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尽亡
三月羲和2018-09-11 12:003,535

  第二天一大早,白无归就来到了佑文的房间外面。

  “小子早啊,今天这么早。”佑文开门就看到了在一旁看风景的白无归。

  白无归连忙回过身,给了佑文一个大大的笑脸,“昨晚一直在想马克和怜霜的事情,睡不着,所以就早起来找你了。”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早餐吧,我们好多年没吃早餐了。”佑文走出房间,对白无归说道。

  白无归点头称好,于是俩人便向餐厅走去。

  “哎,我还在想马克和怜霜的事情,真是一对可怜人啊。”白无归继续感叹道。

  佑文也说:“是啊,如果当年马克能够好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说不定事情就不一样了。所以喜欢就应该马上说出来吧。”

  “那文文有喜欢的人了么?”白无归问道。

  “有的。”佑文有些害羞的点头道。

  听到佑文的回答,白无归心头一紧,连忙问道:“是谁啊?”

  佑文不准备告诉白无归,“不告诉你,除非你先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

  白无归脱口而出准备说“喜欢的就是你啊!”,但是转念白无归又些不好意思,这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最后白无归有些无奈的说道:“真是没诚意!”

  “没诚意的是你吧。”佑文幽幽的说道。

  “哎,其实我觉得如果当时能有我这样一个神探,在韩宇队长被处死前给他一个公道,我觉得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看来侦探还是最重要的职业啊。”感觉两人间的空气有些单薄,白无归突然换了个思路。

  佑文却对白无归的侦探无敌论不屑一顾,“等案子都出了才来破案,等人都死了才来找凶神,你们魔侦处还真是有用啊!”

  白无归再次对佑文的话无言以对,只能再次换了个话题:“话说你的间谍细胞还真是遗传的啊,你师父墨拉魔导师不知道从那知道的马隆的身世啊,连老公爵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儿子的信息。”

  “哼,那是我师父又不是我父亲,哪来的遗传!”佑文又反驳了白无归,但是转念想到师父现在不知所踪,生死未卜,佑文又陷入了一阵忧伤。

  对于佑文来说,墨拉魔导师虽然不是亲生父亲,但是却有养育之恩。佑文从小就是孤儿,是墨拉魔导师收养了她,还教导她魔能修炼。所以虽然口头上佑文叫他师父,但是在心里佑文一直当他是父亲一样。

  白无归明显感到了佑文的情绪,握了握她的手说道:“你师父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感受到白无归手心的温度,佑文也得到的莫大的鼓励:“嗯,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不知道怜霜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白无归又再次回到了原本想来找佑文讨论的话题。

  佑文也有些感叹:“是啊,自己最爱的人却因自己而死,在未来的日子里估计都会生活在痛苦之中吧。”

  白无归也点头称是,又问道:“话说文文,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办啊?就是刚刚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佑文想了想,决绝的说道:“那我应该会先帮他把想要做的事情做完,然后自杀去陪他吧。”

  “这,你说怜霜会不会这样做啊?”白无归问道。

  佑文摇摇头:“怜霜我不知道,那你呢?小子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我,我想。”白无归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急急忙忙赶来的卫兵打断了。

  卫兵说道:“青阳顾问,不好了,又发生大案子了!李雷斯处长叫我过来通知您,请您马上过去!”

  “什么案子?处长叫我去哪?”白无归连忙问着。

  “鸿宝斋的主人比鲁斯死了,处长要您马上去鸿宝斋一趟。”卫兵说着

  听到这个消息,白无归大为吃惊:“什么!比鲁斯!好的我马上过去。”

  嫌疑人再次的被提前灭口,这让白无归原本觉得已经渐渐明朗的局势,再次的扑朔迷离起来。

  “你先过去吧,我觉得这件事可能另有蹊跷!”白无归正准备带走佑文前去,佑文却对提前对白无归说道。

  白无归明白佑文的担心,“这样也好,你先去找她吧,我先过去鸿宝斋了。”

  白无归转身准备要走,佑文却递过来一个手环。

  “拿着吧,这款传音手环是我自己改造的,在北荒范围内都有效,可以随时和我联系。”佑文透过手环传音说道。

  “好的,我就说少了什么。我们一起不也是这样的么,之前那个手环也是文文的手工呢!”白无归也传音说道。

  接着白无归离开佑文的酒店向着鸿宝斋前进。

  但是白无归刚刚走不远,却被迎面而来的人截住了去路。

  来人是雷斯公爵家的二小姐玲玲,玲玲的眼角还挂着泪水,看样是很是哀伤:“青阳顾问,你在这里太好了,这次你一定要帮我,要为小乌伸冤啊!”

  “小乌,小乌他怎么了?”白无归停了下来,问道。

  玲玲声音一断一续的说道:“小乌,小乌他死了。今天早上……我偷偷的留出去找他,却……却发现他已经没气了。我本来想找哥哥来查凶手的,但是找不到哥哥,于是我就来找你了。”

  “小乌。”白无归思索着关于小乌的案子。原本小乌并不属于高阶魔能者,所以他的案子一般是由城防营直接办理的,白无归并不会理会。

  但是现在,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白无归却动起了接这个案子的心思,白无归觉得小乌的死应该也和10年前的案子有关。或许是小乌在整理乌伯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什么,接着也被人灭口了。

  “小乌的尸体在哪?你快带我去吧。”想到这里,白无归也就不计较职责范围的问题,要玲玲带他去见小乌。

  回过头白无归对刚才过来找他的守卫说道:“发生了其他的案子,我现在要过去那边,你先回去告诉处长一声,再去魔侦处把狮头和小飞他们叫来。”

  接着白无归又传音将这件事告诉佑文。

  佑文也觉得小乌的死和10年前的案子肯定有莫大的关系。

  很快,白无归就在玲玲的带领下,来到了乌伯的家,而小乌的尸体就躺在床头。

  白无归过去稍微检查,立刻发现了异常。

  小乌的伤和乌伯看起来是完全一样的,都是被火系能量震断了全身的筋脉。

  这个伤基本上肯定了白无归之前的判断,这和10年前的案子肯定有关。

  接着白无归开始在小乌的房间里检查了起来。

  小乌的房间比起魔侦处和北荒馆来说简陋了不少,几个简单的波动就将这里探查得清清楚楚。

  但是结果却让白无归大为意外。

  第一是这个房间也太干净了!没有暗格,没有封印,也没有任何晦涩的波动。

  第二却是在这个房间里白无归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魔法波动,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到底是谁。

  “看来这里已经被清理过了,而那个熟悉的波动想来应该是汉森伯爵身边的某个人吧。自己经常到公爵府,所以对公爵府里出入的都有印象也不奇怪。”白无归默默的想着。

  白无归又检查了一下房间内的用具,依然毫无收获。

  很快狮头和小飞就来了,白无归命令他们做这边的善后处理和证据收集,自己则离开了乌伯的家。

  白无归一边想着鸿宝斋走去,一边将这边的情况和佑文交流。

  佑文很怕怜霜会做出一些傻事,白无归无奈也只能安慰她。

  却说佑文早上和白无归分手之后,就向着怜霜住的酒店前进。其实两人住得并不远,原本佑文还叫怜霜搬来和她一起的。

  来到怜霜的酒店,佑文就打听怜霜的房间。

  酒店方的回答让佑文变得更为担心起来:“就在二楼的拐角,不过那位客人昨晚可没回来过,你去试试吧,说不定在我没注意的时候回来了。”

  怜霜没有回来,那么很可能昨晚杀死比鲁斯的就是怜霜。马克身前所想的就是要查出10年前的案子,现在虽然马隆之死大家已经明白了,但是纵火的盗窃的案子还没找到真凶。

  而比鲁斯和汉森伯爵,就是现在最大的怀疑对象,而动机和他们怎么做的现在也还不清楚。

  佑文去到怜霜的房间,里面果然没人,看起来怜霜果然是没有回来过。

  听到白无归的消息,佑文也向鸿宝斋赶去。

  两人在鸿宝斋门口碰了头,一起进入鸿宝斋。很快两人就被守卫带到了比鲁斯的死亡现场。

  李和瑞都在这里。

  比鲁斯死亡的地方,正是在内院中的那个迷宫房间。

  和之前的几个死亡现场比起来这里才像是一个真正的犯罪现场。

  地面的迷宫早已被破解,地面上随处可见断裂的地板碎片,地下室的入口以及被打开,透过光,白无归能看到里面的人影。想来里面有价值的东西也已经被凶手拿走了。

  再来看尸体。

  比鲁斯的双手离开身体超过1米,房间里到处是他的鲜血,身上也很多可见的伤痕,看来死者在死前收到了非人的折磨或者是严酷的拷问。

  瑞早已完成了尸体的检查,对白无归两人说道:“死因是流血过多。杀手最后切断了他的脚筋,封住了他的嘴巴,让他自己流血而死。”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杀手先偷袭砍断了比鲁斯的右手,在砍断他左手后将其制服。”瑞接着对现场的情况作出了还原。

  “真是没想到,他竟然死了!”佑文有些感叹到。

  李也说道:“是啊,比鲁斯在10年前就是闻名的大盗了,这些年功力更是精进,就算是偷袭,想要杀他也并不容易。”

  “应该是有下毒!还得麻烦瑞医师了。”白无归想了想,说道。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了夙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