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叶彤篇(下)
简丹2018-10-31 19:512,189

  在她们设计米露的时候,我其实是想帮她说话来着,可是我人微言轻,况且鹃鹃也被她们说得将信将疑起来,尤其摆事实讲道理,有理有据,说得像真的一样的人是郑虹,那个号称最了解米露,最知道米露内幕的郑虹,还有谁会去相信和她不一样的声音?只是米露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个要她好看的人尽然是她最要好的同桌——郑虹!也许不知道反而好吧,我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沉寂了下来,也许这一次失败的高考让我再也不复当年的热血青年,而成为一个社会青年了吧?只是他们说着“社会青年”这四个字的时候,怎么让人听着像“失足青年”似的?

  两次高考落弟,我没再继续,我找了单位,终于还是去工作了,虽然仍有不甘,虽然带着无奈,是的,我心里终究还是有些阴影的,所以当聚会的女生不知谁重提:“考不上大学就沦为社会青年”时,我想当然地认为她是在说我,于是后来我也脱离了那个高中的圈子,开始了我正式的社会青年的生活,不管愿不愿意,人总得在自己的生活轨道中前行。

  我的工作单位是一家私企小公司,我的职务是办事员。我最常去的地方是对面的电脑公司,当然也是个私企的小公司,没多久,那里的职员到老板我都混了个稔熟,尤其是老板,年纪不大,却挺有才的,一个人把一个公司管理得风生水起的,而且一点架子也没有,就好像和平级同事相处一样随和谦逊,更引起我好奇的是,老板有个双生子弟弟,时常来玩,总是让我分辨不出,区分他们一时成了我的业余爱好,我有空就往他们公司跑,惹的我的老板都跟我说,分不清我是哪个公司的员工了,可我的心情也自高考失利以来首次晴朗,性格也逐渐恢复了高中时的好动,多话与开朗。

  渐渐的我明白了电脑公司老板的心意,就如我明白再见米露时她的心意一样,我一样不动声色,我看惯了表白与被表白,我明白爱得深即会伤得深,可是不知为何,随着他的追求加剧,我忽然想试一试,也许我遇到的是真诚的呢?当然我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很菜,只是这一次我愿意去相信。

  刘开豪,男,30岁,私营企业老板,擅长:电脑维修与销售,性格有点闷,但为人朴实,包容心很强,所以无论我耍什么小聪明,玩什么小心机,开什么过火的小玩笑,他都一笑了之,渐渐地我儿时的小开朗全部回归,一时童心大涨,那段时间真是重回天真活泼的18岁。有时想想,人生还图什么呢?可以有人包容你,有人宠着你,有人陪着你,不就是幸福了?有快乐,有舒心,有轻松,不就是幸福了?大开大阖的人生,惊天动地的爱情,跌宕起伏的经历,真的不是我这样的人能要的起的,那么,这样就好!

  刘开彥,男,30岁,私营企业大股东,擅长:软件开发与销售,性格有点开朗,但这一面我似乎没见识过,由于他不是闷头搞研发就是出门搞销售,而不是像他哥哥一般坐在公司里等客户上门的原故,他总是匆匆地来去,我见到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同为双生子,哥哥有了归宿,他还单着似乎让人挺不忍心的。其实从性格上来说,我为他中意的人是米露,怎奈最近相见我和米露根本没怎么说过话,怎好贸然去做红娘?这事也就只能一直在心底搁着了。

  就在我和开豪在东南亚各地旅游的时候,我竟然接到了米露的电话,真没想到她能跟叶青接上头,并且向叶青打听到了我的号码,这个世界上能让叶青听命的人真没几个,我在心里小小地吐了一下舌头,先收起这些小心思,我这还忙着和米露互诉别后的种种过往。奇怪的是我们隔着几年的时间,隔着相聚后的陌视,在这通跨国电话里竟然聊得好似高中那会儿一样亲密,一样无话不谈,一样停也停不下来,最后,为了不在月底看到自己的废话有多值钱,才依依不舍地收了线,并相约回国后继续聊。

  接下来的活动中,开豪一直说我心不在焉的,我有吗?不过是一通来电,不过是重续友情,就能让我心神不宁了?但接下来出的一系列失误,让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确实已飞回遥远的国度。

  现在我们和以前一样频繁联系,电话、微信联络,甚至视频,最近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全是她儿子的照片,坐着的,躺着的,趴着的,还有睡得像只小虾米的,她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生一个?最好生个小姑娘,以便以后结成娃娃亲。我说快了快了,她责怪我说恋得比她早,谈得比她早,怎么到是正经事反而拖拉起来?唉,凡事皆讲究水到渠成,你这水到得也太快了,而我这渠还在垒呢!

  她一直说羡慕我,羡慕我第一个谈的男朋友就是永恒,羡慕我遇到的那个就是最爱我的那个,羡慕我很多第一次都是跟他经历的,一起成长,一起成熟。在爱情里不需要经验丰富,反而单纯才是最美好的。在感情世界里不需要经历那么多磨难,唯一才是最可贵的。

  我的是吗?他是我的初恋,相恋到成为我的爱人,没有海枯石烂,没有山盟海誓,更没有惊天动地,有的只有平凡,平淡和一颗平和的心,就像千千万万男女一样,心心念念的只有家里的那一亩三分地,我的世界里只有他的故事,他的世界里也只有我琐事,这就是她羡慕的内容吗?

  我问米露以前横在她心中的那些(关月啦,林萱啦,骑自行车的女孩啦,好几个呢)疑问都去向石坚问清楚了没有,她说没问,以前是没机会问,后来是没时间问,到现在再问?她说,现在问了也没用了,石坚肯定不是敷衍就是回避,甚至还会嘻嘻哈哈地否认,反而问不出当时的实情,那还问什么?现在儿子都有了,当年的那些困惑在现在看来都已不在重要,早就化为当年爱情路上设置的路碍,那些磕磕绊绊也许正是确定真爱的测试也说不定呢,重要的是我们已经一起经历过这么多,将来也要一起走过的。不是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不败(又名:时间去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