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登门寻仇
禹以2018-08-20 21:062,124

  最终,席子易是没有和陈南西一起吃饭,陈南西被末艺叫住的功夫,席子易的人影就不见了。等再回过头,又得明天才能见到席子易,陈南西自然不满末艺。

  末艺却一反常态,也许真的被昨天的事吓到了,她一再道歉,态度到位,诚意到位,就连表情也无可挑剔,何青青都大为吃惊,她以为末艺永远都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陈南西反而觉得她现在就如同末艺,被其他的男生纠缠上了。一不做二不休,她毫不留情地对末艺冷声说:“你这么好的条件,什么样的朋友找不到,我又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大姐,拜托你行行好放我走吧 。”

  末艺竟眼睛一红,好似失望透顶。

  “陈南西,你当真绝情?”她威胁着反问对方。

  陈南西看都不看她一眼,道:“你最好现在清楚我是什么人。还有,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用不着套路,也用不着演戏,让开,我要去吃饭了。”

  “你不要后悔!”末艺撂下最后一句,嫉恨的看了一眼何青青,转身就走,留下一阵闹心的香气。

  何青青赶紧凑过来,小心谨慎的问陈南西:“她就这样走了?会不会打击报复我们?”

  “别怕,我们有班长保护。”说着,陈南西带着何青青先到食堂溜达一转,何青青亦步亦趋的跟着,小声询问:“我们不是不去食堂吃饭了吗?”因为穷。

  “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走。”

  何青青大概是知道她的目的,应该是去看那个小班长去了。

  两人先回了宿舍,可很晚都没等到末艺回来。闹矛盾归闹矛盾,陈南西没想象中那么狠心,好歹相交一场,陈南西就让何青青问末艺在哪里。

  “她在酒吧。”何青青嫌弃的说。

  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此时,陈南西谈起了人生:“就算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人与人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我们得接受。”

  何青青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不喜欢她。”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可复杂了,我觉得末艺还会找上我们。”陈南西分析 。

  “为什么?”

  “因为我们善良好欺负啊。”

  何青青不可置信的看向陈南西:“你还好欺负?”

  陈南西点头,叹息。

  末艺回来的时候,楼梯上闹哄哄的,除了末艺以外,还有韩国人,陈南西和何青青都张大了眼睛躺在被窝里,心情一阵忐忑,也不知道末艺是如何这么几天时间就认识了韩国人,还一起喝酒。

  末艺没再打扰两人,告别了几个年轻人就进了门,如果还是朋友,陈南西一定告诉末艺,不要把陌生人带到自己家门口,特别是女生,她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好多天的时间里,末艺和两人都形同陌路,就算是见了面也都不打招呼。但哪怕末艺和陈南西是同桌,陈南西也不觉有什么尴尬,毕竟她是先说不要做朋友的那个。

  但没过多久,陈纳西就知道了,末艺并没有放弃和她做朋友的决心。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陈南西都搞不懂自己有什么资格让对方这么坚定的选择自己。

  比如她去洗衣服,却发现衣服洗后仍然脏脏的,特别是冬天的衣服上沾着许多毛,这让她头疼不已。难道是自己操作有问题?她不耻一问,却问到一个越南学生,好巧不巧这越南女学生本就是以到韩国嫁人为目的的,中文不会,英文更不会,韩文说得乱七八糟,但勉强教会她怎么用洗衣机。

  再洗一遍,衣服还是脏兮兮的。

  百思不得其解,提着衣服回寝室的时候正碰到何青青,就把这事向她抱怨。何青青倒是满头雾水,没想到末艺却出门对她说:“你操作不对,应该先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洗一洗。洗衣机是公用的,里面很脏的。”

  陈南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所以洗了两遍也是一样的结果,末艺就跟着她又上楼去洗,这一次终于洗干净。

  接着又是闫靖宇来闹事,末艺最先不出门,陈南西刚好回寝室,一看是闫靖宇掉头就想离开,却被闫靖宇死死地抓住胳膊,好像是逮住了冤大头。

  什么愁什么怨?

  陈南西正对天发誓自己和末艺已经一刀两断,闫靖宇还不信,叫嚣着要出手报仇,大掌举起,迎面就向她的脸扇过来。就在这时,一棍子重重地落在闫靖宇的手臂上,“啪”的一声,引得好几个越南女生都好奇的打开门来看热闹。

  只见末艺拿着棍棒,又是一棍子敲在闫靖宇身上。闫靖宇本来就是来找末艺复仇的 ,哪里受得了这气,陈南西见状不好,马上打宿管的电话。

  而那边,末艺和闫靖宇已经搅打在一起,陈南西震惊的看着,头一次见末艺这么暴力,忙去拉拽闫靖宇。只有闫靖宇一边大人一边骂人:“骗了老子的钱,又骗老子的心。某艺你这个婊子,把欠老子的都给吐出来。”他一把抓住末艺的头发,要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对方身上。

  何青青也来了,吓得牙齿发抖,就听陈南西凶残地命令她:“拿武器上!”

  何青青什么也没想,也思考不了,莫名其妙就拿起角落里的消火栓,往那踢人的男生头上砸去。

  顿时,男生轰然倒地,血花四溅,眼珠子一眨一眨的,却是白眼直翻。

  “你怎么砸她的脑袋?”陈南西拿过何青青手中的消火栓,心都凉了。末艺已经被打得摔倒在地上,眼睛红肿不堪,恨恨的看向闫靖宇,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又从地上骨碌碌爬起来,一脚踢过去,闫靖宇痛苦的叫唤一声。

  “怎么办?我杀人了!”何青青顿时也红了眼。

  “别怕,有什么罪我们一起担着。”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鼻血长淌的说,将手中的消火栓往地上一扔,一场战火就这样被平息了。只是宿管赶到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