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故旧
三月羲和2018-08-25 10:003,744

  白无归起身准备去开门,李雷斯却对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查找线索,而自己则走了出去。

  片刻,李雷斯又从门口走了进来。

  “看来,这边的事情得先放一下,你先跟我出去一趟吧。”进门后,李雷斯打断了白无归的行动,对他说道。接着不等白无归回话,就又走出了房间。

  白无归放下手中的文件,接着一道光芒闪过,在刚才找到的东西上设置了一个自己特有的封印。

  走出马克的办公室,两个守卫已经站在了门口,显然李雷斯已经对这个房间下达了任何人不得进入的命令。

  来到魔侦处大厅,白无归发现除了自己,刚才在马克房间的另外几个侦探也已经在这里了。这些人白无归都算熟悉,也都是魔侦处的高手。

  “青阳,等会儿狮头和小飞也要过去,你带着他们一起吧,我先过去了。”李雷斯见白无归来到大厅,吩咐了一句就走出了大门。

  狮头和小飞是北荒魔侦处高手中的高手。由于是北荒城本地人,所以现在并不在处里。白无归默默的数着,现场的几个人加上即将到来的两人,北荒城魔侦处基本已经是全员出动了。

  很快狮头和小飞就风尘仆仆的赶来,接着一行人出门,直接上了马车。

  显然车夫是早已得到了李雷斯的命令,等众人上车,也不说话立刻开动了起来。

  “知道这是去哪么?”白无归向着旁边的人问道。

  众人也纷纷表示不清楚,但是把这些人都带上,应该是出了什么大案子吧。

  “能有什么案子能大过副处长的案子?难道是公爵府出了什么事情?” 刚来的狮头问道,他原本是听说了马克的死讯所以立刻从家赶来,谁知道半路就接到命令,还没进入魔侦处就和众人进入了马车。

  “不可能啊,今早处长也是从公爵府来的。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又发生什么大的事情吧。”马车上的众人议论纷纷,当然谈论最多的还是关于马克处长的案子。众人的目光不时的落在白无归的身上,显然期待他说点什么。

  无论是最早发现马克遇害,还是三番几次的和李雷斯单独谈话都显示了白无归知道很多大家不知道的信息。

  但是白无归却是一言不发,马克在自己的房间遇害让白无归对魔侦处的人并不太信任,再加上这件事和公爵府有关,李雷斯也不希望太多人知晓。另外还有那恐怖的幽冥渊,自然更让白无归守口如瓶。

  白无归实在受不了这些好奇的眼神,只能闭上眼睛,开始细细回忆早上看到的一切,并不参与这些讨论。

  不多时,马车就停在了一座大宅的门前。白无归走下车一看,“北荒馆”,不禁多了一丝的疑虑,难道真的是公爵家出了什么事情。

  北荒馆其实是并不是这个大宅的名字,只是北荒城里人的叫法。这里是雷斯家族用于接待贵客的地方,白无归刚到北荒的时候也在这里住过几天。

  白无归记得这里的管家乌伯,一位健谈的老人。在白无归刚到北荒的那段日子里,乌伯热心的给白无归讲述了很多北荒的往事,对白无归快速的了解北荒给与了很大的帮助。所以即使现在不在这里住,白无归不时也会到这里,和乌伯喝喝酒,聊聊天。

  看着门口森严的守备,一种不祥的预感再次出现在白无归心头。

  北荒馆门口已经站上了城卫军的守卫和雷斯家的侍从,见到众人的到来。侍从连忙走向众人,说李雷斯处长已经在里面等大家了,跟着就带着众人进入了大宅。

  众人很快来到了位于大宅的二楼的一个房间,推开房门,一具尸体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白无归放眼看过去,果然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死者就是白无归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寻找,却没有发现踪影的乌伯。

  此刻的乌伯,就安静的躺在床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一如平常睡觉一般,但白无归却已经再也感应不到那熟悉的魔法波动了。

  白无归艰难的将目光从乌伯的身上移开,开始观察起这个房间来。李雷斯就站在乌伯的床前,见众人来到,就指示旁边的侍从介绍了起来。

  侍从波克说道:“今早七点,按惯例乌伯会去厨房检查的,我们在厨房等了二十分钟还不见乌伯过来,所以大家就叫我过来看看。我几次敲门里面都没反应,就推开门看看乌伯在不在里面。结果就看乌伯还躺在床上,走进一摸,乌伯已经没气了。”

  “医生怎么说?为什么会叫人通知我呢?”李雷斯打断了波克的话。

  “回少爷,当时我们第一时间也是去叫了瑞医师过来。瑞医师来了之后,就叫我们立刻封锁现场,然后派人去通知少爷的。”

  这时旁边的一个人开口接过了话:“是我叫波克告诉你的,我到现场的时候乌伯已经死了超过5个小时,死因暂时还不清楚,但是乌伯的全身筋脉尽断,体内还残余了部分火系魔法的波动。”

  说话的这个人叫做瑞,有着一丝精灵血统,是李雷斯在圣城的同学好友,李雷斯从圣城回来的时候,和李雷斯一起来到北荒城。瑞的医术非常精湛,来到北荒后一直为公爵府服务,同时还开设了自己的诊所,经常义务为穷人看诊。

  “可能大家不知道,乌伯是一位高阶魔武者,虽然现在死因还没有得出,但是这肯定不简单,所以就麻烦各位了。”接过瑞的话,李雷斯向众人说道。

  白无归仔细的听了瑞的话,当瑞说道全身筋脉断裂和火系魔法的时候,白无归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

  乌伯的情况和马克的完全如出一辙。

  再一细想,瑞刚才说乌伯已经死亡超过5个小时,瑞大概到的时间是早上8点,那么死亡的时间也就是3点左右,这个时间和马克的时间几乎相同。

  第一时间,白无归的潜意识里,已经把这两起案件联系在了一起。

  想到这里,白无归看向了李雷斯,却发现李雷斯也看向了自己,很明显他也觉得两者相似得有些蹊跷了。

  确认过眼神,两人走出了房间。

  “这个案子,要这么多人参加么?”关上门,白无归试探的问道。

  李雷斯整理了下头发,刚才的匆匆赶来让他的头发显得略微有些凌乱,说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乌伯是雷斯家的人,这里是雷斯家的地方,我需要有个交代。”

  白无归明白的点点头,准备回到房间,加入搜查的行列。

  这时楼下却传来了一阵喧闹,显然不少人进入了北荒馆。

  很快,两抹红色映入了白无归的眼帘。

  走在最前方的两个人白无归都很熟悉,她们一个是雷斯公爵的女儿爱丽丝,白无归会来到北荒和爱丽丝的盛情邀请不无关系。另一个是雷斯公爵弟弟汉森伯爵的女儿薇薇安,薇薇安和爱丽丝关系很好,自然和白无归也常见面。两人都遗传了雷斯家族的红发,以及风风火火的性格。

  还没走到,爱丽丝的声音已经传来:“哥,乌伯真的已经……我和薇薇安堂姐刚起来就听到他们说这个消息,我们马上就来了。”

  李略带苦涩的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白无归。爱丽丝也看到了白无归,“青阳你也来了,难道乌伯的死?”爱丽丝并没有把话说完,她明白白无归会出现在这里,表示这里的事情肯定不简单。“青阳,我们可以进去看看么?”

  白无归看了眼李雷斯,后者没有给他任何的指示。“抱歉爱丽丝,我的同事正在里面工作,等结束了你们才能进去。抱歉薇薇安小姐。”

  白无归摇了摇头,给两人表示歉意。

  “我明白,乌伯是看着我长大的,希望你能还他一个公道。”明白自己现在没法进去的情况,薇薇安哭着对白无归说道。

  李走了过去,安慰的抱了抱自己的妹妹,又拿出了手帕递给堂姐。

  雷斯公爵有三个子女,最大的就是李,两个女儿一个是爱丽丝,比李小两岁,之后就还有一个妹妹叫做玲玲。

  雷斯公爵的弟弟汉森伯爵有一儿一女,长女就是薇薇安。其实薇薇安和李同岁,也只大李几天而已。汉森伯爵的小儿子叫做博纳,现在是北荒城的城防官之一。

  四人没说几句话,楼下就又来一队人,为首的就是博纳。博纳没有继承雷斯家族的红发,反而是一头蓝色的短发,个子也不如李那么高瘦,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柔。

  “姐,堂哥,堂姐,青阳顾问,这里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我立刻调人手过来。”博纳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就已经明白这个事情并不简单。

  李说:“这个案子,魔侦处已经接手了,里面正在勘察,接下来的协查内容,他们会和你的人交接的。”这是案子的一般流程,毕竟魔侦处人员有限,在明确了方向以后,大量的排查工作还是交由城防来执行。

  博纳点点头,这对堂兄弟间的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了,正常的流程大家都明白:“我看里面还需要些时间,不如我们去大厅等吧。”

  “这里有魔法阵监控么?”听到吧博纳的建议,众人正准备下楼,白无归出声问道。

  李微微思索了片刻说道:“这里倒是有魔法阵监控的,但是却不是一直开着,最近没有贵宾入住,魔法阵应该没有开启。”

  “是的,前几天乌伯还给我说今年北荒没什么贵客,这魔法阵今年就开过一次。”博纳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我还是想去看看,可以么?”听到魔法阵的存在,白无归还是希望能去看看,白无归的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还掌握了一些秘术,或许能对没有开启的魔法阵使用。

  李雷斯点头表示同意,却又说道:“这里的魔法阵并不单独存在,它的中枢在公爵府,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去看吧。” 说完吩咐侍从等这边有了结果通知自己,就带着众人下楼。

  众人来到大厅,爱丽丝和薇薇安表示要在这里等着去见乌伯最后一面,博纳就留了下来陪两位姐姐,而李和白无归则出门往公爵府的魔法阵中枢而去。

  两人刚刚出门,迎面而来遇到了另一队人马。

  “小叔。”看到来人的队伍,李雷斯迎了上去,向来人打着招呼。

  “伯爵。”白无归也停下来,站到一旁向来人问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汉森伯爵。

继续阅读:第六章 无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