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焚心
三月羲和2018-09-11 10:293,494

  “这杀人灭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李感叹到,他们才刚刚从吉伯那边知道一些消息,但是吉伯却立刻的就被灭口了,不光如此吉伯的月轮酒馆也化为了灰烬。

  “刚才我们被城防营的人跟踪了。”佑文对李说道。

  “难得是博纳?”李有些疑问,“既然这样青阳刚才就不该将那尸体的事情告诉他啊。”

  白无归摇了摇头,“应该是汉森伯爵的人,刚才博纳也冒险进了火场,如果是他做的他才不会进去冒险呢。我觉得博纳和汉森伯爵不一样。”

  众人被白无归说服,继续在吉伯的尸体附近查找线索。

  这时爱丽丝却匆匆赶了过来。

  看到化为废墟的月轮酒馆,爱丽丝大为差异:“这是怎么了,我就被我爸缠着说了会儿话,怎么这里就这样了。”

  佑文过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爱丽丝。

  “这,吉伯真的已经变成这样了。”爱丽丝看着已经被烧焦的尸体说道。

  “嗯,”接着佑文将刚刚检测的结果也告诉了爱丽丝。

  “呜呜呜”爱丽丝竟然哭了起来,其实吉伯和爱丽丝的关系比她之前的描述要好很多,小的时候吉伯经常带着爱丽丝玩耍,对于爱丽丝来说吉伯就是家人。

  后来爱丽丝从圣城回来发现吉伯离开了公爵府,就经常去月轮酒馆找吉伯聊天。其实那天爱丽丝去酒馆并不是找白无归的,原本只是为了找吉伯聊聊天。

  过于伤心的爱丽丝一步一步的走进吉伯的尸体,在最后一步的时候,竟然晕倒了下去。

  李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妹妹,见到她晕过去,连忙飞扑过去,接住了倒下的爱丽丝。爱丽丝倒在了李的怀中,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然而李的这一扑却来得过于凶猛了,带起的风,重重的刮在了吉伯的尸体上。

  吉伯的尸体本就被烧焦,在这一下重击竟然直接碎成了几片。

  众人连忙过去将吉伯的尸体收拢起来。

  突然白无归在烧焦的尸体碎片中发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那又是一把钥匙。

  “看来吉伯在预感到自己会遇到不幸的时候,就把这个最关键的证据藏了起来。但是吉伯到底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白无归将钥匙拿给众人,看看这到底是哪的钥匙。

  佑文对这把钥匙并不感兴趣,“想来这也就是这个月轮酒馆某个密室吧,现在这酒馆都被烧成了白地,密室里的东西,肯定也早没了吧。”

  其实白无归的想法和佑文差不多,刚刚进入废墟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里的地方探查了一番,这里并没有地下室,所以一把大火已经烧光了所有的建筑。

  但是李看到这把钥匙之后,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这是公爵府的东西!”沉默了一会儿,李确切的说道。

  “这个钥匙上面的记号是我爷爷的私人印记,在公爵府有一个祖父的书房,上面就有这个印记。”李一边回忆,一边说着。

  “我记得我之前在这个书房看到有一个书柜是锁住的,我找遍了家里都没有找到那个书柜的钥匙。后来我问父亲,父亲也说不知道。我以为是他不想我打开那个书柜,却不想他是真的没有钥匙。”仔细的看着钥匙,李已经基本确定,这边就是爷爷老雷斯公爵书柜的钥匙。

  “那看来我们得去一趟公爵府了。看来吉伯保守的秘密,和老公爵有关系。”白无归说道。

  这时爱丽丝也悠悠转醒,不过人却还沉浸在悲伤之中。

  白无归叫上佑文准备出发,佑文却拒绝了白无归的提议。

  “我想起了些事情,得去处理一下,再说公爵府去太多人也不好,你们去吧。”说完佑文还给了白无归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

  白无归没有办法,只得和李带着爱丽丝前往公爵府。

  公爵府他也不是第一次到了,相反作为爱丽丝的好友,白无归可是经常来这里的。所以现在李和爱丽丝带着白无归回来,也没有引起什么特别的关注。

  三人直奔老公爵的书房而去,李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锁着的书柜。

  白无归也在书房门口和书柜上都发现了之前李提到的那个印记。

  李拿出钥匙,快速的打开了那个书柜。

  书柜里面的东西并不多,看起来也都是些手札。

  李拿出一本手札翻看了几页就交给了白无归,“这是我爷爷的日记。”

  白无归也看了下,就合了起来:“内容我就不多看了,你们找找十年前老公爵写了什么,把和案子有关的告诉我就好。”

  说完白无归也合上起了手中的手札,将它交给了爱丽丝。自己则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雷斯家族作为帝国的老牌贵族家族,是在帝国创立之初就存在的家族,坐镇北荒多年,家族秘密想来是不少。

  而白无归却并不想知道太多这些秘密,修习预言系秘法让他明白因果之力的强大,而在这手札上,白无归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因果之力。想来这应该都和里面记载的秘密有关。

  沾染太多的因果会影响到白无归圣言术的发挥,所以白无归并不准备去读所有的内容。

  李和爱丽丝则在这些手札中查找了起来,很快就锁定了其中一本,开始仔细阅读起来。

  这本日记是从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开始的,这正是10年前大火的那一个月。

  “啊,尽然会是这样。”爱丽丝突然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白无归连忙问道。

  爱丽丝犹豫了一下,最后在得到了李的肯定后,将手札交给了白无归,“你自己看吧。”

  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10日, 这是那一夜的10天之前。

  公爵这样写道:“今天有一个自称是皇家魔导师的墨拉来到公爵府,他像我索要一件东西,代价却是告诉我一个秘密。”

  “我略施小计,让墨拉先告诉了我这个秘密,这个秘密让我久久的不能平静。他居然知道我年轻时候在祝火部落的事情,还说了丽娜。”

  “真是没想到,他居然是我和丽娜的孩子。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寻丽娜,多次前往祝火部落,却没有找到她。却没想到她一直就在我的身边,而她还为我生下了孩子。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如此的亲切。”

  “这么多年他就这样默默的在我身边,其实我找应该能感受到这份血脉的亲切。还好墨拉告诉了我这个消息,这一定是命运安排的。”

  看了这些白无归也好奇起来,老公爵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到底是谁。而且这个消息还是由佑文的师父墨拉魔导师告诉公爵的。很快,白无归就看到了答案。

  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11日

  “今天我又见到了他,马隆我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我觉得他真的和我好像,我怎么这么傻,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

  马隆居然是老公爵的儿子!

  这个答案让白无归也感到十分的意外。之前第一次和马克喝酒的时候,关于马克的红发,白无归还打趣他说是不是有雷斯家族血脉,想不到却一语成谶,居然说对了。

  但是经过了白无归的仔细回忆,关于马隆的身世,马克是并不知道的。

  翻到下一页,李和爱丽丝也凑了过来,他们刚刚并没有看后面的内容。

  看着接下来的日子,白无归的眼睛突然放大。

  第二帝国历1777年6月20日

  “那个讨厌的魔导师终于走了,想要我帮他做那件事,怎么可能。”

  “今天,我终于忍不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马隆,我的儿子。他居然接受我了,这让我太意外了。感谢上帝,我真的是太幸运了。”

  这一天老公爵的日记内容并不多,对于案子其实没有太多的帮助。只是白无归默默的几下了这个时间,告诉佑文在大火之前,墨拉魔导师就已经离开公爵府了,看来还得继续找更多的关于墨拉的线索了。

  墨拉魔导师是为了一件东西来找老公爵的,这件东西应该就是五龙珠了。但是到后面却是要老公爵帮他做一件事,就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墨拉离开公爵府了之后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但是同时白无归却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马隆是死在那一晚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过容不得白无归细想,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有些吃惊。

  刚开始老公爵的情绪都是以悲伤为主,这个儿子刚刚失而复得却又立刻失去。大喜之后的大悲,这对老公爵的打击非常大。

  然而之后的消息却超出了白无归的意料。老公爵在事发后的第五天,就知道马隆是被韩宇杀的了。而且这并不是韩宇说的。

  白无归之前已经从怜霜那里知道这件事,所以还不是特别吃惊,但是李和爱丽丝却是刚刚知道,不由得大为震惊。

  “我一定要为马隆报仇。”

  老公爵在这本日记的最后用力的写到,字迹用力到已经戳穿了纸张。

  后面的事情众人都知道,盛怒之下的老公爵处死了卫队长韩宇。

  终于白无归明白了这个案子很重要的一环,但是这对于案子却并不太重要,因为这并没有指明和犯人有关的线索。

  “原来是这样。”看完这本日记,白无归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老公爵的喜悦,老公爵的悲伤,以及最后老公爵的愤怒。

  但是看完这些,白无归却有些无力,他不知道该对老公爵最后的这个决定做出怎么样的评价。

  也不知道该怎么讲这件事告诉怜霜。

  这时爱丽丝却拿起书柜里最后的一本日记,里面记载的内容让三人更为吃惊。

  “焚心酒,我怎么会拿焚心酒,为什么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结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