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速归
三月羲和2018-09-03 12:223,788

  随着白无归的大喝,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接着四处的空间开始不断碎裂,仿佛镜子被打碎一般片片落下。而在这镜子的背后,依然是这条熟悉的街道。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攻击他的傀儡箭已经消失无踪。反而是三个人影出现在了白无归的面前,其中两人正是刚才施法的法师和偷袭的弓手,在结界被破的同时,两人已经又白无归的后面出现在了他的前面。而他们两人还搀扶着一人,显然这人就是这个空间法术的释放者,现在这个人正因为法术被破处于极度的虚弱之中。

  “青阳白无归,第一魔法学院出身的天才侦探,果然名不虚传,不声不响就破解了我这镜像空间。不过这只是开始,如果你不离开北荒,迟早你会命丧于此。”说完,三人化作一道烟雾,消失在了白无归的面前。

  镜像空间,元素系高阶魔法。各系元素均有自身的空间魔法,不同的元素会让空间产生不同的特性。镜像空间对应的元素是光,使用者可以稍微控制其中的光线、时间和空间。刚才箭矢的空间位移,估计就施法者的所为了。

  白无归并非不想追击,然而却因为刚才战斗中的疏忽大意,而消耗了大量魔能,同时对方显然还有攻击的余力,所以只能遗憾放弃。

  刚才的战斗看似是从那一声巨响开始,其实从白无归感受到魔法扫描的时候就已经走进了对方的陷阱。对方早已精心布置了这一个陷阱,镜像空间伪装成魔法扫描停在那里,等的就是白无归自己走进空间。而另外两个杀手则是早已等在这空间之中,布下幽冥鬼手召唤阵。只等白无归走到预定的位置,就开始攻击。

  如果不是白无归确实实力强横,同时又修炼了来自圣域的秘法,在放出探能魔纹的瞬间就敏锐的发现了这片空间的异常,又能快速的通过圣言术打穿镜像空间,这一场战斗必然无比艰辛。而且由于是在镜像空间中发生的战斗,外界根本无法知情,城防军队也肯定是不会出现的。

  不过白无归也并非没有收获,他的探能魔纹非同一般,在战斗的同时,也把独特的魔法波动依附在了三人身上。这种波动的频率非常的特殊,只有白无归这种修习过特殊秘法的人,专门去感应才能发现。

  “果然是北荒城啊。”看着三人消失的方向,白无归感叹着。能释放空间魔法的高阶法师本就不多,而会幽冥鬼手这样邪恶召唤术的召唤师就更少了,在加上一个至少可以熟练控制3支傀儡箭的魔弓手,这样的组合在圣域都不多见。而使用这样的组合去刺杀一位魔侦处的特别顾问,这在圣城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三个人的魔能都算特殊,在加上白无归留在他们身上的印记, 白无归有信心在三天内坐到这三个人。当然前提是这三个人没有离开北荒城。

  摇了摇头,白无归稍微整理了下刚才的战斗过程,继续向着魔侦处行进。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每次战斗之后都会花一点时间,做一个总结,以提高下次的应变能力。而今晚,白无归从酒馆出来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那里怪怪的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却让白无归惊出一身冷汗。白无归看到的是路口的一个魔法时钟,3:00。白无归清楚的记得自己从酒馆出来的时候还不到2点,从酒馆到这里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路,而刚刚的一战虽然惊险,但是在白无归的感受中肯定不超过五分钟,而现在实际却已经到了3点。那么说,在刚刚的镜像空间中时间的流逝几乎是外面的十倍。

  如果只是一次暗杀,根本不会使用到能加速时间流逝的镜像空间。要知道镜像空间虽然也是一个高阶魔法,但如果要加速时间流逝其难度几乎增加十倍。刚才那样能够加快十倍速度的镜像空间,已经相当于释放了一个圣阶魔法。虽然高阶魔能者借助法器就可以释放一些圣阶魔法,但这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高阶魔能者可以做到的而且还会耗费大量的魔能。

  难怪刚才那个人法术被破的时候如此的虚弱了。

  回想刚才那三个暗杀者,这种两个高阶法师一个高阶魔弓手的组合,即使正面攻击白无归也将陷入苦战,何苦要劳心费力的去设置这样一个陷阱,特别是时间加速这种特性对于暗杀几乎毫无作用。如果将控制时间的魔能用在加速傀儡箭的速度,那么白无归即使可以取胜,估计也是惨胜。毕竟在别人的空间中战斗,而且对方又是早有准备。

  ‘这是为了拖住自己,不让自己回去’,白无归略一思索,这三个人的目的根本不是威胁自己或者杀掉自己怎么简单。想到这里,白无归立刻加快了速度向着魔侦处飞奔而去。

  三分钟后,白无归已经出现在了魔侦处的门口。一切安静,看起来毫无异常 。城防营安排的2个守卫,仍然笔直的站在门口。收起圣耀麟驹,白无归问道:“今晚没发生什么吧?”

  “青阳顾问,一切太平。只是您今天回来得有些晚了哦”,左边的守卫含笑答到。

  青阳是白无归的族姓,青阳族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在第二帝国拥有不小的势力。在第二帝国中,不同公国的姓氏习惯有所不同,像白无归这一族的族姓是在前面的,所以他的全名是青阳白无归,大家会尊称他为青阳顾问,朋友就叫他白无归,而不会有人叫他白顾问,因为白并不是他的姓氏。而像现在的北荒公爵雷斯公爵,雷斯就是他的姓,是放在名字后面的。现任北荒公爵叫做沃森雷斯,上一任公爵叫做彼得雷斯,而北荒公爵的弟弟叫做汉森雷斯。

  白无归对这样的回答感到一丝的意外,很显然守卫是误会了他晚归的原因。而白无归年纪不大,又没有什么贵族的架子,这些守卫对他并不太惧怕,所以可以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而今天白无归却不方便去解释原因,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走进了魔侦处。

  天荒城魔侦处有前后三进院子,前院是办公室和会议大厅,中院是放置装备、训练场以及关押犯人的地方,后院则是给魔探们的住所。

  天荒城魔侦处的人员并不太多,只有处长一人,副处长一人,魔探30人,再加上白无归这个特别顾问也就30多个人,而其他的人员则是从城防营中抽调。很多魔探都是本地人,虽然统一安排了房间,却一般并不住在魔侦处后院,比如魔侦处处长,天荒公爵的长子李雷斯,就是长期住在公爵府的。所以现在住在后院的也就10个人左右。

  这些人中和白无归关系最好的就要数副处长马克了。马克其实也是天荒本地人,只是家中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所以也就干脆住到了魔侦处,一方面方便办案,另一方面也比空空如也的家里热闹了许多。

  马克是一位高阶魔武者,同时用土系和火系魔法锤炼自身,让他的力量和爆发力大大提高。他的一身武技皆来着军中,从部队退役后,就到了魔侦处。七八年间,凭借破获的一个个案子,从魔探到了现在魔侦处副处长的位置。

  两人在之前有过多次的合作,在剿灭黑帮的战斗中,也一起并肩战斗过。而最近白无归正和他一起在查一宗10年前的旧案。

  白无归从前院仔细巡逻到后院,其间还去中院的器械室和监牢看了看,也并无异常。像天荒城这样的城市,魔侦处一般都是没有犯人的,高阶魔能者一旦定罪,不是废除魔能流放,就是送往圣域或者七大公国的主城关押。

  回到后院,一片寂静。想想时间,应该大家也都睡了吧。

  但是今夜白无归却有一种想要去找马克的冲动,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白无归着急的想找个人和他分析一番。而且白无归的自觉告诉他,这些奇怪的事情和马克今天傍晚告诉他的和这宗旧案的调查进展有关。

  走到马克的门口,白无归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一丝的反应。“马克处长,我是白无归,可以进来么?”白无归开口问到。

  里面仍然没有一丝的回答,白无归觉得有些异常,立刻感应了下房间内的气息。但是由于魔侦处的房间都是有特殊魔法阵保护的,所以并不能探查到太多里面的情况,不过在有限的反馈中,白无归没有感受到马克处长的能量波动。

  ‘看来马克处长今晚没有回来。’想到今晚在酒馆里看到的情况,白无归也就释然了。转过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他自然是一夜无眠。

  还好,对于白无归这样的高阶魔能者,就是十天不睡觉,也不会伤到根本。

  第二帝国历1787年6月21日

  毫无睡意的白无归,一大早就起来了,再一次的从后院到前院把魔侦处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任然毫无所获。

  白无归慢慢的来到前院门口,看到守门的兵卒正在换岗,便说道:“一会儿,看到马克处长回来,告诉他我在顾问室等他。”

  新来的兵卒点头称是,而昨夜的两个兵卒却面露疑色。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白无归敏锐的发现了这一丝的异样。

  “青阳顾问,马克处长昨天可是比您早回来啊,你要找他得去告诉后院的兄弟吧。”一个兵卒说道。

  白无归追问道:“什么,马克处长比我先回来?你们确定?”

  两人立刻点头,声称确实看到马克处长回来了,而且还喝了酒,也是其中一人将他扶回房间的。当时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的。

  巨大的不安立刻浮现在白无归的心中,立刻带着两人向后院走去,直奔马克处长的房间。

  大声的敲门,任然没有应答。就连旁边的几位侦探都已经走了出来,马克处长却依旧房门紧闭。

  “可能马克处长后来从其他地方出去了吧,要不顾问你还是等他回来。”一位兵卒说道。

  “不要等了,就说是我的命令,去拿钥匙开门。有什么事情我来担着!”白无归的不安越来越重,立刻吩咐去总务房拿钥匙开门。原本马克喝醉回家后又出去就显得可疑,而且不从大门出去就显得更有问题了。白无归拼着被马克大骂一场,也坚定的要打开这道门。

  后院的房间都是有魔法阵保护的,这些魔法阵都是由圣域的高阶法师联手设立,没有钥匙,即使强如白无归短时间也无法打开房门。很快钥匙拿了过来,打开一看。白无归心立刻凉了半截。

继续阅读:第三章 却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