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结果
三月羲和2018-09-10 12:003,870

  老公爵的字迹已经非常的潦草了,上面的内容也不多,只是反复的写着后悔,与焚心酒,还有自己犯了错。

  这,让白无归等人十分摸不着头脑,到底这焚心酒却是为何让老公爵能够如此的疯癫和后悔。

  “我觉得这个可以问问瑞医师,对这种东西他应该比我们清楚吧。”爱丽丝说着。

  的确,瑞对于药理方面更为精通,将这些告诉瑞,或许他会有头绪吧。

  于是众人便重新锁好柜子,前去魔侦处寻找瑞。

  来到魔侦处,瑞也刚刚完成了对那几具尸体的初步检查。

  见到李到了,拿出三个铜徽交给大家,:“三个人都是一刀毙命,这些是从尸体中找到的,你们看看是不是认识。”

  李和白无归都上手看来看,确实没什么头绪,“看样子应该是某个组织的,但是不知道是哪一个。”

  “要是佑文或者怜霜在就好了,对于这些她们比较了解。”白无归放下铜徽,说道。

  接着李问出了刚才众人一直想问的事情,“瑞,你对焚心酒有研究么?”

  “焚心酒?”瑞有些迟疑,“这不是常见的火系魔酒么,难道有什么问题?”

  接着众人便对瑞说起了关于马隆和老公爵的事情。

  听到之后瑞也是大为疑惑,焚心酒作为最为常见的一种魔酒,并没有听说有任何的不适之处。

  瑞转念一想,问道:“那马隆的身世可有异常的地方,是否和焚心酒有所冲突。?”

  李说道,“马隆是我爷爷的儿子,流淌的也是我雷斯家族的血脉,我们家族的血脉和这焚心酒没有任何的冲突啊。”

  白无归也回忆道,“我和马克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也经常同饮此酒,但是他却并没有不适的地方啊。”

  “那我就完全没有头绪了,我只是在极少的书中看到过,似乎有些特别的族人会对此酒有些排斥。但是如你们所说,马克也经常喝焚心酒,那便也是没有关系了。”瑞也说道。

  爱丽丝突然想起来了,“我记得爷爷和马隆母亲是在祝火族内认识的,我想马隆是否是有祝火族的血脉。”

  听到这话,瑞似乎陷入了什么思考之中。

  半响瑞回过头来,问了一句话,“那马隆死亡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不是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20日么?”,爱丽丝回答道。

  瑞接着问道:“那天可是夏至?”

  众人连忙算了算,果然那天就是夏至。

  听到这个答案,瑞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说道:“如果是夏至那就是了。”

  众人并不说话,等着瑞解答。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火神试炼?”瑞向众人问道。

  众人点头称是。

  火神试炼极为出名,圣域有祝融一族,延续着最为精纯的火神血脉,无数年来就靠着这火神试炼拥有多位圣级强者,在帝国中屹立不倒,成为帝国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家族。

  这一族的试炼之人会在天地间火系波动最为剧烈的夏至那天饮下大量焚心酒激发血脉之力,接着用心祭祀先祖,引发强烈的感情波动,以灵魂波动来迎合天地间的火系波动,用以激活火神的传承。

  见众人都知道这件事,瑞就接着说道:“相传这祝火族也是祝融大神的直系血脉,族人的体内也含有微弱的火神血脉。凭借这一丝的火神之力,这一族也可在夏至这天进行试炼。”

  “你们也知道试炼九死一生,就算是有最精纯的血脉,做完全的准备也难以成功。召唤而来的火神力量及其强大,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试炼失败。试炼失败之后,试炼者的筋脉将会被暴躁的火系魔能撑破,如果不马上用特效之药为之续命,立刻就会死亡。”

  “我想或许马隆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在那一夜误喝了焚心酒,接着又误开了试炼,最终试炼失败,又没有得到有效救治而死吧。”

  “这,”听到这里,白无归突然想起了什么,“这马克死亡的情况看起来也和试炼失败的情况类似,难道也是这般?”

  “第二帝国历1787年6月20日,那一天也是夏至!”李也想起了这件事。

  瑞点点头,“想来就是这般吧,或许那天马克也喝了焚心酒吧,看来马克的案子我们终于是明白了。”

  “那当年为何会让韩宇卫队长产生自己错杀马隆的错觉呢?”白无归问道。

  瑞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李却在这时说道,“我记得韩宇卫队长的功法也属于火系魔功,或许而是不知为何起了冲突,所以韩宇卫队长打伤了马隆。之后马隆试炼失败筋脉尽断而死,就被大家误会了吧。”

  “只有这个推断最为合理了,只是不知道马克当夜又是为何饮下了这焚心酒,激发了强烈的感情波动,无意中开启了火神试炼。”瑞说道。

  白无归自然之道当夜和马克喝酒的人就是怜霜,又之道马克为何会情感波动剧烈。现在明白之后只能感叹这两人命运的坎坷。

  怜霜终于能走出父亲的阴影,但是却又错误的和马克喝下这焚心酒,从此天人两隔。

  白无归间这件事告诉众人,希望大家代为隐瞒,现在马克已经死了,就不要再让怜霜伤心了。

  “还是问问怜霜吧,或许这件事也不是怜霜做的。既然当年老公爵已经查到了这个秘密,现在或许也有人利用他来暗杀马克。”爱丽丝并不希望马克与怜霜这对苦情之人最终却有这样的结果,希望事件还有转机。

  众人当然也和爱丽丝存有一般的心思,决定先去找怜霜问明这件事,同时还有那几个铜徽也要找怜霜问个明白。

  怜霜与众人相约今夜湖边桥下再见,众人也就一齐前往那边。

  众人来到约定的地方,却没有见到怜霜,只是佑文已经到了这里。

  白无归连忙悄悄的将之前在公爵府发现的事情告诉佑文,也让她不要在怜霜面前提起这件事。

  佑文也感叹两人间蹉跎的命运,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接着佑文也看了看那个铜徽,只是说是某个杀手组织,但是却不太清楚具体的情况,只能问怜霜了。

  很快怜霜如期而至。

  怜霜的脸色有些焦急,但是却有没说是为了什么,众人忙把月轮酒馆发生大火的事情告诉了怜霜,接着拿出铜徽给怜霜查看。

  怜霜接过铜徽,却是差点没有拿稳,“这,这是我们组织的徽记!”

  “他们和我是一起来的,我们作为一个小组接了这个任务。”怜霜接着说道。

  在众人差异的目光下,怜霜接着说道:“其实刚才我就是去找他们的,但是找了几个约定的地方都没有见到他们,想不到他们却已经全部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无归问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可以说你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了吧?”

  怜霜拿着铜徽,却是陷入了更深的沉思。

  稍等了片刻,怜霜说起了关于任务的故事,“我们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前接到的这个任务,说是要到北荒来杀几个人。当时并不是我接的任务,而是这几个人。由于当年出道的时候他们帮过我,所以我答应再帮他们一次。”

  “所以你就来了?”佑文说道。

  怜霜点点头,“我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为了报恩,也为了见马克一面,所以我还是来了。”

  听到怜霜再次提起马克,大家一时都陷入了沉默。

  只听得怜霜继续说道:“结果到了之后我却发现他们的目标就是乌伯和马克。所以我立刻决定退出这个行动。接着我开始跟踪马克,希望能在暗中保护他。”

  “直到那天,我知道了他们决定动手的时间,无奈我只能出现在马克的面前,还约他和我见面。就是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保护他。”

  “难怪当晚你们去了月轮酒馆,喝了焚心酒。”瑞说道。

  “是的,当晚我们去了月轮酒馆,喝了很多酒。那时我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最后我是送这他回到魔侦处的,远远的我看着他被卫兵搀扶进去我才离开的。谁知道他还是出事了!”

  “所以刚刚你是去找你那些同伙了?”白无归也问道。

  “是的,出事以后我就去找他们了,但是这么多时间我还是没有找到他们,却没想到,他们却已经被杀了。”怜霜继续说着这件事。

  “哎,你也不用难过了,我们已经查出马隆队长真正的死因了,和你的父亲没有关系。”爱丽丝安慰怜霜道。

  怜霜听到爱丽丝的话,看向众人,希望能立刻得到事情的真相。

  众人之前已经套好了一套说辞,就说是公爵之后已经查到马隆是死于那夜的凶手的手里,而韩宇队长只是打伤了马隆而已。

  不料这并不能让怜霜好过一点,“那也是怪我父亲,如果不是他把他打伤,马隆队长魔能高强,有怎么会死在那些贼人手里。”

  说着怜霜又哭了起来。

  “不,不是的,马隆是喝了老公爵给他喝的酒才去世的。”爱丽丝为了安慰怜霜,情急之下说道。

  “酒,什么酒?难道是刚才瑞医师问的焚心酒?”怜霜虽然悲伤,但是却也非常的敏感。

  听到焚心酒三个字,众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尴尬的看着怜霜。

  接着怜霜说道:“你们快告诉我吧,无论真相如何我都可以接受。”

  挨不过怜霜的恳求,还是瑞把事情说了出来,连带刚才众人关于十年前的推断一起告诉了怜霜。

  听完所有之后的怜霜,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对众人说道:“谢谢大家告诉我这么多,也谢谢你们查出马克之死的真相,真的谢谢你们。”

  感觉到怜霜语气的变化,佑文摇了摇她问道:“怜霜,你这是怎么了?”

  怜霜退了一步,又对着大家鞠了一躬说道:“真的谢谢大家了,我代表马克谢谢你们。”

  “怜霜别这样,马克也是我们的朋友,再说马克也算是我的堂兄。”李说道,还想着怜霜走了一步。

  却没想到,突然地面冒气一阵青烟,接着怜霜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她这是去哪了?”爱丽丝问道。

  白无归再次的感叹了一番,“还是让她静一静吧,只是希望她不要再做傻事了。”

  想到怜霜和马克的故事,大家又一次的陷入寂静之中。

  最后还是李打破了安静:“现在马克的案子已经查明了,而乌伯是被杀手灭的口,现在虽然杀手也已经被灭口了,但是这背后的主使者,基本已经确定了,现在最有嫌疑的就是比鲁斯和汉森公爵。明天就让我们从这两个方向继续吧。”

  众人也都觉得只能如此,便约定了明日一早在魔侦处见面,安排继续查探的方式。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尽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