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酒宴上
苗希卡2018-08-27 11:001,827

  宜雪虽然表面上笑着可心里却难受极了,觉的自己像是要被卖出去似的,而买家却是一个大浑蛋。

  餐桌上姥姥让辛阳坐在她的左边,宜雪坐在右边,宜雪望着一脸坏笑的,恨不得拿汤泼到他的脸上。姥姥则高兴的说,“今天是和宜雪订婚的日子,大家一定要痛快的吃痛快的喝,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亲戚朋友像是洪水一样不住的向姥姥道喜,姥姥高兴的嘴都要笑歪了,宜雪真是想不出为何非要跟妈妈来见姥姥,现在把自己也给断送出去了。

  宜雪被逼的和一起向亲戚们敬酒,也不知道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亲戚,宜雪满脸堆笑的一个一个向他们敬酒,还要忍受他们肉麻的祝福,什么白头偕老啊,长相厮守啊,更有甚者说早生贵子,气的宜雪心里一个劲的在骂,这哪跟哪啊,就算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自己也决不会嫁给她啊,宜雪觉的自己现在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人了,表面上看着幸福可心里却恨死这邦人了。

  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那些肉麻的祝福,宜雪觉的他真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嘴里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呢。

  刚敬到一半酒的时候,酒却没有了,去拿酒,宜雪趁机跟着出去了。到了外面,宜雪质问,“你倒底在搞什么名堂啊,为什么要答应啊?”

  “你不是也没反对吗?”反问道。

  “我不是没法说吗,你不能说出来吗?”宜雪急切的说。

  “我要是说不愿娶你的话,你不是很伤心难过吗,我这是为你着想啊?”调皮的向宜雪眨了眨眼。

  “我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宜雪不解的问道。

  “上次你去相亲,结果人家没看上你,你不是回来哭的一塌糊涂的吗?我要是再说出那样的话,你不要跳楼了。”边走边说。

  “上次跟这次不一样,你才要跳楼呢,我才没有哭的一塌糊涂的。”宜雪觉的自己说话有点语无伦次。

  “呆会还要敬酒呢,你呀还是保持点体力吧。”说完拿了酒向回走。气的宜雪想跳起来。

  宜雪又回到那个让人忍受不了的餐厅里,看着那些人举杯换盏,个个喝的满面红光,宜雪觉的有点恶心,倒是应付自如的嘴里喊着姑姑大爷的,就像是他真的要结婚似的。

  宜雪围着桌子敬着酒,一个比宜雪大不了几岁的婶婶说,“今天是阳儿和宜雪订婚的日子,我这个婶婶祝福你们,来宜雪和雪儿喝一杯。”说着端起一杯酒递给宜雪。

  宜雪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嘴里嗫嚅道,“我,我不会喝酒啊?”

  “不会喝也要喝,这可是你的喜酒啊。”婶婶把酒杯又往宜雪面前推了推。

  “可我真的不会喝呀。”宜雪为难的说。

  “怎么不给我这个婶婶面子。”宜宜觉的这个婶婶有点咄咄逼人。

  “我来喝。”已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宜雪还没回过神来,酒杯里已经一滴不剩。

  “好小子,现在就知道疼媳妇了,来再喝一杯。”婶婶说着又倒了一杯。

  “婶婶让我喝岂有不喝的理由,我喝。”说完又一杯而尽。一连喝了四杯,婶婶才肯罢休。

  接下来不再是敬酒了,全都让宜雪喝,而每次都替宜雪喝,连宜雪都替担心,喝了那么多的酒不难受嘛,而好像没事似的,而不改色。

  一圈下来,宜雪已经累的是站不住了,给她递了杯水,“累了吧。”宜雪瞪了他一眼,“你喝那么多酒,不难受啊!”

  “怎么,你这么关心起我来了,要么说还是自己的老婆好。”的话还没说完,宜雪像被蛇咬了似的一下站了起来,“谁是你老婆啊,这辈子我也不会嫁给你。”说完宜雪走的别的地方去了。

  酒过三旬,大家坐在包间里休息,姥姥说道,按照规矩,是要小两口给长辈敬茶的,辛父母忙道,“是呀,是呀。”宜父母也说,“对呀对呀。”

  他们分别按辈分坐好,姥姥是这里最长的长辈,其次是辛父母,宜父母,还有其它一些叔叔伯伯。

  和宜雪先跪在地上给姥姥磕了三个头,然后端过茶递给姥姥,姥姥说道,“在以前啊,你们现在也就算是拜了天地了,就是夫妻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雪儿也该改口叫我姑奶奶了,对的父母也该改口叫爸爸妈妈了。”宜雪只好叫了声姑奶奶,姥姥高兴的答应了,还封了个红包给她。

  再就是辛父母,宜父母,宜雪怎么也叫不了辛父母为爸爸妈妈,她觉的这简直就是天方夜潭,可叫宜父母的时候是那么的自然,大方,就像是真的是他亲身父母似的,宜雪觉的脸皮可真厚,叫一个和自己从未生活过的人为爸妈,还叫的那么甜,真是让人受不了。宜雪始终叫不出口,最后还是姥姥开了口,姑娘家总是害羞的,现在不叫以后再叫吧。宜雪松了口气,像是考试作弊差点被抓住,最后抓的却不是自己似的。

  敬完了所有亲戚的茶,宜雪成了辛家公认的媳妇。宜雪觉的自己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个辛家媳妇名词了。

继续阅读:学做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混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