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末艺生日
禹以2018-08-20 21:062,121

  女宿管吓得哇哇大叫,说着听不懂的韩语。没多久就有几个韩国大汉来,又没过多久,学校负责的老师就来了。

  负责留学生的中国老师看到状况,只是稍微震惊了下,还安慰几个女生道:“你们是正当防卫所以不必担心。门口写着男生禁止入内的,所以你们很难担责任。”

  陈南西用纸凑着鼻子,看着同样脸如白纸的末艺,结果末艺二话不说又去踢了两脚,周围的人赶紧阻止。特别是几个韩国人,又惊又怕又小心的看着末艺,毕竟这个国家的女人连说话都怕太大声了,更是以撒娇走天下。也许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暴力的女人。

  等人被送上救护车后,那胖胖的老师还回过头笑起来,问三人:“谁爆的头?”三人没谁吭声,陈南西站在最前面,将两人隔在身后,问:“我们要受到什么处罚吗?”她的心里仍然是担心的,就怕当真出了人命,毁了三人的一辈子。

  她越想越恐惧。

  那老师一边摆手一边解释,“这后果到了医院再说。我就好奇,你们三个到底是不是女生?”这是打趣,三人都没再吭声,说什么都没心情。

  末艺又站了出来对老师说:“事情因我而起,也是我先动手的,和她们没关系。”

  陈南西却说:“老师都说了,等医院结果出来再说。”心想这末艺也忒傻,现在就一个劲往自己身上揽责。这样也好,算她有自知之明。

  老师见三人也没心情和他八卦,这才离开。

  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就不了了之了,大概是男生也没什么大问题,更想把这件事传出去。不过大家也想得通,被女生打趴下,说出去不该在这里混的人是他才对。

  三人仍然正常上课,只是关系没有之前那般泾渭分明。再加上末艺一再保证在这一年内不乱搞男女关系,三人这才谈拢。

  但分分合合,谁又知道女生间友谊的小船什么时候就翻了?说实话,两人都对末艺不报任何希望的,关键在于,末艺最近过生日,只邀请两人吃饭,何青青心动了。

  还是何青青主动帮末艺说好坏:“她也没那么坏,知道我们是好人主动求交往。而且你们是同一个班,抬头不见低头见,南西,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生日,肯定特别难受。我刚来的时候都哭了……”

  这老实人,打起了感情牌。

  “什么时候过生日?”陈南西坐在操场上一边看席子易打球一边问,她只想何青青比住嘴,不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后天,后天中午我们出去吃饭。她请客。”何青青接着补充。

  陈南西点头,还是对何青青说:“千万不要被美食收买,她可是危险大boss,小心一口吃了你。”

  “她有那么大的胃口吗?”

  ……

  末艺生日那天,上课时末艺就在和陈南西商量去哪里吃饭,在陈南西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末艺一下课就找到席子易。

  席子易刚接完水回来,就被末艺和陈南西堵在了门口。

  他抬了抬眼眸,眸光在陈南西身上,却听末艺问他:“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没有。”意料之中的回答。

  陈南西并不气馁,反越挫越勇接着问:“末艺的生日,她在这里就认识我们几个,她就想邀请班长大人你吃个饭,你就给个面子答应她吧。”

  席子易继续看着陈南西,沉默一会儿,看到这,陈南西觉得有戏,给末艺使了个眼色,末艺忙说:“对对,班长,你这么帅,这么酷,不会拒绝我一个弱女子的请求吧。”

  席子易却对末艺礼貌的说道:“谢谢你的邀请。但我今天确实有事,你的生日礼物,明日送给你。”

  席子易一脸生人勿进,如果不是为了陈南西,末艺才不会没事招惹这个别扭又挑不出毛病的复杂人,她不是陈南西,得到拒绝后,马上就放弃了。还笑着说:“很期待班长明天的礼物哦。”

  陈南西还想说什么,却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末艺拉走,刚到的老师见到三人,八卦心顿起,趁着进教室的空档,就对席子易八卦起来,但席子易一直说,“没有,没有。”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有。

  一下课三人就一起去找餐馆。韩餐大家仍然吃不惯,包括陈南西这种吃辣的人也不是很喜欢,末艺是北方人,甚至带了点新疆少数民族的血统,更是对当地的传统菜不甚喜欢。而何青青,湖南人,和陈南西一样偏爱辣椒,这次一定要去吃家乡菜。

  好不容易三人才在出入境管理局对面找到两家中餐馆。

  中餐馆在二楼,老板是个中年大妈,五十岁上下,微胖,她围着围裙忙活着,一看就是常年劳动过的劳动人民。三人进门,之间门内的客人屈指可数,又听到老板娘用一口东北话问三人:“想吃点什么?”

  看完菜单,三人不约而同点了火锅,只是在韩国吃火锅,价格肯定是国内的三四倍。

  “老板,你也是中国人吗?”陈南西好奇一问,没曾想老板是个热络的人,见到本国人更是如同看到自己的孩子,忙点头:“我是东北的 ,你们是哪里人?”

  后来陈南西才知道,但凡是在国外遇到国人,大概第一句话就会问你:“中国哪里人?”但凡是家乡的地理位置很近,两人一定会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莫名激动。

  “我四川的。”

  “我山西的。”

  “我湖南的。”

  “你是四川的呀?我们的火锅底料还是专门找了四川的师傅做呢。”老板娘说着,给三人加了很多小菜,又问大家来韩国多久了。

  “不长,半个月都不到。”陈南西接着说。

  “我来这里二十几年了……”店老板一声感叹,眉目间有一种愁苦,是三人暂时不能理解的。三人闭嘴,却听陈南西问道:“那真的很久了。那时候为什么来这里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