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菜
苗希卡2018-08-28 08:021,782

  这几天宜母一直都在唠叨着宜雪,什么以后要像个淑女的样子,要学会礼仪,要会伺候公婆,更要会伺候好自己的丈夫,要能进的厨房出的厅堂,宜雪觉的母亲像是到了更年期了,老是反复无常的说着这些,真是把头都要说炸了。

  最让宜雪头疼的还不止这些,宜母居然让女儿下厨学做菜,宜雪是最讨厌油烟味的,从不沾厨房的她被弄的焦头烂额,她觉的母亲简直是变了一个人。可宜母却一本正经的,像是学校里那古板的老师一样,一笔一画的教孩子们学写字,宜母则手把手的教宜雪炒菜。

  “我现在的伤还没好呢,”宜雪想以此做借口。

  “学做菜比你的头伤重要多了,这是为你好,为你以后的生活打好基础,省的到时什么都不会,想哭都来不及呢?”宜母白了宜雪一眼,拉着她进了厨房。

  “菜要洗干净,择干净,不能有黄叶,不能带泥点,油要放的正好,要等到热了以后,再放葱花,盐不能放的太多,要到最后再放,味精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放了。”宜母不辞辛苦的对宜雪一遍又一遍的辅导。

  “为什么要按部就班的照着您说的那样做啊?”宜雪不耐烦的说道。

  “我都做了几十年的菜了,你也吃了二十多年了,我就是这样做的,你也这样学吧。”宜母看着宜雪说道。

  “可是有些菜,菜谱上不是这样做的,有的可以不放葱花,有的可以先放盐。”宜雪举着例子说道。

  “你妈我从小就会做菜了,也没看什么菜谱,这些都是你姥姥教给我的,我不照样做着这些饭菜把你养活大啊?”宜母有些生气的说。

  宜雪觉的母亲有些蛮不讲理,索性不学了,把勺子扔在灶台上,跑到自己的屋里睡觉去了。宜母不依不饶的跑到宜雪的房间里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让她继续去学。

  宜雪赶紧叫来宜父,想从父亲那得到一些拥护,谁知一向顺着女儿的父亲,这次却立场坚定的站在了母亲的一边,他让宜雪听母亲的话,继续去学做菜。宜雪像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士兵,只有听从和服从了。

  宜雪极不情愿的继续跟母亲学做菜,她一边做一边在心里咒骂着,那个让她一辈子都倒霉的人。

  晚上,累了一天的宜雪想早点睡觉,却看见宜母在房间里翻着她那个从没打开过的掉了漆的木箱子。宜雪从早以前就看见那箱子上上着锁,一直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可是母亲从不让她碰,现在母亲却打开它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宜雪便凑上前看个究竟,宜母居然没有赶她走,而是像变戏法似的从箱子里取了一些红色的毯子,被子,还有红色的衣裙。宜雪好奇的问这些是什么啊?宜母用手抚摸着这些衣物,说道,“这是给你准备的嫁妆。”

  “这是我的嫁妆?”宜雪无不惊讶的问。

  “对,是你的嫁妆,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宜母丝毫没有感到宜雪的变化。

  “您是什么时候做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宜雪又问道。

  “很久以前就做好了,你上哪知道啊?”宜母仍旧没有抬头看宜雪。

  “您早就准备好了要将我扫地出门啊?”宜雪有些不高兴的说。

  “你这孩子怎么会这样想,你是妈唯一的女儿,妈怎么会将你扫地出门啊?”宜母无不怜惜的说道。

  “可是你准备那么早做什么啊?”宜雪问道。

  “女儿啊,始终是要嫁人的,说不定哪天就成了别人家的人了,所以我要提前做好它,省的到时什么都没有。”

  “现在什么没有啊,有钱就可以随时买到。”宜雪不屑的回答道。

  “做母亲的都要为女儿做这些的,你姥姥就是这样给我做的,然后亲自送我出了嫁。”宜母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哽咽。

  宜雪看着这些纯手工的衣物,针针细密,不知道母亲是用了多少个夜晚熬做而成。宜雪觉的刚才说的话有点过。

  “可是我并不想嫁人啊,尤其是那个,他以前可是……”还没等宜雪把话说完,宜母接过话头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这些年轻人心里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哪点不好了,尊敬长辈,通情达理,家庭条件又好,还有你干姥姥疼你呢!”

  “您是不是就看上他们家的条件了?”宜雪故意问道。

  “不光是条件,人品也很重要的。”宜母说道。

  “那您知道他以前在学校里是怎么样的吗?”宜雪像看到希望似的。

  “以前的事我不感兴趣,你不就想说他在学校里是多么的调皮捣蛋还撞伤过你吗?这些都已经跟我们讲过了,哪个男孩子在学校时不调皮捣蛋的,不是孩子吗?只要长大以后好了就行。”宜母像兜头一盆冷水,浇的宜雪浑身凉透了,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宜雪觉的这个人不光脸皮厚而且还很阴险,把自己的父母也都骗的心服口服,自己真是太小看他了。

继续阅读:上班的头一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混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