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争一口气
禹以2018-08-20 21:063,309

  陈南西取走信,一个人看完。

  看完后,她将信撕毁,然后扔在了教室里的垃圾桶。

  “陈南西,你看的难道是什么间谍信?你该不会是朝鲜派过来的间谍吧。”末艺调侃。

  在这片土地上,可是流传着很多南北方间谍行动的故事。陈南西白了末艺一眼,让她不要拿这事开玩笑。

  只是眼眸扫向一动不动看书的席子易,陈南西凑过去看他看的什么,却发现他看的是字母表。

  他赶紧将书合上,作势起身。

  这就尴尬了,恰好发现班长走神,竟然看字母表。

  信是何青青写的,即使没有署名。只是交代她的家庭情况而已,并没有提及其他。

  何青青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腌泡菜的,脾气急躁,性格暴戾,甚至有暴力倾向。小时候何青青没少受过家暴,包括何青青的妈妈,也经常被他爸爸打骂。

  而何青青来到这里,全是她妈妈拿出所有积蓄,加上东拼西凑用各种办法,甚至求来的钱。只为了成全女儿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而那个手机,是她苦苦等了好久,存了好久,也是因为要来韩国才买的二手苹果手机。

  毫无疑问,何青青的妈妈是伟大的。

  但是,花费这么多心血,苦苦挣扎也要留学,真的是明智之举吗?

  破天荒,下课后席子易迟迟没走。末艺有约早走一步,陈南西一直走神收拾东西,以至于没注意到教室里另一个人故意拖延的动作。

  等她走出教室门,却被叫住了。

  “你的书在这。”熟悉的声音将她思绪唤回。她惊讶的看着对方手里的书,“我的书怎么在你那里?”

  席子易不会告诉她,这是趁她走神故意拿的。可笑的是,她还好意思问。

  “你今天一直不在状态。”他说,似是抱怨对方忽略了他。

  看到席子易那张让她朝思暮想的脸,她瞬间什么烦恼也没了。忙跑过去和他并肩前行,“没什么,看到你我就开心。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她窃笑着,一脸猥琐的看向旁边的男生。

  男孩面薄,经不住逗弄,一下脸就红了,还别开望向一旁。

  陈南西像发现新世界,心里暗笑,竟然还让她遇到会脸红的男生,上天也太眷顾她了吧。

  他不说话,她觉得自己再说没档次,可还是忍不住和他说话。

  “你说我们得同学家里都很有钱吗?”她问,想问出她的困惑。

  “在这个国家留学花费并不多。”他道,意思是不一定有钱。“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她看着旁边皑皑积雪,富丽典雅的教学建筑,感叹道:“所以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没想到席子易心思缜密,又似是无意中提起:“是因为你今天收到的信?”

  回头看着男孩从一片白雪中向她走来,她瞬时慌神了,好像是做梦一样。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好像对她充满了疑问,想要探寻她的内心。

  她点头,将事情都告诉了他。他想知道,她就恨不得告诉他一切,毫无保留的。这就是她此时对席子易的真挚和热忱。

  本以为未经世事的少年公子会露出同情,却没曾他会冷静的对她说:“姐姐,她只是你的过客。”所以,不值得你为她伤神。

  反倒是她不解。

  “过客?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她和我只能相伴短暂一程,不应该付出真心?”陈南西问,一点没觉得如今他们已经迅速上升到谈价值观的地步了,而席子易也一直站在她面前没离开。

  他虽没再说话,但沉默代表他的想法。

  他还想说,包括他在内。

  但最后,那些对于陈南西来说残忍的话他第一次选择住口 。

  陈南西不认同,但也丝毫没生气。而是拍着他的肩膀,眼若点墨,笑道:“悄悄告诉你,我有一个优点。”

  “什么?”

  “固执己见,不听老人言。小班长,你比我小,为什么比我还深沉老练?这样会老得快的哟。”

  他懂了,就是他的话她根本不会听。

  她提了下书包,仰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帅哥单独吃饭!”

  她蹦蹦跳跳跑远的背影,席子易莞尔一笑,加快了脚步。

  吃完饭,她向席子易讲起了中餐馆的老板。席子易提议让老板招两个小工,但中餐馆老板不愿意,最后她只能说服老板收下何青青。

  回去的时候她还买了辣白菜寿司给何青青。

  她找到何青青时,何青青正在楼顶做饭,上面只有几个越南人,两人说话也毫不避讳。

  “你丢手机的事,告诉了你爸妈吗?”陈南西问。

  何青青点头,“当时我没主意,你又不喜欢我没主见的样子,我就告诉了他们。”

  陈南西只能叹口气。常言道“报喜不报忧”,显而易见,在手机还没找到之前,告诉父母只是给他们增加忧愁。何青青当时应是太慌张无助了。

  “现在先等结果吧。我那里有个旧手机,你先用着。”

  何青青眨巴着眼睛,泪意满满。

  “不准掉泪,我不喜欢女孩子哭。”陈南西压抑着烦躁,耐心对她说。

  何青青点头,对她坚定的说:“只要我们相处一天,我就都听你的。”有一种从此以后给陈南西当小弟的感觉。

  陈南西笑,帮她把酱油递过去,“该放酱油了。”这韩国的调料她们认识的就只有酱油和醋,一直就一个味,但海鱼多,也不觉得味淡。

  “只是,我爸后来就不接我电话了。”她提到伤心处,不免情绪低落。陈南西固然不喜欢她的负能量和没主见,但是大家一起相处,她的心不坏,陈南西自然觉得能帮的一定得帮。

  于是开解道:“这种事他们也没办法。估计是一时怨你没守好东西,就像我们小时候打破东西,爸妈都会不开心,是一个道理。”

  “不过这都是一时的。父子没有隔夜仇。”

  陈南西说得好听,何青青本就没什么主见,一时情绪好转些。接着又一边吃饭一边对陈南西说:“其实我爸有时候对我也挺好的。我们家虽然住的是土房子,农村的那种。但我的房间却是粉红色公主房,就是网红直播的那种房间……”

  陈南西认真听着,将寿司打开。

  她夹了一块,继续说:“但是他打牌输了,或是没赚到钱,就会打骂我和妈妈。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努力读书的原因都是因为她。告诉你吧陈南西,我出国就是想争一口气,替我妈妈争一口气。”

  陈南西在心里问道:“替妈妈争气吗?难道首要的不是替她减少负担和烦恼吗?”

  “为什么要争一口气?被看不起了吗?”陈南西问。

  何青青文化成绩不好,喜欢唱歌,就走了艺体。

  但她们家的家庭条件不好,父母为了供她读书,受尽了苦头,如今还选择花钱从国内普通三本转入韩国后现代音乐最好的学校,周围的亲朋好友无不讽刺。特别是何青青的奶奶,重男轻女,从何青青一生下来连带对她妈妈也不喜欢,说尽了风凉话。

  想起母亲受过的苦,何青青励志要拿下名校文凭,拿到高工资。

  “将来我要在市区里买房,把我妈妈接进城里。我打听过了,如果我毕业,起薪是8000,再加上外快……”只有在这种时候,何青青才是明亮有光芒的,尽管现在这里还没人看到她在台上表演的样子。

  不过听过何青青的经历,她算是理解到了天下父母亲。

  随即她将老板的联系电话告诉何青青,“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一小时7000,包一顿饭。”

  何青青激动的接过,连连道谢。

  彼时都只顾得上高兴,并不知道大家即将经历的是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个女孩气冲冲的跑过来,打断了两人。

  “陈南西,你骗我!”

  陈南西抬头,淡定的看向顾语欢。

  “我骗你什么了?骗财还是偏色?”她笑问,单手撑着桌面。

  顾语欢瞪着陈南西,冷哼,“你们的同学都知道,席子易喜欢你。你还骗我你会帮我。”

  陈南西狂笑,上气不接下气,“谁告诉你的?我怎么不知道席子易喜欢我?”

  “是谁不重要。你们的人都知道,席子易看到你就笑,你还假装不知道,玩弄他的感情。”完全像是替心上人来打抱不平。

  何青青点了点没形象大笑的陈南西,惊讶的问:“真的?难道不是你……”穷追猛扑席子易?

  她还没说完,就被陈南西打断了。

  “江湖传闻真可怕。我辛辛苦苦每天追着席子易跑这么久,竟然被传成席子易喜欢我,惨被我玩弄感情?是哪个眼瞎的传的,我竟然会这么开心!哈哈哈……”

  陈南西真想马上告诉席子易这狗血的八卦消息,却听到一声惊叫,竟是顾语欢扑过来。

  可陈南西小学就开始拿武术大奖,一招就将对方的手擒拿住。

  “倒是我问你,你和我家小班长什么关系?”陈南西凑近,看着对方原本皎白的脸蛋瞬间通红,布满红血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