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却晚
三月羲和2018-08-27 17:363,806

  马克处长就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的魔法波动,俨然已经死去多时。

  白无归立刻封锁了现场,同时叫人去公爵府通知魔侦处的李处长。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故,李雷斯这个正处长自然要第一时间赶到。

  办完这一切,白无归并没有走进马克的房间,反而是小心的关上了门,并吩咐守卫也不要让任何人进去。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举动,反而是魔侦处办案的正常流程。比起一般的警探,魔侦处办案更加注重保护现场。在案发现场要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立刻进去探查线索,而是封锁现场,保持案发现场的魔法状态。一个场所的魔法波动痕迹往往比实物证据更加重要。

  由于魔能的运用变化万千,仅仅靠观察,是基本没有办法确认死因的。就水系魔法来说,就可以造成窒息、钝器打击、锐器切割、冰冻等多种致死原因,而同样的死因,金系魔法也可以办到。不同的魔法运用,却可以模拟出几乎相同的死亡现场,表面证据的作用在侦破高阶魔能者参与的案件中变得越来越小。

  反而仔细感受案发现场魔法的流动痕迹,能够分析出更多的东西。不同修炼者本身的魔法波动就不同,感受魔法波动的种类,再结合现场的状态,就能大致判断使用的魔法种类,感应现场魔法波动的残余强度,也可以大致的判断案发时间。而有些特殊的魔法,更是如同指纹一般,可以和施法者一一对应。例如白无归的魔纹,就是一个这样的魔法。

  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中,魔探甚至可以利用现场的魔能痕迹还原出案发的经过。当然这需要的条件比较特殊,对魔探的要求也非常高,在圣域也很少有人能够重现。

  当然不同的环境,对魔法波动痕迹的保持能力也不同。越是空旷的地方能量扩散就会越快,而人越多的地方能量受到干扰的情况也更明显。

  高阶魔法会留下特殊的波动痕迹,魔侦处研发出一种特殊的道具,一周内都能检测出高阶魔能的波动痕迹。所以在案发现场,都会第一时间检测魔能波动,一旦达到高阶,就会立刻封锁现场,尽量保持原状,并立刻通知魔侦处的人赶到。

  今天的情况就不用这么麻烦了,马克身为北荒城魔侦处的副处长,本身就是一位高阶魔能者。这个案子肯定是由魔侦处来负责的。而他的死亡地点,就在魔侦处的宿舍。由于这里居住的都是高阶魔能者,所以每一个房间是由特殊魔法阵保护的。所以里面的魔法波动流逝会变得极为缓慢,这是非常有利于调查的。

  而白无归离开的原因,并不是为了等李处长过来,而是去了魔侦处魔法阵的总枢纽。这个总枢纽会记录每一个房间魔能波动的情况。白无归希望能通过这个波动,分析出更多关于马克处长遇害的情况。

  很快,白无归进入了枢纽所在的房间。这是位于中院的一间地下石室。一进门,就能看的房间的正中悬空着一颗透明的水晶球,水晶球正下方的地面上,3颗品字型排列的晶石正为它提供着能量。水晶球与晶石所发出的光亮,照亮着这间石室。3颗晶石的下方,就是密密麻麻的魔纹,并向着房间的各个方向延伸。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魔法阵,链接这魔侦处的每一个房间。每一个魔侦处魔法阵都是由圣域魔侦处总部派人建立,具有很多不同的功能。这个魔法阵也是圣域的象征。七大公国之间并不和平,战争并不罕见,而城市的主权也在不停变更。然而魔侦处却可以超脱此外,除了它是圣域的代表外,这个魔法阵也是保护魔侦处不受战乱的关键。

  白无归将魔能注入水晶球,整个魔侦处昨晚的魔法能量波动都清晰的映入了他的脑中。

  12点3分,白无归感应到了马克处长的魔能波动出现在了魔侦处的大门口。波动并不太平稳,略有些起伏,但是整体的强度偏弱。结合守卫的话,白无归知道这马克是真的喝了不少,这种魔能波动和醉酒的情况很是相似。

  之后马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切看起来也都和守卫描述的一致,很正常的样子。

  2点10分,突然整个魔侦处的魔法波动变得暗淡了许多,不只是马克的房间,而是整个魔侦处都在同一时间变得暗淡。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吞噬着魔法阵一般。而异样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两秒的时间就恢复如初。

  这种情况也并不罕见,很多方式都能造成这样的情况,比如高阶魔能者修炼,打斗,或者是有新的魔法器诞生,都会由于局部的魔法能量不平衡,而影响到其他地方的魔能。

  记录下这个时间点后,白无归继续向后检索,期间马克处长的魔法波动开始渐渐趋于平稳和内敛。显然是在睡着之后,身体开始慢慢的缓解酒精的作用。

  白无归的表情开始慢慢的紧张起来,昨晚他是在3点之后去的马克处长的房间,当时马克处长的魔法波动已经消失。结合今天的情况来看,那个时候马克处长其实已经遇害。果然,在2点27分,马克处长房间的魔法波动开始剧烈起来。2分钟之后,魔法波动开始减弱,接着就消失了。看来马克的死亡时间就在这2分钟里面。

  处于保护隐私的设定,在马克处长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白无归只能检测到整个房间的魔法波动,无法知道这股灼热的魔能是否是来自马克处长,又或者是攻击他的人造成的。而要监控房间里面的具体情况,就需要等到李处长的到来,或者是圣域魔侦处的授权了。

  在等待李处长到来的时候,白无归对比着昨晚的时间线,由于昨晚白无归并没有准确的记录时间,现在也只能靠不断的回忆来匹配自己和马克处长的时间线了。

  一个想法从白无归的脑海中出现,第一个魔法波动的时间点,会不会刚好是自己进去陷阱的时候?那个镜像空间所需要的魔能也是非常多的,按照距离来说,是完全有可能会影响到魔侦处魔法阵的。而之后异常的那2分钟,应该就是自己在战斗中的时间了。最后在凶手得逞之后,暗杀自己的人也就撤退了,不在和自己纠缠。

  想到这里,白无归不禁有些悔恨。自己明明有不祥的预感,却还是粗心的陷入了别人的埋伏,被阻挠在路上。如果自己能识破那个镜像空间,在马克遇害之前自己应该就已经回到魔侦处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足足晚了半个小时。

  就在白无归无比懊恼的时候,另外一群人出现在了石室的门口。

  为首的就是现任北荒城魔侦处的处长北荒公爵的长子李雷斯了。

  李雷斯有着雷斯家族标志性的红发,五官棱角分明却十分精致,北荒的军旅家庭严格教育和长期居住在圣城所感染的贵族气场在他的身上融洽的融合在了一起。

  像李雷斯这样的贵族子弟在魔侦处并不少见,他们很多都会在圣城求学修炼,之后就顺势加入魔侦处,有的会回到家乡任职,有的则一直呆在圣城直到继承爵位。这样不但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还可以结交圣城中的高手,为自己的公国增强实力。

  “处长来了。”白无归见到李的到来,立刻收回了自己的能量。一边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李,一边请求李开启权限,观察房间内部的魔法波动。

  李雷斯和马克的关系不错,听说马克的父亲以前就在公爵府担任侍卫长,所以两人自小就认识,后来马克从军,而李雷斯去了圣域,才少了联系。李在听到马克出事之后,也是大吃一惊,立刻就从公爵府赶了过来。

  李雷斯将自己的魔能注入水晶球,立刻一股疑惑的表情从他脸上传来。接着他示意白无归也进来,两人一同查看。

  白无归的魔能进入水晶球,很快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疑惑的表情。

  马克房间内的魔能波动单一而突然,爆发只在一瞬间,接着就慢慢的开始消逝。白无归努力的去识别这股能量,但是这种能量非常的陌生,虽然也带着强烈的火焰气息,但和马克本来的波动完全不同。而更为奇怪的是,在这股魔法波动出现的瞬间,马克的魔法波动就消失了,替代过程完全是在一瞬间发生的,并不是缓慢的变异,而是在一瞬间就完完全全的取代了。

  “这是有时空系魔法么?”李疑惑的问道。

  时空系魔法和时间、空间魔法不同,一个指的是魔能的来源,而后者则是指的魔法效果。就像昨天夜里白无归遇到的镜像空间,就是一个光系空间魔法,有着空间魔法的效果,而魔法的源泉却是光系魔能。同样的,著名的攻击魔法冰焰,是一个水系的火焰魔法。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白无归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时空系魔法是时间系魔法和空间系魔法的合称。时空系魔法和圣言系魔法被誉为魔法能量世界中最耀眼的两颗明珠,威力强大,变化莫测,但是修炼的条件极为苛刻,极少有人可以掌握。然而能掌握着两者之一的,无一不是天纵奇才和绝世强者。

  而更为关键的是,这两者都是没有一般意义上的魔法波动的,或者说是波动过于特殊,没有办法被这个魔法阵所捕捉到。但是由于圣言系魔法过于罕见,所以一般来说,遇到凭空出现的魔能改变,大多出自时空系魔法。

  “还是得去现场看看,用这个魔法阵我感受不到。”白无归说道。他被称为天才学员,不是没有缘由的,白无归在学院的时候就精通各系魔法,其中就包括了最难掌握的时空系和圣言系魔法。

  李处长点点头,对白无归的能力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很快,两人回到了现场,守卫立刻为两人打开了门。

  “我还是感受不到第二个人的气息和有过时空波动的痕迹,但是总觉得怪怪的。这股火焰魔能来得太突然了,而且我还不能确定这是什么系的能量。”白无归用自己的方式在现场又做了一次感应,仍然一无所获。李雷斯也在同时,探查了一番,得出了和白无归同样的结论。

  接着,两人开始仔细的检查其马克的尸体来。

  没有明显的伤痕,白无归说道。

  “但是他全身的筋脉都被这股火系力量震碎了。”李雷斯在检查了尸体之后说道。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死因算是找到了。马克应该是在一瞬间被人震碎了全身筋脉而亡。刚才二人感应到的那股强烈的火焰魔法波动应该就是杀手马克的元凶了。

  “青阳,你发现了没?这是一个密室。”李雷斯站起来说道。

继续阅读:第四章 十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