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称姐道弟
禹以2018-08-20 21:063,234

  “苏州。”

  陈南西仔细咀嚼着这两个字,心中忽然对苏州这个地方有了莫名的向往。

  “听说京杭多出俊男美女,一看小班长你就知道名不虚传。”陈南西一个劲的拍席子易的马屁,席子易走路自带风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名门培养出来的贵公子。

  席子易嘴角微勾,在人群之后,破天荒转过头问陈南西,“你是哪里人?”

  “我是……”陈南西偷笑,没能回答,席子易就被老师叫走了 。

  晚上,陈南西想到今天和席子易说上了话,之后还加了微信,兴奋得睡不着觉。也有过喜欢的人,但是像这种程度的欢心和喜欢,还是第一次遇到。

  席子易,你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走开,不要碰我!”走廊处,传来末艺的呵斥,惊得陈南西和何青青都从床上爬起来,因为末艺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惊慌,两人打开房门,就见闫靖宇正将末艺揽在怀里,还想去强吻她。

  “小艺小艺……你不想要我吗?我什么都给你,只要你要我……”闫靖宇喃喃出声,神情激动 ,一双手还在末艺的身上胡乱摸着,一看就是猥琐。

  何青青早已吓呆,陈南西却更加冷静的看着,观察。两人本是情侣关系,现在这种情况是不是调情?

  何青青站在门口问陈南西:“怎么办?末艺好像不是自愿的。”

  “陈南西,帮我!”末艺叫唤一声,却听闫靖宇立刻打断她的话:“别坏老子的好事,谁敢坏老子好事我让她在韩国兜着走!”

  何青青的心脏狂跳,手指紧抓门框,颤声问陈南西:“怎么……办啊?”

  陈南西直接从房间里拿出扫帚,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敲到闫靖宇的后背,随即一脚踢过去,正中他跨步。动作太快,出乎意料,闫靖宇重重的摔在地上,末艺慌忙从他怀里跳开,和陈南西站在一起。

  末艺嘴唇微颤,发丝凌乱,瞳孔的光芒涣散,一看就受到了惊吓,可这并不影响她接下来的动作,她拿起陈南西手中的棍棒 ,一棍打在闫靖宇的腿上,大骂:“我说了我不愿意,不愿意,你要强来,让你强来!让你强来!”

  闫靖宇忽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陈南西急中生智,赶紧将末艺一把拉进房间,将门死死的关上。

  旁边的何青青看向眼睛通红如同魔鬼的闫靖宇 ,随即也将门一关,随即滑到在床上 。耳边还回荡闫靖宇吃人一样的话:“谁敢坏老子好事我让她在韩国兜着走!”

  三人赶紧拿起手机想办法,陈南西在外面的砸门声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席子易。

  陈南西:班长,有一个酒鬼正砸我的门,在线等怎么办?

  没想到席子易秒回:你住哪里?

  陈南西:校外宿舍810号。

  末艺捂着脑袋,一头就栽倒在床上,陈南西的鼻尖冲刺着酒精的味道,一闻就知道末艺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她一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末艺,一边继续联系席子易。

  席子易:你不要怕,门是电子锁他进不来,我五分钟就到。

  又没想到席子易竟然会亲自来,她好像没那么讨厌末艺招惹的祸害了。她又看向处于昏迷中的末艺,觉得这个女孩仍然不能结交,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她和何青青得离她远点,如果是对方拿着刀来找她呢?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勇气拿着棒子敲下去。

  她的手指仍然在颤动 ,听到外面的砸门声和威胁声,仍然胆寒。

  “陈南西,这是我和她的事,开门!”

  “我再说最后一边,开门,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好好混了?你不知道你招惹的是谁,我告诉你,我和你没完!”

  “等着去死吧!”

  陈南西坐在椅子上,手里仍然拿着那根木棍,看向末艺,神情越来越复杂。

  四分半的时候,电梯响起“叮咚”声,陈南西靠近房门,就见微信有人回他:我到了。

  席子易到了,陈南西听到了席子易制止闫靖宇的声音,闫靖宇处于醉汉状态,依然凶狠的告诫席子易不要管。

  “我已经通知了宿管和老师,如果你再不走,被他们抓个正着,这个国家你是待不下去了。”门外,昏暗的灯光下,席子易沉稳的声音那么有力,陈南西不自觉的放下木棍,长嘘一口气。

  “席子易,你和那个陈南西一样,怎么这么爱管别人的闲事?这是我和末艺的感情纠葛,你们管不着!”闫靖宇手一挥,重重的打在席子易手臂上。

  “你砸的是我们班同学的门!”席子易抓住对方的手臂,将他拖到楼梯口,沉声问:“你真想就这样回国吗?”

  这是威胁。

  但这队闫靖宇很受用,只是走之前他还在怒骂陈南西:“你让陈南西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她!”随之极其痛苦的皱眉,席子易看出他后背和下档受了伤,而且严重。

  等人走后,他笑了声,正要离开,却听见开门声,他一顿。果然陈南西已经追了出来,小小的个子,穿着粉色的拖鞋,声音发颤:“席子易,你受伤了吗?”

  他站在楼梯口,淡漠的说:“没有。”

  陈南西虽然疑惑,仍然问:“这么短的时间,你真的联系了老师和宿管?”

  见他摇头,陈南西知道他是孤身前来的。

  “原来你除了帅,还这么勇敢。”陈南西一脸崇拜的看向他,却见他嘴唇紧抿,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就直接走了。

  “谢谢你救了我。”像是武侠剧里的英雄救美桥段一样,陈南西想强行以身相许,如果没有那么喜欢他她就实行了,但她这些话还没说出来,就紧张的不行,她还是不敢的,担心对方觉得她不正经。

  过了好一会儿,陈南西正想问席子易安全到家没,还没发消息,就见席子易发来消息:交友需谨慎。

  还没等她开心完,就听到何青青的敲门声。

  两人抱团取暖,做下决定,从此后远离末艺。

  第二天,末艺在陈南西的房间里醒来,却没发现陈南西人,她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才去上课,迟到必不可免,可她很生气的是,陈南西竟然不叫她起床。

  老师关切询问末艺的状况,上课时,末艺和陈南西一组练习对话,末艺不按照课本上的说,对陈南西说:“昨天晚上,谢谢你。”

  陈南西却说:“不用谢,以后不要靠近我和何青青,遇到这样的事希望你能自己处理好。”

  “为什么?”

  “我们虽然善良,但不傻。”

  “你怎么可以这样绝情?我原以为你……”

  “我不傻,还聪明。”

  席子易就坐在两人的旁边,紧挨着陈南西,这是陈南西私下找老师调换的座位。席子易听着两人的对话,没说话,却微微笑了一下。

  但末艺还在继续,态度大变, 甚至声音里带了哭腔:“对不起,我不该麻烦你的。你不知道,那个你那生对我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用中文委屈的诉说,是个人如果听到都会心生怜悯 ,如果是男生,估计会原谅她所有的错误。

  陈南西心意已决,大有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样子,再加上昨天席子易提醒她的话,她义正言辞的说:“你太危险了,我怕你。”

  一上午的课,末艺都心不在焉。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件事,让席子易开始理会陈南西的喋喋不休了。

  “你真的不住校吗?”陈南西问席子易。席子易点头,接着她又问:“那你家离学校有多远?你昨天怎么那么快就赶来了。”

  “十分钟,跑步四分钟。”

  陈南西小手鼓掌,一脸佩服,双眼发光:“哇,你好厉害,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男生 。”

  “姐姐。”席子易满脸无奈,觉得陈南西一直把自己当小孩调戏,接着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觉得我年龄小,好调戏?”这是他一直都想问的问题。

  陈南西赶紧摆手,就差没握住席子易的手表明忠心。对天发誓般对他说:“不是,我是打心眼里喜欢你。”

  但她信誓旦旦的模样却让席子易脸一红,笑出声。他觉得陈南西并不是真的喜欢他,只是爱和她开玩笑,所以他说:“知道了,姐姐 。”

  陈南西大他三四岁,叫姐姐是应当的。陈南西觉得大概是自己的善良和勇敢打动了他的缘故,也亲切的叫他一声“班长弟弟”。

  “班长弟弟,下课后我们一起去吃饭怎么办?”

  虽然关系有所进展,但席子易仍然一口就回绝了她:“不!”直截了当的拒绝,被伤了自尊心,陈南西却不伤心,反而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他,“昨天那个男生说不会放过我,我怕他打我,班长弟弟,你这么厉害,一定要保护好姐姐我啊。”

  席子易一脸无语的看向卖萌的“姐姐”,知道一早不应该和她称姐道弟。什么叫厚颜无耻,趁胜追击,得寸进尺?陈南西做得一样不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