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家事国事
禹以2020-02-07 14:301,834

  二十几年,年岁和三人的年龄一样。

  “老板娘,你当时为什么来这里?”陈南西好奇地问,眼睛看向老板娘微微佝偻的身躯,仿若看到当年来到此地的大多数国人。

  “逃难来的,”三人并不知道那时候有什么灾难,老板娘提到此,滔滔不绝说起自己的过往。

  “刚来的时候我也是打黑工,语言不会,一直也没谁教我,就在店里洗碗。”

  “那当时这里的工资应该也比国内高很多吧?”陈南西道。

  “我家兄弟姐妹好几个,这么几十年挣的钱,借了亲戚,养了孩子,自己没用过什么钱,反而落下一身病。”她指着自己的腰,对三人说:“你看我的腰都快废了,全是年轻时候留下的病根。”

  陈南西也想到自家的母亲腰不好,不禁对这老板娘多了几分关切。“怎么说你现在也是老板,还开在出入境管理局对面,来这了吃中餐的中国人肯定很多。”

  老板娘苦笑了几声。

  “现在生意不好做了。现在外面很多餐厅都关门了,人都没有,做不下去,我这店也快完蛋。”她说的时候还笑着的,不知道是调侃还是抱怨。

  “南西,如果打仗了我们怎么办?”小老百姓就和何青青一样,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往最坏的打仗上面想。

  陈南西毫不犹豫的开口:“我相信祖国,不会不管我们的。到时候我们跟着号召行事就行了。”

  何青青担忧的点头,仍然忧心匆匆的看着陈南西。她胆小,经不住吓。

  “别担心了,赶快吃饭吧。再说,如果真要打仗,我们国家一定会先让我们回国的,一直都是这样的。”

  老板娘笑着,不知道是笑何青青的胆小还是笑我陈南西的自信。一边刷着蔬菜的末艺反而说了句不知真假的话:“我问过我姐了,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我们就赚到了。到时候回国,国家肯定会帮我们安排,到时候国家肯定会问我是继续读书还是工作,如果我想工作,肯定会安排个好工作给我。”

  陈南西想说她也想得太美好了,也不知道她姐是从哪里得到这么不靠谱的消息。但是她和所有人一样,绝不希望两国之间真的交恶。

  吃完饭结账的时候,老板娘好像很喜欢陈南西,就对她说:“你想打工吗?”

  她愣了下,却见何青青抬起头,欣喜的看向老板娘。陈南西才点头。

  “我这店之前的人都已经辞了,现在来了些留学生生意稍微好点,如果你要打工,就到这来吧。”陈南西忙点头,爽快的答应下来。

  末艺却说:“打工?这不是穷学生干的事吗?陈南西你家很穷吗 ?”

  陈南西无语的看了末艺一眼,将卡拿出来说:“刷我的卡吧,末艺你今天过生日,在我们那边没有过生日请吃饭的道理。”

  末艺面色一沉,打开陈南西的手反问:“在我这,没有别人请客给钱的道理。”

  陈南西还想说什么,老板娘看末艺贵气逼人,直接拿走了她手中的卡,并笑呵呵对陈南西说:“她应该很有钱。”意思就是陈南西没钱,还是省着点花。

  “这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陈南西强调,何青青拽了她一下,忙打圆场,“南西,今天收好是她做东。你不要和末艺争了。”

  “和我争?”末艺嗤之以鼻。

  陈南西总算知道,有一种朋友,你想远离也远离不了,她其实不会对你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可那些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就像是一根刺,让你如鲠在喉。

  这就是陈南西如今对末艺的看法。

  离开前,老板娘还给陈南西留了联系方式,并说:“这里离你们的学校也很近, 三四分钟就到了,尽快来,不然我得找别人了。”

  陈南西忙点头,和老板娘又客气寒暄一番。很庆幸的是,即使如今韩语不好依然能找到兼职的工作 。而是否是末艺认为的那般家里没钱才勤工俭学,陈南西觉得,勤工俭学和家里经济情况没多大关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挣钱养活自己是最基本的事。

  事实上,从十八岁开始,陈南西就不再问家里人要钱了。甚至留学的学费,很大一部分都是她自己的钱,所以她和何青青一样,早已学会精打细算。

  回去的路上,末艺还问:“你当真缺钱,要不我借你?”她也是好心,一般情况她是不会向别人借钱的。

  “不用,我钱够用。”陈南西拒绝,何青青多看了末艺几眼,欲言又止。

  “那你还去打工?我还想你陪我去逛街呢。”末艺说。

  “我不喜欢逛街。”陈南西加快步子,末艺在后面跟着,囔囔到:“你脾气可真大,我可没骂你你就又生气了。”

  何青青在这时却红着眼睛问末艺:“你就那么看不起穷人吗?”

  末艺回看她,突然笑出声,眼梢一抬,问:“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难道是穷人?还是说,你现在正在替穷人打抱不平?”

  何青青哑口无言,她不是末艺的对手,只弱弱的说:“我觉得,你这样看不起没钱的人是不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