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杀手
三月羲和2018-09-13 12:003,727

  感受到怜霜的虚弱,白无归连忙制止了她继续说话,转头看向了那些和怜霜战斗的人。

  对面的三个人都不是生面孔了,双刀客飞猿,当夜截杀自己的箭手还有那个暗系法师。

  “青阳白无归,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那个箭手说道到,声音还是那般的毫无感情。

  “断箭,别和他多说,一鼓作气干掉他。”猿飞却不想和白无归多说什么,提起双刀就向白无归劈砍过去。

  今日的白无归虽然刚才在施展魔能还原法诀的时候消耗极大,但是战斗准备却是极为的充分。左手挽法诀,右手持配剑,也毫不相让。

  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坚持一会儿,佑文他们就会赶到。等自己的援军到了,这几个人就算暗中还有帮手又有何惧。

  伴随着猿飞的攻击,断箭的各种魔法箭也是接踵而至,笼罩了白无归全身的各处要害。

  箭未至,白无归的法诀已经完成,只见他左手轻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的戒指中就 一道道魔法,与魔法箭相撞,将断箭的攻击尽数挡住,还多出几道攻击,让断箭只能闪避。

  这个戒指就是白无归众多魔宝中的一件,星光戒。

  魔能催动后,星光戒可以发出星光攻击敌人,每道星光的攻击力可以达到中阶强度,胜在更为快速,释放更为灵活。

  与白无归近战的猿飞现在也是极为的难受,魔宝双刀的优势虽然还在,但是白无归却根本不会和他硬碰,全是攻击的必救之处。

  这二人现在全部指望着那暗系法师限制住白无归的攻击。

  那暗系法师名唤幽鬼,趁着猿飞与断箭缠住白无归的片刻,幽鬼则在快速的翻动着手势,准备一个魔法就将对手击倒。

  很快,幽鬼的第一个魔法完成了,法师的第一击往往是最为关键的一击。这一击决定着之后战斗的走向。

  “暗雷,疾!”

  一团黑色的闪电,从幽鬼的手中飞出,向着白无归疾速而去。

  白无归对着这一击早有准备,虽然没有想到是加速版的暗雷,比一般的攻击快了那么一点点,但却是没有超过白无归对于暗系高阶法术的预计。

  早已准备好的镜盾迎着暗雷而去,之需要稍微改变一点暗雷的方向,白无归就可以轻松的躲过这次攻击。

  然而期望中的暗雷与镜盾相遇却并没有发生,暗雷绕过一道弧线,向着白无归后方的怜霜而去。

  “不好!”白无归发现了暗雷真正的目标,他知道现在身受重伤的怜霜是没有任何的能力躲开这加速后的暗雷。

  暗雷作为暗系高级魔法,不仅伤害极高,而且带有很强的腐蚀效果,一旦擦到怜霜,那就是致命的伤害。

  但是现在任凭白无归全力去调整镜盾的方向,却也为时已晚。暗雷绕过白无归的阻挡,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怜霜的身上。

  怜霜再次的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这一次白无归愤怒了,“幽泉斩”,回身白无归就是一道混合攻击向着三人而去。

  “幽泉斩”这个白无归的得意技能是暗系,水系和剑术的综合运用,这一斩不光带有实质的剑气,在剑锋所指的范围内更会突然爆发幽泉水柱的魔法攻击,让人防不胜防。

  对面三人不敢硬接白无归的强击,只能不断向后退却。

  “我们没有必要和白无归在这里死磕,那女的中了我的暗雷,肯定是活不过多久了。”幽鬼对其余两人说道。

  “好,你们先走,我来掩护。”说话的却是断箭。

  只见断箭联发了八箭,这八箭只有一箭是瞄准白无归的,而其他的七箭却封住了白无归追击的线路。

  而且这七箭中不乏昂贵的爆裂箭,烟雾箭这种掩护效果极好的魔法箭。

  八箭过后,整个战场烟雾弥漫。

  白无归也怕这些人趁着这些烟雾再对怜霜做什么文章,也放弃了追击,紧紧的守在怜霜的面前。

  俯身检查怜霜的情况,白无归发现原本就很不乐观的伤势,加上暗雷的攻击,已是伤上加伤,眼见怜霜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白无归强行提起自己的魔能,释放了自己现在所能释放的最强光系法术,但是却收效甚微,只是稍稍的缓解了下暗雷的腐蚀效果。

  还好,没让白无归等多久,佑文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赶过来的佑文立刻来到白无归的身边,而瑞则开始处理起怜霜的伤势。

  “瑞医师,一定要救活她啊,她是个苦命的人!”佑文对瑞说道。

  瑞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已经陷入了全力的救治之中。

  只见蓝色和金色的魔能不停的从瑞的体内涌现怜霜,接着这些肉眼可见的光芒在怜霜的体内游走,又在几处较重的伤口汇集。

  瑞的努力持续了五分钟,接着怜霜悠悠转醒了过来。

  见到众人都在这里,怜霜似乎松了一口气,:“你们都来了啊,我还以为我没有机会对你们说这句话了。”

  “先别说吧,好好休息,以后有的是机会。”佑文关心的说道,示意怜霜多休息。

  而这时白无归却观察到瑞的神情不大自然,接着心中就响起了瑞的传音:“她的伤太重了,我也只能勉强让她清醒过来,说完最后要说的话。”

  接着就听怜霜说道:“真的很感谢你们,让我明白了过去的真相和马克对我的感情。我要谢谢你们,也要代替马克谢谢你们。昨晚我去找了比鲁斯,他已经承认当年潜入公爵府偷窃和放火的人就是他和乌伯,还有汉森老贼三人。证据我已经交给青阳了。”

  “谢谢你们让我最后有机会完成马克的愿望。现在我要去见马克了。”说完怜霜闭上了她那曾经无比妩媚而现在却充满悲伤的双眼。

  接着众人明显的感觉到怜霜的魔法波动快速的消失着。

  “她去了!”佑文上前整理了下怜霜的衣服,回头对众人说道。

  白无归也有些悲伤,“我们先送她回魔侦处吧,之后选个好日子,将她和马克葬在一起吧,虽然她没说,但我想她回希望这样的。”

  众人也是无话,清理了下战斗痕迹,便一同将怜霜的尸体送到的魔侦处。

  接着众人来到李的办公室,白无归拿出了怜霜最后塞在他手中的玉。

  这块玉是一件用于记录声音的魔法道具。玉作为一种常见的晶石,储存魔能的效果不错,在许多的地方都有所运用。

  怜霜交给白无归的记录玉佩虽然小巧,但也属于常见的物品。

  很快白无归就催发了其中的法阵,怜霜的声音出现在了大家的耳边。

  “各位,当你们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了。不过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归属,能留下这些声音我已经如愿以偿了。”

  “现在我正在逃跑,有人一直在追着我,我想我是逃不掉的了。”

  “首先我要说的是,死在酒馆的三个杀手,是他们杀了乌伯,用的是狂龙散。那本是一种火系催化剂,但是在他们三人特别的调整配方后,大大的加强了火系能量的催化作用。”

  “而且他们应该是用火系魔能催发了狂龙散的效果后,再让乌伯服下的。一旦药效达到全身,火系能量就会不停的躁动,直到不能控制,冲断所有的筋脉。”

  “由于这种催化剂和一般的补药性质相同,所以只要不是针对的测验,是没有毒药反应的。而且将狂龙散改为毒药也是他们的独创,所以更不容易被人察觉。后来我去查了乌伯的尸体,已经证实了。”

  “关于比鲁斯,我只能给你们说抱歉了。我急着去见马克,所以自己行动了。比鲁斯就是这次去请他们三个的人,灭口的对象就是马克和乌伯。他中了我的软筋散,又被我偷袭砍掉一只手,仍能伤了我,他倒也是个厉害人物。”

  “比鲁斯承认了十年前的事情主谋就是汉森老贼,当年是汉森老贼请他回到北荒城参加偷窃的行动,也是汉森老贼威胁乌伯偷了吉伯的钥匙潜入了藏宝楼,当年的行动被芸琴师看到,所以汉森老贼又杀了芸琴师。”

  听到这里白无归有些疑惑的看了李一眼。

  李明白白无归的意思说的:“看来芸琴师就是当年死在大火中的那个下人,她是玲玲的生母。”

  明白了这一关系后,白无归继续了怜霜的留言。

  “当年他们的行动就是为了偷取老公爵的宝物五龙珠,之后为了掩藏这个目的他们又放了火。他们也不知道当时马隆队长的尸体也在里面,所以就一齐烧了。”

  “可笑的是,这些贼人最终也没有得到五龙珠,珍宝反而被一个过路的魔导师夺走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老公爵将这个案子平息了下去,新公爵上位后也没有再查这个案子。所以比鲁斯仗着有汉森老贼撑腰就又回到了北荒,开了鸿宝斋。”

  “但是比鲁斯一直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调查这个案子的马克一直都在他们的监视中,青阳的到来和铁镰帮的迅速覆灭,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杀人灭口。”

  “还有一个疑点,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去证实了。比鲁斯最后说汉森老贼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希望你们能小心。我找到的关键证据就放在我家的祠堂,韩家祠堂就在马克家祠堂的旁边,你们一定可以找到的。”

  “最后,还有一件事要拜托李和爱丽丝,请你们善待玲玲,原因在祠堂里我爹的日记里,你们看过自然就明白了。”

  说到后面,怜霜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断断续续了,显然这个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了。

  想到刚才怜霜身上的伤,还有她和马克那相爱却最终也没有能在一起的故事,众人都觉得难过异常。

  最后还是白无归最先开口,“那我们就去韩家祠堂找到关键的证据,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了。”

  很快众人就出现在了韩家祠堂。

  韩家也算北荒一个不小的家族,当年虽然韩宇的事情让家族受到了一点冲击,但是祠堂还是被精心的照顾着。

  现在看守祠堂的是韩家的一位长者,众人对韩老说明了来意,韩老立刻将他们带到内室,同时拿出两个盒子交给众人。

  白无归打开第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本手札,想来这就是韩宇队长的遗物,韩宇的日记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琴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