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只为卿
三月羲和2018-09-17 12:003,779

  博纳已死,他的那些手下也立刻作鸟兽散了。

  白无归捉住几个人问起佑文的去向,这些人却都只是摇头和不断的求饶,根本并不知道佑文的下落。

  仔细的搜索了整个宅子,白无归一无所获,只是在后面发现了一辆马车立刻的痕迹。顺着这痕迹白无归又追出几里,但是当马车进入到大路后,痕迹被其他的车所覆盖,白无归也无法继续追查下去。

  无奈中,白无归回到北荒城,向着汉森伯爵的所在而去。现在博纳已死,佑文下落的消息就只能寄希望从汉森伯爵那里找了。

  来到伯爵府,白无归也是直接走了进去。

  汉森伯爵显然已经算到了白无归回来,已经在书房等着他了。

  白无归摸不透伯爵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小心防卫。为了佑文的下落他也只能拼了。

  汉森伯爵见白无归进来,示意他先坐下,然后先开了口:“博纳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来,你先坐下,听我说吧。”

  这一刻,白无归明显的感觉到汉森伯爵的语气很是低沉,整个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平日里的暴虐全然不见,完全就像一个伤心的老人。

  “十年前的时候,全是我的过错,当年被父亲处罚以后,其实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这些年虽然外人看我依然是凶残的,是暴戾的,但是其实我针对的那些人都是幽冥渊的。比鲁斯其实也在我的监控下,慢慢转做了正行。”汉森伯爵缓缓的说道。

  “可是没想到,幽冥渊的人盯上了博纳!博纳的心机太重,在我疏忽的角落慢慢的发展起了幽冥渊的势力,就连比鲁斯也死性不改投靠了博纳。”

  白无归说道:“当年的事情,雷斯公爵已经告诉我了,虽然这是你们家族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上报了总部,之后总部自会有裁决。而博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如果你想要报仇就冲着我来吧,现在我只想知道佑文的下落。”

  “该来的迟早会来,等这一天我也已经等了10年了,无论圣城怎么裁决,我自然会去领受我的惩罚。至于博纳,我也不会找你报仇,要报仇也应该是找幽冥渊,是他们让欲望蒙蔽了他的眼睛。可恨我自己就是前车之鉴,却还是让儿子和自己走上了相同的道路。他的死我也怨不得你。”伯爵艰难的说道。

  “伯爵能这样想,自然是好的。现在还请麻烦告诉我佑文的下落。”白无归虽然差异汉森伯爵的态度,但是却更急于知道佑文的下落。

  汉森伯爵站起身来,拿过一封信交给白无归:“不管你信不信,这次幽冥渊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是从博纳那里找到的。希望能够帮到你。”

  白无归接过信封,连忙打开看里面的内容。

  信是经过加密的,但是却还难不倒白无归。魔侦处有最为完备的破解知识,尤其是对于幽冥渊的信件。

  解开密码,白无归看到了里面的消息,“已获悉墨拉魔导师消息,速掳佑文至瑶光。飞猿、断箭、幽鬼及空老随你调遣。”

  信中的飞猿、断箭和幽鬼白无归已经知道是谁了,而那个空老想来应该就是那夜的那个释放镜像空间的老者。

  想到当夜自己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空老的结界陷阱,有这样一个精通结界的魔导师存在,再加上另外几个人也都是高阶强者,以有心算无意,佑文会被捉住白无归也可以理解了。

  其实高阶魔能者也是有所区别的,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九级。

  一到三级的魔法修炼者被称为大魔法师和,而魔武者被称为陆地行者。之前死在白无归手上的猿飞、博纳还有逃掉的断箭、幽鬼都属于这个等级。

  四到六级的魔能者就被称为魔导师和天空行者。白无归现在就是属于这个级别,所以可以碾压其他人。而白无归也是历史上少有的可以在30岁之前达到这一级别的天才。

  而七到九级的称谓就没有再区分魔修者和魔武者了,统一叫做亚圣。

  “瑶光城,我知道了!”白无归谢过汉森伯爵,立刻离开了伯爵府。

  既然知道了佑文的下落,想来幽冥渊是想通过佑文来威胁墨拉魔导师交出五龙珠,那么佑文短时间是没有性命危险了。

  既然知道了佑文的下落,白无归决定以最快的速度起程。现在白无归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知道了佑文在自己的心里的位置。

  在经历了马克和怜霜的悲剧以后,白无归可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现,这次救出佑文之后,就立刻对她表白,无论结果如何,要让佑文明白自己的心意。

  既然下定了决心,白无归回到魔侦处,就立刻找到了李:“李处长,我要离开北荒城了,我要去瑶光城。”

  “这么突然!”李对白无归的决定感到非常的差异。

  “我也知道父亲在这件事上的处理十分不妥,但是念在他们的兄弟情义,还希望你理解。”李以为白无归的离开是因为雷斯公爵在这个案子上的处理造成的。

  白无归却对李解释道:“案子的事情,我已经上报了总部,总部自然会有处理,我去瑶光是为了佑文!”

  “佑文?她出什么事情了?”李连忙问道。

  接着白无归简答的将刚才事情都告诉了李。

  “想不到这次的罪魁祸首却是博纳,汉森叔叔却是把这件事看得比我父亲还要透彻。”听了白无归的话,李感叹到。

  接着李说:“既然如此,我马上给你准备公文吧,原本你就是总部特派出来巡视各大公国的, 我写完你在北荒城的报告,你拿着你巡视手令在瑶光城魔侦处能得到更多的帮助。”

  白无归谢过了李的帮忙,也还准备去完成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报告,好给李交接,还有之前答应录给李的法诀,也还需要一些时间准备。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傍晚时分,李过来告诉白无归准备明天一早举行马克和怜霜的葬礼,希望白无归能在葬礼后再离开。

  白无归感念马克与自己关系匪浅,和两人的不幸遭遇,也就没有坚持马上离开,决定参加了葬礼之后再走。

  翌日,清晨。

  北荒,雷斯家族墓园。

  因为马克也是雷斯家族的成员,虽然身前没有得到认可,但是死后却是进入了雷斯一族的墓园。

  葬礼简单而庄重。

  雷斯家族的成员全部出席,包括汉森伯爵在内。

  葬礼由北荒光明圣堂的主教主持,一位光明系的魔导师。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大地的时候,白无归亲自捧起第一把土掩埋了两人。

  “兄弟,希望你们下辈子能好好的在一起”。最后白无归和北荒光明圣堂的主教携手完成了两人的往生咒,希望两人的灵魂能的到安息。

  葬礼结束,白无归和众人告白,就准备离开北荒城。

  爱丽丝却跟了上来,“之前不是就和你说我准备去瑶光看那几个小子么,现在你正好要去,所以我就和父亲说了,我们一道走。”

  “而且瑶光公国城可是帝国第一大公国,瑶光城更是圣城之外的第一大城,我早就想去见识见识了。再说瑶光大公的女儿可是我的好姐们,我去看看好姐们有什么不行的。”接着爱丽丝一条条的诉说着自己去瑶光城的理由。

  白无归知道这一路并不好走,而到了瑶光城也是危机重重,所以并不想连累爱丽丝:“爱丽丝学姐,你知道我是去干嘛的,我不想连累你。”

  爱丽丝却并不领情,“不管,这一路我是跟定你了,我已经给父亲说了,今天你不带我走,我就自己走。”

  白无归思索着让爱丽丝独自上路也不妥当,带上他自己路上多小心一点,等到了瑶光就把她交给当年自己的几个队友,还有瑶光大公的公主,他们应该能保护好她的,于是便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到白无归点头,爱丽丝高兴的跳了起来,回头对李得意的说道:“我就说青阳一定会答应的吧。”

  说完还准备亲白无归一口,却被早有准备的白无归灵活的躲了开去。

  李也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性子,忙对白无归道谢,“那么路上就麻烦青阳多多照顾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尽管这些日子李和白无归的交往不如和马克那般密切,但是亲密无间的合作,还是让两人产生了极为牢靠的友谊,当然如果算上白无归和爱丽丝的关系,两人就更为密切一点了。

  接着雷斯公爵也是过来嘱咐了爱丽丝几句,但是因为昨天的事情白无归并没有给雷斯公爵太好的脸色。

  相比已经大彻大悟的汉森伯爵,雷斯公爵只能说还在知执迷不悟中。

  汉森伯爵也到了白无归面前,将一个青色的徽章和一个项链递给白无归,接着传音说道:“徽章是我在博纳的东西里找到了,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项链是镶嵌五龙珠的东西,也是雷斯家族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当年他们拿走了五龙珠,但是没有拿走这个项链,希望你能找到五龙珠,让它们重新何为一体。”

  白无归快速的收好了这两件东西。

  那个徽章白无归认识,那是幽冥渊的青旗令,象征着持有者的身份。

  幽冥渊自宗主以下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旗,其中紫旗权位最高,据魔侦处调查,现在幽冥渊也只有3位紫旗令主,乃是幽冥渊中圣级的强者。

  蓝旗令主共有七位,分别对应七大公国的主脑。

  青旗令主数量不太确定,但是大抵在20位左右,乃是各个重要分部的主脑和其他威高权重的人物。

  青旗之下的就只能称为旗卫和旗人了,也就是幽冥渊的普通人员了。

  博纳能够成为幽冥渊的青旗令主,和他在北荒城的地位不无关系,也可见幽冥渊真的是有计划让博纳成为北荒公爵的。

  另外那个项链,初一入手白无归就能感觉到那项链的不凡之处。看起来项链由秘银制造,但入手的重量却远远超过了秘银,而且项链自带一种让人宁静的效果,难怪汉森伯爵会如此郑重的交给自己。

  感受着项链散发的能量,白无归觉得或许正是这项链让汉森伯爵这10年来能够沉静下来,最终醒悟自己的过错吧。

  想到这里白无归又是一阵感叹,接着谢过了汉森伯爵。

  告别众人,白无归和爱丽丝召唤各自的坐骑,离开了北荒城,向着瑶光城疾驰而去。

  (第一卷 破阵子 完)

继续阅读:下卷预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