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似火
三月羲和2018-09-11 10:584,141

  白无归和佑文正准备走,却发现又被人跟踪了。

  “这可如何是好,在北荒城怎么三天两头被人盯梢?”白无归有些恼了,在最近这几天白无归可是接连的遇到了几次跟踪和暗杀。

  佑文也是无奈,“还不是这个案子闹的,我看这案子肯定和雷斯家族有关,除了他们谁还有这么大的势力。”

  白无归也点点头。他已经认出跟踪自己的人就来自城防军,很明显就是汉森伯爵的人。

  两人也不想再和跟踪的人纠缠,迅速的以幻术结合空间法术摆脱了跟踪,再向着月轮酒馆前进。

  然而因为要摆脱跟踪,两人比起约定的时间还是晚了不少。

  就在即将到达月轮酒馆的时候,却发现前方已经拥堵不堪,街道上全是人。

  “这位小哥,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前面出什么事了么?”白无归向着旁边一人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前面着火了,城防营正在里面救火,不让大家过去。”那人回答道。

  “不好!”白无归和佑文同时想到,里面着火的不会就是吉伯的月轮酒馆吧。

  两人连忙加快速度向着里面走去。

  果然,没走几步就被城防营的哨卡拦了下来。

  “这里不让过去了,城防营正在里面救火。”卫兵说着,不让二人过去。

  白无归也不和他多嘴,拿出魔侦处的令牌,说道:“自己人,我魔侦处的,进去帮助灭火。”说完,也不等守卫反应就直接过了哨卡,带着佑文向里面走去。

  那守卫没有办法,只得叫人也速度进去,通知里面的城防官。

  “这不太正常吧,这个戒严的范围可也有些大了。”佑文说道。

  白无归点点头,又加快了脚步的速度,“怕是里面在杀人灭口,”

  “来不及了!”佑文说道,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月轮酒馆的面前,整个酒馆已经陷入浓浓烈火之中。

  白无归看向四周,发现李和瑞也在附近,却是不见爱丽丝的身影。

  两人连忙走过去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吉伯呢?”

  李回答道:“不知道,我们也就比你们早到一会儿,来到这里已经这样了。”

  “这火?”佑文问道。

  李摇摇头,“已经没法救了。”

  原本火势刚起的时候,用水系魔法是很容易灭火的,但是现在大火已经起来,炙热的温度吸引了附近的火系精灵到此,空间之内已经开始排斥其他的元素。

  这个时候其他系的魔法效果都会大打折扣,而水系魔法则衰减得更为厉害,实力稍若之人的水系法术已经施展不出来,强行使用也难以达到效果。

  白无归试着一个水球过去,水球的体积大概只有平时的五分之一不到,而且水球还没触碰到火焰,就被蒸发殆尽了。

  “城防营的人在干嘛,怎么就这几个人在救火,刚才外面不是很多人么?”佑文又问道。

  瑞解释道:“这是一般的做法,这个火已经救不了了,现在主要做的就是隔离火势,让火不波及其他的房屋。”

  “哎,我们就只能这样看着了?”佑文问道。

  “当然不,我还能做点什么吧。”说着白无归向着大火走了过去,同时还在全身刷了一个辟火术。

  白无归知道火势如此,还在里面的人定然毫无生还的可能,但是还是打算靠着这辟火术进入火场,尽自己的人事。

  然而白无归还没进去却被人拦了下来。

  阻拦白无归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汉森伯爵的儿子博纳。

  博纳现在一身都被熏黑了,花着脸就对白无归说着:“青阳顾问,不要进去了。里面有爆炸品,太危险了。”

  白无归看着博纳这个样子,显然也是刚刚从火场里面出来的,“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里面是什么东西。这火是什么起的,这大白天的。”

  现在虽然只是傍晚,但是这火显然不是才起,白天起火这确实很是蹊跷。

  博纳稍微擦了擦脸,说道:“根据刚才酒客的说法,是后厨突然发生爆炸,接着大火很快就烧到了整个酒店。”

  “爆炸?”白无归还是有些疑惑,这只是个酒馆,虽然藏酒肯定不少,但是爆炸的可能性很小。

  博纳却点点头,“应该是有什么爆炸品在里面,我们刚来的时候也组织了几人靠着辟火术进去救人,但是人没救着,却又发生了两次爆炸,不得已我们就退了出来。”

  白无归看着博纳的样子,看来他所说的倒是有些根据,但是白无归还是不甘心,决定还是自己进去看看。

  “我的辟火术比较特别,我进去看看。”白无归说完,也就直接走了进去。

  博纳还准备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就让白无归走了进去。

  走进火场,一阵阵的热浪袭来。

  辟火术虽然可以隔绝大部分凡火的伤害,但是现在火势太大已经吸引过来了附近的火系精灵,火焰已经变成了魔焰,并不能被辟火术完全的隔绝。

  辟火术之下,白无归自然也加持了魔法盾,才算是将这些伤害大部分的抵消了。

  虽然抵消了火焰,但是这火场中的危险却不止是这点,整个建筑物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一个不小心动作太大,就引发一连串的事件,最终导致酒馆的倒塌。

  但是现在白无归却不敢太过小心翼翼,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不光是自己法术能维持的时间不多,另外白无归估摸着这酒馆能坚持的时间也不太久。

  酒馆的大厅并没有人,想来起火的时候都逃走了。

  白无归并不知道吉伯的住处具体在哪里,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方位。凭借自己对这酒馆的记忆,白无归向着二楼的一个房间走去。

  走上二楼,这里的情景却让白无归有些吃惊。

  二楼上有三具尸体!

  从死去这三个人的死状来看,这些人肯定不是被火烧死的。三个尸体都是就仰面朝天的放在整个二楼大厅的正中。很明显这些人是被人杀死之后转移尸体到这里的。

  看着这三具尸体的位置,白无归知道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等到火灭之后就再也没法在这些人身上找到任何线索。

  无奈,白无归迅速的移动过去,再次耗费魔能施展了魔法盾和辟火术。希望这些魔法能坚持到大火结束,就算不能完整保护,也能稍微保存这些尸体,不让他们被烧个精光。

  做了这些,白无归又向着预定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白无归的前方真的发生了爆炸。

  爆炸能量不大,但是却引发了一次小规模的塌方,让整个楼都震动了一下。

  估计再来一两次这种规模的爆炸,整个酒馆小楼就会彻底的倒下去。

  没走几步,另一次的爆炸就发生了。

  这次爆炸就发生在白无归的一侧,白无归也见到了爆炸物。

  爆炸物是一坛酒。

  白无归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脸色一变,立刻冲向窗口,从窗子跳了出去。

  白无归刚刚飞出窗口,更大的爆炸声传来,接着月轮酒店的小楼就在众人的面前彻底的化为了废墟。

  “怎么回事。”见到白无归出来,佑文立刻走了过来,一边查看白无归有没有受伤,一边问道。

  白无归示意自己没事,接着给众人说道:“是魔酒。”接着白无归将刚才看到的爆炸物告诉了众人。

  魔酒泛指的是一类酒,是用一些灵果经过特殊的方式炼制调配而成。这些酒因为含有魔能,酒劲比一般的酒大多了,更烈更醇,还带有不同魔法特殊的风味。所以极为受魔能者的欢迎。有些珍贵的魔酒还能辅助修炼,价值更是不菲。

  常见的魔酒有火系的焚心酒,水系的寒冰酿,木系的生命之泉,光系的圣水和暗系的忘川等等。

  魔酒在外力的激发下内部魔能不再均衡,就可能会发生爆炸。

  曾经就有魔酒工坊发生爆炸,威力堪比圣级魔法。

  显然月轮酒馆也藏有不少的魔酒,大火烧了这么久,有些魔酒爆炸也并不奇怪。

  “还好你及时出来了。”看着已经变为废墟的酒馆,佑文还心有余悸。

  如果白无归刚才晚出来一刻,少不得就会被埋在废墟之下。虽然白无归实力强横,在那种情况下应该也能逃生,但是受伤就必不可免了。

  李问道:“难道起火的原因也是魔酒爆炸?” 博纳并不在这里,但是显然博纳已经把里面的情况告诉了众人。月轮酒馆作为北荒老牌酒馆之一,各类魔酒自然一应俱全。有大量的魔酒储备并不奇怪。

  “应该不是。”白无归还没说话,瑞已经先回答了。“现在魔酒的爆炸是因为火势已经够大了,才引发的魔酒内部魔能失衡。所以在遇到两次爆炸后,青阳可以断定很快会发生更大的爆炸所以才离开的。但是这并不足以说明刚开始的火因也是这个。”

  白无归同意瑞的说法,接着用传音悄悄的将在二楼看到的情景告诉众人。

  算算时间,发生爆炸的时候白无归的辟火术和魔法盾应该还没有消失,尸体肯定还在。虽然会在爆炸中受到些伤害,但是却应该还比较完整。

  让大家一定第一时间将这些人的尸体找出来送回魔侦处。

  得到消息的李,立刻通知了魔侦处去叫更多的人过来,自己则找到了博纳对他说道:“这件事我们魔侦处接管了。酒馆老板吉伯可能伤命在火中,他是高阶魔能者,所以我们按规矩办吧。”

  博纳点头答应,看到白无归连忙上去问道:“青阳顾问没事吧,刚才倒的时候没注意到你出来没,我还担心了好久呢。”

  “我没事,谢谢关系了。”白无归表示自己没事,让博纳放心。

  接着白无归也说起了尸体的事情,让博纳指挥人协助寻找。

  博纳听到尸体脸色一变,“想不到啊,里面还有这些文章。我一定好好协助。”

  白无归虽然觉得这场大火是在蹊跷,而且又觉得肯定和汉森伯爵有关,但是对于博纳这个伯爵的儿子却根本没有怀疑。刚才他进入火场的行为已经得到了白无归的肯定。

  房屋倒塌之后,火也就渐渐熄灭。

  接着在众人的协助下,那三具被白无归保护下的尸体很快就被扒了出来。

  “瑞,这个就交给你了吧。”李对自己的好友说道。

  瑞点头答应,接着便带着三具尸体先行回到魔侦处检查。

  而白无归三人着继续在废墟里寻找,吉伯的尸体和线索。

  很快佑文就有了发现,由于小楼已经倒塌,佑文也说不出吉伯的尸体是在几楼被发现的了。

  尸体位于酒馆的一个角落,佑文从尸体上的戒指认出了吉伯。

  “能确定么?”白无归问道。

  佑文从包里拿出一根头发,又从烧焦的尸体上刮下一片,接着就地画了一个阵法,将魔晶插入后将两件物品都放了进去。

  看到佑文的动作,李有些诧异但是却并没有问佑文是哪里来的吉伯的头发,但是白无归猜到一定是之前调查吉伯的时候佑文搜集的。

  先是头发开始燃烧,变化出各种不同颜色的火光,之后就是尸体的部分开始了燃烧。白无归三人都知道这个检查原理,对比了两者燃烧时出现的魔焰顺序和颜色,就能判断两者是不是一个人身上的。

  这个魔法阵其实是通过燃烧分解了这两件物体上的魔法波动,用来作为判断的依据。

  最后三人的结论一致。

  这个人就是吉伯。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焚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