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归来
潇湘羽2018-08-21 12:056,934

  即将靠近码头,舰队抛锚了。

  周海蔚将结尾工作交给了李少伟和崔劲,自己则和万顺匆匆往医院赶。都到这个地方了,风平浪静的,估计这海兽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了。

  上了码头,迎接的队伍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周海蔚并没有理会他们,他现在很忙。

  刚上了车,羽灵希又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叫人去找……失踪的……快去……”

  周海蔚猛地想起来,还有重要的事情忘了,马上呼叫李少伟,叫舰三带着应急舰一号二号去刚才抓海兽的地方找人,后续工作交给崔劲。周海蔚现在真的无暇分身去管那么多事了,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羽灵希安好,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万顺这时算是真正佩服羽灵希了。她一个人找海兽,还独闯险境,为了抓海兽差点连命都没有了。现在人还在昏迷中,依然记挂着后面的工作。这样的精神,堪比军中男儿。

  就在码头上忙着搬运大海兽的时候,还有两个人不爽。

  一个是王佳佳,她看见羽灵希真的抓了个大东西回来,还再次受伤,被周海蔚抱回来。另外一个是纪无忌,他本想靠这个大海兽给周海蔚打击,就算杀不了他,也要他损兵折将,降低他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这一切,都因为羽灵希而改变。

  羽灵希现在当然不知道有两个人已经把她当做眼中钉了,不过很快就知道了。

  就这样,羽灵希又再一次进了重症病房,实际上也不是重症,只是周海蔚不想有意外。

  二楼的警卫员见周海蔚又将羽灵希抱回来了,都很惊讶。这才出去不到两个小时,结果回来的时候羽灵希就不好了,而周海蔚一点事都没有。这样他们心里难免有猜测。

  周海蔚依旧在外面干等着,不过没那么着急了。主要羽灵希安好,就算有什么事,他养她一辈子都可以。他也不想想,羽灵希是否愿意让他去养。

  而那一头,大海兽在6架直升机的牵引下,将海兽拉到了码头,然后起重车开始作业,协助直升机将海兽往陆地上运,直接从西门进。这个过程很难,因为海兽太大了,而基地内的道路让起重车不能伸展,于是崔劲请示周海蔚,是否可以运送到战车基地去,因为时间紧迫,再过不久海兽就要醒了。

  周海蔚想了想,羽灵希是要他抓到操场上晒太阳的,这海兽的运行轨迹好像是跟太阳方向相反,难道是因为海兽惧怕太阳?如果是这样,将海兽送到战车基地也是可以的。当时羽灵希并不知道有战车基地,所以只说送操场。

  周海蔚指示崔劲往战车基地运送,叫战车基地马上腾出位置来。并且叫上工程科的,将地打个洞,然后将海兽的壳打个洞,把海兽固定在地上,免得海兽跑了,到时候致全岛都会被它毁了。

  直升机和起重车开始往战车基地去,虽然走海里要省力,但是这样一来又要费很多时间,而且车队基地那里没有码头,起重车过不去海边。

  在战车基地,车队接到命令都纷纷驶出去,不到两分钟,基地就空了。然后工程兵按照警卫团的情报,估摸着海兽的大小,在地上远远打几个洞。

  时间已接近10点了。大海兽在太阳的照射下蔫蔫的,微微睁开眼睛。它开始恢复意识了。现在它已经到了车队基地,直升机和起重车正在将它降下。

  当海兽贴近地面,地面上的温度烫得海兽四肢微微抖动。

  士兵们心里都有些打鼓,害怕这海兽突然发难,会不会吃人?于是加快速度,将牵引的钢丝线固定在扎在洞里的钢管上,又另外用铁链将铁网的一些边缘固定在地上,保持铁链与地面一个角度,这样海兽就挣不开了。海兽的壳距离地面有两层楼那么高,背部还要高。远远看去,像个大展览馆一样。

  工程兵还在海兽的四肢中间挖了一条沟,倒上汽油,如果海兽乱动,就点燃汽油。这是刚接到的命令。

  全部工作做完,都过了10点半了。

  外面有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记者。刚在码头没有采访到负责人,现在都跑到这里来看海兽,并希望能采访到有空闲的将领。

  崔劲忙得出了一身汗,正准备回去冲凉,就被守在外面的人围住了。

  “崔团长,你们这次的计划就是抓这个怪物吗?这个怪物是怎么发现的,又是怎么抓到的?这个怪物看起来如此之大,现在是死是活?”

  “崔团长,为什么没有看见周将军呢?听说这次任务是周将军的最高指挥,而且还有一位神秘的女士。刚上岸的时候,周将军抱着的是那位女士吧?请问那位女士是谁?她跟周将军是什么关系?是不是那位女士受伤了,所以周将军赶去医院了?”

  “崔团长,李上尉又带人出海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后续任务啊?听说周将军出海就是为了寻找失踪的潜鱼和救援的人员,为什么现在只抓回来这么一个怪物,是否此次事件与这个怪物有关呢?”

  各种提问,让这个一向不喜欢与人打交道的崔劲厌烦。但作为周海蔚的警卫团长,这些机密事件他当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为什么要告诉他们啊?机密机密,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何况还牵扯到周海蔚的隐私。

  “抱歉!一切都是机密。不过你们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我可以允许你们过去观察拍照。不过我先提醒你们了,这个东西可不好惹。”

  崔劲指指后面的海兽,然后不管他们就带着队员准备乘大巴离去。

  车队基地交由车队的人看管,其他参与作战的人员都随崔劲上了车。不过后面还跟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是新闻科的中尉,刘铭。因为长期报道军队事件新闻,他跟周海蔚打交道少,倒是跟崔劲李少伟关系很好。

  刘铭上车直接找到了崔劲,小说对他说:“什么情况?”

  崔劲也不好直接拒绝他,只跟指着上面对他说:“你想知道啥,我得先请示上面。”

  “一开始出计划的时候就神神秘秘的,这关于任务方面的我不好去涉及。但现在都回来了,还不给知道点?我又不是大喇叭!”

  “那你也是喇叭啊,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全部人都知道啊?”

  “瞧你这话说的,我这不都是报道周将军的好事嘛!让我先透点消息出去也没关系吧?”

  每次都是刘铭先得到重要消息,这样他在新闻科的地位才能居高不下。但他也是个玲珑的人,该怎么跟人打交道,哪些东西不能写,哪些人的事不能说,他都清楚着呢。

  “不是我不说,实在是这次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啊!咱老大连作战计划的内容都没有,都是现场操作的。”

  “啊?”刘铭不可思议得看着他,“这,周将军还能做出这样的……”

  这也实在是只有周海蔚才敢做出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事来。

  “咱老大还做了很多以前没做过的事呢……”自觉失语,崔劲赶紧闭嘴。

  “喂喂喂,你说说,都是些什么事?我听说,周将军好像跟一个女的关系不错。”刘铭用“关系不错”来代替“关系暧昧”。

  “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打听!”

  崔劲闭口不谈。刘铭再三追问,崔劲也不开口。看来,这事确实是真的了。这下,刘铭心里也有底了,也就放弃再去问了,省得惹崔劲不满。

  医院这边,万顺很快处理了里面的事情。羽灵希除了发烧外,就是脚腕有一条伤口,最后就是“老伤”肩背了,这可不是一下子就能整好的。

  万顺走出来,周海蔚从椅子上站起来。

  “没什么大事,在退烧呢。那个……那个背上的伤势有加重的迹象,最好这段时间别再用翅膀了,不然真的废了。也不知道先前她用了什么法子动用了翅膀,明知道翅膀不好还要硬来。”万顺又是责怪又是心疼。

  “她现在醒着吗?”周海蔚也在深深的自责。

  “还没有醒,大概意识还是有的,你可以跟她说话,但是最好不要打扰她,睡眠能让她更好的恢复,也不会知道痛。”

  “嗯。你先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有时呼我。”

  万顺甩甩手臂走了。很久没这么“累”了,他还要去约会呢。

  周海蔚走进病房,羽灵希正用着增氧机,还吊着瓶,脸蛋因为发烧而红扑扑的。

  周海蔚看了一阵心疼,明明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硬是被羽灵希给牵动了。他在自责、内疚。如果不是因为他,羽灵希完全没必要去冒险。而自己一个大男人,却要让羽灵希去独闯险境。如果,羽灵希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不是要愧疚一辈子吗?

  周海蔚伸出手想去摸羽灵希的脸蛋,又怕吵着了她,然后伸手进被子,去抚摸她的背。好像抚摸她的背,能让她更好的入睡。

  果然,羽灵希眉心舒展,脸上浮现惬意。

  时间报了11点。周海蔚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时而看看羽灵希,抚摸她的背,时而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时候,李少伟传来信息,说是在抓海兽地点的附近深海找到了“潜鱼”,然后在别的几处海域找到了失踪的舰队,现在正在返航中。

  周海蔚兴奋的站起来,好像又打了一次漂亮的仗。

  不过这次战役的主角是羽灵希,果然没有白费羽灵希的心思,羽灵希的伤总是有回报的。周海蔚差点就要抱着羽灵希亲一口,然后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可怕,怎么会想到去亲人家?

  周海蔚尴尬的转过身走向窗户看着外面,还好没有人看见。

  随后,周海蔚回复道:直接送观察室,有伤的送医院,拒绝跟外人接触,一切保密。

  观察室在教学楼的负一层,主要是审查,责罚犯错的人,还有处理一些秘密事情的地方。

  李少伟又回道:送观察室是否合适?

  周海蔚回道:告诉他们,有人想要他们的命,观察室是最安全的地方。

  的确,观察室跟外界是隔离的,只有两个出口,都有队伍把手的。里面还设有铁门,每个房间都是封闭的,只有一个透气口。所以,没有授予权力,或者没有武器的人,是进不去的。他就不信,在他的地盘,还敢有人持武器闯进去。

  周海蔚继续看着窗外,阳光大好。不知道在这阳光下,还隐藏着什么阴私。不过,好戏才刚开始呢,他很期待这后面将要发生的故事。现在,就由他来拿这个主导权。

  半个多小时后,李少伟带着救援的人和失踪的人抵达码头,码头已经戒严了。除了接人的大巴,还有执勤的士兵,没有别人。巴士一行往管理区驶去。

  而收到消息的纪无忌则挥手甩掉了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夹。

  按照描述,人数比他们今天出发之前的要多很多,看样子是让他们找到人了。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让他们找到了!为了找到这只海兽,并且与它协议,已经花了很大的代价,没想到,什么收获都没有。

  等人员都送到该去的地方,周海蔚向观察室走去。

  其中一间房,“潜鱼”队长中尉崔利,也就是崔劲的孪生弟弟,此刻既是自责,又是感叹自己幸运此刻还活着。当看到周海蔚出现的时候,崔利激动的站起来向周海蔚疾步走去。

  “将军!”

  周海蔚摆手,示意他先镇定,然后叫他坐下。

  “你这次出海,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开始一切正常,后来就感觉潜鱼一直在原地,但是仪器设备都显示正常,也显示处于潜行状态。我看了潜行距离,一直都是那个数字,然后我要跟指挥中心联系,却发现,联系中断了!我们去操控仪器,却发现仪器根本不受我们控制。就这样,我们一直在原地潜行,时间也是正常的过。因为我们没有准备多余的物资,氧气也不够我们在水下消耗,所以我下令,在等待救援之前,一定要控制自己的呼吸和食物。好在兄弟们都能抗,就这样过了48个小时,有些兄弟实在受不住了,想要自杀让大家得到稀有的物资,我们都拦下来了。这些时间里,我们……真的就差点放弃了。”

  周海蔚深深吐了一口气,要知道,以他的性格,在出事的当天他就会派人去寻找下落。结果第一天出去的舰队也失踪了。然后周海蔚亲自带着李少伟出海,也差点回不来。在过了这么长的时间里,潜鱼里的人可能都意识到生还的机会很小了。如果指挥官也放弃了,他们分分钟就会死在里面。想一想,在深海里,什么都没有,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个心理压力有多大。

  “其实,这次我就是为了试验你们的心里素质的。”

  周海蔚说假话了,他知道如果他不处理好这次事件的话,以后的负面影响是很可怕的。

  “等下我叫人来做记录,等我通知你再出去。”

  “将军,为什么现在不能……”

  “这次竞技失败固然没有什么,我怕有些人有什么别的目的,想毁掉我的精英队伍。侦查处的总喜欢搞些事情出来,在我公布事情最终结果以前,你们在这里是最安全的。等下记得跟你下面的人说清楚。还有,这次事件要保密,祸从口出。”

  “明白!”

  周海蔚走出房门,叫文案进去做记录,自己则走向另外一边的一间房。

  这里是巡逻舰队的队长少尉楚连轩。楚连轩倒是很镇静,只是也在想这次的事情太奇怪了,而且周将军将他们都带到这里是为了防谁?

  开门声音响起。楚连轩看见周海蔚进来,赶紧起立敬礼。对于周海蔚,他有的是崇拜和尊敬。

  “坐!”

  楚连轩端端正正地坐下。

  比起李少伟、崔劲、崔利这几个年轻军官,楚连轩是最沉稳的,可以说性子像他。可惜楚连轩只对大海感兴趣,而海上的功绩比不得在陆地和天空,所以楚连轩一直还停留在少尉的职位上。

  “说说你遇到的事情。”周海蔚问道。

  “接到命令后,我命令巡逻一号和巡逻二号去事故海域查探。我到达潜鱼最后一次连线的地方,没有看到任何线索。又扩大范围向四周一千海里范围内巡视,还是没有接收到任何数据,水下探测也没有找到什么目标。到了下午5时许,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讯息,天色也快暗了,就下令准备回航。但是……”

  “出现了大风浪是吗?信号也连不上了?”

  “将军?”楚连轩惊讶的看着周海蔚。

  他知道他下面说的话,可能在周海蔚眼里就是敷衍之词。

  “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就在昨天。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来了风浪,越来越大。我也迷失了航向,然后多亏了那个人,才逃过一劫。今天也是因为那个人才能找到你们。”

  “这……”楚连轩垂暮思考了一会儿,道,“这真是很奇怪的事。我刚在海上的时候,得知巡逻一号和巡逻二号都隔得很远,而且潜鱼在这之前就已经找到了。但是大家都没有看到将军,不知道将军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我说了,全靠那个人。这次的事是个阴谋,我怀疑有人故意在给我找麻烦。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还没有证据。你对下面的人交代,这不过是一次测试而已,看看你们巡逻队的能力如何。潜鱼也是这样的。你,明白我说的吗?”

  楚连轩看着周海蔚,好像周海蔚告诉了他一些事实,又好像没有告诉他。但不管心里怎么想,他都会执行命令。

  “今天的谈话不要告诉第二个人。潜鱼上的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是!”楚连轩明白了,周海蔚只跟他一个人说了,这是对他的信任。

  “等下会有人给你做记录,完了之后你可以带你的人先在这里住着。”

  周海蔚起身走了。楚连轩敬礼送他离开。

  刚出房间门,就看见李少伟等在外面。

  “你干什么去了?”周海蔚不悦的说道。

  “哎,那些个新闻科的缠着我,我走不动呀。”李少伟故作委屈的说。

  “如果让李少薇知道你又调戏其他的女孩子,你觉得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那就是他的无赖等级又长一级。

  “呵呵,头您连这些都知道呀,您不是一直在病房那边么?”

  “我用知道吗?猜都猜得到。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还是说只有女人最重要?”

  “都重要,都重要,呵呵。”

  他不傻,要是说女人重要就要被骂,要是说工作重要,那就得罪了李少薇。

  “你都跟她们说了什么?”

  “呵!头您还不知道我吗?啥该说啥不该说我还不知道?”

  “就怕别人糖衣炮弹,你一时意志不坚定就投降了。”

  “哪能呀,再怎么糖衣炮弹,我心里早就有人了。不过就是逗逗她们玩嘛。再说,她们每次都是报道我们的好事,还是不得罪的好。”

  “要是让别人写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拔了你的舌头!”

  “这不公平啊,有些事情她们都猜到了!”李少伟赶紧叫屈。

  “什么事情?”

  “嗯……就是……就是……”李少伟小心翼翼的看着周海蔚。

  周海蔚眼睛一瞪。

  “就是您跟羽小姐的事情嘛。”

  “我跟她什么事情?说!”

  李少伟简直难以启齿啊。

  “她们都说,您跟羽小姐有暧昧关系。”

  周海蔚一脚踹上李少伟的胸口,李少伟没来得及躲,就坐在了地上。

  “唉哟唉哟,不关我的事啊,我什么都没说啊!”李少伟捂着胸口哭道。

  “你不说跟你说有什么区别吗?”

  感觉这句话有点语病啊,不过李少伟懂得是什么意思。

  “我真的啥都没说啊!就是早上在码头上的时候,您跟羽小姐……”

  周海蔚想起来了,在码头上确实让大家看到他跟羽灵希的一些“互动”。这些记者,真是爱嚼舌根,偏又说不得她们。

  “起来吧。”

  李少伟赶紧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太丢脸了,以后再也不在头面前提他跟羽小姐的事了。

  “不过,头!您是想以后让羽小姐留下还是想让羽小姐离开呢?”

  “嗯?”周海蔚瞟向李少伟。

  “哎哎哎,别发火别发火。我这不是干涉你们的私事啊,我就是想,如果想要羽小姐留下来的话,最好是把这次的事情搞大点,然后把功劳都往羽小姐身上推。这样就有理由把她留下来了。”

  其实叫羽灵希留下来,一方面可以给头做个伴,还可以治治头。领一方面,有羽灵希在这里,就有理由叫李少薇调到他跟前来。

  “然后呢?”周海蔚停下来淡淡的问道。

  “然后?然后就是羽小姐留在这里,大家都开心哪!”

  “你不要忘了规矩。”

  “规矩都是人定的嘛!这次的事情,羽小姐可是救了不少人呢。然后我再给她造点势,不就可以了?”李少伟出鬼主意倒是上手快。

  周海蔚沉默了一会才道:“这事你去办!”

  “好咧,保证让您满意!”李少伟高兴的拍手道。

  这样一来,两全其美。对了,照头的意思,就是头跟羽小姐是有戏的了?李少伟得意的点点头,这下头就不再孤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