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年少
爱爬树的鱼2018-08-22 10:421,657

  从小到大,我最厌恶的运动,莫过于跳字辈!

  就像拖鞋之于蟑螂,铁锤之于乌龟。

  跳,则是我的终极克星。

  举凡跳高,跳远,跳绳,简直就是我的当头罩门。

  跳高我从未跳过30公分,跳远从未跳过1米2,跳绳更是可悲的在60上下挣扎。

  要说我的运动神经很差吧。

  我的50米,100米从未掉过年段前三。哼哼,没见过这么能跑的肥女吧。

  论长跑,我可以在跑完5千米后还精力充沛地吊在半空拉吊环,体力之可怕让瘫在一边的男生直呼怪兽!

  莫非人生在世总会有几个克星?

  注意!我这里用的是复数!

  我的另一大罩门就是球……不管是足球,篮球,排球还是乒乓球。

  通常只要我走过球场,我的身体就变成一块巨大的活动磁铁,一时间化身为磁的各种球类便会从天而降!运动轨迹更是五花八门,但着陆地是不约而同地朝我的脸招呼!

  我真的就长得这么欠扁吗?

  让这些打球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球往我这个弱女子头上丢!(还是连球都歧视肥女?)

  曾经有位取下贴在我脸上的篮球的学长很歉意地说,“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不可抗拒力吧。”

  难道我的脸让他们不可抗拒的纷纷把球丢向我?

  “……”囧无可囧无需再囧!

  我奋起夺过他的球追了他一整个下午将他K的满场跑,直到静校铃响了才意犹未尽的收手暂停。那滋味怎一个销魂了得!

  扯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是想说,我讨厌体育课!

  “金笙,过来过来,我们打篮球!”罗莉和王木木同学各抱一颗篮球努力召唤我。

  你确定是我打篮球还是篮球打我?

  我迅速摇头,“我不舒服,你们先玩吧。”

  “真没意思。”两只未来的祸水嘟起嘴。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们就去吧。”那两颗篮球在我眼前晃得我心慌。

  她们这才抱着球噔噔噔奔向球场。

  世界清静了。

  我两只手撑在脑后靠在身后的大树下睡觉。这地方风景独好又隐蔽,当年我暗恋那小鬼时就常常翘课来这里偷看他,5年来都没被人发现呢。

  靠着十一年前靠过的大树,这一次没有人在这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任金笙爱陈曦一生一世”。

  这一次也没有人在上面刻着“金笙,加油!加油!”。

  这一次没有人在上面刻着“陈曦,再见了”。

  这一次也没有人在上面刻着“陈曦,我任金笙一定会忘记你的!” ……

  我一直都忘了说,我之所以只暗恋那小鬼7年而不是11年,是因为他在高二那年出国了,美国。

  十八岁生日这天我来到这颗树下哭着刻下“陈曦,再见了”。

  几个月后,9.11事件爆发,我担心得一夜未眠,第二天我顶着熊猫眼向他的死党打探时得到安心的消息。

  他很好,没事。9.11那天他在第五大道……和他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决绝地在这棵树上刻下,“陈曦,我任金笙一定会忘记你的!”。那种昏天暗地的痛让我足足花了三年才平复。

  我的人生又重来了一次,这一次我还会不会再一头栽下去?

  我在心中笑着告诉自己,不会。

  我不会。

  嘴唇上忽然有一阵痒意,蚊子吗?

  我皱起眉头,翻个身换个姿势,接着睡。

  微凉的风拂过我的脸,我迷迷糊糊地发觉四下安静异常,原先还能隐隐约约地听见喧嚣嬉闹声,怎么现在没声了?

  努力挣扎着睁开眼,就看见小屁孩单手撑在我头顶的树上,微俯下身看我,那张漂亮的正太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我头上暴出黑线,这什么姿势啊!

  他见我醒来,直起身,将手伸到我面前,“你是猪吗?”一天到晚都在睡。

  搭着他的手心站起来,我羞愧得回不了话,老是不小心睡着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他拉着挪得慢吞吞的我大步走在前方没有回头,半晌,他轻轻地问,“喂……你为什么哭了?”

  哭?

  我伸手摸摸脸,摸到那上面还来不及风干的泪痕,“啊,可能是因为做了个噩梦吧。”我笑着擦干眼泪,“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啊。”

  “笨蛋。”他撇撇嘴。

  我一把捏住他红润光滑的脸颊。

  “你干什么!”他惊怒交加地瞪我。

  “没什么,只是突然看你很不顺眼罢了。”

  啊啊!去他奶奶的那些俗事,老娘蓬勃的青春才正开始呢。

继续阅读:球类吸引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相信幸福是会重生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