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患者陈虑(二)
SK风车2018-08-19 20:002,137

  孤独患者陈虑(二)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久,也或许不久,陈虑的所有感官渐渐都找回来了。他僵坐的身体再不能保持直立,像是谁一把抽走了撑着他后背的隐形竹竿,随之被抽走的还有那个被动胆怯的人格,他重重地躺在了被子上。

  看看他的处境吧,和一群精神病关在一起的可怜虫,啊,要是陈率可受不了这个,他肯定会没有一秒犹豫地马上哭喊出来,但他不是陈率,他是陈律,他自信可以从这里全身而退。

  “我说,”三号床的二哥也不知观察他多久了,他手里夹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放在嘴角比量着,像是随时做好了抽烟的准备。其实这个动作很有欺骗性,不用太远,你站在门口看都会以为他真的在抽烟。他背靠着拿被子垫着的床头,右腿搭在床上,脚上还穿着鞋,他摆弄了一下左腿的裤管,让它维持着摆动的姿态。

  “你小子可真是不简单,”二哥接着说,“你是我见过的头一个被电了还能自己走进来的人,一般人可都是被推进来的。”

  陈律不能确定这句话里夸奖与感慨的成分比例,他依旧保持着对着天花板放空的姿势并思考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我说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你这样不好,别什么事都自己憋着,跟二哥说说。”

  真是烦死了,陈律心想。他转过头去狠狠地看着二哥,用眼神告诉他:“如果你再不闭上你那张臭嘴,我就让你的右腿也变成个晃荡的裤管。”

  他还特意在收回目光前瞪了一眼那条空荡的左裤管。

  “你想问这条腿啊?”二哥用那只拿烟的手拍了拍左腿根,拍毕又把手放回到嘴角,“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二哥这条腿丢的值,五年前我兄弟——我亲弟弟摊上事了,二哥拿这条腿平了事。后来我兄弟娶了媳妇,前年还添了个儿子,现在一家人过得挺好……”

  陈律腾地一下坐起来,起得太猛,明显他的灵魂没跟上身体,待灵魂追上来又撞得他一阵眩晕。

  他可真是被电的不轻,一定是电击的原因,否则他不会这么虚弱。他留下聒噪的二哥,起身走出了病房,他准备出去透透气,虽然他不确定到底能走多远,但他想即使再严格的精神病院的活动空间也不会仅限于一间病房。

  走廊里人不多,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兼而瞟着各个病房里的情形,突然被人在背后拍了一下,“来个铜锣烧不?”那人问道。

  说话的是个矮个子,胸前挂着个大筐,筐上蒙了一块布,布下面是半筐铜锣烧。他头上高高的四角帽子顶正好与陈律的视线平齐。他咧着嘴,期待地看着陈律,“来个烧吧,车好的烧是最好的烧。”

  “车好?”陈律注意到了他帽子上的字,于是从左往右地念道:“车——好——站——五——前。”

  “对,车好站五前是我爸爸,后来他死了,把这帽子留给了我,于是我就成了车好站五前。”

  “车好站五前?”陈律疑惑地重复道,“这是人名?”

  “对,就叫车好就行。车好的烧是最好的烧。”

  陈律看他好像不太正常,想接济接济他,可是翻了翻裤子兜什么也没有,“谢谢,我不饿,况且我也没钱。”他歉疚地对车好摇了摇头,不过转念一想到这的人都有些不正常吧,包括他自己也是等着接济的人,于是也就不歉疚了。

  “没事,”车好还是咧着嘴,“你去护士那,能领五块钱。”末了他又加了一句:“最好领五个一块的。”

  虽然他不明白领五块钱来干嘛,但是这年头有人肯给钱总是好的,陈律点点头,回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车好也转身离开了。

  拐角的那个瘦鬼小女孩还站在那里,陈律走过去的时候她还在切菜。“真该死,到处都是神经病,这儿可真是如假包换的精神病院啊。”陈律心想。以前陈律是他身边所有人里最不正常的一个,现在看来情况完全反过来了,他仿佛是这里最正常的一个,这倒没什么,反正他已经习惯了不做任何一群人里的一个了。

  瘦鬼意识到陈律在看她,她更低地缩着头,手起落地更快了,她小小的身体好像要缩到墙里去了。这使忽然陈律想起了那个阳光炽烈的中午,那个曾想尽量缩到阴影里的陈虑,这激起了他极大的同情心——是什么让她如此恐惧?那个手势又代表着什么含义?

  陈律悄然退场,陈率取而代之。

  他轻轻地走过去,双手握住了女孩那上下挥动的冰冷的右手。

  女孩停住了动作,抬起头看着陈率,陈率冲她笑笑,更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想给她温暖。她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嘴张开一条缝,嗓子里发出了类似于要吐痰的低吼:“呵——呵——呵——呵——吼,呵——呵——呵——呵——吼,呵——呵——呵——呵——吼。”一声比一声大,她把所有力气都用上了,脸憋得通红,可还是不停。

  突如其来的举动把陈率吓了一跳,他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甩下了女孩快步跑回了病房。

  他惊甫未定地回到自己的床上,老天保佑他这么慌乱却还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病房。

  “你跑什么?”二哥问他。

  他盯着门看了一会儿,确定那小女孩没跟上来,才说道:“楼梯口那有个穿白衣的小女孩,她低着嗓子使劲喊,吓死我了。”

  “你说的是小百合吧?”二哥右手在虚空中切了几下菜,陈率赶紧点点头。

  “小百合是个可怜孩子,只有卡痰的嗓子才能让她舒服些。”

  “这是什么舒服法?”

  “她一家都被杀了,只有她跑了出来,但是挨了几刀,伤了肺子,后来被送进医院等死的时候有个好心的护士帮她吸了痰,从那之后只有那样才能让她感觉到被关爱吧。”

  二哥说完拿开了放在嘴角的手,扁着嘴吐了口气,像真的在吸烟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行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