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战
三月羲和2018-09-03 11:124,746

  第二帝国历1787年6月20日

  天枢公国,北荒城,夜

  白无归走出月轮酒馆,借着路边昏黄的魔法灯走出了巷子。到了路口,他轻打一个响指召唤出自己的坐骑——圣耀麟驹。

  圣耀麟驹,被圣域之光祝福过的魔法坐骑,出自圣域,几乎已经成为了圣域高阶魔能者的标志。

  白无归,全名青阳白无归,圣域第一魔法学院天才毕业生,实力位于圣域年轻一代高手前十。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体法同修的魔能者。毕业,白无归之后加入圣城魔侦处总部,屡破奇案。

  3个月前,白无归出现在这里,拿着总部的手令在北荒城魔侦处当起了特别顾问。按照白无归的说法,这是他的历练任务,为期2年,历练的地点就是天枢公国。而之所以首先来到北荒城,是因为现任北荒公爵雷斯公爵之女爱丽丝,是他在第一魔法学院的好友。

  在白无归到来之后的3个月,北荒城魔侦处的破案率有了明显的提高,基本上所有的案子都找到了凶手,白无归更是一个人单挑4大高阶魔能者,杀一人,重伤一人,逼得另外两人逃入蛮荒之地。这一战,一举消灭了北荒城一个实力强大的地下黑帮。让北荒城的高阶魔能者都收敛了许多。也让更多人看到了圣域魔能者的强大。

  圣耀麟驹缓慢的在大街上迈步向前,夜已经深了,街上却并不太清净。白无归思索着这三个月以来调查的进展和不久前北荒城魔侦处副处长马克告诉他的信息,同时却也发现路上除了稀稀疏疏的行人以外,还有不少潜行者和一些更为晦涩的魔法波动。

  天荒城作为天枢公国最北方的大城,历来就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北罪城。原本这里是北方军事重镇,主要用来流放犯人和防御蛮族的。后来随着第二帝国日益强大,迫使蛮族签订了长期的停战协议。随着和平的到来,这里的军事意义渐渐淡去,反而是因为外域的财富和松散的管理吸引着来自南方的淘金者、逃犯,来自北方的猎人、佣兵,以及来自蛮荒之地的异族混杂在此地。偷窃、诈骗、谋杀、抢劫,罪恶每天都在这里发生。

  现任的北荒公爵希望能改变这一现状,所以让女儿多次邀请白无归,这位著名的魔探来到这里。这也是白无归选择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谁胆子这么大啊!”感受到自己被一道能量波扫描而过,白无归不禁感叹到。他作为魔侦处的特别顾问,工作并不是特别的多,在这里琐碎的工作反倒是比起在圣城的时候轻松不少。

  魔侦处主要办理的是涉及高阶魔能者或者其中出现了高阶魔法的案件。

  在第二帝国所统领的七大公国中,魔能的运用有很多的形式,有钻研各系元素能量运用的法师,有能召唤各种魔法生物的召唤师,还有运用魔法能量强化自身的武者,以及各种更为特殊的运用和特殊职业。

  而凡是能够运用魔法能力的人,在这里被统称为魔能者。

  由于魔能者在各个方面都异于常人,并且身份大多比较特殊,一般的城防营和治安官基本没有能力和高阶魔能者对抗,或者因为高阶魔能者特殊的背景而无法与其对抗。因此第二帝国专门成立了魔侦处,以此来管理所有的高阶魔能者。

  魔侦处总部位于圣域中的圣城,同时在七大公国的较大城市,也都设立了魔侦处,管理当地的高阶魔能者。

  圣域是第二帝国的直属领地,虽然面积不大,单实力强横,首都圣城已传承了1700多年。圣城拥有数十位圣级强者,数量远远超过各大公国圣级强者的总和,而圣城几大学院更是集中了整个大陆的精英。

  所以在圣城几乎每个人都是魔能者,其中高阶的比例更占到总人口的5%,可以说一件小事都能牵扯到高阶魔能者,所以在圣城,白无归需要处理的除了真正的案件意外,很大一部分时间其实是在处理一些琐碎的小事情。而这些小事情,让白无归感到无比的乏味和劳累。

  而在北荒城,虽然高阶魔能者也比一般公国城市高了许多,而且良民的比例低了不少,但是高阶魔能者的人数仍然不到千分之三,大部分人都只能达到初阶和中阶,所以很少有人会愿意去惹恼一位高阶魔能者。

  白无归不仅是一个高阶魔能者,而且还是一位来自圣域的高阶,那在夜里仍然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圣耀麟驹就是最好的证明。即使在圣域,拥有圣耀麟驹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并不是每一个圣域的高阶魔能者都能得到圣域之光的祝福,拥有属于自己的圣耀麟驹。而且一般而言来自圣域的魔能者的实力高过公国魔能者数倍,战斗经验也是大大高过同龄人。

  在这三个月里,白无归也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多次的战斗无一败绩,也算是在北荒城打出了一片天地。可以说,在北荒除了传说中一位隐世的圣级高手以外,白无归并不惧怕任何的一个人。

  而今晚,似乎这些人是铁了心要来试试白无归的身手。

  白无归在魔侦处暂住,离这里有两条街的距离。圣耀麟驹仍然缓缓的前进,白无归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三道气机锁定了,对自己的攻击随时有可能到来。他不禁擦了擦手中的汗水,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充分的信心,但是未知的袭击仍然让他感到一丝的紧张,当然还有一丝挑战的兴奋。

  “噹”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惊醒了整个寂静的夜。白无归本能的向着声音的方向会过头去,却见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夜空。顿时,白无归眼前片白茫茫,强光让他暂时的失去了视力。

  “糟糕”,白无归暗道一声不好。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在被闪电闪到双眼的同时,回手就发出一道准备多时的魔法盾,挡住了胸前的大部分面积,同时身下的圣耀麟驹也光芒大盛,放出柔和的一道光圈。这是圣耀麟驹的特性——圣耀光环,不仅对骑乘者有类似祝福术的魔法加成,还有具有一定清醒术的效果,快速的恢复着白无归的视力。

  然而意想中狂风暴雨的攻击并没有来到,在白无归快速的恢复视力之后,在他眼前的是两个消瘦的人影,就这样安静的站在他的面前,眼眸中泛着悠悠蓝光。

  白无归暗暗的外放自己的气息,同时感应着来者的位阶。“你们是谁?”白无归率先问道。没有发动攻击,证明对方要的并不一定是战斗。

  令白无归稍稍有些意外的是,这两个人并没有外放气息,能量内敛得可怕。就在白无归意外的同时,两个影子居然同时开口说话,声音中性,不带一丝感情:“离开北荒,立刻!”

  “如果不呢?”像这样的威胁,白无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就在他在北荒侦破第一个案子的时候,他就受到了这样的威胁。这次威胁的结果就是一个在北荒城经营了超过10年的帮会被瓦解,帮主也被白无归打伤后送去了圣城关押。

  白无归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而且这里在城中,有了刚才的巨响和强光,相信过不了多久城城防营就会出现。即使自己敌不过对方,撑个十几分钟还是可以的。而城防营虽然个体实力不足为惧,但是胜在人多,一般的高手和黑帮组织都不愿意和城防部队交手。

  右边的影子说道:“如果你不怕你的事情被揭发出来,你就留下吧。”

  没有给白无归说话的空隙,左边的影子接着说道:“我想你也不愿意让大家知道你为什么来北荒吧。”

  听到两人的话,白无归却没有显示出丝毫的犹豫,“想说就说吧,我白无归行得端走得正,哪里是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可以威胁的。”话毕,白无归已经拔出了他随身的武器,魔侦处的制式短剑,指向了两人。

  然而两个黑影却任然一动不动,仿佛时间在这一瞬已经静止一般。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影子居然有种将要随风消逝的感觉。

  事出意外反常必有妖,见状白无归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果然,就在影子快要消逝的瞬间,两个影子化作两支利箭,隔空直接出现在了白无归的面前,一支眉心,一支心口。还好白无归之前已经放出魔法盾,正面射来的箭矢虽然突兀却并没有能够穿过魔法盾,只是凭空的擦出了两道火花。

  箭矢尚未落地,白无归已经向着两支箭各自挥出一剑。

  ‘噹,噹’两支箭并没有被砍断,反而再次化为黑影,格挡住白无归的攻击。两道黑影刚刚落地,立刻反弹跃起,一左一右继续向白无归发起攻击。

  傀儡箭,魔武结合的高阶魔法。

  白无归立刻明白眼前的两个都不是真人,而是傀儡。这种傀儡箭被评为高阶魔法的原因之一是傀儡的攻击力会随着制作的材料而变化不同,同时傀儡可以继承制作者全部的武技。也就是说如果这只傀儡箭是由一个圣级强者制作,那么即使是一个中阶魔能者在使用,傀儡仍然能达到高阶强度。同时这种傀儡可以自由的变化为人形态和箭的形态,攻击的方式变得更为多元,让人防不胜防。可谓是越级暗杀的不二利器。

  当然这种傀儡箭只被评为高级魔能的原因是傀儡的攻击需要释放者自行操控,中级魔能者一般只能勉强操控1支高级魔能箭,而高阶魔能者一般也只有在操作自己制作的傀儡箭时才能同时操作多个。

  现在,白无归遇到了两个攻击如此默契的傀儡箭,他已经认定了释放这肯定已经是一位高阶魔能者了。而且从这两个傀儡箭颇具有章法的攻击中,可以看出这个高阶魔能者很可能是一位用弓的魔武者。而弓武者,很少是单独出现的,他们的近战能力很多时候并不足以保护自己。

  而暗箭,历来是暗杀者常用的手法。所以白无归在战斗的同时,时刻的防备着有可能出现的暗箭和其他魔武者的突击。

  突然在白无归的脚下,一个灰色的六芒星一闪而现,一团黑气从中涌出立刻侵蚀了圣耀光环,同时几只鬼手从魔法阵中出现,牢牢的抓住了圣耀麟驹的马蹄。

  幽冥鬼手,高阶召唤系的魔法,召唤地狱饿鬼之手,将目标拖入地狱。

  相传这个魔法的创造者意图召唤地狱中的饿鬼,却在传送阵刚刚打开就被魔气反噬,从而无法召唤出完整的饿鬼,只是召唤出大量的饿鬼之手,而由于反噬自身却险些被这些饿鬼之手禁锢直接被拖入地狱。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魔法。而这种侵蚀和禁锢的特点,正克制着圣耀麟驹的特性。曾经有人用这个魔法,直接将圣耀麟驹连马带人拖入地狱,尸骨无存。

  白无归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个魔法,却并不太惊慌。在魔侦处,他有受到过专门针对在这种情况的训练。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去攻击这个魔法阵,脚下的魔法阵现在已经是一个和幽冥地狱链接的持续通道。直接攻击,大部分的攻击会传到地狱之中,作用于饿鬼的本体,但在幽冥地狱中饿鬼数量何止千万,一个人的攻击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除非一击就能消灭一大群的饿鬼,否则这种攻击方式基本上毫无效果的,反而是浪费了大量的魔能。现在正确的做法,是在抵御拉力的同时切断这个魔法阵的能量来源,这是一个持续的魔法通道,只要没有能量来维持这个通道, 魔法自然也就消散了。

  而最好的切断能量来源的办法自然就是找出施法者,打断他的施法。

  白无归感受了一下身下圣耀麟驹的状态,靠着圣耀麟驹本身的力量,勉强还可以抵御这股拉力。于是白无归专心的开始对付起两个影子杀手,同时外放魔能,探能魔纹如水纹般荡漾开去,试图快速的找出这个暗中的施法者。

  十五米外,右侧屋顶。

  波纹在那里凭空受阻,泛起阵阵涟漪。

  “发现你了哦”,白无归嘴角微微一咧,侧身就是一剑,一道带着圣力的剑气疾飞而去。

  ‘碰’,剑气命中了目标,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而身下的魔法阵却没有丝毫停息的迹象。击中的是个诱饵,白无归略略有些失神。

  就在白无归失神的瞬间,在他背后不到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头发因为魔能的爆发根根树立,双眼不断的冒出红光,脸上也是魔纹密布,口中更是不断的念念有词。这就是那个幽冥鬼手的施法者,显然他使用这个魔法比较吃力,现在是全力在维持这个魔法。另一个人,很明显就是那个魔弓手,他现在正拿着一把看起来略显诡异的雕花弓又是一箭射向白无归的后心。

  利箭飞驰,与之前的两箭一样,离弦之后,如跨越空间般的凭空的出现在了白无归的后心。由于仓促应战,白无归仅在正面布下了魔法盾,两侧和后背都没有防卫。下一刻,白无归就会被这利箭洞穿后背。从这一箭的诡异来看,即使不致命,也会遭到重创。

  听到背后的弦音,白无归已经明白自己的危机。无数的思绪在他脑海中涌现,然后他放下了举剑的手,笃定的大喝一声:“破!”

继续阅读:第二章 速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