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琴师
三月羲和2018-09-14 12:004,016

  众人知道证据就在另外一个盒子里,倒也不急于一时,便先开始看起韩宇的日记来。

  话说当年怜霜的母亲在生怜霜的时候难产而死,伤心中的韩宇向老公爵告了假,在天枢帝国中流浪,过着无所事事,醉生梦死的日子。

  在流浪中韩宇遇到了琴师芸儿,是芸儿用自己的温柔温暖了韩宇即将干涸的心灵,将韩宇拯救了回来。而当韩宇振作之后想要带芸儿回到北荒的时候,芸儿却不知所踪,韩宇遍寻不着,想起家中的幼女,只能回到了北荒,继续在公爵府谋生。

  直到十一年前,韩宇却又在公爵府中遇到了芸儿。那个时候芸儿是老公爵从天枢城带回来的琴师,而玲玲也是那个时候跟着芸儿到来的。

  原来当年芸儿突然离开,却是因为被琴馆卖给了天枢大公家里,这几年芸儿就一直在天枢大公府里,所以任凭韩宇四处打探也没有消息。

  那一年老公爵到天枢大公府上做客,无意间说起想给孙女爱丽丝和薇薇安找个琴师学习音律。天枢大公便将芸儿送给老公爵,到公爵府教两位小姐音律。

  韩宇与芸儿意外在公爵府重逢后,芸儿告诉韩宇玲玲正是韩宇的女儿。韩宇一边是极为高兴,一边却又有些担心。担心的是公爵府的规矩是不许下人相恋的,而且芸儿又是天枢大公所赐,身份并不一般。

  就在韩宇斗胆准备向老公爵请求娶芸儿为妻时,却正好遇到老公爵为了汉森伯爵结交匪类的事情大怒,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为了能多和芸儿相处,韩宇也搬去了公爵府居住。

  读到这里,众人也终于明白怜霜在留言最后的请求,原来玲玲却是怜霜同父异母的妹妹。

  接下来,日记就进入到关键的地方,也就是公爵府大火的那一夜了。

  原来那天韩宇和芸儿偷偷在藏宝楼外相会,两人正在浓情蜜意的时候马隆却突然出现。

  当时马隆的情绪有些激动,就要叫人过来。为了封住马隆的口,韩宇和马隆打了起来,还叫芸儿藏进了藏宝楼。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韩宇以为自己杀死了马隆,并将马隆的尸体藏进了藏宝楼。

  做完这一切的韩宇,心绪混乱,当夜离开了公爵府。

  等到公爵府大火熄灭,韩宇回到藏宝楼的时候,却发现了芸儿和马隆烧焦的尸体。之后韩宇就一直沉浸在害死两人的内疚和悲伤之中,直到被老公爵处死才得到解脱。

  看完日记,白无归感叹到:“想来马隆和韩宇战斗的时候,马隆的试炼已经开始了,而战斗加速了他试炼的失败。”

  李也说道:“而芸儿,应该就是如怜霜所说被汉森伯爵所杀。”

  关上韩宇的日记,对于10年前的案件大家已经理出了头绪,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汉森伯爵为什么要去偷五龙珠了。

  在另一个盒子里,众人发现了一把短刀,刀上还有早已干涸的血迹。看来这把刀就是汉森伯爵当年用来刺杀芸儿的那把刀。

  当年应该是伯爵将凶刀交给比鲁斯销毁的,不料却被比鲁斯当做证据保存了下来。

  刀柄上的指纹可以明确的指向汉森伯爵。而血迹,现在还有芸儿的女儿玲玲在,所以要证明这是芸儿的血迹也并不复杂。

  拿到这直接证据,李就要立刻回到公爵府,向父亲说明一切,要求严惩汉森伯爵。白无归却让李再等一等,说还有小乌的案子没破。

  “这有什么好破的!一定也是汉森老贼叫人干的。”佑文对汉森伯爵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

  “总是得有实在的证据指明才好,我之前观察过小乌的尸体,和乌伯的情况类似。应该也是死于狂龙散。等我们回去拿两具尸体做个针对的化验就明白了。”

  佑文说不过白无归,也就同意了白无归的看法。

  李也说需要点时间准备下所有的搜查材料,一起向公爵汇报。

  “既然事情已经明白了,那我也就该回医馆了,这几天和你们办案子,倒是把不少病人耽搁了。”出了韩家祠堂,瑞和众人说了一声,却就离开了。

  “这个人到真是洒脱,强大而又神秘。”看着瑞离开的背影,佑文感叹到。

  白无归也同意到,“而且博学多才,治疗能力更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了。”

  “他还有很多本事,我和他好友多年也是常有惊喜的。”最后总结的却是瑞的好友李雷斯。

  知道并不是感叹的时候,三人则快速的回到魔侦处做着最后的准备。

  很快白无归和佑文就拿到了检验的结果,果然两人的体内都检测出了狂龙散的痕迹。

  “看来是有人杀了杀手灭口,从杀手身上拿到了这些毒药,接着毒杀了小乌。”佑文说道。

  “是啊,昨晚比鲁斯已经被怜霜制服了,看来杀害吉伯和杀手的并不是比鲁斯,看来汉森伯爵果然另有帮手。”白无归接着佑文的话说道。

  “但是不知道小乌到底发现了什么,结果也被灭口了。”佑文问道。

  白无归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想有个人可能会知道。你说呢?”

  “玲玲!”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答案。

  两人来到李的房间,将检测报告递给李。

  李看过报告后,却说自己还要一点时间才能将所有的材料准备完成。

  白无归和佑文就和李约好,等会儿在公爵府外见面,而他们利用这个时间去琴馆找玲玲一趟,将她事情的本末告诉玲玲,也将她父亲的遗物交给她。

  来到琴馆,两人远远的就看到博纳从琴馆出来。

  “博纳还真是痴情的人啊,在玲玲附近总能看到他。”佑文说道。

  佑文原本还以为白无归也会说点什么,却发现白无归楞在了那里。

  “小子,怎么了?”佑文摇了摇白无归。

  “跟上去,路上我给你说。”白无归传音给佑文说道。

  接着两人开始悄悄的跟踪起了博纳。

  “你不是认为博纳没有问题么?”佑文不解的问道。

  白无归说道:“原本我是觉得博纳没有问题的,但是刚刚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还记的我在小乌的房间外发现的那个魔法波动么?”

  “嗯,难得是他的?”佑文接着问道。

  白无归却不太肯定,“还不确定,但是很像。要看到博纳动手我才能确定。”

  “那我去试探一下他吧!”佑文说道。

  白无归点点头,“那你小心点。”

  跟了没多远,在一个拐角处佑文就出手了。

  佑文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披风罩住了全身,接着一个闪烁而出,凌空就是一发空气炮向着博纳而去。

  博纳感觉到被后的风声,连忙向前跳了一步,避过这一发空气炮。

  但是还不等博纳回头,佑文的攻击已经贴近了。博纳也不回头抵抗,反手扔出一个魔法盾,接着向前一扑,在地上连着滚了两圈,彻底的避过了佑文接下来攻击。

  回过头的博纳,并没有离开反击,而是摆出一副防御姿态,接着从手中拿出一个警笛吹响。

  警笛的声音划破天空,很快佑文就听到不少的脚步声从各处传来。

  佑文也不再继续攻击,反而是迅速的离开了现场。刚才这几下已经足够白无归判断一个人的魔法波动了。

  回到白无归身边,白无归给佑文竖起了大拇指:“身手比当年还要利落, 我想如果不是为了给我机会探查他的魔法波动,那一发空气炮就能结果他吧。”

  佑文有些得意的说,“那是当然,博纳那种距离高阶还差点的人,在我面前基本就是秒杀的份。话说你有结果了么?”

  白无归点点头,恨恨的说道:“之前都被他骗了,那个波动果然是他,应该就是他给小乌下的毒。狂龙散需要先用魔能激发才能使用,看来就是他在激发魔能的时候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魔能波动。”

  这个时候佑文也拿出一个瓶子,递给白无归,“这是刚才在他身上拿到的,看样子我想应该就是狂龙散吧。”

  白无归打开瓶盖,闻了闻:“嗯,这就是狂龙散。看来真的是他,看来那天他进入火场其实是为了将那几个杀手的尸体放进去吧,只是没想到有些魔酒爆炸,才让他们有些狼狈,刚好被我看到。”

  很快白无归和佑文就用有限的信息,拼凑出了事实的真相。

  “哼,这小子还没走远,我们这就上去和他对峙!”佑文立刻向着博纳的方向赶了过去。

  “你慢点!”见到佑文已经开始行动,白无归也只能追了上去。

  很快佑文就出现在了博纳身后不远,接着佑文开口叫住了博纳,“博纳城防官。”

  博纳听到这个声音回国头来,很快认出了佑文,“原来是佑文姑娘,有什么事情么?”

  佑文将刚才偷到的瓶子拿了出来:“刚才见到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这是什么啊?”

  博纳看到瓶子,脸上一变,连忙向怀里一摸,说道:“谢谢佑文姑娘,这是我的药,最近经常熬夜所以弄了点提神的药在身上。”

  说完博纳就要上前去拿瓶子。

  怎料佑文却收回了拿瓶子的手,“原来是提神的药,我看青阳最近也老是熬夜,我拿去给他试试。”

  博纳再次脸色一变,“别,别,这个药是给我们这种中级魔能者用的,青阳顾问那种高阶高手这药就没什么用了。佑文姑娘还是还给我吧。”

  “我看这不是什么提神药,这是毒药吧!”白无归突然出现,然后厉声说道。

  “不,不是的。”博纳对于突然出现的白无归毫无防备。

  “你昨晚去过小乌那边,有人看到你下毒了!”白无归又说道。

  听到自己做的事情白无归说出了博纳慌张了起来。“我没有!我不知道这是狂龙散,我也没去过小乌的家。”

  “狂龙散!我们都没说,你怎么知道小乌是被狂龙散毒死的。”佑文抓住了博纳说话的漏洞。

  “这,”博纳一时语塞,神色也变得慌张起来。

  白无归走了上去,准备捉住博纳,“跟我们回去吧,去和李处长解释。”

  没想到博纳却突然挣脱了白无归的手,接着博纳吹响警笛,一边吹一边向前跑着。一边跑,还一边叫着快来人啊,快来人。

  接着嘈杂的人流,博纳竟然逃离了白无归和佑文的视野。

  “看来博纳并不向看起来那么简单!”看到消失的博纳,佑文说道。

  白无归这次的意见和佑文一样,原本他以为凭借自己对博纳的位阶优势,应该能很容易定位他的,但是却还是让他逃了出去,想来是身上有什么能隐藏自己气息和魔能波动的宝贝。

  佑文见时间已经距离和李相约的时间不久了,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去玲玲那边,便对白无归说:“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你和李去找公爵,我去找玲玲吧。我们女孩间也比较好说话。”

  白无归也知道佑文是墨拉魔导师的徒弟,而五龙珠最后是被墨拉魔导师带走的,现在去见公爵佑文也会显得有些尴尬。

  “那我们随时联系!”分来的时候,白无归举了举手,示意自己带着传音手环。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恩怨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