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见
潇湘羽2018-08-21 12:053,800

  一百多年前,羽族人和人族发生了一场战争,人们只知道最后羽族人皇室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破壁残桓的皇宫在深山老林里。本来羽族人跟人族是和平共处的,甚至人族一个将军还和羽族皇室的大祭司结了连理,并育有一子。

  偏偏就是这样的前提条件也没逃掉两族相争,甚至都不知道是为了争什么,羽族皇室和羽族军队消失了,但是羽族人还是和人族交融生活着。毕竟一直以来两族相互通婚,两族人的血液都融在一起,两族也没有矛盾,所以并没有因为羽族皇室消失而改变太多。

  随着时间久远,人们都已经淡忘了,只不过是这场战争成了一个不解的迷。或许,只有战争发动者才知道原因。

  羽族是个特殊的种族,皇室成员有秘术,可以长生不老。孕育后代完全靠自己的意念修炼出来的,其中可以女性单独完成,男女性也可以合成修炼,意念越高,其后代能力越高。

  但是羽族的女王,从来都是一个人单独完成孕育后代的职责。女王不会老死,但是如果一个女王感觉自己修为不能提高时,就会把自己的所有修为都传给下一代,自己则形神俱灭。

  新生的女王则由大祭司照顾长大,当新女王长成之后,大祭司会选择是否继续协理事务,还是孕育下一代。但是大祭司不会把全部修为给下一代,因为在新的大祭司长成之前,老祭司还要主持理事,所以一般大祭司都是跟男性共同孕育下一代。代价就是,大祭司会老去,只是这是个缓慢过程。当老祭司觉得自己可以完全转移自己的修为时,便是形神俱灭时。

  普通羽族人是没有这个长生不死能力的,只有靠自己的修为来决定自己的寿命。而随着羽族人跟人族融在一起生活,羽族人都沉浸在现代化的方便时代里,慢慢忘记了自己的修为,有的连翅膀都长不出来了,或者有翅膀也不知道怎么使用,只能跟人族一起生老病死。

  茫茫的大海上,有一只大鸟在上面盘旋飞着。有的时候贴着水面滑行,有的时候踩水腾向天空,既不扑向水里,也不飞向高空,似乎在寻找什么。有的时候还停下来思索一番,背上两对翅膀扑腾着。两对白色翅膀,上面一对很健壮,靠下一点的似乎像刚长出来的一样,羽毛还未完全舒展开来。

  有一颗脑袋,有随风飞扬的齐背短发,有两条胳膊,还有两条腿,胸前有两坨肉,还有S曲线。不错,这是一个女子:羽族人。看脸只有20岁的样子,实际上她已经有99岁的年龄了。

  “奇怪,我明明才出来一点点远,怎么四周全是海呀!我都快累死了,连个边都找不着!”

  羽灵希简直想大骂出来了,也只怪自己倒霉,明明方向性和认路性很强的她,居然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羽灵希新长出第二对翅膀,大清早正想找个好地方练练。如今没有多少羽族人还跟她一样还能坚持练习翅膀,增加修为的,大都过花花生活去了。在城里肯定是不适合飞的,山上又没有好的落脚点,自己练二对翅膀的飞行技术还不行,怕掉树上,那可没人救她。于是才选择在海上飞行,还可以随时飞海滩海岛上落脚。

  其实羽灵希对未来也是迷茫的,她感觉自己跟别人很不一样,好像自己总不会长,不会老。数着自己活了99年,而她的老父母亲游天下不知道游到世界哪个角落了,每年都很少见面。

  羽灵希是个独生女,老父母本是航海公司的职员,现在把职位留给了她,还拿着双倍薪酬,工作就是在船上记录一下航海日志。这种轻松工作还是她老父母要求领导的,因为这航海公司有他们家的小股份。说起来还是很久的历史了,这家公司刚起来的时候募资,她的爷爷就入了一点小小的钱,现在这个小钱就变成小股份了。

  航海不是天天有,羽灵希经常空闲。而且有她没她都一样,她不在也会有专门的船员来记录。说白了就仗着她家是小股东,做个小米虫。所以连羽灵希都觉得无聊透顶,什么新鲜事情的都没有,难怪羽族都不想修炼了,实在是,活太久,无聊!

  羽灵希很烦躁,也很累,索性乱飞,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她的本性知道,她是要追着太阳走的。她抬头看着天空,太阳挂在上面得意的看着她呢。

  对呢,背着太阳的方向走,就可以到海滩了,怎么这么笨了!估计是前面毫无章法的找方向给搅糊涂了。

  羽灵希平横着身子准备飞走,发现下面的海水有一大团黑影,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像个怪兽咬着一只大鱼。羽灵希是忌水的,不想下到深海里去看个究竟,毕竟深海是很危险的,海水里也不适合她施展逃脱技术。

  想想也不用那么无聊吧,冒险去探险,划不来。这样一想,羽灵希还是决定先回去好好休息,以后有机会再来看,如果那时候还能看的到的话。现在先把位置记一下。

  她看着时间,上午9点23分,背着太阳。

  羽灵希立起身子,准备向天上飞去,因为她感觉到起风了,估计要起大风。

  这时,背后传来快艇的轰鸣声。

  羽灵希一惊,刚才并没有看到任何船只,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这是怎么回事?羽灵希转过身子,眼前的情景吓得她不由得反射性后退。

  快艇也是突然制动,但由于惯性,还是向前滑行着。

  羽灵希本来就是来练新翅膀的,飞了很久已经很累了,现在出现这一突然情况,还没反应过来,扑腾几下就往下掉。

  船上有两个人,估计也是突然看见凭空冒出个大鸟,哦不,是个羽人来,也是吓了一跳,立马向后退并倒向后面,以免撞到羽灵希,不然,这一撞可能就会翻船。

  两个人都着浅蓝色军装,这是海军军装。

  那个向后倒的人立马又撑着船底坐起来蹲下,反应非常快。他领子上分别戴着一颗金色太阳徽章,左手撑着船底,右手抡着枪正对着羽灵希。两只眼睛犀利的看着她,好像一旦她有动作就要把她击毙或者擒拿。

  另外一个人领子上戴的是三个银色的星星。他靠在船尾的驾驶设备上,两只手撑在两端的船舷上,以保持船的平衡。

  羽灵希看不懂他们的军衔,只知道这个太阳比星星等级高,而且一个人一手持枪就要把她干掉?呵,羽灵希感觉好笑。

  波浪带着船晃荡着,碰到她的背,疼的她认清了现实:她现在飞不了,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了。

  “头,现在风浪越来越大了,再不抓紧找方向恐怕就回去不了!”

  那个星星看着太阳没有立即动作,有点着急,是杀是抓你倒有个态度啊。他倒是没想过这凭空出现的人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命。

  这一喊,太阳才沉声开口:“你是谁?”

  太阳自己也纳了闷,平时出现紧急情况都是秒处理,怎么现在倒慢半拍了。

  “那你们又是谁呀?突然出现吓死个人了,还开快车。。哦开快船,很容易出事的知道吗?现在还装成这个样子想吓唬我,哼!”

  羽灵希忍着背上的痛,一面表示自己并不是敌人,而他们也是突然出现的人,还差点撞了她。

  “头!!”太阳喊道。

  太阳左手扶住船舷。

  羽灵希知道这是要有动作了,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赶紧喊:“你要是敢打死我,我变成水鬼也要把你的船给掀了!”

  太阳愣了一秒,随即稍垂眼帘。并不是在考虑她是否会变水鬼,而是开枪之后,这个力道和她倒下会不会挣扎而产生的力道,加上风浪,会不会让船翻掉。

  “那我先让你做水鬼好了!”太阳冷着脸说道。

  3秒!决定羽灵希的生死。

  “你再动我就把船弄翻了!”

  羽灵希站起来,两只手都抓住一边船舷,身子前倾探出船外。在生死一线,只有求生的欲望,什么痛都忘记了。

  平衡打破,风浪又借力,眼看着船就要翻了。

  星星赶紧侧身稳住另一边,并大声喊道:“头,别管她了,只要她不动,就当她是空气吧!”

  这话虽然说的不好听,单此时此刻在羽灵希耳朵里就像春风拂过一样。还算有个识时务的,跟她斗?哼,死也要拉几个下水的,应该说是下海的。

  太阳脸色不好看,明显的一个“怒”字写在额头上,就丢给她一句:“你坐好不要动。”

  他态度不好,羽灵希脸上表示不接受,倒也不再说什么,坐在船头,两手扶住船舷,还能起点平衡的作用,另外也可以让自己坐稳。

  太阳不时看看天空,又看看海水,除了头上的太阳和海水,什么都没有。没有海鸟,没有海风。这真的是个很怪异的现象,他从来没遇见过,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头,怎么走?”

  星星越来越急,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就跟从没见过现在的老大一样,处事不果断,也下不了命令。

  太阳也隐隐有点急了,但没有表露到脸上,他知道这是大忌。但是确实没有一点线索,看了这么久,转了这么久,一点规律都没有,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一样。就算是走直线,也好像是在转圈圈。

  羽灵希见他们都不走,问道:“怎么还不走呀?风浪越来越大了,难道你们都想做水鬼?”

  “闭嘴!”太阳吼道。

  他本来就心烦意乱了,她还要来添油加火。

  倒是星星还算和气点,大声对她说:“我们要找航线回基地!出来两个多小时了,找不到东西,连基地也联系不上了,好像一直都在这里转圈圈一样,真奇怪!就好像你突然出现一样!你看,没有海风,没有海鸟,而且没有风,这浪怎么起的?难道是海底洋流吗?早几天就监测过了,这几天天气洋流都很正常的。”

  这样说来,羽灵希也疑惑了。这确实很奇怪。不过这大自然可说不定的,想变就变了。那为什么会没有方向感,一直在转圈圈呢?而且还有突然出现的人?

  对了,羽灵希想到了,她也是出来练翅膀的,并没有飞多远,后来也找不到方向了。明明海上什么都没有,却突然出现一条船两个人。这不是跟他们一样,对于他们来说,她也是突然出现的。这……她出海这么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船航行的时候都是按照仪器走的,从来没迷航过。难道真是见鬼了?不对,就算见鬼,总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