口,“你一路都事不关己的样子。当然,不是你掉的东西你当然不放在心上。”

  陈南西就这么坐在床上看着她,问道:“难道作为你的朋友,我就有义务和责任把你时时放在心上吗?你对自己的朋友要求也太高了吧?”

  何青青好像第一次认识陈南西,却听她冷酷开口,“我妈妈从小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没有谁必须照顾谁。”

  “我丢了东西,已经很难过了。你为什么还要给我说这些?”

  “那你想听什么?让我假惺惺说就安慰的话?我觉得你自己能处理好这件事,没必要别人可怜你。”陈南西的话却让何青青更加火大,两个不同环境下长大女孩,看似相处融洽,可骨子了的东西真如水火,难以相融。

  “我只是想让你抱抱我,给我力量。你为什么还要雪上加霜?”何青青伤心极了,好像全世界都崩溃了。

  陈南西不说话,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接着,何青青就离开了。

  如果不是何青青之后给她写了信,她永远不知道何青青当时的心情。

  第二天陈南西刚出门,就在门口碰到末艺,末艺从地上捡起一封信,没有信封,折叠成小方形,本是掐在门缝里。

  “给我!”陈南西想抢过,末艺哪肯就这么给她。

  将信揣进包里,抬眸道:“到学校给你看,当着席子易的面。”

  陈南西不依,就要去抢,就听到隔壁开门声,何青青顶着熊猫眼出来,看到两人,沉默不语的离开。

  三人沉默不语到了学校。

  上完课,末艺掏出信问陈南西:“哪个男生给你的情书?”

  陈南西一吓,席子易正要起身的动作一顿,又坐了回去,低头好像在看书。

  “别乱说,这信在我门口,男生不能来女生宿舍这边的。”

  “那可说不定。我之前带了好几个男生回来……”

  “那是你,我和你不一样!”陈南西一本正经的说,小心别过头看向席子易,又回过头忽然抢末艺手中的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