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封魔
三月羲和2018-09-16 12:004,220

  愤怒的白无归,离开之后给佑文简单传音说明了这边的情况,佑文也觉得愤愤不平。

  “我们出来喝一杯!怎么说也算这个案子结案了。”佑文想把白无归约出来,稍微开解一下他。

  白无归却没有心情,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传音道:“算了,没心情,我回去睡觉了!”

  “好吧,那你早点休息,我明早去找你吧。”佑文也知道白无归心情不大好,也不和他多说,只希望他能好好的休息,自己从阴霾中走出来。

  白无归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天大亮,才起床。

  自从马克的案子开始,这几天白无归可就没睡什么好觉,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了,虽然结果让他非常的失望。

  走出房间,白无归决定还是将这件事上报给总部,就算最后汉森伯爵和博纳仍然能够逃过制裁,但是至少让总部知道幽冥渊在这里的活动,另外还要查询五龙珠的下落。

  想到之后,白无归立刻开始了他的行动。写了详细的报告,还将狂龙散的样本选取了一些,一并通过微型传送阵传递到总部。

  做完这一切,白无归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突然白无归看到自己手上的手环,才突然反应过来,不是佑文说早上要来找自己的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也没一个传音。

  “喂喂,文文你人在哪?说好的来找我呢?不会还在睡觉吧,小懒猪起床了!”白无归一连串的传音发了过去。

  然而等了半响,却没有收到任何的传音。

  “喂喂,说话啊?”白无归又是几条传音过去,却仍然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音讯。

  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白无归的心头,难道佑文又离开了?又一次抛弃自己离开了。

  重逢的喜悦还没几天,她为什么又离开我了。

  白无归百思不得其解,坐在这里也没有办法,索性白无归就直接向着佑文的住处走去。

  来到佑文住的酒店,白无归向店家问起佑文的情况,店家却说:“那个姑娘一大早就出门了,看起来还挺高兴的样子,还从我这里带了2个人的早餐来着。”

  听到这里白无归的心里稍微的好过了一点,“看来她没有离我而去!她出门应该就是来找我的。”

  想到这里,白无归的心情又一次的降到了最低谷,“难道她出事了?不应该啊,她现在可是空间系小成啊,就算她打不过,但是逃总是可以的吧,还可以给我传音的啊。”

  虽然白无归不愿意相信佑文会出事,但是现实却是佑文一大早出门找自己,但是最后却并没有到魔侦处。

  于是白无归沿着从酒店到魔侦处的线路,又找了一次,但是却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和佑文有关的线索。

  毫无办法的白无归,再次用手环对佑文传音,却没有任何的回音。

  傻傻的看着手环,白无归突然有了一个点子,那就是透过这个手环去定位佑文的位置。

  但是白无归的魔能刚刚进入手环,就犯难了。这个传音手环是佑文做的,在做的时候佑文就做了防止别人通过手环定位其他持有人的设定。这是一种保密的安全设定。

  说起来这个设定也是白无归和佑文共同研究出来的,白无归要破解这个安全设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却会破坏这个手环,而且定位的机会只有一次。

  而这个手环,却是佑文送的,这一刻白无归却是有些舍不得弄坏这个手环。

  但想到佑文可能面对的危险,白无归也顾不得这个东西了,立刻拆解了手环,定位了佑文的位置。

  地方并不远,白无归很快就来到了那里,然而却让白无归再一次的失望了。现场一片狼藉,地面上,周围的树上,全都是战斗过的痕迹。不远处,一只手环孤零零的躺在草丛中,却并没有佑文的踪影。

  又检查了这里的魔法波动,却发现虽然是经过的剧烈的战斗,但是在战斗之后所有的气息又已经被人精心的掩盖了,混乱的魔法波动让白无归毫无办法。

  急于找寻佑文踪迹的白无归立刻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刚一脱离混乱的魔法波动范围,白无归就发现了佑文留下的痕迹。

  那是一种经过了压缩的空间颗粒,这些空间颗粒毫不起眼,如果不是仔细查找根本无法发觉。但是对于白无归来说,这些空间颗粒才是他要寻找的重点,那是佑文留下的印记。

  发现这些印记之后,白无归立刻确认了之前自己的想法,佑文已经遇到危险了。这些印记就是两人间约好的记号,只有在危险之后佑文才会发出这个信号。

  从空间印记提供的信息中,白无归很快确定了佑文的方向,连忙加速追了过去。

  有了明确的指引,白无归很快来到了郊外的一所大宅门前。

  看着这宅子,白无归心里恨的牙痒痒,这个大宅正是汉森伯爵在郊外的一处产业。

  “昨天因为雷斯公爵,将你放过了,今天你们还敢来捉佑文。”白无归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从门口就闯了进去。

  “你是谁!你不能进去。”守门人立刻出来拦住了白无归。

  白无归却也不想和这些守门人多做纠缠,直接一个闪烁,闪到守门人的后面,进入了院子。

  “来人啊?有人闯进来了!”守卫大叫起来,很快院子里就涌出了不少人,将白无归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里,也有一个白无归熟悉的人,双刀客猿飞。

  白无归对猿飞叫道:“猿飞,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还能见面。交出佑文,今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着?”博纳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白无归的话,“白无归,你还敢到我这里来要人,我看你今天也是不要想回去了。”

  看到博纳出来,白无归更是生气:“博纳,你今天不再装乖巧了么?终于你这个披着羊皮的狼露出本来面目了吧。我劝你交出佑文,我赏你一个全尸。”

  现在的白无归,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一路走来他终于明白了佑文对自己的重要,那种感情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搭档。而对于这些已经确认的犯人,白无归只想杀之而后快。

  “哈哈哈哈!”博纳听到白无归的话却是大笑了起来,“白无归,圣域的天才,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些普通人是怎么吊打你这个天才的吧。”

  博纳的话音刚落,四周就是无数的利箭射向白无归。

  白无归举剑格挡,但每一箭后都带着几缕蛛丝,箭虽然荡开了,但是蛛丝却留了下来。

  第一轮箭雨过后,白无归的剑上,身上,脚上都已经缠满了蛛丝。因为这些蛛丝,白无归的行动变得有些迟缓。更可怕的是,这些蛛丝不仅从身体上限制白无归,还让白无归的魔能运转变得缓慢了。

  “发现了吧,这可是天魔蛛丝。幽冥渊特产的天魔蛛丝,这是为你专门准备的好东西。”博纳说道,“它会慢慢融进你的身体,堵塞你的筋脉,最后你就会是一个无法运转魔能的废人。从天才到废人的滋味,我想很不好受吧。”

  “博纳你疯了么?结交幽冥渊是什么后果你知道么!”白无归问道。

  博纳又是大笑:“我当然知道了,但是只要今天我杀掉你,不是就没人知道么?等我杀掉了你,为幽冥渊立下大功。他们自然会帮我干掉雷斯公爵一家,然后让我当上北荒大公,到那时候玲玲自然也就是我的人了。”

  从博纳的话中,白无归明白他已经是魔根深种,或许就是因为对玲玲的求不得,和对公爵权势的渴求,博纳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幽冥渊所腐蚀。今天自己也只能封魔卫道了。

  白无归感受到了这些蛛丝的特殊,忙用魔能护住身体,不让这些蛛丝渗入进来。

  见到白无归的行动,博纳又是大笑起来:“没用的,等你魔能耗光,这些天魔蛛丝一样会进入你的体内,你还是躲不了的。”

  “博纳,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毒杀小乌,他应该没有找到什么证据吧!”这个时候白无归突然想起另一种可能,但是他却换了一种问法。

  “哈哈哈,这个你当然不知道。我做这一切完全不是为了你想的那件事,我做这些是为了我自己!”博纳猖狂的说道。

  “为了你?”白无归有些不解。

  “你以为玲玲和小乌的事情我不知道么?他们每次偷偷私会我都知道,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就心痛!所以终于我找到了这个机会,用狂龙散毒杀了他。没想到还是被你们识破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小乌已经死了,等杀了你,玲玲还是我的。”博纳为白无归解释了最后不解的地方,也证实了白无归之前的想法。

  “既然这样,那你们可以去死了。”白无归大声说道。

  说完白无归将佩剑在地面一插,强烈的震荡波将周围的箭手震得东倒西歪。接着白无归反手从背后抽出了另一把剑。

  这是一把魔宝级别的宝剑,剑名龙渊,乃是当年第一龙骑士的佩剑,同时这也是一把骨剑,由神圣巨龙的臂骨制成。

  这把剑是帝国皇帝所赐,是当年白无归破获圣城大案后的奖励。

  龙渊一出,邪祟散退。

  在龙渊的龙气震慑之下,天魔蛛丝以可见的速度消融。

  “不能任由他这样化解天魔蛛丝,快进攻!”博纳对猿飞下达了命令。

  接着博纳和猿飞就向白无归发出了攻击。

  白无归立刻挥剑就向猿飞而去。这一次白无归没有回避和猿飞的双刀碰撞,反而是迎着双刀而去。

  一刀,两断。

  虽然猿飞的双刀也是一件魔宝,但是在龙渊面前,也就只能算是一块废铁。而就在猿飞还在惊叹刀被砍断的时候,白无归的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之前还和白无归打得有来有回,还能让白无归吃了暗亏的猿飞,此刻却接不住龙渊一剑。

  这一剑过后,猿飞已是身首异处。

  接下来白无归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博纳。

  这时博纳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长枪。

  博纳将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从这气势上来看,博纳早已突破到了高阶魔能者。

  “你还真是能忍啊。成为高阶魔能者这件事,居然隐瞒了这么久。”白无归说道。

  博纳并不答话举枪就刺,两人交手几招之后,白无归已经明白为何博纳会隐藏自己魔能精进这件事了。博纳的魔能中充满了暗系和死亡的暴虐,很明显和雷斯家族来着军营的苍凉悲壮之气不同,看来博纳早就已经投入幽冥渊,修炼了幽冥渊的邪恶法门。

  但仅仅如此,又怎么会是白无归的对手,不出10招,博纳已经接连中了几剑,眼见连枪都要拿不稳了。

  白无归剑指博纳:“快交出佑文,我给你个痛快!”

  博纳却是已经陷入了疯癫,也不和白无归说话,他在天魔蛛丝失效的时候其实已经明白今天是无法留下白无归了,自己花大价钱在幽冥渊换来的杀手锏在白无归绝对的实力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卑微的活着,倒不如就壮烈的死去。”这是博纳最后的想法。

  疯狂如斯,博纳从怀中拿出药瓶,就往口中倒了不少。接着继续疯狂的向着白无归攻击过去,妄图和他同归于尽。

  博纳手中的药瓶,白无归看得真切,那是狂龙散,想不到被佑文拿走一瓶,他却还有一瓶。

  嗑药之后,博纳的攻击更加的威猛,原本死亡的暴虐中又带着火焰的狂躁。

  白无归知道博纳死意已决,断然不能从他口中问出佑文的下落,下手也不再留情。

  两人又是一个交错,枪断,人亡。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只为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