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年
三月羲和2018-08-24 08:004,080

  白无归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窗子是从内部关好的。这里的房间都是通过魔法阵换气,所以也没有通气的孔道。于是白无归点了点头。“确实,这是一个密室案件。”

  刚才两人对魔法阵枢纽的查询后,他们可以肯定马克房间的魔法阵是完整的,一点外力破坏的痕迹都没有,而房间的门在马克进入之后直到今早才被人打开。

  而且现在白无归和李雷斯都没有在这里找到另外一个人出现过的痕迹。现场非常的整洁干净,完全不像有战斗过的样子。刚才在枢纽石室,后来在更多人的协助下,白无归和李雷斯检查了昨天夜里整个魔侦处的魔法波动,也没有找到异常的魔法波动和入侵的痕迹。

  有的,只是那凭空出现的火焰魔能。现在白无归仍然能在空气中,感受到这股火焰魔能的暴戾。

  而对于这样的密室事件,一般来说自杀还是主要死因。虽然这股魔能的波动和马克并不一样,但是也并不排除马克使用某种特殊的魔法道具来自杀。

  但是白无归和马克都不相信马克会自杀。

  第一,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魔法道具。也就是说没有找到马克自杀的工具。

  第二,也是最关键的地方就是白无归和李都知道马克最近在做什么,所以马克没有自杀的理由,反而他是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环境中的。

  “你知道马克处长在查的案子吧?”李试探的问道。

  白无归点点头,“知道的。昨天他还和我谈过,说是有一个新的线索。他已经基本锁定了一个嫌疑人,还说需要我的帮忙来着。”

  “好了,等下去我的办公室再说吧。”李雷斯打断了白无归的话,示意这件事不要在这里说。接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并叫守卫守在门口,任何人不得进入这个房间。

  两人走出马克的房间,就去了办公室。不过却第一时间进入了马克的办公室,同时李还吩咐人暂时将这里封锁,任何人不得入内。

  马克的办公室非常的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得齐齐整整。一层淡淡的光华浮现在每一处文件的表面,可见所有的文件马克都设置了魔法保护。不难看出,马克是一个非常谨慎而自律的人,多年的军旅生活对他可谓是影响深刻,而对目前的案子,他也晓得特别的小心。

  “他都对你说过些什么?”李雷斯第一时间释放出一个小型结界后问道。

  李雷斯的小心谨慎让白无归感到了一丝的惊讶。这里可是魔侦处处长级别的办公室,其本身魔法阵的强度远远高于其他地方,在这里仍然放出结界,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肯定非常的重要了。

  白无归整理了下思绪说道:“他说他已经基本确定那个案子肯定是内贼所为!我想雷斯处长,一定比我更了解当年的案子吧!”

  李雷斯点了点头,看来他对这个答案并不太意外。“当年我并不在北荒城,那个时候我已经去了圣域,如果我在估计也就不会发生了吧。算了,我还是把我知道的情况先告诉你,那个时候马克也不在北荒的,可能我们两个人知道的东西会有些不同,你自行判断吧。”接过白无归的话,李雷斯说道。

  这是10年前轰动北荒城的一个案子。

  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20日,距离昨夜刚好10年。

  十年前的夜,却与昨夜的寂静大不相同。午夜,公爵府后楼突然发出冲天大火,火光几乎照亮了大半个北荒城。大火烧到天明,才被扑灭。这在有众多高阶魔能者驻守的公爵府实乃罕见,很多时候一个水系魔法就可以浇灭大火。而这场火却将公爵府后楼烧了个精光。

  之后全城封锁3天,魔侦处、城防营对城里可疑的地点一一排查,最后却一无所获。3天后,公爵发出布告,大火是公爵府奴仆不小心造成,就此平息了这件事。

  然而在魔侦处的档案中,这场火远不只如此。公爵府的副卫队长和一个仆人死在大火之中,而当时在公爵府做客的皇家魔导师也失踪在这场大火之后。据说在那一晚,公爵府还丢失了一件重要的珍宝。同时丢失这件珍宝,更是让天枢大公极为生气,专程派人前来训斥公爵,还做出了处罚。

  关于这一案,魔侦处也秘密调查了许久,却一直没有结果,渐渐的也就成了一桩悬而未决的疑案。白无归也是在整理旧档案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一案件,其中诸多的疑点,让白无归对它发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当他去找马克希望能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马克告诉他,自己一直以来也在调查这个案子。不光如此,李雷斯和马克一起,也一直在做调查。

  “你还不知道吧,当夜死掉的副卫队长叫做马隆!”李自顾自的说着。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档案中没有这些人的名字,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还问马克来着。”白无归接着问道。

  李雷斯解密到:“这些名字都是老公爵下令删去的,其中缘由我也太不知道。”

  老公爵就是李雷斯的爷爷,彼得雷斯公爵。

  据说当年就是在大火之后,老公爵伤到了身体,又受到大公责罚,不久就去世了。而爵位就由雷斯公爵的长子,当时已经被任命为伯爵的沃森雷斯继承了。

  “马隆,马克,马隆,马克,”白无归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灵感就来了:“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白无归想起马克给他说过,自己的父亲就是在公爵府任职的,所以他和李雷斯从小就是朋友的。

  李雷斯证实了白无归的猜想。马克就是马隆的独子。马隆也是军队出身,早年就是老公爵的麾下。后来老公爵离开军营回到北荒城,马隆也就跟着来到了这里,在公爵府当了侍卫。来到北荒城以后,马隆仍然不忘军旅生活,认为男人就得接受军队的历练,所以在马克很小的时候就被他送去了部队。

  直到马隆死后,听闻死讯的马克,才回到北荒城,加入了魔侦处。从那个时候开始,马克就一直在秘密调查这个案子。

  “其实,关于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的细节被掩盖了。”李雷斯接着又说着。

  当年除了这两个死者和皇家魔导师失踪之外,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在大火之后的第三天,老公爵在盛怒之下处死了当时公爵府的卫队长,还将当年的管家赶出了公爵府。

  “那李处长,你还记得这几个人的名字么?”白无归问道,太多的资料都没有名字,这让白无归感到很是奇怪。之前他也问过马克,但是马克表示自己离开北荒的时候年纪太小,所以并不记得这些人的名字。

  李雷斯仔细的想了想,拿过笔在纸上写下了这些人的名字。

  卫队长韩宇,公爵府管家艾吉。白无归拿过来一看,上面只有这两个名字,又抬头看向李雷斯。

  李雷斯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两个是公爵府的老人,所以我还知道这两个人的名字。而来做客的皇家魔导师和那个大火中失去的仆人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在北荒城。而且这个事情我当年问过父亲,父亲没有告诉我,反而说以后不要问这个事情。”

  “你父亲的态度和马克很像。我也问过他很多事情,他应该是知道,但是却不告诉我。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也一样反对我来查这个案子。”白无归说道。

  “因为这件事不光是公爵府的事情,还和幽冥渊有关系!”李雷斯又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白无归立刻明白了为何李雷斯要如此的小心了。

  幽冥渊,这是一个比第二帝国历史还要悠久的魔法联盟。不过无论是在第一帝国时期,还是现在,它都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组织。这个组织是什么时候成立和成立的原因已经不可考察了,但是在第二帝国过千年的历史上,由幽冥渊发动的战争不下10次。虽然在十几年前的一次战役中,由圣域中的圣级高手出马,攻入了幽冥渊总部,摧毁了这个组织经营过百年的根据地。但是在地下世界,幽冥渊仍然拥有恐怖的实力。

  白无归立刻想到了,昨晚攻击自己的三个人,那个邪恶的幽冥鬼手,就是出自幽冥渊的研究。看来攻击自己的人,应该也是来自幽冥渊。

  “他们为什么会盯上调查这个案子的人?”白无归问道,“当年的大火是不是真的是为了某个宝物,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李雷斯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我真的就不知道了,我之所以知道和幽冥渊有关,那也是父亲告诉我的,但是却没有细说其中的缘由。”

  “好吧。”白无归知道关于10年前的事情李雷斯应该也不会知道太多的秘密,于是问起了李雷斯知道的马克的调查进度。“昨天傍晚,我和马克在酒馆遇到,马克告诉我他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但是由于酒馆人多口杂,所以并没告诉我,而是说今天和我详谈。想不到昨夜他就出事了!”

  听到白无归的话,李雷斯陷入了沉思。

  良久李雷斯说道:“其实这个案子虽然一直在调查,但是几乎没有什么进展。但是在最近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的疑点,而马克最近就是在查这个疑点的。我想一定是他找到了什么,才会引来这场悲剧。”

  “什么疑点?”白无归问道。

  李雷斯拍了拍白无归的肩膀,回答说:“这还是因为青阳你的到来,才有的进展。”

  原来,在之前白无归和马克联手打击本地黑帮的时候,马克无意中在黑帮的密室中发现了一个带有公爵府标记的盒子。盒子并不算贵重,只是一个拥有隔绝波动的低级魔法物品。盒子里的东西,当然明显不属于公爵府,但是由于盒子是一件魔法道具,马克仍然将这个盒子交给了李雷斯,送还公爵府。而李雷斯在盒子的内部发现了一个属于老公爵的魔法印记和一个隐秘的编号。

  顺着这个记号和编号,李雷斯在公爵府内查找这件器物的记录。却发现,这件器物原本应该是被烧毁在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之中的。李雷斯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马克。

  之后,马克就一直在查这个黑帮的底。这个黑帮叫做铁镰帮,也算是北荒城西一个较大的帮派了,帮里4个高阶魔能者,暗中更是有不少的产业。然而4个高阶魔能者被杀的杀,逃走的逃走,地盘很快就被其他帮会分割了。

  帮派倒了之后,查起来反倒比较容易。马克找到了许多帮派的老人,一个一个追查这个盒子的来源。终于,在最近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

  “原来如此。”白无归点点头,马克最近频繁出入城西这件事,白无归还是很清楚的。

  白无归又问了一些问题,却发现马克也还没有把找到的信息告诉李雷斯。当然这也是因为李雷斯大多的时候都是在公爵府的缘故。

  “看来这件事一定和马克的调查有关。敢在魔侦处下手,这些人也太无法无天了。”李雷斯捏了捏拳头,副处长死在自己的房间,无疑这是对他这个处长的挑衅。

  白无归同意的点点头,“看来我们得快一点找到马克找到的信息,这一定非常的重要。”一边说着,白无归已经开始在房间找了起来。

  而就在白无归和李雷斯准备将马克的办公室翻个底朝天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五章 故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